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古风有乾坤

┌2014-08-2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引言:
  人生的故事,或许总有某种机缘相联相遇。
  方家说,写散文,贵在发现。或许是珍珠,或许是自我怡情。
  以诗作日记,参禅不老春常在。

  一

  再次走近郑州,一晃却是16年之后。
  郑州的变化之大,自然有许久文人志士讴歌。
  郑州骄阳似火,百年难遇的干旱现象,恰巧是在2014年8月2日早晨的新闻联播中有缘观看,打下深刻烙印。
  特别是电视画面中,有关平顶山白龟山水库干涸见底,仰天长叹息的情景,在脑海中难以挥去。同时,播音员报道,将启动"南水北调"(丹江口水库水流)总干渠的水源,缓解郑州饮用水困难的情况。闻此消息,触景生情。因为,上世纪70年代,笔者曾在丹江市(均县)服现役,曾有缘参观大坝。
  据资料,1952年10月,新中国的缔造者毛泽东在视察黄河时提出宏伟构想:"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
  1958年,周恩来听取专家汇报后,批准了丹江口水利工程建设规划,并选定在汉江和丹江的交汇处修建大坝。当年9月1日,丹江口大坝破土动工。1968年,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第一台15万千瓦机组投产发电。1974年,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期工程全部完成。此时的丹江口大坝高162米,总长2.5公里,蓄水量174.5亿立方米,发电机装机容量90万千瓦。
  2002年5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温家宝考察南水北调中线工程。11月,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指出"抓紧解决部分地区水资源短缺问题,兴建南水北调工程"。12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
  "南水北调",真可谓泽惠民生,佑我乾坤。遂以"七溪山人"作《河南白龟山水库干涸见底吟》:

  天干地旱水断流,白龟水库几度秋。
  南水波涌汉江岸,北调高歌送琼楼。
  凝思恩来兴鸿业,霄劳浩月下帘钩。
  难忘一生创伟绩,歌谢毛公善运筹。

  二

  再次走近郑州,已经接近8月2日的凌晨,来到的是新城区。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的驾驶员告诉,这一块地方原来是郊区,这里的发展,还是时任省委书记李克强推进的。
  如今,走马观花的人,驱车在宽阔的现代城建公交大道上,总是忘不了主政者的善政和德政。
  走进"中国金融作家协会首期文学创作培训班"的培训课堂,主持培训活动的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阎雪君说,这次培训活动,是在中国金融工会的大力支持下,由中国金融文联主办、中国金融作家协会承办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文学创作培训。参加培训的有金融系统28家金融机构120位金融作家。湖南省金融作协前往参加的学员有胡玉明、李雁新、陈丽华、戴巧珍、许可、黄峥嵘、李海燕、陈飒、陈宏卫等9人。
  中国金融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金融工会宣教部部长陈炜讲话。
  这次培训活动,中国金融工会副主席、中国金融文联驻会副主席杨树润寄予期望,提出了要求:金融作家要坚持党的"二为"方向、"双百"方针和"三贴近"原则。要以此次培训为契机,加强学习、提高素养,把握正确创作方向。要以繁荣文艺创作、推出文艺精品为重点,唱响金融发展和时代进步的主旋律,多出精品力作,奉献更多更好的精神食粮,满足广大金融员工的精神文化需求,为金融事业发展多作贡献。
  培训班邀请煤矿作协主席、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刘庆邦、《人民文学》副主编邱华栋、《十月》杂志副主编宁肯分别作了《行业题材文学创作及应该把握的几个重点》、《文学杂志对作品要求及现场点评》、《散文创作实践及其他》等专题讲座。
  因为8月2日,又是农历七月初七。刘庆邦说,在普天之爱的浪漫日子,有缘与大家分享这份爱,很有味,很有情。
  听过,我们觉得这位大作家,讲得平实,讲出了故事。遂作了《首期中国金融作家文学创作培训班有感》和《聆听宁肯讲授散文创作有感》:

  (一)
  有幸结伴上郑州,畅醉培训诗意稠。
  文学创作舒彩卷,庆邦立说写春秋。
  才子佳人鹊桥渡,华栋弘经笔上留。
  参禅不老春常在,顿悟南北一堂收。
  (二)
  散文情豪欲驾飚,贵在发现任扶摇。
  中州舌灿乐山水,《十月》抖擞到九霄。

 

  --有感"庆邦立说写春秋"

