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女峰的传说(蔡虹)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白云在天,山陵自出。
  山川悠远,天地间之。
  将子无死,尚能复来。

  一

  神女瑶姬自与楚王相会后,神女身披幽兰罗衫乘赤豹按约定再会楚王,楚王却没有出现。瑶姬神不守舍,暗自思量他为何爽约:是石磊葛蔓路途艰难,还是楚王食言将我怅忘?
  神女打发侍女阿秀去暗访楚王失约的因由。
  阿秀欣然领命。
  阿秀另有私心,她久已倾心神女的兄长祝融,苦于不知祝融是否属意自己,此次公私兼顾完成神女的任务后即可上衡岳探知祝融之心似己心否。
  把楚王爽约的因由探明后要鸾鸟回禀神女,她独自去了衡岳。
  阿秀径自上了南峰顶,祝融看到她很高兴:“阿秀,你来了,正好我刚刚出关。”
  祝融一把掠过她,把她举了起来向上空抛去又双手接住,反复抛举,逗得阿秀笑意不绝,整个南峰顶在欢声中荡漾。
  “阿秀,长这么高,怎么反倒越来越轻了,黄皮刮瘦的,要不得!阿瑶虐待你吗?在我这里多呆些时日,保管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祝融把她放下,双手抚平她微皱的眉峰,静静地看着她。阿秀和他对视片刻,再也禁不住,就用双臂环住祝融,将头埋于他的胸前,听到祝融清晰强劲的心跳,阿秀觉得是那么安稳、踏实。一路风雨兼程,祝融有力的心跳仿佛是阿秀最好的催眠曲,她不禁沉沉地闭上双眸,安然入梦。
  阿秀醒来时,祝融已离开南峰顶。
  南峰顶的侍从仆僮把阿秀照顾得很周到。但没有主人的衡岳,呆下去有啥意思?
  阿秀正犹豫要不要回去,鸾鸟又带来了瑶姬的复信,她要阿秀安心在南峰顶多玩些时候,不必着急回去。
  阿秀走也不好,留也不是。犯难之际,赤凤传来祝融的口信:过段时候,他会带些客人回来,请阿秀领着仆僮侍从们做些准备。
  所谓准备,南峰顶有专司其职的各色仆役,阿秀只是督导,其实负责督导的也应该是祝融的管家季羲。季羲对阿秀很客气,布置或准备什么他都会先与阿秀商量。阿秀知道季羲很能干,根本用不着和她来商量什么,季羲如此待她,无非是因为主人祝融厚爱阿秀的缘故。
  明白了这些,阿秀失望的心又重新燃起了些希望:祝融要她准备迎客的真实意图是想留住自己等他回来。
  阿秀每天在衡岳四处晃荡,无聊时也下到凡间游走。阿秀爱逛人间的集市,最爱流连于绸布庄缎。
  这日阿秀在“金霞绣坊”看上了一种翠蓝色软纱织料,她拿起这种布料围在身上左比右瞧,引得绣坊的几个伙计都围着不断夸好,最后连掌柜的都放下手中的活计,跑过来说:“姑娘真有眼光,这是小庄独有的上好布料,您中意的话,打个九折。”
  阿秀正看得过瘾,掌柜这么一说,她却放下布料往外走。
  “八折如何?”掌柜追问,见阿秀不答话,他又道:“姑娘,您出个价嘛。”
  “我只看看,并不想买!”阿秀出了店铺,继续逛其他的绸布庄缎,但她仍然只是看看。
  逛也逛够了,阿秀准备回衡岳。
  “阿秀!”身后传来一男子的声音,阿秀赶紧走,她可不想在凡间惹下任何麻烦。
  “阿秀,你跑什么?”那人追了上来,阿秀转身看到一个衣着光鲜、满脸俨然的高壮后生,甚觉困惑。
  “不认识我了?三百年前我们见过的。”
  呵,三百年前。
  那是阿秀在神女瑶姬的精心呵护下刚刚修成正果就迫不及待地跑到南峰顶见祝融的时候。当时身边这人好像有件麻烦事缠住祝融,请祝融帮他在天帝前说些好话求求情。阿秀没有上过天庭,也央求祝融带她去天庭开开眼。
  祝融被他俩缠得无法,只好答应,并把天庭的规矩仔细地讲给阿秀,要她这里该如何如何,那里又该怎样怎样,只听得阿秀头皮发麻,但她又不愿意放弃上天庭开眼界的大好机会,她跟祝融说:“大哥,你讲多了我也记不住,反正我寸步不离地跟著你就是。”
  到了天庭,天帝和一众神仙的脸色都很沉郁。阿秀看到祝融身边的那人很紧张,阿秀也跟着紧张起来,她紧紧拽住祝融的手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不敢有半点差池。谁知越是怕错越是出错,快到殿前阿秀的脚踩住了裙边,一个踉跄差点摔跤,幸亏祝融眼疾手快将她一把搂住,阿秀才没有跌倒。
  阿秀跟著祝融和那人向天帝请安后,天帝问:“小姑娘,你是谁家的啊?”
  天帝语气和蔼,但阿秀还在懊恼刚才的出糗,不知如何答话。身旁的祝融说:“禀父皇,她就是小妹身边的香狸,修炼已成,仰慕神威,今天跟来一睹天颜。”
  天帝瞄了阿秀几眼没有出声,阿秀即使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也感觉到众神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好似要把她的前世今生都看个明白清楚。
  半响,天帝才发话:“后羿,你的箭术倒是越来越精准了。”
  天帝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把祝融身边的那个人说得如遭雷击,半天答不出话。
  祝融忙道:“父皇,后羿这次的确荒唐,他已深感愧疚……”
  “后羿哑了?他自己不会讲!”天帝打断了祝融的说辞。
  “天帝,您说我的箭术精准,我万分羞愧。本该一箭射死那厮,谁知只射瞎他一只眼,只怕他下次又会化身恶龙让人间水患泛滥、民不聊生。”祝融听得后羿如此分辩,急得只扯他的衣袖。
  谁知天帝并没发怒,而向另一位神发问:“河伯,怎么回事?后羿是因为你为患人间还是图谋霸占你的妻子,才要射杀你?”
  “天帝明察,后羿这畜生妄图不轨,为达目的一直暗中窥探我,我就那一次化为白龙游于水中,并没有为患人间。不然怎会如此凑巧地被他撞见,差点被置于死地。”
  “河伯,为何咬定后羿图谋你的妻子,你妻真和他有私?”
  ……
  “河伯,天庭派遣你为保守河流的神灵,你就当尽忠职守,护佑百姓远离水患,你不化身为飞禽走兽,人家如何会去射你?你若善待爱惜自己那什么来着,哦,翩若惊鸿的美妻,怎会引来登徒子多管闲事而抱不平呢?”
  “谨记天帝教诲。但后羿实在可恶……”天帝盯了河伯一眼,河伯把话吞了回去。

(作者:蔡晒


相关阅读:

____
  • 蒋莹
    蒋莹
  • 彭宇程
    彭宇程
  • 宋薇
    宋薇
  • 刘佳音
    刘佳音
  • 易汝珊
    易汝珊
  • 陶李园
    陶李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