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魅影(嫣青)(10)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老六的儿子出去打了盆水,帮他擦干净脸上、手上的泥,俯身问父亲:“爸,爸?究竟出什么事了?”
  “鬼!悬……崖上有鬼。鬼啊!鬼……”老六迷迷糊糊咕哝了这么几句,又昏睡过去。
  “鬼?悬崖?”大家面面相觑。
  “老六……他怎么会到悬崖上去?”胖嫂煞白着脸,看向其他人。
  眉头紧皱的牛妈叹息一声:“也许是被鬼迷了。”
  胖嫂一把抓住牛妈的手:“被鬼迷了?牛妈,这……这该怎么办呀?”
  众人目光齐射向牛妈,牛妈沉吟片刻:“先过了今晚,如果明天他还不醒来,或者发烧的话,那就得替他照魂、驱邪了。”
  随后,大家一起商量了一下,决定如果到了明早老六的情况还没有好转,老六的儿子就去请牛妈就过来做法事。看到老六这种情况,麻将是肯定打不下去了,牛妈和其他两个女人一起告辞回家。等她们走后,胖嫂和儿子插上了大门,轮流在床前照顾老六。整整一夜,老六时睡时醒,不断说着胡话,说来说去就一个字——鬼!
  黎明的时候,胖嫂发现老六发起烧来。这下,她更确信了牛妈的说法,天一亮就催促儿子去张家,请牛妈过来做一场法事。
  不久,牛妈牛爸就跟着老六的儿子一块来到了老六家。今天牛妈的打扮很奇怪,身上套着一件杏黄色、肥大的道袍,挎着一只同样颜色的布袋,背上背着一把木剑,神色凝重。牛爸则提着一只硕大的包袱,跟在妻子身后。得到消息的村民都放下了手中的农活,赶到小卖部门前,将整个房子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到了老六家,牛妈指挥牛爸和老六的儿子搬出一张桌子,牛爸摊开包袱,铺上一张杏黄色的桌布,将香炉、牲果一一摆好。一切就绪,牛妈点燃两支红烛,肃穆地上了三柱香,神神叨叨开始做法。大喊大叫折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牛妈双眼紧闭,又猛然睁开,大喊“有请山神”,在身体一阵猛烈地颤抖后,她的声音变得低沉异常,唧唧哝哝不知道在念些什么。围观的村人都瞪大双眼,竖起耳朵极力辨别她的话语。
  猛地,牛妈双眼暴睁,声音终于变得清晰,且缓慢异常:“潭底的邪灵已经复活,你们必须将外人赶出山村,才能平息邪灵的怒火……”如此重复了好多句,人群逐渐起了骚动。过了一会儿,她慢慢平静下来,显得很累的样子,从布袋里抓出一叠用朱砂画上了歪歪扭扭图案的黄表纸,交给牛爸,再由牛爸转手给了胖嫂,并吩咐胖嫂将这些所谓的符贴在窗门上。然后,她在香炉里抓了一把香灰,叫老六的儿子去端一碗水出来,把香灰撒在水里,命他端进去给他父亲喝下去。
  一场法事就这么做完了,牛妈收了胖嫂递来的一个红包,开始与牛爸一起收拾东西回家。可是村民的骚动不但没有因为法事做完而减轻,他们的情绪反而越来越激动,忽然,不知谁喊了一句“咱们要平息邪灵的怒火,就必须遵照山神的话,将外人统统赶出山村”。
  这句话就如同滴进滚油里的一滴水,使得围观的村民群情激愤起来,他们举着锄头棍子,在一伙年轻人的带领下直逼村公所。村长见状,张开双臂跑到队伍前头,试图拦阻这些愚昧的人们,却没起到一点儿效果,只能眼睁睁看着队伍浩浩荡荡远去。
  村公所外一片喧哗,小王出门查看,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一群愤怒的村民堵在门口,高举各种农具,杂乱地喊着口号,蠢蠢欲动。小王连忙转身进屋,将门上好插销。
  “出什么事了?”卓越看着小王一脸的惊慌,沉声问道。
  “我也不清楚,村人都聚集在门口,那架势好像要吃人似的。”小王用背抵住门,仿佛这样就能阻止有人冲进来一样。
  沉吟片刻,卓越沉着地起身,开门出去,小王、卢仲华和另一个警察在后边跟着,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村民们见有人出来,喊得更欢了,但他们的目光一碰到卓越凌厉的目光,嘈杂声逐渐小了下去。其中一个为首的村人跨前一步,蛮横地瞪着卓越等四人:“外乡人,你们激怒了邪灵,滚回去!”
  “滚回去!滚回去……”村人齐声附和,声震山野。
  “卓队,怎么办?”卓越他们听到这些话,完全明白了村人愤怒的根源。小王在卓越耳边小声问了一句,声音因紧张而有些沙哑。
  “乡亲们,请你们不要发火。”卓越镇定地喊话,“你们要我们走可以,但总得让开一条道儿吧。”
  见警察们的头儿发话了,村人在那个为首的青年指挥下,默默分开两边,让开一条狭窄的通道。卓越依旧保持镇定,微笑着慢慢走出去,小王、卢仲华他们三人跟在他后边,感到从两边来的两股无形的压力,使得他们满脸的肌肉都变得僵硬,表情十分的不自然。
  村民们并不轻信这些警察,等警察们走出了人阵,他们仍然跟随在后,就好像在送行一样,只不过这支送行的队伍太过严肃,逼得人有点喘不过气。到了村口,卓越等人上了停在路边的车,直到车子发动,绝尘而去,村人才放松紧绷的神经,纷纷放下高举的农具,返身回村,四散离去。

  十一
  似乎果如“山神”所言,警察们离去后,山村里好像真的平静下来。晚间,老六的烧也渐渐退了,一连两天,也再没有人声称看见过悬崖上的“鬼火”,龙潭村恢复了往日宁静的气氛。
  紧张了好几天的林远捷一家人总算放下了久悬的心,父母亲和妹妹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而,事情却并没有像村人所期盼的那样,真正完结,在卓越他们被赶出龙潭村的第三天晚上,又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而这次的事件正是发生在林远捷本人身上。
  那天,又是一个阴沉的夜晚,厚厚的云朵遮蔽了明月,只露出几颗柔弱的星星,懒懒地挂在黑色的夜空。林远捷一家人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话便早早回房睡下了。睡到半夜,父亲突然掀开里屋的门帘,焦急地摇醒了熟睡中的林远捷。
  林远捷睡意沉沉,勉强睁开眼睛,吃力地撑起上身:“爸,深更半夜的,什么事这么慌张呀?”
  父亲一改往常慢吞吞的性子,急火火喷出一句:“你妈心口疼的老毛病又犯了……”

(作者:嫣青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鸽
    李鸽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