  刘庆邦19岁招工到煤矿去当过矿工。后来历任矿务局宣传部干事,《中国煤炭报》编辑、记者、副刊部主任。现为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曾获北京市首届德艺双馨奖。
  刘庆邦1951年12月生于河南沈丘农村。 1967年毕业于河南沈丘第四中学,随后回乡当过农民。招工到煤矿后,下过矿井。
  他在讲座中说,矿井里是没有女人的,也不允许女人下井,环境大恶劣了。当即,触动了我的心。因为庆邦老师说的,与我的夫人罗丽有关。
  1978年,上世纪的浏阳县工业局组织"斗批改"工作队,年仅21岁的大姑娘罗丽,被作为工作队的成员安排到了文家市煤矿。当时,要求队员们与工人们同吃、同生活、同劳动。罗丽就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在矿井中与工人一起生产煤炭长达80多天的时间。
  最令罗丽难忘的是,时年"5·1"节前后加班加点劳动,突然遭遇煤矿井内透水。罗丽脚穿"工人皮鞋",随着工人们拼命朝矿井口避险。当时,只顾逃命的领导,早已经跑在前面。还是工人老大哥护佑在前后引领,"跟着跑,莫要慌!"当跑出坑道口,罗丽才发现自己的脚上,已经只穿了一只鞋子。另一只,已经被水淹在了坑道中。
  如今,每当她回忆这个岁月的故事,难忘的是煤矿下面的原始生产劳动,可谓艰难困苦;难忘的是工人老大哥,危难之中见真情。
  抑或,罗丽是从煤矿之下的不幸当中幸存的,正因为如此,她的一生之中,总是能够任劳任怨,忍辱负重,堪称贤妻良母。
  ……
  庆邦老师写煤矿,写矿区,堪称为中国能源铸春秋。如其所言,他总是避开直接用"煤矿"、"矿工"这样的字眼,而是用只可意会的文字表述。
  管窥庆邦老师的创作成果,如所著长篇小说《断层》、《远方诗意》、《平原上的歌谣》等5部,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集《走窑汉》、《梅妞放羊》、《遍地白花》、《响器》等20余种,无不予人遐想。
  他的短篇小说《鞋》获1997至2000年度第二届鲁迅文学奖。虽然我没有拜读这部作品,但予我联想到罗丽在文家市煤矿的鞋,时常让我想到她"九死一生赖众卿"(关键时刻--工人最可靠)。
  庆邦老师创作的中篇小说《神木》,获第二届老舍文学奖。根据其小说《神木》改编的电影《盲井》获第53届柏林电影艺术节银熊奖。
  庆邦老师写煤矿与工人,写出了特色,走向了世界文学丛林之中。特别是娓娓道来的故事,原来与他历经9年的矿区生活有关。
  因为常常要在地下千米的地方工作,刘庆邦最初的一段时间,他常常感到耳膜像被加厚了好几层,但这还不算他关于下井最有趣的"发现"。
  他细腻地说,凡矿工,脸上都会"写着"只属于矿工的特殊标记--矿工常常会在井下受些小伤,而这些伤口会很容易沾上煤,煤尘渗透,会形成蓝色的煤斑。"只要看到这种煤斑,你就知道那一定是煤矿来的弟兄。"
  对于矿工特有的性格,刘庆邦喜欢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幽默"来浓缩。在生死攸关的沉重生活里,矿工们必须也只能以幽默来释放压力。黑暗中,男人们喜欢拿女人说笑,他们会在黑色铁柱上用白粉笔画女人裸体,把又冰又硬的地下柱子称为"铁姑娘",把不见太阳的白毛老鼠称为"白毛女"。
  最让刘庆邦难忘的是这样一个细节:矿工上井喜欢喝酒,上街看女人"喂眼"--这是矿工们发明的一个词,也就是上街看漂亮女人。矿区永远是缺少女人的,因此,他们很容易对女人产生强烈的渴望。除了女人,矿工们另一个消遣是喝酒,有时候空着肚子不喝酒,也能划拳。
  "煤矿的现实就是中国的现实。" 这是刘庆邦在《红煤》后记中写下的一句话。
  抑或做煤矿报道记者这个职业,让刘庆邦开阔了眼界,让他能站在一个较高的角度去回望生活。2000年春节前,徐州某煤矿发生透水,很多矿工被困井下,那天漫天大雪,刘庆邦去报道矿难,他看到很多矿工亲人日夜都在苦守,他们希望亲人能够生还。这其中有抱着孙子的老人,他们的表情惶恐,但强忍着,不敢掉泪,怕的是不吉利。还有个老矿工站在雪地里,人拉他,他不肯进屋。"在这种情景下,作为记者你不用问任何问题,你只能用心体察,用心体会。"刘庆邦回忆说。
  那一天令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在矿工俱乐部门口等待父亲的小伙子,他发现刘庆邦像是记者,就问他是不是来采访。刘回答说是,年轻人继续说,他觉得父亲没希望了,刘劝他别悲观,他摇摇头,突然问了一个问题,叫刘庆邦大吃一惊,小伙子问:"这次如果我爸真的不能出来的话,我能不能顶他参加工作?"这话当时就令刘庆邦心如刀绞。"这孩子要参加工作,必须要以父亲的死亡为代价……这里面有深刻的生命悲哀,但你却无法写进报道。"后来,这个在他心里久久不能释怀的故事,被写成了一万多字的小说《红煤》。
  可见,"红煤"是血与泪的凝聚。
  有人说,世界上,有矿区生活经历的作家并不少,如湖南就有谭谈(中国作协副主席)。当有人问刘庆邦为什么要坚持时,他说,"矿区大都在城乡接合部,矿工多数来自农村,他们脱下农装换上工装,就成了矿工,收入比农民高,但代价也更高,他们的文化背景和性格特征都还是农民类型的,他们对中国的贡献是巨大的,这个由700多万人支撑起来的群体,为中国提供了67%的能源,但他们的内心世界却被忽视了,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话语权……我曾经看过一份矿工与矿主签的合同,上面白纸黑字写着:"若出现意外,一只指头赔偿50元"。
  ……

