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 迷 黑 森 林

┌2013-07-31┐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一

  黄昏,黑森林。
  沃尔夫靠在林子边缘一棵雪松上,嘴里衔着一根草,细弱的草茎随着他的呼吸微微颤抖。他百无聊赖,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满眼都是绚丽的紫色,很迷人。
  前方有脚步声传来,非常轻,不比他放牧的那几头羊的脚步重多少。一定是森林中的小动物。他收回目光,慵懒地望向前方。
  一眼之下,他呆怔住,草茎从他微张的嘴里掉下来,悄无声息。他的发呆,既不是因为视线里那女孩漫妙的身影,天使的面容,也不是因为那双纯净如雨后天空般的蓝眼睛,更不是由于那瀑闪着金光的栗子色长发,而是惊讶于在夜幕来临时,这样一个女孩居然敢从容走进黑森林。
  “嗨!你……”他走出雪松的阴影,看了一眼女孩臂上挎着的小竹篮,“现在可不是採蘑菇的时候。”
  “你是在跟我说话?”女孩没有停下,径自走到他面前,推了推头上那顶耀目的红帽子,婉转的声音带着一丝顽皮。
  “难道你觉得我在自言自语吗?”他直视女孩的蓝眼睛,目光冷漠。
  女孩挑衅地歪起头:“哦?那我可没功夫听你自言自语,天黑前我得穿过黑森林,到那边山脚下的奶奶家去。”
  “那边?”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女孩,女孩傲然迎向他的视线,“山脚下的村子?”
  女孩点点头,单纯得毫不设防。
  “跟我一块儿走吧。”他扬起鞭子,将肚皮吃得圆滚滚的羊儿们赶到一起,“我住在山腰,离村子不远。”
  “为什么?”女孩站着没动,反问他。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要跟你一起走?”
  “因为不熟悉黑森林的人很容易迷路。”他自顾自赶着羊,并不等女孩,“天黑后还转不出林子,会很危险。”
  “危险?”女孩声带抽紧,“有狼吗?”
  他点点头:“听说山巅的黑魔堡里还住着吸血鬼,夜幕降临他们就会出来,在林子里寻找迷路的人当早餐。”感到女孩依然没跟上来,他停下脚步,微微侧过头,“我叫沃尔夫,一个牧羊人,跟着我你绝对可以在天黑前到达那边的山脚下。”
  “狼?”女孩的声音轻快了起来,“牧羊的狼?”
  听到女孩渐近的脚步声,他不置可否耸耸肩,长鞭在空中潇洒一挥,一声脆响回荡在山间:“哎,走快点。”说着,他顿了顿,“我该怎么称呼你?总不至于一路上老用‘哎’吧。”
  女孩轻笑:“既然你是‘狼’,那就叫我‘小红帽’吧。”
  他愣了一下,想起著名的《格林童话》,嘴角漾起一抹苦笑。
  当太阳沉没进山巅,紫色的天空幻化为深邃的蓝色,他赶着羊,带着“小红帽”穿过黑森林,来到半山腰牧羊人的小木屋前。
  “‘小红帽’,顺着这条小路走下去,天没黑你就能进村子了。”他在羊圈前停下,指着一条倾斜向下的羊肠小道。
  “你不打算送我到村口?”她委屈地撅起嘴。
  “前边已经没有危险了。”他避开那双水汪汪的蓝眼睛,硬起心肠,“再说我还有事,不方便送你。”
  “那好吧。”她很失望,喉间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我要在奶奶家住很长时间,有空我可以上来找你玩吗?”在得到他肯定的答复后,她露出了笑容,十分灿烂的那种,转身一蹦一跳走向山脚那片星星点点的灯光。
  他斜倚着羊圈的栏杆,在暮色中目送她逐渐变小的背影。那顶火红的帽子不再炫目,慢慢与幽暗融为一体。
  “嗨!牧羊的狼。”就在他转身将羊赶进羊圈时,他听到身后飘来她遥远的声音,“我叫克莉丝汀,记住了,克莉丝汀。”
  “克莉丝汀。”他直起腰,喃喃念到,“克莉丝汀,落入凡间的天使。”

