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魅影(嫣青)(14)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随后就是怎样实施这个完美的计划了。张成彪先将那些金锭拿到黑市上低价抛售了,跟着暗中开始在村里物色人选,他自己的母亲、村里的兽医钱二虎和红毛等人与他一拍即合,在听完他的计划之后,众人开始分头行动,做好各种各样的事前准备。牛妈开始在村子里适当地重新提起那个传说,钱二虎通过自己境外的亲戚购来制做冰毒的原料麻黄素,红毛则联系以前自己坐牢时认识的一些朋友,建立销售渠道……
  等到万事俱备,张成彪便利用游泳的时机,躲进了悬崖下的洞里,再由牛妈牛爸演出一场儿子淹死潭中的假戏。当然,假戏还得真作,他们从山下骗来一个无家可归的疯汉,将他溺死在潭中,并将他按照传说中的样子毁了容,冤枉地充当了张成彪的替死鬼。至此,他们便开始秘密制做冰毒,并销往邻近的县市,虽然量不是很大,但这一年多来,也为他们赚了不少的钱。
  这期间,为了不让村民们上悬崖,从而发现他们的秘密,就由牛妈这个神婆在村里装神弄鬼,吓得那些愚昧的村人都把悬崖当作禁地,不敢贸然登临。本来,他们制毒贩毒的生意一直做得很稳妥,可令所有人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因急事不得不在白天出洞回家的张成彪,在离开家门的时候,竟会被正进村的林远捷和大刘无意间看到而不自知。
  第二天上午,林远捷领着大刘来到张家拜祭张成彪,当他们突然提到昨天进村时看见过张成彪时,当时牛妈和牛爸都慌了神。亏得牛妈机灵,假做悲哀将那个恐怖的百年传说告诉了林远捷他们,并按照他们事先编好的,加上了后边那虚无的一段。
  等到林远捷和大刘一离开张家,牛妈便急匆匆跑到村里的郑屠夫家,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与他们同伙、并负责传递消息的郑屠夫。郑屠夫瞅空上悬崖,下到溶洞里,讲这个消息传递给了洞中的张成彪等人。得知这个消息的张成彪等人心惊肉跳,张成彪想,林远捷的性格他很了解,对方不是个喜欢查根究底的人,但林远捷那个朋友就说不定了。
  当天晚上,果然印证了张成彪的担忧,大刘独自一人悄悄摸上了悬崖。不过幸运的是,大刘并没有发现什么,搜索了一阵子就返身下山了。洞里的人和躲在山路上观察的郑屠夫总算是松了口气,可他们还是不敢像以前那样放心大胆地活动,而是安静地蛰伏了下来。
  第二天,郑屠夫一直有意无意地在林远捷家附近转悠,一来是想打听打听大刘这个人,二来也是为了监视林远捷和大刘的行动。打听大刘情况的想法自然落空了,但是蹲到半夜,昏昏欲睡的他又看见大刘走出了林远捷家,向悬崖方向走去。他打起精神,绕近路赶在了大刘前边上了悬崖。
  进到洞里,张成彪听到这种情况,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想出一条对付大刘的毒计。等大刘上了悬崖,守在洞外的郑屠夫和另一个同伙便演出了一场“闹鬼”的戏,引大刘发现了那架铁梯。当大刘顺着梯子爬下悬崖,进到洞中时,埋伏在洞里的人一涌而上,几个人将大刘的头按进水缸里,直到他气绝身亡。接下来,他们脱下大刘的衣物,将他的尸体背上悬崖,先像以前一样毁了容,再扔进了潭里,并将他的衣物烘干,折叠整齐,摆放在潭边,制造了一个大刘深夜游泳遇溺身亡的假相。
  其实,张成彪这个计策的目的有三。一是为了一举除掉大刘这个祸根;二是为了让村民们更加相信那个恐怖的传说,从而不敢上悬崖;三是为了警告那些爱多管闲事的人,阻止他们上悬崖调查的脚步。然而,让张成彪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的是,大刘居然是个警察,他这么做无异于打草惊蛇,反而引来了大批警察的进驻。
  警察在对大刘的死亡现场进行勘察时,张成彪的一众同伙都混在人群里焦急地等消息,当他们得到现场堪察为意外的结论时,欣喜若狂。但老奸巨猾的张成彪还是觉得不妥,他一直在犹豫,该不该放弃现在这个地方。可在放弃之前,他还得多制造一些恐慌,用以遮掩他们的转移行动。
  下午,郑屠夫从小溪边偷来山娃家那头大黄牛,与兽医钱二虎一起将牛杀死,并用尖利的草耙子把牛尸肢解、撕碎,在潭边撒了一地。随后,又由钱二虎故意说成是被某种野兽生生撕裂的。是夜,张成彪见下午的牛尸事件已经达到预期目的,他终于作出决定,命令大伙儿先转移冰毒成品。也是在这个晚上,因为抄近路而经过的悬崖的老六看到了那些转移毒品的人,被吓个半死不说,回家还发起了高烧。
  焦虑不堪的张成彪也于半夜回到了家,与母亲商量对策。次日一早,老六媳妇胖嫂便按照牛妈前一晚的嘱咐,请她去做法事,这正中她的下怀。于是,在一番装模作样之后,她故意装成“山神”上身,用一番胡言乱语蒙蔽了村民们,再在他们一些同伙的煽动下,村民把卓越等警察赶出了龙潭村。
  张成彪这人向来都思维缜密、办事谨慎,警察们全都撤离之后,他并没有立刻行动,而是与同伙们一起躲在山洞里,等到确实没有危险了,才开始继续搬迁。前两夜,什么事也没发生,到了第三夜,从警察眼皮子底下逃跑的红毛,在外边躲了几天风头之后,悄悄于半夜摸上山来。没想到却吓到了去后村请大夫的林远捷。慌乱中,红毛其实并未发现那个冒失冲出来的警察,到了悬崖边,他发暗号叫同伙送上梯子,攀下了悬崖。因为他们每次使用完梯子,都会再收回洞里,所以那天晚上,红毛的消失在警察眼里变得神秘、诡异。
  张成彪一口气将自己所有的罪行都交待了个一清二楚,话音落下,他脸上暴戾的神情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轻松——解脱后的轻松。他向卓越要了一支香烟,悠然地喷着烟圈,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卓越仔细看了一遍小王做的审讯笔录,在确定张成彪已经全部交待完了之后,他挥挥手,小王叫来等在门外的同事,一起将张成彪押了下去。

  十五
  大刘的葬礼于这个星都市特大制贩冰毒案侦破三天后举行。
  那是一个阴霾的日子,全体警察都穿着整齐的制服,齐整、笔直地站在大刘的棺材前,大刘的前妻也带着儿子来了。水晶棺中盖着鲜红国旗的大刘经过了整容,已基本恢复了原貌,他双眼紧闭,神态安详,嘴角似乎还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在宣读过追悼辞和追认大刘为烈士的文件之后,所有警察都在大刘灵前敬礼,并脱帽致敬……
  追悼会后,卓越追上了大刘的前妻,将一张布满折痕、但已经过塑的全家福照片交到她手中,什么也没有说,转身低头离去。大刘的前妻抱着儿子,呆呆地伫立在风中,看着那张照片,眼泪扑簌簌地掉落在照片上,使得照片上大刘的脸变得一片模糊。

(作者:嫣青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鸽
    李鸽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