  --有感"庆邦创作舒彩卷"

  庆邦老师讲座中,有关深入煤矿生活,写熟悉的人和事,予人兴趣,予人沉思。同时,引发进一步研读庆邦老师。
  庆邦老师的作品写煤矿行业,自然有特色,但要走向世界文学丛林,必有硬功夫。
  采撷资料介绍,他比较重视语言,就是基本修持。
  畅谈中,他强调在写小说的几个要素中间,高尔基是把语言放在第一位的,汪曾祺说过写小说是写语言,语言和小说是注定的,看小说的好坏看前面几行,就能判断作者的水平达到哪一步了。这个质地怎么样了。这个小说的质地对语言是长期的磨炼过程,首先对自己有高的要求,语言一定要朴实、准确、自然,高的境界就是要有味道,有自己的个性,打上自己的烙印。
  诚如斯言,语言首先是作家个性化的表现,至少不用标准件的语言。语言有好几种,公文语言,媒体语言,官方讲话的语言等等的语言,文学还有自己的语言,小说有小说的语言。
  作为小说家,首先要进入小说的语言系统,然后再形成自己的语言风格。诚然,这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达到的。
  庆邦老师一直在追求这个。须知,语言背后有语言,或者说话的背后有话。尽量地发挥语言的张力,发挥汉字特长,的确不容易。汉字有这么悠久的历史,多少人抚摸着,但是还用这些字。
  然而,功夫在台下,我们一定要把它吃透,根很深,李白用过,白居易用过,还是这些字,我们怎么用,我们要吃透它,理解它,尽量地把它用好,把它安置在非常合适的地方去,不安到合适的地方,字是很难受的,字应该是一个活物,他愿意把字人格化,你把它安置在不是地方,它很难受,字会死掉的。你安排在很好的地方,它会非常地活跃,焕发着它的生命力。字有温度,有乐感,有气味,有颜色等等,所有的美好因素在字里面都能体现出来,我们应该这样来看字,来适应字,才好一些。
  ……
  不愧大师之言,创作自然舒彩卷,可谓文贵平实,字贵合适。
  如果说创作,小说是创作中最有代表性的。
  但创作离不开生活源。用庆邦老师的话,"我每年都要回家,那不叫深入生活,那是回家啊!如果硬要那么说的话,那叫深入到家了。一个作家如果是从农村出来的话,那么最好的深入生活的方式就是回家。"又如庆邦老师讲,有人说《红煤》是煤矿题材小说,是矣非矣。因为"小说是虚构的艺术,想像力才是作家最基本的生产力,小说的故事是在没有故事的地方写故事,是在故事的尽头开始小说的故事。"
  庆邦老师写过一个小说叫《玉字》,王安忆曾在讲课时,引来作为"什么是小说"的一个例证。
  小说的故事是他从母亲那里听来的,就发生在临村:姑娘和奶奶一起去看电影,天黑,被两个人拉到高粱地强暴,姑娘回家后不吃不喝想死,结果就病了,后来就真的死了。"其实她知道施暴的人是谁,但就是不敢说,于是我的小说构思开始了,我设计姑娘当时闻到了那两个人身上的膻味,回想起以前有人给她介绍过一个杀羊的,她没答应。她于是开始向杀羊的复仇,她起来吃饭了,说不想死了,并主动嫁给了那个男人,随后采取了一系列复仇,向两个凶手复仇。王安忆说,本来一个受气包,现在变成了复仇女神。"这就是生活通过逻辑力量,变成了小说。
  如果用阎雪君主席的诠释,作家不仅要会抓"事故",编故事,还要会"偷"情,"偷故事",为我所用。