  二

  躺在草地上,双手枕着头,沃尔夫眯起双眼,直视天空。一大朵白云,被夕阳镶上了金边,云朵的中间,有两处镂空,泄漏出天空的颜色。
  看上去像是一双眼睛,一双清澈的蓝眼睛。这种想法,令他赫然坐起,心中隐隐惶恐不安。他从未想到,自己会对一个女孩如此着迷,那怕是与村子里最美的玛琳娜擦肩而过,他的心也不会起丝毫微澜。
  有一点声音,来自身后静谧的黑森林,倏忽而逝。
  克莉丝汀?
  他背上的肌肉紧绷,下意识竖起了耳朵。没有,再也没有动静能被他的听觉捕捉。他微微扬起嘴角,聊以自嘲,只把那声音当作风的轻语。
  “喂?牧羊的狼。”
  噢!天哪!真是她。
  “克莉丝汀?”美丽的名字冲口而出,却犹似一阵呻吟,在他自己听来,那是幸福的呢喃。
  “啊哈!你果然记住了我的名字。”依然戴着小红帽的克莉丝汀,飘然而至,挟带起一股薰风。
  他使劲抽了抽鼻子,眉头微蹙,深邃的双眸隐含嗔怪:“怎么又是这个时候?你该知道,这个时间穿过黑森林十分……”
  “危险?”她在他身边坐下,侧过脸,迷人的蓝眼睛笑意盎然,“但有你在啊。我知道你会在这儿放羊,所以特地来找你。”
  “可是……”
  看着他始终板起的面容,她收敛笑容,蓝眼睛里升腾起水雾:“如果你这么讨厌我来这儿,以后我不来就是了。”
  “不不不,克莉丝汀,我……”他急切地摇动双手,后半截声音在咽喉中嗫嚅,“……很喜欢,真的。”话音未落,脸颊已绯红。
  她笑容重现,从随身的小竹篮里拿出一块蛋糕,金黄金黄,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奶油:“这是我亲手做的,为你做的。”
  松软的蛋糕,令齿颊留香。他一气吃下了两块,幸福的气息,冲击得他阵阵眩晕。这一刻,他的心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悸动,那是过去从未体味过的。
  他用手背擦去唇边沾染的奶油,偷眼瞧向身边的她。她也在看他,夕阳的余晖,在她眼底燃烧,与纯净的蓝色混合成醉人的酒红。
  夏末的光阴,被温馨揉碎,不知不觉流逝。每一个黄昏的相会,成为一种习惯。直到有一天,她无心的话语,掀动了他心灵深处的隐秘。
  “沃尔夫?”他俩背靠背坐在茵茵绿草上,沉默也流溢着温柔。她清脆的一声呼唤,徒然惊扰了他的思绪。
  “嗯?”
  “第一次我们相遇的时候,你告诉我,黑森林里有狼。是真的吗?还是你故意吓唬我?”
  “当然,有狼。”他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冰冷。
  “哦,村子里有人被狼咬过吗?”她轻轻摇晃着身子,带动了他,也跟着摇动起来,“我听说,被狼咬过的人,在月圆之夜会变成狼人……”
  “别问了。”他近乎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站起来,语速非常快,“这儿没人被狼咬过,也没有你所说的狼人。”随后,他扬起鞭,“时候不早了,回去吧。”
  她愕然,缄默代替了一切,包括动人的微笑。在沃尔夫的小木屋前,他们默默分手。他从不送她回村子,这似乎从第一次开始,就已经成了一种默契。看着她缓缓消失在他视线中的背影,他思绪纷乱。
  今晚,又将是一个月圆之夜,他血管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奔涌、烧灼……
  月亮,果然很圆,也很大,挥洒着清冷的光芒。
  克莉丝汀坐在花藤的秋千上,抬头凝望。她穿了一件纯白,镶蕾丝花边的长裙,皮肤苍白,近乎透明,如同随时将要奔月而去的仙子。
  她拿起秋千旁矮几上一只高脚酒杯,浅啜了一口,迷茫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头顶的月亮。高脚杯中的饮料,在月光下摇曳,闪动着妖异的深红。
  遥远地,传来一声狼嚎,钢针般刺入她心里。她幽然长叹,目光投向高耸的山影。
  “看样子,我可爱的小克莉丝汀真的爱上了那个小子。”一个声音,从身后的月桂树影中飘出,冷冰冰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诱惑力。
  她没有回头,只在喉咙深处冷哼了一声,脚尖轻轻一点,摇动了秋千。
  月桂树冠下,浮现出一条蠕动的暗影,高而瘦削:“怎么?不愿意承认?”
  “莱昂,用不着阴阳怪气的。”她继续摇着秋千,“吱吱呀呀”的声音,在静夜中听起来,尖锐刺耳,“你早已洞悉了我的心思,又何必来问我?”
  “亲爱的,我不过是给你提个醒。”暗影转身,走进月桂树丛更深处,“他是一头狼……”
  “不,他不是狼,是狼人。”她提高声音反驳,嗓音变得尖利起来,“并且,他是善良的狼人,他从不滥杀无辜,他……”
  “够了。”暗影喝止了她的激动,“不管怎么说,他只是一只劣等生物。明晚亨利男爵会来,你该打扮漂亮点。别忘了,亨利男爵才是你未来的丈夫。”
  她不再辩解,紧咬下唇,潸然泪下。秋千,也慢慢停止了摇荡。
  又是一声狼嚎,凄厉悠远。
  她知道,那是他的声音。她的沃尔夫,正在人性与兽性之间痛苦挣扎。

