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奶奶(李建伟)

┌2013-07-19┐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山东沂水县崔家峪中学  李建伟

  我的奶奶已经六十有五了,但我总觉得奶奶对我不亲。
  小时候,家里很穷,爸爸妈妈办了养鸡场,勉强可以糊口,他们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哪还有工夫照看我?由于我是女孩的缘故,爷爷奶奶即使是在农活忙完的情况下,也不帮我们。听妈妈说,有一次家里实在是忙不过来了,便让奶奶把我接到她家里去。奶奶那时候应该还算是年轻壮实,就推着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一辆大梁的自行车来带我。她把我放在车子硬硬的后座上,根本就不怕我硌屁股,也不担心我坐不牢,就这样把我往她家里带。当时的路面非常不平,坑坑洼洼的,到处是石头楞子,自行车在路上根本就不叫“骑”,而是叫做“蹦”更合适。一不小心,车子撞在了一块石头上,“咣”的一声,我就摔在地上了。那时的我只有两三岁,除了疼痛啥都不懂,只知道哇哇大哭,后来才听说是两根骨头摔得骨折了。
  上学后,由于地里的活计多,妈妈忙前忙后,还是顾不上我,所以放了学后,我一般是去奶奶家吃饭。但每次桌上的菜都是少得可怜,吃几口就没了。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穷”的缘故,但是那时的我固执地认为,这是因为奶奶不疼我,不爱我。
  在我们农村,“重男轻女”的现象比较严重。由于我是女孩,从我记事以来,就没见奶奶对我怎么笑过。但她对我叔叔家生的儿子,那待遇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从堂弟出生那一天起,奶奶的笑脸就没停过,“宝贝孙子”的称呼就没断过。有什么好吃的全都留着,口里喊着:“给俺的宝贝孙子吃……”啊哟,俺的个天哪,每听到她这样说话,我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啥滋味都有。她还竭尽全力地用她的“生命”保护着她的生命一般的“宝贝孙子”,就像一个护雏的老母鸡。
  记得有一次,我刚写完作业觉得口渴,就转身倒了一杯水,只这点工夫,我的作业就被她的“心肝宝贝孙子”给弄得面目全非。我火冒三丈,立即向奶奶告状,可是她却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这有什么,都怪你自己不小心!”像这样“偏心”的事在奶奶那里是不胜枚举。
  奶奶不疼我,那是发自内心的。还记得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我被猫抓伤了眼睛,当时爸妈都不在家,当我捂着被抓伤的眼睛去找奶奶时,她正站在院子里喂鸡。她一边舀着喂鸡的饲料,一边听着她那台老式的唱片机咿咿呀呀地唱,竟然连头也没抬!她不紧不慢地说:“这有什么大碍啊,谁没有个磕着碰着的时候?别管它,过几天就好了。”说完这话,鸡也喂完了。她穿着刚做的新褂子,挪着肥胖的身子,慢腾腾走到窗户旁边那个棕漆的木沙发上,慢悠悠地戴上老花镜,若无其事地拿出针线为她的宝贝孙子纳鞋垫儿了。温暖的阳光刚好照在她的脸上,优美的音乐在初春的空气里缓缓流淌,但给我的却是非常的严峻和冷气。我哭了,我的影子被阳光拉的很长很长。坐在那里的奶奶仿佛就是一尊“千年冰雕”!这就是我的奶奶吗?是我的亲奶奶吗?因为治疗不及时,我的眼睛发了炎,眼角留下了一条永久的伤疤。医生说,幸好抓痕不深,否则我这只眼睛可能不保。从此,我便恨极了她!
  直到去年的夏天,那个酷热的暑假,奶奶生了一场大病,躺在医院里两个多月。妈妈每天在那里照顾,放了假的我也赶去帮忙侍候。平时那么霸气、强大的奶奶,瘦骨嶙峋地躺在一张白白的床单上面,仿佛一下子多老了十岁!她鼻孔里插着氧气管,眼窝深深地陷下去。见我进去,她脸上明显有了笑容,还朝我把手抬了起来。我忙把手伸了过去,奶奶紧紧地攥住我的手:这就是我的奶奶啊,我的亲奶奶!无论她曾经怎样的对待我,她依然是我嫡嫡亲的奶奶!想起她以前的风风火火,哪知此刻竟如此脆弱!不知是感动还是可怜,我的眼泪不觉得流了下来!
  在奶奶住院的这段时间里,我一有时间就跑去看她。而她那个“乖乖的心肝宝贝大孙子”却只是在最初入院的时候来过一次,就再也没见过他的影子。在这段漫长的“养病”日子里,奶奶静静地躺着,也许是因为有了足够的思考空间,她仿佛明白了些道理,待我也渐渐不同往日那样刻薄了。
  一晃一年又过去了,奶奶的身体也几乎恢复了往日的健壮。每当我上完一周的课,回到她的小院时,等待我的总是一堆我爱吃的东西——或者是一碗炒笨鸡,或者是一盘肉馅饺子,或者是一包甜甜圈。每到这个时候,我的心里涌出一阵暖流。
  指导教师:刘志娥

(作者:李建伟


相关阅读:

____
  • 彭宇程
    彭宇程
  • 张圆梦
    张圆梦
  • 陶李园
    陶李园
  • 李星靓
    李星靓
  • 张维雅
    张维雅
  • 易汝珊
    易汝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