  庆邦老师有"短篇王"的称呼。阎雪君主席介绍时,也是这么说的。他的称呼,并非白来。
  青年导演李扬借他的《神木》拍了电影《盲井》,也曾为庆邦老师赢得了更大的声誉。这电影震撼了不少人,但作为原著作者的刘庆邦却并不完全买账,他最不满意的,是电影的结局。
  在讲座中他说,"电影的结局毁了我的理想设计,我很看重那个高中生心底的纯洁,我跟导演交流过,但他也许不在乎我的意见。在小说里,那孩子其实找过一个小姐,但后来就没联系了,然而电影并非如此,电影中导演让小姐给孩子家中寄钱,会暴露出可以破案的线索,电影的逻辑不严谨。"
  在所有发表过的作品中,庆邦老师个人偏爱的故事不是《神木》,而是《响器》(发表于《人民文学》)。
  所谓"响器",就是唢呐那一套家伙。故事讲一个姑娘,看人家办丧事听到唢呐,生命深处受到民间音乐的感动,于是跟着人家想学唢呐,但家人反对,还把她关起来,但她宁可不吃饭,也坚持要学,最后她吹的唢呐异常惊心动魄。
  庆邦老师说,"这里面,故事可能不再重要,重要的反是味道,是音乐的自然性。看这个小说,好比你看到一棵树,你只看到满树繁花,而不在意枝干。我的观点是,每个人都是一个响器,都渴望发出自己最'惊心动魄'的声音,而我的作品就是我的响器。"
  谈到对作品的评价,他对此的解释是,"我对作品的最高评价首先是自然,好作品要能让人走神儿,神思飘渺,最好走到天外去!都说好作品是抓人的,让人一口气读完,我倒觉得好作品应该是'放人'的,让人看了有回味,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经历和往事。"
  除了希望作品能够令人走神儿,庆邦老师还喜欢反复阅读自己的作品--写完要读,发表要读,出版后还会再读。"有时候我会被自己感动得哭,被眼泪辣得读不下去……重鲜血不重眼泪是不对的,真正悲伤的时候,眼泪也许根本流不出来。人们总希望看到那些浓烈的东西,其实那些浓烈之底隐藏的,依然是朴素。每个作家在生命深处都是悲凉的、悲痛的,生命就是个悲剧,作品都是表达作家脆弱的感情,真正好的作品,它应该是柔软的。"
  庆邦老师的话,让人怦然心动。
  "人光看重血不看重眼泪是不对的,血你随便用刀子捅哪儿都可以流出来,但眼泪你不到悲伤的时候就是流不出来。" 庆邦老师于生活的顿悟,可谓明心见性。
  ……
  在庆邦老师的写作中,有人说"一半是煤矿,一半是乡土"。
  他的中篇小说《平原上的歌谣》获得了《人民文学》颁发的一个奖。有人说,但没有引起评论界足够的重视。然而,却可以感受到作家的担当和自觉精神。
  庆邦老师亲历过饥荒,河南饥荒很严重,死了很多人,饿得头大脖子粗。他本人就吃过柿树皮,说是很硬。
  至于写饥荒这个题材的契机,庆邦老师说,"要让民族保留历史记忆,不要这么早就遗忘这些惨痛教训,一个民族要是失去了记忆,那是非常悲哀的,作家有这个责任,如果不能承担起这个责任,则愧对作家这一称号。"
  "历史记录毕竟是粗线条的,新闻报道也有可能虚假,只有文学作品的表现是准确的,是细节化的,也更可信。"
  余以为,却需要作家更具有"飞蛾扑火"的精神。
  ……

  --有感"华栋弘经笔上留"