 

  三

  又是黄昏,黑森林愈加沉郁。
  克莉丝汀仍旧戴着那顶小红帽,臂上挎着那只竹篮。竹篮盛着刚烤制出来的黑巧克力蛋糕,浓香早已四溢。
  沃尔夫呆呆地坐着,背向黑森林,有如一尊夕阳下的雕像。
  她脚步轻轻,踩在柔软的草地上,细微的“沙沙”声,还是惊动了那几头专心觅食的羊。离他最近的那头羊,警惕地抬头,颤颤地叫出声。
  他依然不动,直到她的身影遮蔽了阳光。他抬起头来,动作缓慢,神情木然:“你怎么又来了?”
  她没有回答,静静坐下,拿出蛋糕,递给他。
  “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他别过脸,拒绝了那股诱人的香味。
  “为什么?”她缩回手,低头将蛋糕放回篮中。没有得到他的回答,似乎她并不期望他会回答。她摆弄着裙裾,声音轻得他刚好能听清,“就因为你是一个狼人?”
  “什么?”他一凛,几乎直蹦了起来,“你、你、你……”
  “不必这么惊讶,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她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来,双眼闪动着热切的光芒,“可是我不在乎,因为……我知道,你是这个世上最善良的……”
  “别说了。”他大吼,“再怎么说我也是个怪物,说不定哪天我会野性大发,会一口咬断你的脖子,将你一片片撕碎……”说到这儿,他停了下来,发出粗重的喘息。
  她仰起头看着他,从他故作凶狠的眼神中,她看出了痛苦,看出了无奈,看出了深深的悲哀。
  他躲避着她的凝视,转过身去,留给她一个微微发颤的背影。
  夕阳,在凝重中西沉。她和他,重叠进黑森林巨大的阴影。
  有风掠过树冠,几只羊忽然惊恐地挤到一起,懦弱的哀鸣此起彼伏。
  “沃尔……”一声尖叫划过傍晚的天空,嘎然而止。
  “克莉丝汀?”他骤然转身,只来得及看到一双血红的眼睛和两颗白森森的犬齿。小竹篮旁,那顶小红帽静静地扣在草地上,在微弱的光线下,呈现出一个模糊不清的剪影。
  茫然四顾,周遭又回复了幽静,一种诡谲的幽静。
  他俯身拣起那顶帽子,一股淡淡的腥味,丝丝缕缕,飘进他的鼻腔。寒意,自脚底徒生,填塞他周身每一个毛孔。
  吸血鬼?是吸血鬼。克莉丝汀被吸血鬼抓去了。心头一阵刺痛,他仰天长啸:“克莉丝汀--”声音在黑森林里盘旋,惊起一群雀鸟,瑟瑟发抖的羊儿们四散奔逃。
  耳畔,只余风声,暗沉的树林在在身边飞速后退。攥在掌心的小红帽已被揉皱,浸透了汗水。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救出克莉丝汀!救出他的“小红帽”!

(作者:嫣 青


相关阅读:

____
  • 李鸽
    李鸽
  • 李妙言
    李妙言
  • 彭宇程
    彭宇程
  • 殷佳钰
    殷佳钰
  • 欧阳一漪
    欧阳一漪
  • 刘佳音
    刘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