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魅影(嫣青)(11)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什么?”林远捷骤然清醒,跳下床,赤着双脚奔进了父母屋里,只见母亲满脸痛苦之色,嘴唇发紫,正捂着胸口躺在床上哼哼。他顿时慌了手脚,抱起母亲,一个劲儿地呼唤,“妈,妈?你怎么了?妈——你说话呀。”
  “小狗子,你赶快去后村把孙大夫请来。”随后进屋的父亲反而比较冷静,“快点,快点。”
  “哎!”林远捷轻轻放下母亲,答应着扒开身后的妹妹跑回自己屋里,穿上鞋,就这么赤膊着上身,抓起一支电筒,冲进了山村的黑暗里。
  夜路难行,电筒光也很昏暗,随着身体的运动不断跳跃。林远捷沿着山路歪歪斜斜小跑前进,却不敢跑得太快,生怕一个不留神踩偏摔倒,反会耽误了母亲的病情。
  这次回家也不知走什么霉运了。
  大刘死了,妈又病了。
  林远捷边疾走边想,早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汗水顺着光溜溜的脊背滑下来,痒得他不住手地去挠。深夜的龙潭村到处黑黢黢的,稠密的树影在一阵阵的山风中无规则地摇曳,“沙沙”的声响此起彼伏。
  其实说是后村,离林远捷他家居住的前村还是很远的,必需得翻过一座山梁,所以一路都是上坡。已经习惯了城市平坦道路的林远捷早就不习惯走山路了,特别是这漆黑的夜晚,山路比白天显得难走了好几倍,他喘得厉害,胸口胀痛,难受得要命。
  这是到哪儿了?
  还有多远啊?
  口干舌燥的林远捷不停地伸出舌头舔着干涸的嘴唇,暖烘烘的空气掠过咽喉,令舌根火辣辣的发苦。心跳的频率快到不能再快,他感到再这么走下去,自己一定会因窒息而倒毙在路边的。想着这些,一向头脑灵活的他,脑筋开始使劲儿转起来。
  “对了,我怎么忘了那条路呢?”林远捷终于想到了一条近路,兴奋得轻喊出声,脚步蹒跚地朝左拐,已经明显慢下来的步伐再次加快。
  其实,林远捷想到的那条近路就是穿过悬崖的小路,也就是前一夜老六曾走过的路。由于心急母亲的病情,加上并没怎么将悬崖深潭“闹鬼”的事情太放在心上,他也没做多想,只顾低着头赶路。
  路边低垂的草叶时不时从林远捷裸露的脚脖上扫过,不光痒,还微微有点疼,一些不知名的虫子偶尔会惊慌地跳上他的脚背。这些他全都不管不顾,脑子里不断回放着母亲疼痛难忍的脸。
  一段急行之后,疲惫不堪的林远捷终于踏上了崖顶平坦的路面,肿胀的双脚也感到舒适了不少。甫踏上平地,他忍不住停下脚步,单手叉腰,粗喘连连。右手里的电筒斜斜指向下方,电筒昏黄的光柱照在黑色的潭水上,就像照在一块起了皱纹的黑布上,粗糙而没有多少光泽。
  我到潭边了?!
  阿牛和大刘都是在这口潭里淹死的。
  想到这儿,林远捷非但没有惧怕,反而悲从中来,鼻子一阵阵发酸。他眨巴眨巴眼,做了个深呼吸,准备继续赶路。正当他抬腿迈步时,前方的悬崖边响起阵阵“沙沙”声,开始他没在意,以为那不过是风在作怪。又走了几步,“沙沙”声再起,这次他警惕起来,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他赤裸的肌肤并未感觉到有风吹过。
  一层鸡皮疙瘩在皮肤表面凸起,林远捷停下了前进的脚步,麻起胆子将电筒光横扫过去,断喝一声:“谁?”
  两条黑影动作异常敏捷,当电筒光柱刚扫到崖边的灌木丛上,黑影迅即前扑,钻进了一人多高的茅草丛中。但是,就这么一眼,林远捷已经可以肯定,那两条黑影身形很高大,绝不会是某种小型的动物,而更像是人。
  真的是人吗?
  林远捷马上质疑起心中的答案来,这几天频频流传在村里的传言在他耳畔“嗡嗡”作响。恐惧如同春雨后疯长的蘑菇,在他心里滋生、蔓延,他定定地站在原地,既不敢呼吸,也不敢挪动分毫,就这样与面前的灌木丛对峙着。
  汗珠,在林远捷额上蠕动,缓慢地沿着太阳穴向下攀爬,引起一阵钻心的刺痒。这种刺痒猛地刺激到他的神经末梢,缓解了他身体的僵直,他粗砺的喘息声在静谧中显得格外骇人。
  长久的等待,灌木丛中再无丝毫动静,这样死一般的寂静反让人更感恐惧。林远捷不顾一切地跳转身,撒腿就跑,路上他跌了一跤,电筒脱手飞出,甩到老远,“啪”地一声熄灭。他艰难地爬起来,再次没命地奔逃,但就算在这种情况下,他脑子里还是没有忘记他的使命,所以他选择的方向正是通往后村的山路。
  一路玩命狂奔,速度没有丝毫减慢,待到林远捷跑到孙大夫家门口时,他已面无人色,嘴唇干裂,浑身发抖,只差没昏过去了。听到拍门声的孙大夫出来开门,乍见林远捷,对放那蓬头垢面的样子令他还以为见到了鬼,吓得差点又把门关上,冲进屋去。
  “孙大夫,别……关门。”林远捷几乎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用肩膀顶住门扇,声音断续而虚弱,“我是……小狗子,快……快,我妈……我妈心绞痛……痛……”
  “小狗子?”孙大夫立刻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林远捷,借着屋里射出的灯光终于认出了他,费力地将他扶进屋,喊来自己的妻子照顾浑身擦伤,大汗淋淋的林远捷。一边收拾自己的药箱,一边问林远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致使他变成这样一副模样。
  喝了几口水,林远捷恢复了一些气力,他一字一顿,简单地将来的路上发生的情况都告诉了孙大夫夫妇。孙妻听后,吓得直打哆嗦,倒是孙大夫颇不以为然,嘱咐林远捷在他家好好休息,自己骑上那辆小木兰的摩托车朝林远捷家驶去。

  十二
  林远捷的母亲很快脱离了生命危险,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林远捷也恢复了体力,但精神有些恍惚,身上因摔跤而擦伤的地方隐隐作痛。天刚放亮,他就离开了孙大夫家,早起的村民们有遇上他的,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盯着他。
  只过了一个上午,林远捷昨夜悬崖遇“鬼”的消息便不胫而走,龙潭村重又陷入无尽的恐慌。村人经过林远捷家,皆都绕道而行,窃窃私语,似乎村里所有的不幸都与林远捷有关。就连他的父母和妹妹下地干活,其他人也都不似平日那样热情招呼,避之犹恐不及。
  中午,一家人吃午饭时,母亲又提到了请牛妈做场法事的事。林远捷则报之以沉默,匆匆扒完碗里的饭,起身躲进了自己屋里。

(作者:嫣青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鸽
    李鸽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