  有当代"实力派作家"之称的邱华栋,1969年生于新疆昌吉市,祖籍河南西峡县。16岁开始发表作品,18岁出版第一部小说集,1988年被破格录取到武汉大学中文系。1992年毕业并被分配至北京工作,在《中华工尚时报》工作多年,曾为《青年文学》杂志执行主编,现为《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共中央直属机关青联委员。
  邱华栋的少年时期,是在新疆度过。抑或是新疆西域这块沃土的风情,催化了华栋。中学阶段,他便担任了所在学校"蓝星"文学社的社长。第一篇小说发表在《中学生文学》上,此后一发不可收。高中毕业时已经发表了10万字的小说,并因出版小说集《别了,十七岁》而被免试保送进入武汉大学中文系学习。
  在高校期间,他又担任了武汉大学"浪淘石"文学社社长、"珞珈"诗社社长,并担任《大学生学刊》(铅印)主编,在武汉地区多次主办武汉各高校诗人参加的"珞珈"诗会,并出版小说集《不要惊醒死者》和诗集《从火到水》。三次获得武汉大学"纪念闻一多文学奖"和两次获得"湖北省大学生科研成果创作"一等奖。
  大学毕业以后,继续从事业余文学创作。
  1993年以来,他勤勉写作,迄今已出版有长篇小说《夜晚的诺言》、《白昼的消息》、《正午的供词》、《刺客行》等4部,中短篇小说集《哭泣游戏》、《都市新人类》、《黑暗河流上的闪光》等11部,诗集《岩石与花朵》、随笔集《私人笔记本》、《城市漫步》等7部,合计300余万字。
  此外,他还发表了30万余字的新闻作品,获过《中华工商时报》"时报人敬业奖",还发表了有关当代文学、文艺理论、建筑、电影的评论和对话20余万字。被誉为九十年代"新生代"作家群代表作家之一,和"活跃的实力派作家"之一。部分作品被译为英、日、德、韩等多种文字。获过《上海文学》小说奖、《山花》小说奖等期刊文学奖。
  作为新生代作家群里的佼佼者,华栋老师在短短数年内,积聚了大量有影响的作品。
  特别是在文学备受冷落的今天,他的一系列作品,却依然保持着骄人的印数和发行量,实在让他的不少同行望尘莫及。如当他的《正午的供词》被博库图书网站购买了电子版权后,人们惊讶发现:他还是一位深受年龄层更低的网民们欢迎的青年作家。
  有人评价,在作家群里,至少在新生代作家群里,华栋的确是鹤立鸡群。
  因为纵观华栋老师的作品,篇篇都属于现实主义之作。他的作品溢洋着鲜活的生活气息,像年轻人的脉搏一样强烈地波动。
  他敢于直面现实生活,心有良知。在一些作家津津乐道地挖掘封建帝王的秘闻与炮制后宫妃子的"戏说"之际,作为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华栋老师却不回避尖锐的社会矛盾。他用自己独立的眼光和语言,真实传递地出个人的感受与感悟;客观、忠实地描述着今天我们生活着的社会。
  对于同时代的外国同行,华栋老师强烈关注。他可以信手拈来那些出类拔萃的作品,指出他们的风格、特点、流派及优劣。他认为在人类已经进入到互联网时代,如果还不能以一个世界性的角度来关照当代文学的话,他的创作势必受到极大的局限。
  或许因为有了更高的目光和宽阔的视野,在对待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态度上,华栋老师就跳出了国内许多同行们固有的窠臼。
  他不是气愤地指责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撇开中国"众多国内优秀作家"于不顾,只是"出于政治目的"。而是从整个国际范围上看,他认为高行健的《灵山》,并不比时下最活跃的几个欧美作家的作品更有资格。他不带偏见地列举了几个作家的名字和作品后说:"这几个人的作品都具有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资格。但是,高行健的《灵山》的确融合了东西方两种文化的写作方式,从整个华人世界角度上评判,《灵山》达到了当今华语文学的高度。"不论"中国作协"什么态度,华栋老师同大多数中国作家一样,作为高行健的同胞,他感到由衷的高兴。
  ……
  清醒地认识自己,也能客观地看待他人,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这不仅是华栋老师显著的优点,也是他扎实功底的彰显。
  余以为,功夫在外,需要多年修持才有定力。可谓见心见性。
  2008年12月,华栋老师创作的长篇小说《教授》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小说讲述了一个活跃在现代社会中的经济学教授声色犬马的生活。华栋老师说,尽管此前国内有多部以教授为题材的作品,但小说在深度上和广度上都不够,要么是丑化和滑稽化教授,要么就是描绘他们的一些鸡零狗碎的生活。
  他这部小说的落脚点在人性上,希望写出主人公更为复杂的内心和现实处境,而没有做过多的道德批判。
  此前,因为华栋老师的作品多为描写都市前沿的人群和前沿的生活。对于此次"华丽转身"瞄准教授群体,华栋老师解释说,其实这并非他的什么转身,而是他写作的一种自然延伸。"我一直关注中国社会出现的新阶层和中产阶层。书写教授的生存状态,和我多年以来写过的艺术家、电影导演、媒体人等群体是一脉相承的。"
  华栋老师说,引发他写作这部小说的缘由,是他很不满当代一些经济学家的观点和生活状态,"我觉得,现在的某些经济学家就像是现代社会的巫师一样,今天说房价要永远涨下去,明天说股市要跌到1000点。而且,无论他们说什么,都有人信。这些人是不是在为一些特殊的利益集团服务?是不是在为跨国资本、官僚资本和民间资本说话?谁在为穷人说话?我在小说中塑造了一个经济学教授的形象,目的就是想把现代社会'巫师'的生存状态呈现出来。"
  由此观照,华栋老师洞察社会经济生活的理念,不正是揭示反映了我们所感知的一切么。
  无论是道德经,还是法理的理念告诉我们,善恶因缘,自有因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一到,自然会报"。
  宁肯老师讲座时,写散文"贵在发现"。
  或许,这些就是触动笔者,课后进一步学习研读几位老师的心得体会。"参禅不老春常在,顿悟南北一堂收。"
  ……

