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的同学们(陈梦婧)

┌2013-01-14┐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山东东营利津陈庄镇中心学校

  (一)初出茅庐

  炎热的夏天,广场上一片空旷,树冠中的精灵耐不住这无边的寂寞,知了,知了地叫个不停,风儿轻拂过树的脸颊,却带了更大程度的闷热。
  一天午后,树下围坐了一群人,抱怨连天。一位个子高高,长相帅气的男孩猛灌了一口冰水,用手一摸头发,做了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造型:“这天可真要命,热死我了,是吧,暮雨。”说罢,还故作可爱地眨眨眼睛。“林昊,你犯病啊。”暮雨翻了一个白眼。暮雨长相超“可爱”,圆圆的大饼脸,圆圆的萝卜身材。“就是,就是,这个天还军训,会把我晒黑的。”齐帅嬉皮笑脸地插了一句。(齐帅,人如其名长了一张魅惑众生的脸。)“喂,你们看,莫言在干什么呢?”顾成神神秘秘地探过头来问。(顾成,一超具男子气概的美男子)“恩?”几个人的视线全都聚在了广场正中央,那儿笔直地站着一位英姿飒爽的帅姑娘,正是莫言。莫言,女,15岁,酷爱跆拳道,现已是正牌黑带,身高1.67,体重……这个嘛,保密!不过身材只比暮雨好那么一点点。
  莫言在军训时可真给女生长了脸,腰板挺得直直的,500米长跑人家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教练说让休息时,这个帅姑娘竟耸了耸肩,说了一句让女生听了想死,男生听了想哭的话;“我好像还不太累。”然后慢条斯理地坐下了。
  今天莫言请假了,本来教练不应该允许的,可是,由于她前几日的良好表现,教练竟爽快地答应了。
  莫言最后还是来了,但她什么活动都没参加,因为她穿了裙子,是的,莫言今天穿了裙子,一条火红火红的长裙子,她站在风中,风儿戏弄她的发,吹动着她的裙,阳光洒在她身上,镀了一层耀眼的金黄。莫言的父亲和母亲又吵架了,她害怕有一天会成为无家的孩子。“哇噻,天使啊!”暮雨咽了一口唾沫,三个男孩子惊讶得目瞪口呆。
  “喂,你们在看什么?”宋林欠扁的破坏了这美好的气氛。“你,你,你!!!”暮雨忍不住赏了他一个暴栗,“啊!!!”一声惨叫划破了宁静的天空。“我那张帅气的脸,完了完了,全毁在你这个死丫头手上了。”“咋了,有本事你咬我!啦啦啦……”“你,你……”“哈哈……”
  太阳注视着这帮闹得不可开交的孩子们,偷偷的无奈地笑了……

  (二)初   识

  军训终于结束了,坐在宽广明亮的教室里,头顶的电风扇嗡嗡作响,众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哎呀妈呀,可不用挨晒了,瞧瞧,我的胳膊都晒黑了。”林昊说着挽起了袖子,送过胳膊去给莫言看,莫言撇撇嘴,没理他,暮雨一看,上去就给了林浩胳膊一巴掌,“别来惹我姐”。还怒视了他一眼。林浩一下子蹦得老高:“吓得人家小心肝噗噗跳!”说着还抛了一哀怨的眼神给莫言,莫言一看“扑哧”笑出了声。时间在打打闹闹中过得飞快。
  一会儿,老师Mrs.Zhang就又和大家见面了,结果,老师颁布了一个让大家汗颜的消息,认识一年了,居然让他们自我介绍。
  顾成一听,立刻做了一自恋的造型说:“咱用自我介绍吗,长得这么帅,谁不认识啊。”莫言一听,暗暗吐了吐舌头。宋林和齐帅闻言回过头来附合:“是啊,谁不认识我们?”“不巧啊,本姑娘就不认识你们。”莫言一笑,说道。“伤心啊。”齐帅眨眨眼。林昊探过头来说:“没关系,你不认识我们,我们认识你就行了。是不是?兄弟们。”“就是啊。”
  介绍开始了,林昊自告奋勇首先登上了讲台:“大家好,我就是花见花开,人见人爱滴林昊,下一学期我一定要长得比现在还帅。”还抛了一个大大的媚眼。同学做呕吐状,其他同学的自我介绍统统千篇一律,无非就是什么好好学习之类的,到了莫言,只见她从容地走向讲台,笑了笑,用淡淡的语调说:“大家应该都认识我了吧,我叫莫言,希望下学期能和大家好好相处,至少也应相安无事。”
  班里安静极了,唯有那旧电风扇在莫言头顶嗡嗡作响,她紧张地攥住自己的衣角,手心慢慢渗出了汗,这么长时间了,紧张还是没有改掉。
  一刹那,班里爆出热烈的掌声,齐帅吹了声长长的口哨,莫言笑着走到位上,宋林探过头来说:“姐们,真帅!”莫言轻笑:“那是。”和同学们在一起的日子,是最快乐的。

