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魅影(嫣青)(3)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通过老太太断断续续的叙述,大刘和林远捷终于了解到张成彪死亡的全过程。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山里的夏天虽然比城里要凉快很多,可是依然酷热难当,一到傍晚,村里很多人都会去村后那条小溪游泳消暑,每当那个时候,狭窄的小溪里就挤满了人。自持泳技高超的张成彪却嫌那里人太多,不能放开手脚痛快地游,所以不顾家人的劝阻,独自去了悬崖上,每天都会在那边的深潭里游上一个多钟头。
  终于有一天,张成彪没有按时回家,家人以为他可能游得忘记了时间,一开始并不太在意。然而,天渐渐黑了下来,张成彪还是没有回来,他父母亲这才着急起来,两个老人拿上电筒出了门,相携去悬崖上寻找。当天,月光不是很亮,但一到潭边,二老还是一眼就发现了儿子整齐叠在岸上的衣物,放眼望向黑乎乎的潭水,里边却空空如也,见不到儿子的踪迹。
  晚上,张成彪失踪的消息传遍全村,村里老老少少一起出动,几乎将村子翻了个底朝天,直到第二天天明,张成彪依旧杳无踪影。下午,村长组织起村里的青壮年,操起打捞工具,开始在悬崖前的潭边全面打捞。一天、两天……村人疲劳不堪,仍一无所获,到第三天的夜里,所有人都灰心丧气,不顾张成彪父母的苦苦哀求,纷纷放弃搜寻。
  第四天一早,张成彪的父母带着仅存的希望再次来到潭边,却惊讶地发现,潭里漂浮着一具尸体。当时,二老跌跌撞撞跑回村,叫来村人一起将已泡得浮肿、发白的尸体打捞上来。尸体是一名男子,身穿深红色游泳裤,满身满脸的划痕,早已面目全非,要不是通过他脖子上挂的那块张家祖传的玉佩,根本就没人能认出,那就是溺水身亡的张成彪。
  “唉——转眼就一年了。”老太太使劲吸着鼻子,“可我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总会……总会出现阿牛……阿牛……”说到这儿,老太太已经泣不成声。林远捷也陪着掉泪,不停地颤声安慰对方。
  大刘眉头深锁,趁着面前的两个人都没说话的空隙道出了心中那个折磨了自己一夜的谜团:“可是,牛妈,我们昨天进村的时候看到了阿牛。”
  老太太大惊,猛抬头,一双三角眼瞪得老大:“什么?你……你说什么?”
  林远捷舔舔嘴唇,也轻声附和了一句:“是真的,我先看见的。”
  “天哪!天哪!”老太太面如土色,苍白的嘴唇一直没停止过颤抖,“难道那个诅咒还不能停止?难道村里还会继续死人?”
  “什么诅咒?什么继续死人?”林远捷的脸色变得比纸还白,几乎是扔下茶杯,一把攥住了老太太冰凉的双手,不受控制般地摇晃。
  老太太抬起失神的双眼,用一种空旷悠远的声音向面前的两个年轻人讲述了一个传说,一个在龙潭村流传了三百多年的恐怖传说。

  三
  三百五十多年前,正是明末清初,改朝换代的年月,中华大地异军突起,战祸频仍,民心动荡,百姓们惶惶不可终日。
  具体是哪一年,已无籍可考,山外有一个姓钟的员外,为了躲避战火,带着大量金银细软举家南迁,躲进山中,经过连日长途跋涉,他们来到了当时的龙潭村。龙潭村地处深山,与世隔绝,那时候交通又不发达,确实是个避世的好去处。村子里有十几户人家,世代都是猎户,过着自给自足的贫穷日子。
  当钟姓员外一家十几口人到达龙潭村时,村里人欣然接纳了这落难的一家人。钟员外一家老小深感山里人民风淳朴,也就放宽心住了下来,将钱银掩藏起来,向当地人学习打猎的技巧,过起了朴实的生活。这样,半年多的日子平安无事地打发过去,钟家人与村里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可是,不久有个村里出外讨生活的男子回来了,由于以前他曾在山外为钟家打过短工,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了钟家人,并将这个消息偷偷告诉了村人。得知钟家人的身份,村人贪心顿起,商议之下决定杀人越货。而此时的钟家老小却浑然不知,男人们依旧每天随村人出外打猎,女人们则在家耕织。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等到钟家人灭了灯火悉数睡下,村人便按照事先商定好的计划,陆续出门,聚集在村头,浩浩荡荡朝钟家进发。钟家男男女女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从睡梦中惊醒,被村人绑起来,赶到了悬崖前的深潭边。
  潭边的泥地上插满了火把,将夜空烧得通红,已完全清醒的钟家人看清楚了村人贪婪的嘴脸。负责在钟家搜索的人一无所获,放火烧了房子,返回潭边禀报。村民们见找不到钟家的金银财宝,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村长急红了眼,命人将钟家的几个孩子拉出来,想要逼钟员外说出藏匿财宝的地点。
  许是村人的无耻行径激起了钟员外的犟脾气,他什么也不肯说,只拿一双充满怨毒的眼死死盯着每个村人的脸。先是孩子们尖叫着被丢进了潭中,没扑腾几下便沉了底,接下来是老人们,最后只剩下了钟员外夫妇俩。见钟员外死不肯开口,村人又将矛头指向了钟夫人,当着钟夫人的面将钟员外的双眼挖出来,又斩下他的四肢、割去他的舌头,直至他气绝身亡,方将尸体和残肢一并扔进了漆黑的潭水中。
  钟夫人数度昏迷,却也学着钟员外,怎么也不肯透露财宝的藏匿地点。眼见着亲人们一个个在自己面前被杀死,为了不至于像丈夫那样受苦,她趁村人不备,纵身跃进了潭中,在沉入水底的那一刻,仍在声嘶力竭地喊叫:“我们做鬼也不放过你们!我们的冤魂将世世代代缠着龙潭村!!”
  当时围在潭边的村人全都吓呆了,一时间大家谁也不说话,潭边只剩下一片火把的“噼啪”声。随后,因为眼红那笔丰厚的财宝,村人放弃了打猎,开始在村里村外四处挖掘,企图找到那笔财宝的下落。由于这一带的地形由石灰岩构成,属比较典型的喀斯特地形,所以密林深处隐藏了很多溶洞,有深有浅,有些洞深不见底,就像一座迷宫。村人不顾危险,数度进洞搜寻,据说最终还是未能找到钟家的财宝。
  然而,在这之后,仿佛真是钟家人冤魂不散,村里悬崖前这口深不可测的寒潭边,发生了多起可怕的事件。有家禽家畜莫名其妙倒毙在潭边,有饮了潭水的牛羊无故发疯,有在潭边玩耍的孩子失足落水溺死,还有一些来潭边劳作、洗东西的人在潭边失踪,这所有的一切,都使这口深潭成为了龙潭村人心目中的不祥之地。从那一代开始,龙潭村人就传下来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龙潭村人畜,都不可接近那口潭。

(作者:嫣青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鸽
    李鸽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