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

┌2014-11-1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作者:胡裕鑫
  学校:益阳市桃江县桃花江镇二中

  “你出了这个门就不要回来了。”
  “不回就不回!”
  “呯!”冷冷的甩门声落下,我冲出了家门。
  真是天公不作美,这时候偏偏下起了大雨。怎么办?回家?不行!我可不能让他瞧不起。可是雨下得这么大,能到哪儿去呢?现在我可真是到了前进无路,后退无门的窘况了!
  出于面子的考虑,我打算到较近的一位朋友家去,朋友父母见我这么晚到自己家里,本欲询问原因,但见我已成了落汤鸡便没多问。
  我累极了,倒床上就睡了,梦中爸爸额头紧得活像老虎头上的“王”字,但气势逊多了,他用嘶哑的声音对我说:“女儿,是我不好,能原谅我吗?”“第二天一大早,朋友对我说:“你昨晚做什么梦了,笑声吵得我都没睡好!”哦?是吗?
  我喜欢金鱼花,上周奶奶送了我一盆,浅浅的香味沁人心脾,可爸爸却说养这没用,会打扰我学习,哼,老头子懂什么?
  朋友父母早已联系到了我的妈妈,她一大早就来接我,要我别生爸爸的气了,说爸爸一晚上没睡在找我,担心我,接到电话后才安心。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心里在想我的金鱼花,忘了给它浇水,都不知道怎么样了。
  回去后,爸爸对我不理不问,我也赌气,不理他,给花儿浇完水后便回房间了。
  可能是淋雨的原因,我感冒了,无力地躺在床上一直干咳,妈妈不在,爸爸拿着药走到我的床边,轻轻地说:“好些了吗?下次不要再任性了,一个人不安全,家长会担心啊!”
  “我任性?还不是你给逼的!”本来我心里就不舒服,一听到说我任性,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就是你对我的态度吗?我可是你老子,怎么这么不尊重!”
  “那你呢?你尊重过我吗?‘咳咳!’”
  听到我的咳嗽,爸爸原本在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声音一下降低了,“你自己休息,药放在这儿。”
  爸爸没说什么,眼神分明闪过一丝难过,他出门了。
  几天后,我的感冒好了,可功课却落下了一大截,真倒霉,赶上了月考,可想而知,成绩一塌糊涂,学校还要开家长会,妈妈又出差去了……我现在总算体会到了热锅上蚂蚁的滋味。
  如果爸爸知道了会怎样?骂我还是大打出手?他又这么不讲理,又怎会容得我解释?
  放学后,我迟迟不肯回家,在校门前徘徊,情急之下,我脑子里冒出一个主意:找人代替!对,我可以找别人啊,对面商店的老板我熟啊,我找了很多借口来说服他,在我的好说歹说下竟然同意了,我心里沾沾自喜。
  回家后,我复习了下功课,然后悠闲地上网,哼着小曲,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妙了。不经意间看到窗台上的花儿,这几天都没有给它浇水,不会干死了吧?我快速跑到阳台,却看见花儿音开得出奇的好,真奇怪,难不成这房间漏水?既然花儿开得这么好,我也没有多想,继续优哉悠哉。
  突然,巨大的关门声扰乱了我的思路,只见爸爸气冲冲地冲进来,把我的成绩单往地上一扔,大声叫嚷着我的名字,我心里害怕极了,爸爸可是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难道他知道这些事了吗?我忐忑不安地走到他面前。
  “你给我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
  我正要开口说却又被他的话给拦了下来,“考得不好我不怪你,下次努力就行了。你要是害怕我骂你,你不会跟我说明原因吗?家长会是让老师和家长沟通,而你倒好,找了一个陌生人自称是你爸爸去参加家长会,怎么?你是没有爸爸吗?他死了吗?”
  我就知道这种人蛮不讲理,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我找再多的理由也没用了,我干脆随着他说。
  “是,我就是找人去了,就是讨厌你,不想让你参加家长会,我就是宁愿要一个陌生人去也不要你去,行了吧!”
  “啪!”一个火红的巴掌深深印在我的脸上,眼泪因疼痛快速流了出来,我捂着火辣辣的脸头也不回地跑回房间,狠狠地关上门,扑倒在床上,失声痛哭起来。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竟然睡着了,朦胧之中,看见爸爸给我盖上被子,又立马转身离去,我仿佛又听到了那熟悉的掩门声。
  那次之后,我和爸爸的关系越来越僵,甚至不说一句话,简直是两个陌生人,妈妈为了这事不知道找我谈过多少回,我那倔犟脾气却一点未变,只是再没心思养花,虽然花儿还是开得很欢。

  两个月后,一个闷热的夏夜,我正在上网,右端小窗口跳出一条数字消息:“2011年,在严格禁止酒驾后,汽车保有量达到1.04亿辆的中国,有6.2万人死于车祸。连续十年,我国交通事故死伤人数高居世界第一。”我的右眼皮不住地跳,见鬼!突然,尖利的电话铃声急促地响起,妈妈接到医院电话后,衣服都来不及换,一把拖住我直奔医院。
  ……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什么,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妈妈哭得撕心裂肺,差点晕过去。
  我听到消息后,平静极了,平静得甚至听不到心跳。
  我的爸爸也很平静地躺在床上,头上的白发变多了,皮肤也更加粗糙了。我从未如此仔细地观察过他——我的爸爸,我现在只想就这样平静地看着他——我的爸爸,我亲爱的爸爸。
  白色的布轻轻掠过爸爸的身体,盖在他的头上,我再也忍不住了,“爸——”
  我也不知何时起没有再叫过爸爸了,现在叫起,竟有一些陌生。
  泪眼朦胧中,我仿佛来到了天堂,那里很静很静,没有车来车往,我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爸爸那轻轻的熟悉的说话声……

  指导老师:曾令娥

(作者:胡裕鑫


相关阅读:

____
  • 李妙言
    李妙言
  • 程玥琪
    程玥琪
  • 邓京
    邓京
  • 邓曦
    邓曦
  • 欧阳一漪
    欧阳一漪
  • 蒋心怡
    蒋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