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道德学:一个新词的若干刍议(谢宗玉)(5)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这种冲突似乎可以这么解决?可问题是,现实生活中,执法过程中的不道德成分简直不胜枚举,如果不采用非道德手段去执行,很多法律条文也许只能化作一纸空文。比如说城管工作者的所作所为等等。
  而法律成为一纸空文后,它既不能保护自身,也不能维护道德,从而也就无法为守法人报仇雪恨了。这样一来,又会不会在无形中怂恿守法人铤而走险呢?使得犯罪人增多,并且让犯罪行为的道德含量大打折扣?还会使整个社会的道德含量呈下滑趋势,动乱局面又会丛生?
  那么,当道德与法律相悖的时候,我们究竟是站在法律一方,还是站在道德一方?
  没有答案。因为站在任何一方,都有利弊!
  现在,我们就会惊讶的发现,当初互为因果的法律和道德,有时竟会变成死敌。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法律和道德并不是文明社会的“真理”,因为在它们变成死敌的时候,如果道德意味着“真理”,那么法律则是“谬误”,反之亦然。而既然它们不是“真理”,也就不是个体的人所必须坚守的。
  我们由此发现,形而上的法律和道德其实只是一种特别世俗的手段而已。它们存在的目的只是为了谋取“集体利益的最大化”。就是说,法律和道德只是人类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更团结、更和谐、更有竞争力的一种自制的规则。它与自然法则的“对错是非”无关,跟提升人类的心灵和精神境界也没关系。法律和道德身上所附属的“文明性”只是为了帮助人类在地球物种竞争时取得绝对的胜利。推而广之,人类文明的最初目的(如果有目的的话),并不是为了让人类的灵魂高于别的物种,而只是为了更好地奴役地球上的其它物种。其实在任何时候,人类的灵魂都没有高出过地球上别的物种,“丛林法则”一直是人类与其它物种竞争的规则。而按人类目前无节制地索取生存资源来看,人类的灵魂其实是最丑陋的。
  懂得了这一层,我们也就懂得了犯罪与道德、道德与法律、法律与犯罪的真正辩证关系,在执法与不执法,道德与非道德、犯罪与不犯罪之间的选择上,我们既不选择对的,也不选择错的,而是选择谋取“集体利益最大化”的方式和捷径,亦尽量地让人类社会形成强大的合力。
  很可怕,是不是?
  德治与法治的相互演变
  既然法律和道德的运用,只是人类为了谋取“全体利益最大化”的一种“和稀泥式”的手段,那么在这一节里,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德治与法治的利弊关系。
  普遍的说法是,“人性善”论是德治的出发点,“人性恶”论是法治的出发点。德治的重点在于扬善,而法治的重点在于惩恶。德治对为恶者莫可奈何,而法治对为善者却不能褒奖。所以完整的社会体系,就该把法治和德治巧妙地揉合起来,两者缺一不可。
  这种观点大致是正确的,但我们却不能把为善者和为恶者完全隔离开来,事实上好多善行中藏有恶因,而好多恶行中又蕴含善意。没有纯粹的善者,也没有纯粹的恶人。不论是德治,还是法治,我们具体针对的都不是人,而是人的某项行为。人的行为就像一张PH值试纸,酸性和碱性是可以随意改变的。当善意浓度很高时,行为就被人认定为行善;而当恶意浓度很高时,行为就被人认定为作恶。德治瞄准的是行为中的善因,法治瞄准的则是行为中的恶意。《水浒》中杨志一刀将泼皮牛二砍了,行为中的善恶成分差距不大,所以德治者称赞他的行为,而法治者否定他的行为。
  颂扬一个人行为中的善意,会使这个人在下一桩行为中表现得更善,也可以使周围人竞相模仿。而因行为中的恶意去惩罚一个人,会使这个人在下一桩行为中因心存恐惧,从而减少恶的成分,同时达到以儆效尤的目的。当然,也会得到相反的结果,最大的例子便是希特勒,当德国绝大多数人都去颂扬希特勒的善行时,善行中恶的成分就会陡然上涨,就像川剧中的“变脸”,那么多人为之倾倒的行为一下子变得面目狰狞起来。从物种繁衍来说,万物都需要自私,人也一样。那么善行的出发点同样是建立在私欲之上。所以颂扬善行应该是有节制的。同样,惩罚恶行也需要节制,当惩罚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出现一种“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局面,这时整个社会也就岌岌可危了。
  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以德治为主。德治虽然不能惩恶,但却能运用舆论的力量,去贬责恶行,所谓“唾沫子能淹死人”。农耕社会以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为主,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生活在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宗族之中,周围基本上都是熟人。一个人一旦做了某项恶行,便会成为一辈子的污点。亲人侧目而视,朋友指指点点。这时他的生存地无形中就成了一个惩治的场所,那滋味不会比坐牢好受多少。坐牢还是有期的,而这种道德上的指责却是无期的。犯有恶行的人要想改变周围人对自己的看法,还非得要“洗心革面”不可。这才是封闭的农耕社会以德治为主的最大原因。
  而在商品经济的现代社会里,人口流动频率极高,周围都是陌生人。谁有“案底”,谁有恶行,没有人知道。想要用道德来制裁一个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你在大街上杀一个人,然后再去酒吧狂欢,那些跟你一起在狂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你是杀人犯,他们怎么能借用道德的力量来惩治你呢?所以开放的商品经济社会,只能以法治为主,甚至不惜以牺牲道德为代价。法律惩罚了某项恶行,再借助媒体宣传,让为恶者和其他人都不敢再越雷池。
  “犯罪道德学”可以研究的领域和要讨论的问题当然还有很多。由于种种原因,笔者不可能在这里一一展开讨论。“犯罪道德学”概念的提出有没有广阔的研究前景,对当前的社会现实有没有广泛的指导意义,就由方方面面的拿着政府津贴的专家去讨论吧。

(作者:谢宗玉


相关阅读:

____
  • 蒋莹
    蒋莹
  • 易汝珊
    易汝珊
  • 李远芳
    李远芳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陶李园
    陶李园
  • 刘依清
    刘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