  三

  因为以日记形式写就《首期中国金融作家文学创作培训班有感》,没有想到又深入认识了一位广西才女。
  陆露,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副处长。坐在笔者的后排,因为其生得眉清目秀,眼有神韵,虽然一天而过,从未有一言半语,见其是陆氏之姓,遂与之攀谈,并索要通联方式。尔后,将拙作《有感》以短信予之。不过半小时尔,即收到陆露《步韵》:

  南水北山会中州,诗文丹青逐风流。
  争渡银汉鹊仙路,笑迎天下金融友。
  质朴无华捧锦心,奇思异想胜绣口。
  齐集一堂惟盛事,把臂携手上层楼。

      
  常言道,古人曹植有七步之才。"七溪山人"于陆君的认识,由此钦佩。遂《咏陆露》:灵渠惠女京城来,桂水明媚激诗怀。鹊飞中州牵牛去,一堂吟哦涌绿阶。
  彼此之间的课堂交流是很短暂的。因为公务,下午"山人"即返程长沙。在相对的空隙中,又收到陆君《答谢胡主席》:胸怀丘壑惟楚材,妙语佳句云中来。海纳浅川知莫逆,照拂后生树佳楷。
  山人惭愧于心。只能感悟陆君,以咏慧女。(一)咏友丘壑勾心弦,路转回程只等闲。受泽中州滋心腹,银苑畅醉种诗田。(二)金融文友浩如林,前后寒蝉本无声。心有灵犀诚可赞,菩提观照尽空灵。
  陆君以萍踪相交:萍踪一瞥贵相交,缘起无惧万里遥。尺素鸿雁频往顾,天涯咫尺搭心桥。
  阅读"鸿雁"短信,不觉沉醉感动。遂咏:绰约娇姿云梦开,阴阳调顺玉人来。意会情真融妙境,疑是仙子下瑶阶。
  培训结束后,我们继续交流体会。8月6日陆君以《学习散文培训课有感》咏之:文章原为叙本心,写人写景总关情。琢磨切磋觅巧语,妙手偶得感天灵。明心见性展蕴藉,万物为美留雅音。百思千潮归一脉,何须纷耘论旧新?
  山人拜读,自有《金融文学创作培训感怀》:佛谛勤参共修行,教人觉海悟三乘。经书苦读觅巧语,神通宇宙感天灵。明心见性存书志,盛世索源汇古今。泽润尘寰扬正觉,飞流宝筏渡迷人。
  8月12日,陆君又作《江城子·秋景》赋:
  天连远山秋叶淡,微风轻,夕照染,万里碧空,但见雁送寒。独在异乡忆江南,人迹缈,情未浅。
  楼台画栋尽巍然,展锦衣,映金边。岁月流觞,菊落又一年。静观帝都沧海变,迷雾尽,云舒卷。

 

  四

  郑州之行,不仅有异乡遇知音之感,还有异乡文化轶事值得一记。
  8月3日,因为要到郑州站赶火车(高铁)。在同行者岳阳银监分局李雁新的安排下,由汨罗乡友张学军同志用车接送,并利用短暂的时间,参观了李雁新弟弟读大学时的老校园。当参观校园"日晷"时,张学军告诉,这是他凝思设计的,四周以龙为主,正南向由龙作图腾,余以冷兵器时代、热兵器战场,现代信息科技战争为时代特征,反映人类发展文明史,"直指苍穹"的赋,气贯长虹。遂作《张学军陪同李雁新参观校园日晷感怀》:

