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魅影(嫣青)(2)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怎么了?阿牛啊,就是张成彪,我的那个发小呀。”林远捷扒了一口饭,怪异地来来回回看着父母和妹妹突变的脸色,“怎么你们好像不认识他似的?”
  “不是啊,儿子。”林远捷的母亲双眼充满了惶惑,“你怎么可能看见他呢,他……他一年以前就死了,在悬崖上那口潭里淹死的。”
  “什么?死了?”这一次轮到林远捷和大刘大吃一惊,放下碗筷,面面相觑。

  二
  辗转反侧一整夜,大刘和林远捷都知道,对方一定是因为张成彪的事睡不着,但是他们谁也不吭声。这件事情简直太匪夷所思了,明明已经死去的人,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呢?而且,还是他们两人一起看到的。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
  两人谁也不敢再往下想,在清冷的月光中双眼圆睁,聆听着窗外令人心烦意乱的虫鸣,直到天边发白,才先后迷迷糊糊睡去,睡梦中也尽是些光怪陆离的影子在闪烁。
  山村的黎明,尽管没有城市中那样震撼的嘈杂,宁静中也透着一种清新的喧嚣气息。在各种家禽、家畜,以及野生鸟类的相互唱和声中,大刘睁开依旧疲惫的眼,悄悄翻身下床,来到屋外带着一丝清甜的晨风中,伸了个懒腰。
  林远捷的父母和妹妹看样子早就起床了,他们正坐在院子里的那颗枣树下吃早餐。看到大刘,他们全都起身,热情招呼他入座。林远捷也打着哈欠出来了,闻到白米粥的清香,他精神一振,挤到大刘身旁坐下。
  “远捷,吃过早餐,咱们是不是去一趟那个张成彪家?”等到林远捷的父母和妹妹吃完早餐,拿着农具走出家门,大刘压低声音问林远捷。
  “唔。”林远捷嘴里塞满了馒头,鼓着腮帮子点点头,“好啊,我昨晚就在想,该去拜祭拜祭。”
  大刘有些走神,他慢慢地撕着手里的馒头,一点一点送进嘴里。他心里明白得很,林远捷这种轻描淡写的态度是装出来的,他和自己一样,害怕触及到那个敏感的话题。不过,就算现在两人都不谈论那件事,一会儿到了张成彪家,这个问题肯定会被提出来的。
  这就是人的好奇心。
  大刘淡淡一笑,大口大口吃完早餐,催着林远捷出门,在对方的带领下向张成彪家走去。路上,可以看到远远近近有很多形状不一的梯田,那些在田间劳作的人偶尔会抬起头,看到林远捷,皆都热情地打招呼。林远捷则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尴尬地笑着朝那些人点头,脚步丝毫没有慢下半分。
  到张家并不远,只不过山路七拐八弯的,有些难走。两人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到了张家门口,大刘略微观察了一下,张家的房子跟林远捷家的房屋结构差不多,只是屋前没有篱笆围出的院子,而是多出了一块四四方方的水泥坪。坪里没有人,屋门开着,林远捷径直进门,惊飞了坪里啄食的鸡群。
  堂屋里光线昏暗,甫一进屋,眼睛还有些不适应。大刘眨巴眨巴眼,闻到一股很浓的檀香味,让他突然间产生了一种进入寺庙的错觉。也许是听到了脚步声,一个矮胖的老太太掀开里屋的门帘出来,高声问了一句:“谁啊?”
  林远捷迎上前:“牛妈,是我,我是小狗子呀。”
  “小狗子?”老太太眯起眼睛盯着林远捷看了好一会儿,脸上慢慢漾起笑容,“呀!真是小狗子啊?!好些年不见了。”
  “是啊,牛妈。”林远捷揶揄老半天,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转身看见旁边的大刘,一把将他拉过来,“牛妈,这是我的朋友大刘,我们今天是特地来看望您和牛爸的。对了,牛爸呢?”
  “哦哦……他在后边的菜园子里呢,我去叫他。”老太太说着,出了堂屋门,绕到屋后去了。
  趁着这个机会,大刘在堂屋里转了一圈。堂屋的陈设十分简单,门的左边摆了张饭桌,下边塞着几把椅子,油光光的,都发黑了。在门的右边有一张奇怪的桌子,桌面铺着红布,四边直垂到地,红布上散乱地放着几个香炉,袅袅青烟从炉盖的缝隙里溢出来,旁边是一些蜡烛和香,几沓黄纸,还有一把雕刻得很粗糙的木剑。在林远捷的解释下,大刘才知道,原来张成彪的母亲是村里有名的仙姑,经常靠给人算命、驱邪、做法事挣钱。
  不久,老太太转了回来,身后跟着一个精瘦的老头子,黑红的脸膛上皱纹累累,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他就是牛爸,张成彪的父亲。这一次,林远捷没再犹豫,跟老头子打过招呼后,简单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听到林远捷提起自己的儿子阿牛,老头子黯然垂下头,一句话也不说。老太太用力吸了几下鼻子,拽起衣袖抹了抹眼角,招呼林远捷和大刘跟她进里屋。
  也是两进的屋子,张成彪的灵位设在了里边那间,掀开门帘,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更浓重的檀香味。屋门左侧的墙边有一张半人高的条案,上边摆放着几盘水果,三柱香烧得只剩下了一半。烟雾缭绕中,墙上缠着黑纱的遗像有些朦胧,但大刘还是一眼就认出来,照片里的男子正是昨天他在望远镜里看到的那个人。尽管现在是盛夏,可看着照片里那双似笑非笑的眼,他还是不禁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升上来,迅速蔓延至全身。
  “小狗子,叫你那个朋友一起出来喝杯茶吧。”老太太略带沙哑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大刘吃了一惊,他很明显地看到,站在前边的林远捷后背颤抖了一下。他知道,在这样的环境和心情下,林远捷也一定被老太太的声音吓到了。
  “好的。”林远捷的声音绷得紧紧的,他慢腾腾地转过身,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推了大刘一把,“出去吧。”
  两杯热腾腾的茶递到林远捷和大刘手中,双手捧着白瓷茶杯,大刘惊讶地发现,气温这么高,他居然感觉不到杯子烫手,反而觉得有股暖流从掌心一直流转到心底。他轻啜了一口热茶,品味着新茶的清香,焦急地听着老太太和林远捷没完没了的寒暄,期待林远捷快点转到他们期望了解的话题上。
  “牛妈,我……我……”林远捷终于吞吞吐吐将话锋一转,碰到大刘鼓励的眼神,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牛妈,我是想知道,阿牛……阿牛的意外是怎么发生的?”
  “阿牛……他……”老太太垂下头,长叹一声,“我们都跟他说过很多次了,可他……他就是不信邪,偏偏要去悬崖上那口潭里游泳……”

(作者:嫣青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鸽
    李鸽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