70后报告文学作家:走出困惑,敢于担当(纪红建)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70后报告文学作家:走出困惑,敢于担当
  ——纪红建在全国报告文学创作交流会上的发言

  作为一名70后报告文学作家,我一直存在困惑。
  其一,在创作中明显意识到自己的思想高度和认识深度不够,想提高,似乎又无计可施。是积淀不够,还是不够努力?2009年从北京部队转业回湖南后的三年多时间里,我由军队题材创作转向地方题材创作,立足湖南,先后创作出版了《母爱最真》、《韶山:伟人诞生的地方》、《决战中亚》、《有一个地方叫望城——雷锋家乡的故事》四个长篇报告文学,《湘中大血脉》、《走向崇高》等十多个中短篇报告文学。另外,目前已创作完成并在出版之中的有长篇报告文学《12.26毛泽东影响力》,同时正准备创作反映世界羽坛罕见的“安化现象”的长篇报告文学《世界羽毛球看安化》(暂名)。每一个作品完成后,我都会进行思索。作品的意义和价值何在?是不是读者最希望和期待报告的文学?自己是不是去了最需要用文学去报告的地方采访?很遗憾,每次思索后我都感到不满意。为什么?有的作品过于歌功颂德,缺乏文学和批判;有的作品认识和探析不深刻,没有充分展示报告文学的特殊魅力;有的作品因为没有深入采访,没有挖掘出事物的本质特殊,而缺乏深度,等等。我想,这应该就是自己思想高度和认识深度不够的具体体现。
  其二,与文学的其他门类相比,报告文学作家多少显得有些孤单寂寞,特别是青年作家参与报告文学创作的更少。10月10日,湖南省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班和新疆作家班在毛泽东文学院开学了,我有意对参加学习的作家的创作门类进行了统计:湖南作家班共有51位作家,其中从事小说创作的有16位,从事散文创作的有20位,从事诗歌创作的有12位,从事评论创作的有2位,从事报告文学创作的只有1位,占了2%还不到;而新疆作家班共有30位作家,其中从事小说创作的有11位,从事散文创作的有11位,从事诗歌创作的有7位,从事报告文学创作的也只有1位,占了3.3%。我想,这应该是当代文坛报告文学创作队伍现状的一个缩影吧。很多青年作家不愿意加入到报告文学队伍中来,除了采访的艰辛外,可能还与这个门类创作的难度,以及他们对报告文学的了解不够和动力不足有关。在这种环境中,有时我甚至会动摇,自己有没有必要孤单地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其三,在工作与采写之间,孰轻孰重,有时让人矛盾,甚至焦头烂额。单位给了我养家糊口的饭碗,而报告文学创作又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外出采访,这势必影响到自己在单位的工作。同时,也因为单位工作缠身,在很多时候需要报告文学作家出动的时候,我却无法做到,良心上过意不去,觉得愧对了“报告文学作家”这一神圣的称谓。我也曾想过,甚至大多时候都是这样做的,把工作放在第二位,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报告文学创作中来,不在乎领导和同事怎么想怎么看怎么做。但现实是,我除了自己对报告文学的追求,也还需要单位的温暖关怀。
  刚才听了各位报告文学名家的发言,我不仅对报告文学更有信心了,对自己走报告文学这条路更加坚定了,同时我也领悟到:作为一名70后报告文学作家,不仅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思想高度和文学功底,还必须有作为一个作家的心灵的自由,以及对社会的强烈的担当意识,必须做到用心灵和生命去写作。或许正是社会担当意识的缺乏,才缺乏有社会影响力和读者叫好的作品,这也正是自己在创作中感到迷茫和困惑的根源。事实上,在坐的各位报告文学名家用行动和事实告诉了世人:有了担当意识,在采访和创作中,就不会左思右想,就不会瞻前顾后,行动和思想就会放开,这样才能创作出更多因为真实因为有思想性而让人肃然起敬的好作品。还有什么比对国家对民族的担当更为重要的呢?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70后报告文学作家的共同体会,但至少对于我来说,这些体会是深刻的。最后我想表个态,虽然我没有天赋,但对报告文学有一腔激情与热情,我愿意增强自己的担当意识、提升自己的担当能力、落实自己的担当责任,把担当精神融入到血液里,注入到行动和作品中。我愿意把一生献给报告文学!

(作者:纪红建


相关阅读:

____
  • 夏楚惟
    夏楚惟
  • 陈翔凤
    陈翔凤
  • 李鸽
    李鸽
  • 彭宇程
    彭宇程
  • 林卓宇
    林卓宇
  • 周子云
    周子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