  汨罗大荆敏才郎,高考全凭笔力强。
  策马耕读怀赤胆,泛舟学海事教行。
  焚膏继晷抒壮志,蹈锋饮血有主张。
  满腹经纶鸿图展,期君翰苑著华章。

  午间畅谈,闻知张学军先生也是作家。且有膺派军旅作家之称,著有《迎战明天》(河南人民出版社)。遂此,我们交谈了部分作品,如时寒冰著《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没有想到他们之间也有联系,且比较熟络。即通过手机进行了联系交流。遂《咏有缘郑州与时寒冰老师通电话--读〈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感怀》:阅君佳作把眼开,余将兴起效吟来。十年洞悉大棋局,一朝分娩吐心怀。宇寰绪览抒情愿,天下畅游取素材。吃尽千辛兼万苦,血荐轩辕太平哉。
  李雁新不仅是作家,还是岳阳音乐诗歌与词作方面的领头雁。他于笔者的快速反应,称赞为"以诗作日记,形式有特色"。
  的确,当江西万载县的林培根先生(笔者姑奶奶的女婿),从短信上看到有关拙作后,8月9日即有《付和》与《和唱》,如读玉明《咏有缘郑州与时寒冰老师通电话》、《张学军陪同李雁新参观校园日晷感怀》:

  (一)
  经济学问如兵书,九宫八卦心无数。
  一盘"经济大棋局",十年手谈终得悟。
  把本书荐凌云法,有患恶疾得消除。
  马临涡槽车迫走,尘埃落定活胜乎。
  (二)
  空谷传情触古琴,觉君拟笔玄法深。
  赣流有情嫁罗水,汨罗孕子毓文星。
  洒水育苗逢春长,泼墨污纸表人情。
  愿在书山作拐杖,望居学海做神针。
  注:林培根的手机信息铃声为"古琴"。

  张学军先生看到有关诗赋后,即于8月10日咏《答谢玉明、培根厚爱》:

  汨罗江畔一儿郎,心海如潮亦茫茫。
  胸怀感恩报国志,投笔从戎出潇湘。
  历尽艰辛何所惧,但求无愧橄榄装。
  有幸亲历复兴梦,与君共铸永辉煌。

  诚如李雁新所言,笔者"以日记形式所写"的拙作,没有想到还能引起许多文学爱好者的共鸣。
  中国农业银行广东省分行工会的赵新华老师,或许是异乡见到家乡人的缘故,看到拙言后,8月3日即咏《文思》:即兴赋诗有水平,文思汩汩是才人。望尘莫及老生愧,诚请赐教万勿吝。
  中国金融作协的栾晓阳先生《回玉明先生》:少长一堂集郑院,四海九州会中原。金融文风轻拂面,却道更胜鹊桥仙。
  在培训期间,恰遇云南省发生地震。遂作《云南昭通8·3地震感怀》: 鲁甸强震风雨天,满目疮痍在眼前。地裂山崩村遭劫,人亡家破甚哀怜。军民设法安生计,总理视察解倒悬。心系边陲情无限,浩荡国恩佑福田。
  由此引发诗家共鸣,8月5日,陆露作《咏滇南地震》:山摇地陷困滇南,泪雨倾盆血氤潭。呼号奔徙雷电怒,湖塞路坍风云残。众志成城止天威,举国同悲施救援。军民一心融寒冰,重整断壁兴家园。
  林培根读玉明《云南昭通8·3地震感怀》、《河南白龟山水库干涸见底吟》,先后作《怨天年》、《求甘霖》:(一)卜来年岁大糟糕,北方干旱南方涝。天干尤如害民火,地震好比杀人刀。白龟水库水断流,昭通山顶山涌涝。总求老天申恩德,雨也匀来风也调。(二)旱灾天降落河南,祸及鹰城平顶山。白龟水库涸见底,三年大干民受难。汗水浇苗保秋实,万民齐心展抗旱。祈求老天降甘霖,救得苍生度难关。
  尤其是林培根,从笔者的信息中,获知首期中国金融作家文学创作培训班,先后作《寄情赋》数首:

  (一)
  夏日炎炎进绿城,金融文者再度深。
  可见书文难觅底,学海无岸恋人寻。
  散打无诗拳集道,集写有章笔言明。
  文学不分南北语,一脉山东造字人。
  (二)
  散写论章明白文,深浅由来笔下分。
  自清灯下写《背影》,老舍桌上著《母亲》。
  送暖春风千丛绿,生彩文坛百花春。
  先生诗章耐人味,深造散文更动情。
  (三)
  法轮常转度迷津,稽笔皈依太上经。
  经书顺念存于脑,忏本倒诵刻在心。
  闭拢天门捕神鸟,缩干海水网仙鲸。
  一堂金融真弟子,三天门下修翰林。

  收阅林培根先生的诗赋,深感"梅子熟了"。如果说,文学果真是有灵魂,不能不说培根原本聪颖。
  因他家居万载县的赤兴农村。初中毕业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耕种养殖,娶妻繁衍,亦农亦读,完全靠自学顿悟,且能学有所成,学以致用,这是需要恒心,需要坚强毅力的,他做到了,可见非常的不容易。
  更难得的是他还有孝悌之心。农历七月十五,林培根作《携妻巢祝英往仙源墓前拜母》可以管窥一斑。

