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我妈

┌2015-06-18┐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作者:韩静怡
  学校:长沙市长郡中学
 
  (一)
 
  我妈她不是个人,噢不,准确地说,她不是个正常的大人。
  她会披头散发地在宋祖英销魂的歌声中跳“好运来”,那媚眼儿抛的让我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再一次刷新纪录地在0.3秒之内全部崛起。
  我瘫坐在沙发上,第N+1次苦口婆心地劝说:“妈,做个正常人吧。”她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然后盯着我脸上的痘印,翻翻白眼:“你懂什么,这叫抓住青春的尾巴,哪像你一脸沧桑。”我听后立刻郁闷地回房摔门,打电话给闺蜜,那头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别的我不知道,但骂你那句——绝对精辟。”然后就是我哇哇大叫,扯电话线,摔电话的场面。
  《天黑前的夏天》凯特·迈克尔说“不想自己过于花枝招展,因为在孩子们年少时她就发现,他们讨厌她由着性子做事,恨死了对门玛丽·费切丽的穿衣风格,总是变着法损她”。对比那些孩子,我觉得自己真是乖巧又懂事,天天穿着黑白灰跟花孔雀式的老妈出街,毫无怨言。面对诸如“你同学说没说我是你姐”之类的审问毫不厌倦地配合。
 
  (二)
 
  我妈这个人一定是组装版,零件没安对,所以口是心非。
  别人口是心非是爱,是谦虚,用善意的谎言无声滋润着子女。但我妈的口是心非是种病。明明兴师动众,请一屋子人吃火锅,做了一天饭。没想到了吃饭时开始怨这儿怨那儿,什么汤太咸,迁就别人做成不辣的导致自己难以下咽,搞得在座的眉毛都拧成油条,都能下火锅了。我一边傻呵呵地跳开话题一边在心底咒骂:“不是你做的吗,非不让人记你的好啊。”最后我得出结论,这叫啥——耍性子,敢情我撒娇的权利被她老人家夺了。下次再有人说我严肃,我一定大言不惭地告诉她:“想看撒娇,找我娘去!”
  我妈这个人也怪有意思,要她转述一件事,从来不按小学课本教的转述格式,她总是加上自己的理解与需要翻译给别人,造成我和我爸吵架最后总是发现我们中有一人是在我妈的转述中蒙冤。
  经过无数次碰壁之后我不得不承认,问我妈我手套在哪儿,还不如杀了我。她坐在沙发上,手懒懒一指:“那儿。”我听了都要哭了,她真是我亲妈么,我含泪又问了一遍:“那儿是哪?”她极不耐烦地回答“袋子里。”听完后,我只能是默默无语地离开。她还真是我亲妈!说的好像我家只有一个袋子。
  这难道是更年期的语言表达失常症状吗?
 
  (三)
 
  我妈最近见到我就两句话。第一句“别玩物丧志!”第二句“学点儿数学。”
  面对第二句我着实无奈。想我前世在接过孟婆汤的一刻,估计不是想着要忘掉啥,而是心里盘算着要喝下多少毫升,这汤量浓度是多少,能用啥曲线表示?不行,先画个散点图一类的。所以,我现在依旧被迫陷入前世的研究项目中,不过有一点我到是从前世传承了下来——那就是依旧搞不清。
  我小时候看见学不好数理化的女生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便发誓自己将来决不能拜倒在数学沾满鲜血的战靴下,我要成为女战士。好了,我看着现在垫在小说底下的数学教辅,不得不感慨童言无忌。
  我虽然对数学算不上痴迷,但我确实需要它。所以每次我妈让我学数学我都会笑容满面地答应。以至于我妈逢人就夸我对学习从不反感。其实我是考虑数学会成为我未来的老公公婆婆才爱他的。我爱建筑,我爱金融,但不幸的是他们都是数学的儿子。闺蜜说我是自己不让自己好过。我妈也常讥讽我:“明明立体几何学得晕头转向,三视图搞不清还偏要搞建筑设计,明明证明题都憋不出,却非要看什么供求曲线。”这一点我是非常认可我妈的。没办法,我天生爱往死胡同里钻。
  在我妈的潜移默化之下,我坚信会数学的女孩子很有灵气。所以我在我妈的熏陶下一路走来。
 
  (四)
 
  我妈这个人眼光很奇怪,这也是让我一想到未来就胆战心惊的一点。
  以前SJ的韩庚是黑发时,我妈“扫台”指着电视说:“这小伙子长得真帅。”后来,韩庚一头银发回归,我妈又一次指着电视,无比鄙视地说:“这谁啊?怎么这么丑?”然后就是我无语喷饭。
  我常常想按照我妈独特的标准,我以后找男朋友说不好会因为老妈的不满意而引发大战。暗自心惊啊……
  好像老妈也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开始天天对我进行潜移默化式的教育。有一茬没一茬地问问我对电视上某人的长相怎么看啊,我以前就随口说说,但看着我妈越来越臭的脸,开始小心翼翼接话。最后我发现了我妈原来喜欢文质彬彬型中的“汉奸脸”啊。呃,我不是说我爸长得像汉奸啦。
 
  (五)
 
  席慕蓉说:“来生我是在佛前为你祈祷的那盏灯”我觉得对待我妈,我只希望来生我能当一回我妈真正的女儿,让我也享受一下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感觉。
  今生注定我得和我妈一起成长。这种奇妙的感觉一直伴随着我,以至于我小时候看《彼得·潘》曾找错重点,没体会到其中说不尽的悲哀和孤单,反而看完后第一感觉就是我妈怎么跑书里去了——永远长不大。
  其实长不大也挺好的,在众人背着LV包神情冷漠地匆匆穿过石头森林的今天,老妈依旧秉成她那傻傻的天真,真的挺好了。
  所以当我抱着书走在校园的绿荫道上,透过繁密的枝叶仰望天空时,常常会想起小时候我妈讲鬼故事,边讲边演的样子。所以我两三个月不回家,寝室同学想家了会偷偷的哭,我倒是一个人常常傻傻地笑。别人泪眼婆娑中一脸懊恼地看着我说:“你在那儿鬼笑什么?”我淡定地回头:“没事儿,你哭你的,我想起我妈啦。”
  是啊,老妈老妈,我又想你了。
 

(作者:韩静怡


相关阅读:

  • 我爱我家 2015-06-18 18:03:19
  • 节 日 里 2015-06-18 18:01:18
  • 月季花开 2015-03-09 22:36:07
  • 可爱的小弟弟 2015-03-09 22:35:35
  • 我的爸爸 2015-03-09 22:33:03
  • ____
    • 李星靓
      李星靓
    • 李远芳
      李远芳
    • 邓京
      邓京
    • 彭宇程
      彭宇程
    • 周子云
      周子云
    • 杨依
      杨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