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魅影(嫣青)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一
  “刘世昌,自从我们结婚以来,你休过几次假?你在家里吃过几次饭?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我一个女人在做,连儿子都快不认识你了……这日子咱们过不下去了,我要跟你离婚!离婚啊!!”
  唉!
  离婚!
  长途客车在人烟稀少的盘山公路上前行,妻子声嘶力竭地哭诉犹在耳畔,大刘按着胸前口袋里的离婚证书,不经意地叹息出声。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出来散心还要带着那本离婚证书,好像只有这样做才会让自己内心的痛苦减轻一些。
  “怎么了?大刘,又在想嫂子和小刚了?”坐在身旁的林远捷放下望远镜,在大刘肩头拍了拍。
  大刘一直看着车窗外层峦叠嶂的景色,没有回头,也不答话,按在胸口的右手缓缓滑落,血红的夕阳照在他嘴角苍白的笑容上,将他的神色衬托得更加落寞。林远捷深知他的心情,不再多言,无奈地扬起眉毛抿抿嘴,继续举起望远镜欣赏盛夏山间的美景。
  本来离婚之后大刘是不想放假的,因为他不知听谁说过,紧张的工作才是治疗心灵创伤最好的药物。可是卓队执意要放他的假,要他出去旅游散散心。他知道,卓队也是关心他,怕他由于心不在焉而在工作中出什么危险。但卓队又怎么知道,就他现在这种情况,生活越是清闲他就越难忘掉这件令他痛苦的事情。
  “唉!”大刘又是一声长叹,引得旁边的林远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已经算不清楚,这是这一路上大刘第几次叹气了。
  这一次大刘似乎留意到林远捷的反应,他充满歉意地瞥了林远捷一眼,收敛了些自己的情绪,免得影响到身旁这位朋友的好心情。林远捷是星都大学美术系的讲师,和大刘在一个案件中相识,由于两人性情相投,成为好友,相交多年。大刘心里很明白,林远捷这次说回家乡写生是假,主要是找个借口陪他出来玩玩的。
  “大刘,我家很快就到了,那里的景色比这一路上都美得多,你一定会喜欢上那儿的。”林远捷将望远镜折叠起来收好,从旅行包里拿出两瓶水,递给大刘一瓶。
  “嗯。”大刘低头把玩着手里的矿泉水瓶,“远捷,我知道你……”
  “哎——大刘,是朋友就少废话。”林远捷“咕嘟咕嘟”喝下大半瓶水,用手背抹去嘴角的水珠,打断了大刘的话,“到时候我带你到村子周围爬爬山,到溶洞里探探险,还可以到村子旁的小溪里游泳、摸鱼,很好玩儿的。保准你忘掉一切烦恼,说不定到时候你都不愿意离开了呢……”
  大刘听着林远捷的话,不住地点头,思绪又渐渐远离了现实,飘向远方。车子拐了个弯,在一个简陋的车站前逐渐停稳,大刘这才回过神来,在林远捷的催促下提上行李下了车。这里已经是长途客车的终点站了,车上稀稀拉拉几个乘客匆匆忙忙下了车,顷刻走得无影无踪。
  林远捷拉起站在车旁发呆的大刘,转过几个同样简陋的店铺,走上了一条土路:“大刘,打起精神,还要走半个多小时山路才能到我家呢。”
  “半个多小时?”
  “是啊。”林远捷将旅行包背在右肩上,左肩背着画板,掂了掂,健步如飞地朝前走去,“不过如果幸运的话,我们可能会碰上拉草料的马车,那就可以搭一段路,省劲儿多了。”
  一路上,大刘和林远捷只碰上过一两次徒步的行人,林远捷所说的拉草料的马车连影子也没看见。幸亏有林远捷这个话匣子在一旁陪着,走路并不觉得太累,而且山林间凉风习习,暑热也被山风涤荡得无影无踪。
  林远捷果然说的没错,半个小时以后,大刘隐隐约约在林木的缝隙间看到一些黑瓦的屋脊。林远捷在一条上坡的小岔路前停下脚步,再次举起望远镜:“大刘,快看,上了这个坡就到村子了。唉!我都有两年多没回家了,村子还是那个老样子。哎呀!那不是阿牛吗?”
  大刘看着林远捷孩子气的笑容,也被逗笑了:“什么阿牛呀?”
  “大刘,你也看看。”林远捷兴奋地将望远镜地给大刘,手指指着山腰那儿,“就是村头那座屋子门口,看到了没有?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哦,是不是一个穿白色T恤衫、浓眉大眼的男人?”
  “对对对,就是他。我跟他从小一块儿长大,一起上小学、中学,后来我考上美院,他考上了化工学院,结果毕业的时候,他响应学校号召,回村当了一名乡村教师。”林远捷从大刘手里抢过望远镜,又仰起头看了起来,“我上次回家的时候,他却到县里开会,没能见上,算算我们也有四五年没见面了,这次真要找他好好叙叙旧。”
  “行了,远捷,时候不早了,快走吧。”大刘在林远捷肩头拍了一巴掌。
  林远捷还在唧唧呱呱向大刘介绍村子以及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边说边拉起大刘的手,迈开大步朝村子里小跑起来。
  火红的夕阳已经失去了白日的热力,圆圆地挂在树梢头,就像一只熟透了的大桔子,将层层叠叠的山林染成一片绯红。山里的村子并不像一般的村子,房屋都是就地势造就,东一座西一座,层林掩映,颇为幽静,不少屋顶上都升起袅袅炊烟,浓郁的饭菜香充斥着清新的空气,随着山风阵阵飘来,勾起人强烈的食欲。
  林远捷家是典型的乡村建筑,一人多高的篱笆墙围出的小院,低矮的黑瓦红砖平房,大门进去是厨房兼饭堂,左一右二三间房,简单而朴实。见林远捷回来,她的父母和妹妹免不了抓着他的胳膊左看右看,喜笑颜开,说不尽的牵挂和欣喜,反把大刘冷落在一旁。
  宜人的山景没能打动大刘始终揪紧的心,林远捷一家人重聚的情景反而引发他无限感慨,当听到林远捷的父母亲左一个“小狗子”,右一个“小狗子”叫得无比亲热时,他不由得笑出声来。林远捷这才想起大刘的存在,嗔怪地要求父母亲不要再叫自己的小名,挠挠头转过身,将大刘拉到身边,做了介绍。林远捷的家人以山里人朴实的热情接纳了大刘,里里外外忙活起来。
  吃饭的时候,林远捷突然想起进村的时候看到的好友阿牛,他笑着问他母亲:“妈,我刚才在村口看到阿牛了,他还好吗?”
  父母亲和妹妹听到林远捷的话,脸上的笑容徒地消失,所有的动作不约而同地凝固,堂屋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沉重起来。他妹妹舔了一下嘴唇,声音小得跟蚊子叫一般:“哥,你说什么呢?”

(作者:嫣青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鸽
    李鸽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