  下元大会已开典,寄托哀思烧纸钱。
  半子不迷泰岳路,黯含思想立墓前。
  倚门人去五个月,灵魂已往九重天。
  焚香化纸成节俗,忆训思恩祀先人。

  自古以来,忠孝大义,存立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中,成为代代相传的薪火,绵延花开。
  参加本次金融作家文学创作培训班的前后,先后赴娄底、株洲、常德出差。因为有缘身边的人和事,遂作了《黄爱平娄底履职有感》:绰约娇姿沐旭阳,绚烂深池与浅塘。身出湘乡留霜迹,顾盼今朝佛生光。中通外直根茎固,稳坐兰台情意长。乘时得展于逵志,波中独秀胜群芳。
  令人感动的黄爱平,湘乡人氏,幼年弱冠之时,父亲英年早世。有道是穷人家的孩子懂事,通过好学努力,艰苦奋斗,如今她走上了娄底银监分局党委书记、局长的岗位。被同事们称为"令人钦佩的领导"。
  7月30日,当午间抽空来到株洲市委宿舍万晓阳的家中,只见这位80多岁的老人躺在沙发上,身体十分瘦弱。简单的问候后,即刻告辞。萦绕心中的是,退休前的株洲市委政法委书记,曾历任浏阳县县长等职,曾经是何等气魄。遂作《探望万晓阳世伯》:雪雨风霜数十年,胸中豪气尚盘旋。曲径逆境身躯瘦,历尽坎坷意志坚。年高体衰心宽旷,忠国甘心脑绕圈。俊杰古来专大事,情韵千般醉世间。
  7月31日,又来到常德市。翌日清晨漫步于湖畔长堤,予人心旷神怡。如果说,没有改革开放的春风,哪能有今天祥和温馨的局面呢。继而作《柳叶湖"八一"行吟》:柳叶湖畔景色佳,轻风拂面动窗纱。碧水佳人岚光见,树上灵禽凝晚霞。滚滚澧沅奔海峡,茫茫洞庭连天涯。城乡一片新气象,凌空跃眼月影斜。
  当林培根看到这个短信,遂赋《柳叶湖怡情》:柳叶湖水淡无烟,姹紫嫣红景缠绵。妙女姿色鱼沉底,伊人慕情神魂颠。丝瓜井底藏隐情,刘海砍樵人妖恋。半夜怡情醉醇梦,五更惺醒怨鸡喧。
  尤其是抗战胜利69周年,笔者作《有感》:《终战诏书》五洲传,受降呼声动地喧。八年浴血驱倭寇,三载翻身掌政权。铭碑万古风云在,茔垄千秋乐忧牵。长留浩气山河壮,勿忘痛史天下瞻。
  回眸1945年8月15日中午,日本天皇裕仁在中午的广播中以《终战诏书》的形式,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从此,中国人民迎来了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但是,直到今天,日本政府仍然没有彻底反省这段历史。特别是以安倍为首的日本右翼势力多次否认侵略战争、挑起钓鱼岛争端、参拜靖国神社、解禁集体自卫权,动作频频,威胁亚洲和平稳定,应该引起国际社会高度警惕。因而,8月15日,既是胜利者的庆祝日,更应该是失败者的反思日。如果忘记历史,必将重蹈覆辙。
  林培根先生读玉明《有感抗战胜利69周年》后,作《勿忘国耻》:民族受辱刻骨仇,不戮倭寇誓不休。国仇家恨愤战鼓,军国举手跪地求。洒血抗战历八年,捷音浩气振九洲。勿忘国耻瞻碑迹,时为纪念作教育。
  中国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银监会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廖有明先生,在短信中看到部分拙作,触动情思,引发鹤鸣。8月3日遂赋《读玉明近期诗作感言》:
  学人思绪连广宇,人间冷暖凝笔端。
  诗章折射鸿鹄志,词赋隐含廉孝情。

  采撷刘庆邦、邱华栋老师照片(附后),谨表聆听培训讲座师生之情。

 

  2014年8月21日凌晨,于清水塘畔

 

  (作者:胡玉明,湖南省金融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湖南金融工会调研员)

  
  著名作家刘庆邦生活照片

  
  邱华栋

(作者:胡玉明


相关阅读:

____
  • 蒋心怡
    蒋心怡
  • 殷佳钰
    殷佳钰
  • 钟楚彦
    钟楚彦
  • 张维雅
    张维雅
  • 张圆梦
    张圆梦
  • 邓曦
    邓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