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魅影(嫣青)(4)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规矩虽订了下来,可龙潭村以后的每一代人中,总会有一些不信邪的人擅自破坏规矩,最终却难逃一死。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因为只要大伙不接近那口潭,有些事情还是可以避免的。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却世世代代将恐怖的阴云笼罩在龙潭村后人的心头,久久挥之不去。
  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已经到了清朝中叶,也就是龙潭村人杀死钟员外一家人一百多年以后,时间大概就是钟家人周年祭日的前后。
  一个傍晚,狂风怒号,天空中乌云密布,眼看着就要下大雨了。一个匆匆归家的村民在林间小路急行,就在他即将进入村口的那一刻,迎面遇上了一个年轻男人,那男人与这个村民擦身而过,却没有打招呼。由于龙潭村人世代居住于此,家家户户就算不沾亲带故,也都是熟人,因此,这个村人对于那男人的漠然颇感诧异,停下脚步抬头看了那男人一眼。
  这一眼不打紧,却令这个村人顷刻间吓得魂飞胆散。因为他立刻就认出来,那年轻男人是村尾李寡妇的独生子黑虎,而他早已于去年溺死在村中那口可怕的深潭里,这村人还曾帮忙打捞过黑虎的尸体。愣怔间,黑虎的身影已消失在飞沙走石中,这村人连滚带爬跑回家,将这件恐怖的事情告诉了妻子。当晚,这事便传遍了全村,村人如临大敌,家家关门闭户,人人烧香拜佛,向世代膜拜的“山神”祈求平安。
  平日显得十分灵验的“山神”这一次似乎也丧失了法力,并没能保佑龙潭村。第二天,自称看到黑虎的村人就无缘无故失踪了,村人遍寻不见,过了三四天,那村人的尸体却从那口深潭里浮了上来,像以前溺死在潭里的每一具尸体一样,浮肿的身体上伤痕累累,面目全非。而且,从这以后,每隔数年,便会发生同样的事情,使得龙潭村上下人等如履薄冰,战兢兢度日,却又对这个恐怖的传说讳莫如深,生怕触怒了那些冤死的阴魂。

  四
  “这、这、这是真的?”老太太话音落下半晌,林远捷才脸色发青地问了一句,嘴唇抖得厉害。
  “是啊,村里老一辈都知道这个传说。”老太太缓了口气,声调低沉,“你爸爸妈妈肯定没告诉过你,由于这二三十年来,没发生过什么事情,所以老人们也就都不再提这件事了。唉!孽债啊!孽债啊!这一次村子里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从张家出来,天不知什么时候阴了下来,一阵紧似一阵的凉风摇撼着树林,吹在人身上居然还有点冷。林远捷打了个寒噤,佝偻着身子走在前边,一言不发。大刘临出门的时候,不禁再次回头瞥了一眼张家黑洞洞的大门,隐约看到张老太太的身影深藏在阴影中,一动不动。
  “远捷,慢点走,等等我。”大刘回过神来时,见林远捷已经走远,他一溜小跑着跟上去,“你难道真的相信这些无稽之谈?”
  “本来是不相信的,可是、可是……你怎么解释昨天的事情?”
  “这个……”大刘一时语塞,暗叹一声,默默与林远捷并肩而行。
  回到林家,林远捷坐立不安,直到父母和妹妹劳作回来,他便一直心神不宁地在父母亲身边转悠,终于从父母亲躲闪的言语中证实了那个传说确实早已在龙潭村流传。所有的好心情瞬间被恐惧压制,就连午饭,他也没吃几口,倒是大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把那个恐怖传说放在心上。
  午睡起来,大刘催促林远捷带自己去村里村外转转,散散心。虽然睡了一觉,林远捷的心情已经没那么紧张了,可他还是一口拒绝了大刘,声称自己有点不舒服,不想出去。大刘无奈,只好独自在房子周围走了走,留下林远捷一个人坐在屋里,对着竖在窗前的画板出神。
  整个下午在无所事事中虚度,夜幕降临,大刘和林远捷分别洗了个澡,回到他俩的房间。大刘提议玩会儿扑克牌,林远捷懒散地答应了。一开始,空气十分沉重,房间了只有单调的洗牌声和驱赶蚊虫的“噼啪”声,为了活跃气氛,大刘边玩扑克边说起了笑话。等打到第三圈的时候,林远捷的表情明显放松下来。其实,他原本也并不相信鬼神之说,只不过阿牛的去世,以及昨天亲眼见到他又复活的那一幕,总是如鲠在喉,使得他心里堵得慌。
  见林远捷的心情逐渐好了起来,大刘放下扑克,又提出自己来做模特,要林远捷给他画一幅肖像素描。林远捷欣然应允,帮大刘摆好姿势,托起画板,“刷刷刷”几笔,一张大刘的侧面肖像便跃然纸上,栩栩如生。画完像,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半钟,见消除林远捷紧张情绪的目的已经达到,大刘双手抱在胸前,站在画板面前,用一种欣赏的目光看了一会儿画像,便推说自己累了,早早上床躺下。林远捷也熄灯在大刘身边躺下,双臂枕在脑后,轻声问大刘:“哎!大刘,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太奇怪了,你说,那个传说会不会是真的?”
  大刘轻松地笑出了声,反问林远捷:“你说呢?”
  “依我看,也许那个什么员外的事可能是真的,毕竟那时候是乱世,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但后来那些就……”
  “嘿嘿!看来你有点半信半疑啊。”
  “哪有啊?”“啪”地一声随着林远捷的话音响起,他打死了一只蚊子,“我只是在想,如果那些传说是假的,那么,阿牛的事就无法解释了。”
  “这很好解释呀。”大刘翻了个身,“你看错了。”
  “可是你也……”
  “我怎么了?我又不认识他,你说是就是咯。这根本不能证明什么。”说到这儿,大刘的声音开始含糊起来,听上去似乎已经很困了。
  “说的也对啊。”林远捷说完这一句也不再吭声了。
  夜深了,夏虫的鸣叫在耳边此起彼伏,月光躲躲闪闪地在窗口窥探,看来今夜一定不是个晴朗的晚上。
  林远捷在身旁发出均匀的鼻息声,睡得很沉。躺在外侧的大刘动了一下,悄悄睁开眼,压低声音呼唤了两声林远捷,见对方没有反应,他轻轻翻身下床,蹑手蹑脚向屋外走去。不知谁家的狗在远处吠叫,大刘已经穿过院子,来到了门前的小路上,他停下脚步,警惕地四下望了一眼,到处都见不到一丝灯光,整个山村都沉浸在睡梦中。
  腕上的夜光表显示,现在是凌晨两点钟,正是人们进入深睡眠状态的时间。大刘放心地甩开步子,大步流星地沿着山路前行,按照林远捷给他描绘的方位朝悬崖边的走去。他想亲自去看看那口潭,或许他大胆的行径真能揭开深潭的秘密也不一定呢。

(作者:嫣青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鸽
    李鸽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