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魅影(嫣青)(8)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那帮工人尽数被带到了县公安局刑警队,经审讯,那帮工人给的口供全都一样,他们声称,他们并不认识红毛,只不过是拿了他一笔钱,按照他的吩咐办事而已。确证了这些工人的话之后,刑警队员们带他们去做了一个红毛的肖像拼图,将他们一并释放。
  气恼之余,卓越也并未忘记大刘的案子,安抚好众人颓丧的情绪后,他决定吃过午饭,再和卢钟桦一起上山。就在卓越他们追捕红毛的时候,留守在山上的小王他们也没闲着,他们一早起来就挨家挨户进行调查询问,希望能从村民们口中得到有关大刘死亡事件的蛛丝马迹。
  整整忙乎了一个上午,没得到丝毫有价值的线索,小王他们反而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恐惧力量在龙潭村蔓延。村民们吞吞吐吐的样子,躲闪的眼神抑制不住的惊恐都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他们心头像是压上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感到一种沉重的压力。
  将近午时,小王他们又热又饿,疲惫不堪,他们一边低头讨论从林远捷那儿了解到的资料,一边往他们暂住的村公所走去。田边地头的村民们看到他们走近,全都有意无意地回避着他们。吃过午饭,小王给卓越打了个电话,卓越在电话里将尸检的情况都告诉了他,末了,要求他要绝对保密,下午继续上午没有完成的调查工作。
  午后的阳光特别毒辣,村里的大人们都窝在家里午休,诺大的一个山村就成了孩子们的天堂。一群放牛娃将牛拴在溪边小树林的树干上,赤条条地在溪水中嬉戏、打闹,欢快的笑声撞击到金灿灿的水花,弹出去,在四周的山壁间回荡。
  午时一过,山村里又忙碌起来。小溪中的孩子们玩累了,纷纷上岸,穿上小裤衩躺在太阳底下,古铜色的皮肤泛着健康的光泽。晒干了身体上的水珠,他们又开始了在草地上的疯闹。时间在玩乐中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太阳也慢慢收敛了温度,悄悄移到了西山的树梢头。忙完农活的大人们开始到小溪边来叫自己的孩子回家,孩子们笑着跑向溪边的小树林,去牵自家的牛。所有的孩子都或牵或赶着一头牛出了小树林,其中唯独少了一个叫山娃的孩子。
  山娃的母亲走进树林,却见山娃正独自蹲在地上哭,身旁的树干上拴着一截断了的麻绳。山娃的母亲见状,大骂山娃,推搡着孩子四处找牛。山娃一家人和一些热心的村人直找到太阳落山,却连牛的影子也没看到。正当山娃一家无计可施之时,一个村民突然小声说道:“你家的牛会不会自个儿跑到悬崖上去了?”
  在场的所有人心头都是一凛,片刻间鸦雀无声,深藏在心底的恐惧逐渐溢满他们的双眼。

  八
  “那就赶快上去找吧。”一个声音从人群后传来,大家回头,发现说话的是那个留守在村里姓王的警察。大家全都面带惧色,目光齐刷刷转向夕阳中的悬崖。小王和另一个警察穿过人群,带头朝悬崖方向走去。村人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之后,缓慢地跟上了他们,但始终跟他们保持着一段距离。
  在上山的小路边,细心的小王发现了软泥上新鲜的牛蹄印,以及草叶上的齿痕。上到悬崖顶上,蓦然看到潭边草地上一片血红,大家齐声惊呼,胆小的村人都几乎挤到了一块儿。小王和另一个警察虽久经沙场,却也被面前的惨景惊呆了。
  草地上东一块西一块散落着一些碎肉和内脏,还没完全凝固的鲜血将翠绿的草地染成触目惊心的猩红色,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参杂着动物身上特有的骚臭味随风阵阵飘来,中人欲呕。一只硕大的牛头斜躺在草丛中,几乎只剩下了血淋淋的骨头,两只空洞的眼窝自下而上,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人们。
  村民中没有人吭声,也没有人敢吭声,他们惊恐的目光不断在草地和小王他们身上来回扫视。小王皱起眉头,张开嘴吸了口气,回头看着瑟缩的村人:“村里有没有兽医?”村人木偶般齐齐点头,他接着说,“谁去把兽医请到这儿来?我们要现场进行尸检。”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山娃的父亲走出人群,声音发颤:“我……我去吧。”
  在等待兽医的过程中,小王他们进行了初步的现场勘察,现场除了零乱的牛蹄印之外,没发现其他可疑痕迹。不久,村里的兽医钱二虎在山娃父亲的带领下,提着个陈旧的医药箱风风火火赶到现场。天黑下来之前,尸检就做完了。钱二虎脱下橡胶手套来到小王面前:“王警官,都检查完了。”
  “死亡原因呢?”
  钱二虎习惯性地吸着鼻子,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我仔细检查了牛尸上的裂口,发现牛是被活生生撕裂的……”人群中发出一片低沉的惊呼,他又猛吸了几下鼻子,“通过裂口上的痕迹来看,肯定是猛兽做的。”
  “猛兽?你确定?”
  钱二虎猛点头,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山娃的父亲期期艾艾地搭了一句:“可是,早二三十年,咱们山里就没有野兽了。”
  “是啊,是啊,我爹也是因为打不到大猎物,才开始种地的。”
  “哎呀!不会是潭里的水鬼吧?”
  “很可能啊,前两天不是有人看到悬崖上有鬼火吗?”
  ……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最终将谈话的焦点全都集中到了龙潭村那个恐怖的传说上。看着这些迷信的村人,小王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指挥大家迅速清理掉散落在现场的牛尸。其他村人都没有响应,惧怕地看着月光下的那口潭。只有钱二虎和山娃家的人与他们一起动手,将现场基本清理好,大家这才下山回家。
  回到村公所,小王他们正碰上刚到的卓越和卢仲华,小王立刻将大黄牛奇怪的死亡事件详细告诉了对方。静静地听完小王的叙述,卓越双手抱胸,仰头看着窗外的月色,若有所思。
  回头再说村子里,那些找牛的村人很快将大黄牛被“水鬼”活活撕碎的消息传遍了全村。村里马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家家关门上锁,更不顾夏夜的炎热,将窗户也紧紧关上,并上了插销。整个山村顿时陷入一种沉甸甸的氛围中,连平时叫得很欢的家禽家畜和山里的虫子们都似乎受到了感染,噤若寒蝉,唯独山林深处传出一阵紧似一阵的夜枭啼叫声,为这人人自危的夜晚平添了几分恐怖。
  晚餐后的晚餐后的林远捷一家人围坐在林远捷屋子里,一开始谁也不说话,只有他父亲“吧哒吧哒”的吸烟声有节奏地惊扰着静默。他母亲叹了口气,在浓郁的烟草味中咳嗽了几声:“小狗子啊,爸妈真的很担心你,要不……咱们明天请牛妈来做一场法事,驱驱邪,你看……”

(作者:嫣青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鸽
    李鸽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