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魅影(嫣青)(6)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小狗子啊,你可真能睡,都快中午了才起来。”母亲在灶台前忙碌,瞥了林远捷一眼,声音里带着慈爱的笑意。
  “哦,昨天很热嘛,做了一晚上乱七八糟的梦,都没睡好。”林远捷边从缸里舀水边回答母亲,接着问母亲,“妈,大刘呢?”
  “大刘?他没在房里吗?我今天还没见过他。”
  “我一起床就没见他人影,也许是自己去村里逛逛去了吧。”林远捷倒掉脏水,“今天好像凉快多了。妈,是不是要开饭了?我出去找找他。”还没等母亲回答,林远捷就出了院门,沿着门前的小路走下去。
  林远捷没能找到大刘,而大刘也没有回来吃饭,并且整个下午他都没露面。天已擦黑,林远捷一家开始着急起来,晚饭也顾不上做,分头到村子里去找大刘。一家又一家地找过去,依旧没有大刘的下落。正当林远捷失望地从村后龙放家走出来时,听到塞了满口饭的龙放含混地对妻子说:“你猜前两天晚上我起来小便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看到什么了?”
  “鬼火啊!很恐怖的。”
  “胡扯!你不要吓我呀,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我没胡说,不是在咱家门口看见的,是悬崖那边。第一晚是黄色,第二晚是绿色,忽忽悠悠的,可吓人了,我还没等尿完就赶紧跑进来了……”
  乍听到这些,林远捷心一沉,脑子里马上蹦出了那个让人毛骨悚然的传说。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心虚地左瞧右望,匆匆举步往家赶,仿佛不趁着天还有点亮光回到家,危险就会随时降临到他头上。回到家,父母亲和妹妹早他一步回来了,看他们的脸色,他就知道他们也跟自己一样,没打听到大刘的去向。
  胡乱吃过晚餐,一家人默默地聚在厅堂里。林远捷知道,家人的沉默已经暴露了他们的想法,他们一定也跟自己一样,将大刘的失踪跟悬崖上那口深潭联系了起来,只是他们谁也不愿意说出来罢了。时间在沉默中流失得很快,林远捷看看表,已经快九点半了,他搅扭着双手,终于用很低的声音说出了大家都不愿说的话:“我想……我想也许该去悬崖上找找。”
  母亲看看父亲,父亲又看看妹妹,三个人脸色发青地点点头。还是父亲开了口:“不过,现在已经很晚了,要找也得明天白天再上去啊。明天我去跟村长说一声,多找几个人一块儿上去。”
  林远捷默许了父亲的说法,大家随便洗了个澡,分头回房躺下了。过了一会儿,林远捷的父亲掀开门帘,来到林远捷房间,什么也没说,在儿子身旁倒头睡下了。林远捷在装睡,他明白父亲的心思,可越是明白就越是睡不着,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也不敢太频繁地翻身,在黑暗中苦苦熬着时间。

  六
  天刚蒙蒙亮,光线就把浅睡中的林远捷惊醒,父亲已经起床了,他有感觉,但是当时懒得动。家里很安静,脏兮兮的窗玻璃阻隔了外界的喧闹。这样的安静足以证明,大刘还是没有回来,睡前他仅存的那一线希望也彻底破灭。
  给大刘画的肖像画还夹在画板上,画板背光,画像模糊一片。林远捷翻身下床,颓丧地伫立在画板前,凝视着画像,几分钟之后,他转身出门。一家人沉默地吃过早餐,在热烈的朝阳中,父亲点燃了烟袋,坐在餐桌前“吧哒吧哒”地抽烟。
  “爸,咱们去村长家吧。”林远捷轻声催促父亲。
  父亲猛吸了一口已经熄灭的烟袋,巴烟锅在鞋底上敲了几敲,别在后腰上,默默起身。林远捷低头跟在父亲身后,一同朝村长家走去。村长显然早已起床,提着一桶饲料在猪圈里喂那几头大肥猪。父亲示意林远捷等在外边,独自进去与村长低语。阴暗的光线中,林远捷看到村长油光光的脸上,神色由平静转为惊讶,继而透露出明显的惧色,目光不住地朝门外的林远捷身上瞟过来。
  过了一会儿,村长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取下油腻的围裙,小跑步出门。不大的功夫,他身后跟着几个强壮的年轻人回来了,那几个都是林远捷认识的,看见林远捷,他们黝黑的脸上露出不自然的微笑。一行人没做任何耽搁,急匆匆走向悬崖方向,一路上只有脚步声和喘息声。一帮好事的村民也远远跟在队伍后边,交头接耳。
  白天的悬崖,特别荒凉,一看就知道久未有人迹。不用任何搜寻,首先攀到悬崖顶的村长只扫了一眼,便指着深潭的另一边大叫开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在潭对岸一块没长草的地皮上,林远捷和众人很快就看到一团红色东西。尽管隔得远,林远捷还是马上意识到,那是一堆衣物。
  众人都堵在路口,没有挪动脚步,林远捷一把扒开前边的人,沿着潭边狂奔而去。衣物整整齐齐折叠着摆在潭边,他根本不用仔细看,就辨认出,那正是大刘的T恤衫,T恤杉下边压着裤子和皮鞋。他捧起这些衣物,呆立片刻,忽抬头,朝对岸的人群大喊:“是他的,是他的衣服。”
  林远捷的父亲大惊失色,跳着脚向林远捷招手:“小狗子,快过来!过来!”
  回到人群中,林远捷的父亲满脸恐惧,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好像生怕他会飞走似的。当他提出要彻底搜索悬崖时,所有的人都在退缩,目光中惧怕的神色比任何时候都浓。最后还是村长说话了,他劝林远捷看开些,以现在这种情形,大刘肯定已经掉入潭中,凶多吉少了,即使搜寻或者打捞也是白费劲儿,不如等尸体浮上来了再说。
  沉浸在悲痛中的林远捷死活不同意,在他的心目中,他觉得大刘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是他的责任,如果他不叫大刘到这儿来,也就不会无故失踪了。拗不过林远捷的倔强,大家勉强同意搜索悬崖,但除了一群被惊飞的鸟儿以外,这里就再没有任何活物。接下来,一些人下山拿了工具,开始在潭水中打捞,忙活了大半天,连条鱼都没捞到。林远捷也只好作罢,在众人的拥簇下离开悬崖,人声鼎沸的悬崖又变得安静异常。
  三天过去了,按照往常的经验,村人一早又聚集起来,带上各种工具上了悬崖。深潭中果然漂浮着一具尸体,是个男人,肿胀成灰白色的尸身伤痕累累,面目已经根本无法辨认。尸体被大家七手八脚捞上岸,就摆放在潭边的草地上,用一张破草席盖上。
  这到底是不是大刘呢?
  如果不是他该多好。
  林远捷忍着恶臭,蹲在尸体旁边,却始终不能将那具可怕的尸体跟大刘联系起来。他要求众人不要搬动尸体,到村里小卖部给大刘单位上挂了个电话,向他们报告了大刘的死讯。还不到中午,山下县城公安局就接到星都市刑警大队的电话,派出一小队人马上了山。

(作者:嫣青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鸽
    李鸽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