  (三)都是歌词惹的祸

  顾成是暮雨的后位,顾成,长得不丑,不对,应该说长的还蛮帅的,很高的个子,学习成绩也不错。不知为何,莫言总说他有些傻,暮雨不这么觉得。顾成是个标准的歌迷,他有事没事总哼着那熟悉的曲调,有时,觉得好听的歌,他会把歌词抄下来,和暮雨、莫言分享,她们也很给面子的夸几句。
  这天,暮雨早上起晚了,都怪昨晚那部电视剧太好看了,她一狠心看到凌晨1点多,这可好了,要迟到了。暮雨的左眼皮一直“砰砰”跳个不停,她饭也没吃,抓起书包就往学校跑,在路边好不容易拦了一辆出租车,可恶的竟被一讨厌的女的给抢了去了,她愤愤地骂了一句,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学校跑去。路上经过一楼区,在第一栋楼前,三楼的一位老太太往下泼洗脚水,要不是她闪得快,就变成落汤鸡了。
  暮雨暗暗咒骂,天啊,今天我怎么了?犯霉运也没这么夸张吧。黑暗之神躲在云层后看着暮雨,贼贼地笑了:“嘿嘿,还有更倒霉的呢……”
  当她气喘吁吁地跑到教室,还没等坐稳上课铃就响了,她喘着粗气将书包慌乱地塞到书桌中,没发觉一张纸条,飘飘然从桌面飘落下来。这时,数学老师Mr.牛恰好站在了暮雨身旁,而那张纸条恰好飘到了他脚下,Mr.牛弯下腰捡起来了,然后敞开看,看着看着,只见他的眉越皱越紧,然后,透过那高度数的眼镜注视暮雨,看的她毛骨悚然。
  下课后,有人跑来说老师找。暮雨眼皮跳得厉害,到了办公室,老师语重心长地说:“现在你们都还小,主要任务是学习,不要总是胡思乱想。你看看这张纸是谁写的?”说着把那张纸条递给了她,暮雨一看,失声道:“顾成……不…不是”。她捂住自己的嘴。Mr.zhang一听:“谁?顾成?”“不是,不…”她不知所措。天啊,这可怎么解释?纸上是许嵩的《星座书上》的歌词:
  星光点亮了
  海水泛起皱褶

  晚风咸咸的
  吹散你我身旁余热

  不够彼此信任
  还是有了裂痕
  为什么感觉有些陌生了。
  “把顾成找来。我问问他。”老师发话了。“是。”暮雨唯唯诺诺地说,心里却在盘算开来:让顾城死不承认,不行。这可怎么办?算了,随他吧。
  顾城去了老师那儿后,暮雨在这儿坐立不安,一会他回来了,还吹着口哨,暮雨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喂,你到底在干些什么。你差点害死我,知不知道?”“痛痛痛……,松…松手。”顾成呲牙咧嘴地笑。“我都解释清楚了,你还紧张什么?”
  “你啊……气死我。”
  老师说的对:我们还太小,不能胡思乱想哦。可,我们有胡思乱想嘛?

(作者:陈梦婧


相关阅读:

____
  • 钟楚彦
    钟楚彦
  • 张维雅
    张维雅
  • 林卓宇
    林卓宇
  • 周子云
    周子云
  • 李鸽
    李鸽
  • 陈翔凤
    陈翔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