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魅影(嫣青)(9)

┌2012-12-0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林远捷慢慢抬起眼皮,目光于母亲的目光相遇:“不用了,妈,我不信这些。”
  “可是……小狗子……”
  “妈,您就别劝我了。”林远捷说着转向父亲和妹妹,“大家早点洗洗睡觉吧,这几天我折腾得很累了。”
  见劝说无效,父母亲对视一眼,母亲又长叹一声,拉起始终沉默寡言的妹妹,无奈地起身出了里间。

  九
  尽管村里的恐怖事件频发,可该生活的还得生活,村里唯一的小卖部店主老六照常一早便出了门,骑上他那辆陈旧的摩托车,出山进城办货。城里人声鼎沸,一派热闹繁荣的景象,这多少驱走了老六心头的阴霾,让他感受到了几天来难得的轻松。
  转了好几家批发商,老六终于将店里所缺的货物都置办齐全,而时间却已到了中午十二点半,饥饿的肠胃开始“咕咕”抗议。他找了家小饮食店坐下,要了一碗面条,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犒赏完肚腹,他结账出门,费了老大的事儿才发动起那辆老爷车,“突突突”向城外驶去。
  路越走越偏僻,水泥路面也变成了坑坑洼洼的柏油路面。老六小心翼翼驾驶着摩托,不敢有丝毫懈怠。然而,当他转过一道急弯时,迎面一辆农用卡车歪歪扭扭冲过来,惊出他一身冷汗,他赶紧猛打车头,车子差一点就冲出了路肩,那辆农用车却连速度也没稍减,拖着一串黑烟呼啸远去。好容易稳住车子的老六双脚撑地,回头大声咒骂了几句,但没料到车后座上捆绑的货物由于倾斜得厉害,绷脱绑带,散落一地。
  “妈的!真倒霉。”老六狠狠跺脚,支撑好车子,下车捡拾货物,重新装箱捆好,继续上路。这一下耽误了他不少时间,他归家心切,也不再顾及危险,加大油门赶路。
  一路风尘仆仆,车子总算上了回村的盘山公路,路上车子不多,偶尔能碰上一两辆载客的小巴,老六在车子掀起的尘烟中无聊地吹起了口哨。本以为这下子应该可以顺利到家了,可世事却偏爱捉弄人,黄昏时分,摩托车行驶到半山腰,突然“轰轰”地抖了几下,熄了火。
  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真是邪门儿。
  老六暗想,用力猛踩发动杆,车子起先还配合着吼两声,紧接着就只剩下了“咝咝”的怪响,怎么也发动不起来了。大汗淋漓的老六气急败坏,下车后,朝滚烫的发动机猛揣了一脚,双手叉腰,气哼哼地站在路边喘气。
  歇了一会儿,身上的汗渐渐干了,老六皱眉走到路中间,前后观望。偏偏这一路段正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别说是找个摩托车修理铺了,就连个路边小饭店都找不到。没办法,他只好等发动机冷却下来,掏出随身携带的一些简单工具,打开发动机盖,自己捣鼓起来。
  我早说该换辆车了。
  那臭婆娘又不让换。
  老六蹲在摩托车旁,左敲敲、右拧拧,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心里火烧火燎地咒骂起自己的老婆来。正当此时,前边的弯道传来阵阵发动机的轰鸣声,他转怒为喜,跳起来跑到了路中间。渐渐开近的是一辆绿色油漆斑驳的小巴,送完最后一批客人正放空下山,司机见到路中间有个人不停地挥舞双臂,旁边停着一辆摩托车,他立刻明白了,那人一定是车子坏了,要寻求帮助呢。他将车靠边停下来,和售票员一起下车走过去。
  这次还算老六运气,碰上的这个小巴司机正好以前当过摩托车维修工,经他一番检查,很快找出了毛病,原来是火花塞积炭,致使车子打不着火。他利索地取下火花塞,刮去上边的炭末,重新装好,车子一下子就发动了起来。临走他告诉老六,这火花塞也支持不了多久,回家最好能换个新的。老六千恩万谢,频频点头称是,直到目送着那辆小巴转了个弯,才骑上车子,急匆匆往家赶。
  拐上进村的小路,已将近晚上十点,老六饿得头昏眼花。他在心中揣摩,如果从前村回去,还得走一个来小时,要是穿过悬崖上那块坪,路程就能缩短一半。
  走不走那里呢?
  停在岔道口,老六拿不定主意,在颤抖的车前灯照耀下,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恐惧和疲劳身体里激烈争斗。想着时间正一分一秒地逝去,他终于下定决心,鬼使神差地一偏车头,驶上了通往悬崖的近路。摩托车的嘶吼逼退了虫鸣,长而锐利的草叶在车身上刮擦出“沙沙”的声响。
  行驶了二十多分钟,上坡路到了头,老六的视野豁然开阔,月光下的深潭反射着一片银光。月夜的悬崖,美丽中渗透着几分阴森,他不敢逗留,战战兢兢前进,默默祈祷能平安返家。正行驶间,潭对岸的崖边忽然亮起一团幽绿的火光,跟着又是一团、两团、三团……飘飘忽忽的,浓密的树枝也无风起了阵阵波动,隐约似有几条黑影在绿光后闪现。
  “啊!啊~鬼……鬼啊!!!”老六呼吸急促,双眼鼓凸,惨叫一声,被恐惧占据的身体再也不听使唤,朝一边歪倒。还好路面有些倾斜,沉重的摩托车没有压到他身上。他哆嗦着爬了几次,才从草地上爬起来,眼见着那几团“鬼火”牵引着“鬼影”越飘越近,他只感到裆里一热,一股骚臭味惨杂进洁净的空气中。
  “我的妈!救命呀!!”大叫出声之后,狂泻而去的力气似乎又回到了身体里,老六连滚带爬,也顾不上倒伏在地上的摩托车和货物,一路狂呼乱叫朝下山的小路跑过去,跌倒了再爬起来,继续跑,确实在不敢回头,那怕是瞥上一眼……

  十
  “谁呀?要死了?这么大力拍门。”听到“怦怦”的敲门声,老六的妻子胖嫂从麻将桌旁站起来,咒骂着拉开了自家大门。抬头看过去,月光下一个人影都没有,她心头一紧,眼珠滴溜溜转动,后退一步,咽了口唾沫。
  “鬼啊!救……”虚弱的声音从脚下传来,一只脏兮兮的手猛伸出来,紧紧抓住了胖嫂一只脚脖子。
  “啊——”胖嫂超分贝的尖叫划破夜空,引出屋里那三个等在麻将桌边的女人,俱都一脸惊恐。而此时的胖嫂一低头,却看见了自己的丈夫老六,攥着她的脚脖子昏倒在门前地上。恐惧立刻化作焦急,她俯身抱住了老六软绵绵的身子,使劲儿摇晃,“老六,老六?你这是怎么了?你说句话呀,千万别吓我啊!老六……”
  老六已经睡下的儿子光着膀子从里屋冲出来,大家手忙脚乱将昏晕的老六抬进屋里。一伙人围在床边,又是掐人中,又是摇晃,直到胖嫂去厨房烧了碗姜茶给老六灌下去,他才悠悠出了口长气,醒转过来。见到父亲醒了,所有人总算松了口气。

(作者:嫣青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李鸽
    李鸽
  • 刘佳音
    刘佳音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