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 日 里

┌2015-06-18┐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作者:李  鸽
  学校:长沙市长郡双语实验中学
 
  过年了,过年了,怎么又过年了!看着眼前被过年预算挤满了的纸张,心中原本的期盼,一点一点地凋零了。“弟弟肯定要给500元红包。”“哦,对了,舅舅又生了一个男孩,老妈肯定会包1000元的,真是该死!”“姑姑也会来拜年,又包200,拜什么年啊,每次都不给我红包。”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盯着手中的零食,苦笑着。老妈真傻,不想着怎么省钱,居然还叫我出来给弟弟妹妹买零食。呀!那不是我爱吃的曲奇吗!还有我的最爱巧克力!买买买,全买上!手一伸,它们尽收囊中。接下来是给弟弟妹妹买了。哈,这个便宜,好不好吃?反正不是我吃。在经过一番的“精挑细选”之后,我们踏上了回外婆家的旅程。
  堵车,堵车,怎么老是堵车。在经历过一次大堵车后,青山绿水便开始在车窗旁闪现。而我,却一个劲地跟母亲讲:“妈,别发那么多红包,反正也没人给我发。”母亲坐在前面,装作没听见。“妈,你看,我们跟他们家也没什么交情,就不要给了。” “妈……”“别讲了!”母亲严厉地呵斥道。真是热脸贴冷屁股。终于到外婆家,车轮刚一停下,外公、外婆、舅舅、舅妈立马丢下手中的活,迎了上来,又是提东西,又是问候,又是问我们想吃什么。幸福的味道盖过了菜香,浓浓地溢满了整个小院。而我,则抱住我的零食袋子,蹑手蹑脚地溜上了楼梯。
  屁股刚一有着落,嘴巴就开始动了。我才不要给他们吃,看我把零食都吃完,我心想。这时,门忽然打开了,我像受了惊的老鼠,把零食往被子里一塞。是弟弟进来了。幼小的身躯将门挤开,摇摇晃晃地走到我面前,将紧握的手打开,里面竟然是一颗小小的糖。“姐、姐姐吃。”小孩子天使般的微笑绽放,将我内心的黑暗照亮。我接过他手中的糖,递给他一把我买的糖,笑着说:“姐姐也给你。”弟弟眼中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小心翼翼地捧起那堆糖,又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弟弟刚走,我便像大梦初醒般大叫:“我真傻,干嘛给他呀。”说完,便气愤地将他那颗糖丢进了垃圾桶。
  过年这天,大红的灯笼高高地悬挂在屋檐上,饭菜油烟的香味在屋中蔓延。而我穿着鲜红的大衣,笔直地站在门前。在一群五颜六色的衣裳中,无疑是最醒目的。我在人群中游来荡去,拼尽全力想进入长辈们的视野,期望着他们能给我红包。我手拿托盘,在人群中穿梭,递着一个又一个茶杯。为了不让外公外婆太辛苦,我承担了很多招待客人的工作,成了家中的小主人。
  夜幕渐渐降临,皎洁的月光为客人们的归途铺上了一条银光大道。是回家的时候了。客人们都对我的待客十分满意,纷纷递上了属于我的那份红包。鲜红的颜色浸染了我的内心,心中,只剩下对他们的感谢。这一份新年的祝福,一定会让我在新的一年中,好运滚滚,而数目的多少,似乎也已不再重要……
  时光一天一天地过去,怎么也留不住,也正如外婆外公留不住我们。他们将大包小包的鱼、肉、青菜提上车,直到实在装不下了,才肯罢手。我一个人在房间清理书包,这时舅舅来了,他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人,递给我一个红包。我的心中伸出一只手,飞速冲向红包,却又凝固在了空中。舅舅常年在外打工,很不容易,辛辛苦苦地打工,要供养这么多人,我是不是不应该收?我咽了咽口水,终于吐出了一句话:“舅舅,我不能收。”他只是笑了笑,将红包轻轻放在桌上,走了出去。祝福的红包,这时,竟是那么沉重。我刚打开红包,弟弟就进来了,直奔我的零食堆。我连忙奔过去解救我的零食。弟弟瞪着花花绿绿的零食袋子,吞咽着口水,那是他从未见过的进口货。可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慢慢站了起来,一步三回头走出去了。我手拿舅舅的红包,十张100元的红票子静静躺在里面,眼泪,从我的眼角滚落。
  夕阳静静照进我的房间。地板上,零食在等待着小主人的到来,桌上的红包染上了金黄色。一辆红色的车子,渐行渐远。
 

(作者:李 鸽


相关阅读:

  • 我妈我妈 2015-06-18 18:02:00
  • 月季花开 2015-03-09 22:36:07
  • 可爱的小弟弟 2015-03-09 22:35:35
  • 我的爸爸 2015-03-09 22:33:03
  • 幸福的味道 2015-03-09 22:32:17
  • ____
    • 陈翔凤
      陈翔凤
    • 蒋心怡
      蒋心怡
    • 符  实
      符 实
    • 李星靓
      李星靓
    • 邓曦
      邓曦
    • 钟楚彦
      钟楚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