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魅影(嫣青)(5)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冤魂”作祟?!
  简直是无稽之谈。
  经过张成彪家门口时,大刘边的谨慎起来,他放轻了脚步,猫着腰绕到张家屋后,趴在窗台上朝里张望。窗子里黑洞洞、静悄悄的,那股熟悉的檀香味阵阵飘来,不断地刺激着他的嗅觉细胞。观察了老半天,毫无动静,他又偷偷从屋后钻出来,继续朝悬崖方向走去。
  在黑夜中独行了好一会儿,山路渐呈上坡之势,越走越费力。大刘鼻尖上开始冒汗了,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有那么一刻,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路了,怎么走了这么许久也没到达目的地。他停下来,靠着一棵树干喘了口气,抬头向上看去,前方林深叶茂,把仅有的一点月光也遮得差不多了,黑糊糊一片。他摸出随身携带的笔形电筒,想想还是放了回去,抹了把汗,再次大步前进。
  如果真弄错了方向,这一夜就白白浪费了。
  刚想到这儿,大刘就感到脚下的道路突然平坦了起来,放眼四望,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粼粼的波光就在不远的前方闪烁,这番景象让他突然想到了长白山天池。他重新提高警惕,站立在原地不动,静静地聆听周遭的动静。直觉告诉他没有危险,他这才移动脚步,向潭边靠近。
  朦胧的月光下,视线很模糊,但也足以看清楚,这块天然平地的面积并不太大,估计也就两三百个平方。那口潭几乎呈正圆形,正好位于平地的中心,占去了地面的三分之二。大刘打开电筒,走近再观察,潭水颜色发黑,显得深不可测,并不平静的水面下暗流涌动,造成许许多多很小的漩涡。潭边杂草丛生,但不太深,也不太密,有的地方还裸露着一小块一小块的泥土。
  围着潭边走了一整圈,在潭对岸有两条山路,据林远捷说,那是通往后村和出山的近路,但看那杂草覆盖的状况,也是荒废许久,没有人走过了。直觉告诉大刘,这两条路并无可疑,他又小心翼翼地折向潭的左边。那边就是悬崖,一眼看下去,深不见底,他感到一阵眩晕,马上心虚地缩回了头。悬崖边丛生着一些灌木和茅草,除此之外,好像没有其他东西。
  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悬崖、一口普通的潭。
  大刘无功而返,边走边思考,总觉得在那一眼就可以望得到边的悬崖上,他似乎漏掉了点什么。然而,这个念头却老是在他脑海中闪躲,滑溜溜的怎么也抓不住。回到林远捷家,他下意识地看看表,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他带着疑虑重新躺回床上,久久难以入眠。

  五
  第二天,阳光被浓密的银色云朵遮得严严实实,天气十分闷热,平时叫得很欢的虫子都懒洋洋的,叫声绵软无力。一早起床,应大刘的要求,林远捷就带着大刘到村里四处转转。
  今天的林远捷看上去气色好了很多,看来那件诡异的事情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影响,见到他这个样子,大刘感到很欣慰。但是,这件难以解释的事情却自始至终堵在他心头,感觉像是吞下了一团干燥的棉花般难受,特别是昨晚毫无结果的侦查,更令他心事重重。
  来到村旁的小溪边,两人找了个树荫坐下来。小溪很窄、很清澈,水流也不太急,水波跃动着阴暗的阳光,仍有些刺眼。林远捷似乎又恢复了原有的活力,不停地对大刘讲着小时候自己在溪边玩耍的情景。对于这些,大刘根本没听进去多少,他貌似无聊地拣起身旁的小石子,在手中抛了一会儿,又挥臂扔进前边流淌的溪水中。
  坐了好久,依然感觉不到一丝凉风。林远捷不知何时停止了絮叨,敏捷地从地上爬起来,提出要带大刘去村子里几个已经开发出来的溶洞里看看。从林远捷的介绍中得知,那几个洞都不深,虽然没有什么美丽的景观,但洞中冬暖夏凉,现在进去可以避暑。
  经过一片田地,林远捷主动跟田埂上休息的村人打招呼。大刘敏锐地觉察出,那些村人都不似前一天那么热情,躲避着他们俩的目光,笑容很尴尬。在他们走过去以后,那些人便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他感觉得到背上那一道道如芒刺般的目光。
  这些人都怎么了?
  他们眼睛里闪烁着的分明是惊慌。
  “别介意,大刘。”等到村里听不见他们的对话了,林远捷才说道,声音里透出一丝落寞,“村子小,消息传得就快,他们都很迷信的,怕沾了咱们的晦气。”
  “哦,我明白了。”大刘会意,嗤笑一声,不再理会。
  闲逛了一上午,下午实在太热,两人没有出门,大刘静静地坐在屋子里看林远捷画画,不时低头在手中摊开的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傍晚时下了一阵雨,很小,雨点刚沾到滚烫的地面就蒸发得无影无踪,空气反而更加闷热,稍动一动就是满身的粘汗,极不舒服。
  好不容易捱到林远捷和他的家人都睡着了,大刘又像前一晚那样,悄悄起床,出门朝悬崖方向走去。今天晚上彻底没有了月光,虫子们和昨晚吠叫不停的狗都没出声,或许是因为天气太闷,连它们都懒了下来。
  没有光亮的夜晚似乎显得特别怕人,裸露的皮肤感觉不到空气的流动,但行走在山间小道上的大刘却总听到不知从什么方向传来的“沙沙”声,为过份宁静的夜晚平添几分诡谲。幸好熟门熟路,他很快来到悬崖边,在心中默默祈祷,今晚千万不要再没有收获了。
  祈祷好像真的起了作用,大刘刚摸出笔形电筒,还没来得及打开,悬崖边的灌木丛里就起了一阵“簌簌”的骚动。他即刻警觉,无声地闪到山路旁一棵树后,锐利的目光直射前边的灌木丛。
  一团绿莹莹的光从密集的枝叶缝隙中透出来,幽幽地飘移,伴着那持续不断的声响,向悬崖边靠近。大刘倒抽一口凉气,呼吸突然阻滞,心跳也无形中加快。他瞪大了双眼,死死盯着那团亮光,那种颜色令他立刻想起了传说中的鬼火。
  难道真见“鬼”了?
  这怎么可能呢?
  正惊恐间,那团绿光忽悠悠消失在在视野中,四周马上又恢复了那种凝固似的平静。大刘无声地做着深呼吸,脑子飞快地转着,给了自己无数个假设,却始终无法对那团恐怖的绿光作出合理的解释。他佝偻在树干后,犹豫着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悬崖上再无其他动静,考虑良久,大刘一咬牙,矮着身子从树干后出来,一步一步朝绿光消失的方向走去,后背上流淌的汗水挠得他痒痒的,可此时的紧张使他无暇顾及。随着距离的接近,他的心也在胸腔里愈加躁动不安……
  “大刘。”清晨阴霾的光线照在林远捷颤动的睫毛上,他没有睁开双眼,皱着脸咕哝了一句,右手懒懒地摸向身旁。床铺的另一边是空的,他没有在意,伸了个懒腰,摊开四肢,然后猛地坐了起来,弄得架子床“咯吱”作响。

(作者:嫣青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鸽
    李鸽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