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鹰阿尔利

┌2013-09-26┐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河北衡水市   雨  街     

  山鹰阿尔利,住在阿曼普率山巅的一块大岩石的巢穴里,这个大岩石就像大山巅上搭起的一个瞭望台,站在那里,便能看到整个山谷的美景。[
  每天清晨,当阳光从山巅的上方升起后,而缭绕在半山腰里的云雾,一下子镀上了一层耀眼的亮光,而那云雾,也像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一般,奔腾着,汹涌着,就像马厩里等待出征的千万匹战马,使人为之感到震撼。
  而云雾的下方,由于阳光被云雾遮挡住,整个山谷、河流的景色时明时暗,好像还枕着变幻多姿的梦境酣睡,笼罩着一种莫名的朦胧和神秘。
  山鹰阿尔利像铁一样坚硬的爪子,在岩石上猛地一蹬,身体便向山下坠去,又宽又长的翅膀顺势迎着山风打开,羽毛在风中抖动着,山鹰阿尔利瞬间就飞到了山谷上空。
  山谷里上升的气流透过翻滚的云雾冲击着山鹰阿尔利的翅膀,山鹰阿尔利就像是突然放松拉线的风筝,仿佛一下子被那气流吹到了九霄云外似的,顿时没了踪影。
  过了很久,山鹰阿尔利才从太阳的方向飞了过来,身影与金黄色的太阳重叠着,那样子就像是从太阳里飞出来似的。
  紧跟着,山鹰阿尔利向下一个俯冲,翅膀扫过翻江倒海的云雾,然后收拢了一下翅膀,头向下一低,就像一枚炸弹似的,向着地面呼啸而去。
  山谷下的森林也好像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不知名的鸟儿像吹着短笛一样鸣叫着,松鼠也翘着蓬松的大尾巴,在树桠间跳上跳下,只有像落叶一样的蝙蝠,“哗啦啦”地旋转着,像一缕烟似地被吸回山洞之中。树栖鼠蛇、森王蛇、后棱蛇和钝头蛇,有的盘踞在树枝上,有的侧顺着树干爬下来,隐藏在草丛中,或者洞穴里。
  山鹰阿尔利“啾”地叫了一声,好像在说,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山鹰阿尔利离开巢穴不久,又有两只小山鹰从那块岩石上飞下来,这两只小山鹰是山鹰阿尔利的孩子,哥哥叫山梯队,弟弟叫盘出托,现在他们见爸爸离开了,也像没有约束了的孩子,马上冲出了家门。
  第一只飞起来的山鹰是山梯队,爪子里还紧紧抓着一根比山鹰翼展还长的大树枝,看来他们要耍枪弄棒了。
  显然,这树枝很重,哥哥山梯队只有不断扇动翅膀,才能一点点向高处飞去,而后面的弟弟盘出托却并不急着起飞,他站在岩石上不停地拍动着翅膀,直到前面的哥哥飞到了山巅的上空,才猛地一展羽翼,身体就像是一支射出的箭,急速向前面的哥哥追赶上去。
  飞在上空的山梯队如悬停在那儿一样,翅膀向上隆起,像一只鼓满风的大黑袍子,而头则向下弯曲着,居高临下地看着从后面追赶上来的弟弟,那样子好像在说:“来呀,你上来呀!”
  弟弟自然也不示弱,翅膀猛地向下一拍,然后像是缩了一下双肩似的,收拢了一下翅膀,这样,向上跃飞时,就会减小阻力,增加了飞行速度。
  飞在上面的山鹰哥哥见后面的弟弟追了上来,爪子一松,就把树枝冲着后面的弟弟扔了下去。弟弟轻微侧了一下身体,翅膀便向内倾斜过去,身体也随之改变了飞行方向,在躲过树枝的袭击后,“啾啾”地叫着,意思是说:“想击中我,没门!”
  那树枝越落越快,快得就像把空气刺破了一样,发出“嗖嗖”的声音。
  山鹰弟弟也许对这样的把戏玩多了,便想玩一些新花样。只见他先是翻了一个筋头,紧接着又是一个倒栽葱,身体才像从高空中跌落下来似的,呼啸着向着坠落的树枝紧追了过去,在接近树枝时,山鹰弟弟一个斜飞,在飞过树枝上方时,伸出双爪,就把那树枝握在爪下。
  山鹰弟弟的力量很大,他在握住树枝后,不是先随树枝下落一段距离缓冲一下,然后再向高处飞去,而是双爪向下一抄,然后就向上飞去。这一动作看似平常,却并不是所有的山鹰都能做到。
  山鹰弟弟越飞越高,直到超过山鹰哥哥的高度,才示威似地抛下树枝,也是长啸一声,那意思就像在说:“看你的了!”
  山鹰哥哥仿佛被山鹰弟弟的态度激怒了,身体向上一纵,就冲了上来,在冲到山鹰弟弟身体下方时,身体才一个翻转,就变成了脚上背下,铁钩似的爪子,一下子就向山鹰弟弟的腹部剜了过去。
  山鹰弟弟感觉到了腹部有风袭来,忙伸出爪子阻挡,而山鹰哥哥就势把山鹰弟弟的爪子给紧紧钩着了,由于他们是反方向飞行,在爪子钩在一起的同时,由于巨大的惯性冲击,瞬间改变了各自的方向,在空中来了个旋转360度。
  就在双方斗得难解难分之间,只听见他们的上方传来一声更嘹亮的长啸,那是山鹰爸爸回来了。
  山鹰哥哥和山鹰弟弟停止了缠斗,迅速向山鹰爸爸飞了过去,因为只要山鹰爸爸呼唤他们,说明又有食物可以享用了。
  等山鹰哥哥和弟弟飞得近了,才看清山鹰爸爸爪子上抓着一条蛇。
  山鹰哥哥和弟弟一看那蛇的颜色就马上警惕起来,只见这条蛇头部鳞片呈黑色,有明显的红色边缘,那鲜艳的颜色和花纹,说明这是一条毒蛇。
  此时,这条蛇仍在山鹰爸爸的脚下扭动着身体,蛇头努力地向上伸去,想在山鹰爸爸的身上咬上一口。
  但山鹰爸爸不会给这条蛇这样的机会,只见他一只爪子紧紧攥住蛇的七寸,另一只爪子则紧紧攥在这条蛇的腹部,上半身,根本动弹不得。
  毒蛇一般都会依仗着自己鲜艳的保护色,让敌人知难而退。在山林里,就是老虎、狼、狐狸见了他们,也不会主动招惹他们,就连他们的天敌山鹰,除非非常饥饿,一般也会避开他们。久而久之,毒蛇在这片山林里就变得有恃无恐起来。
  这条毒蛇,在黎明时分,成功偷袭了一只味道鲜美的灰斑鸠,因这鸟体型较大,吞噬下去并不容易。毒蛇先是给这只灰斑鸠体内注射了足够量的毒液,等灰斑鸠中毒死后,再用身体一圈圈地缠绕在灰斑鸠身上,将灰斑鸠的骨头挤压碎了,才张大嘴巴,伸长了脖子,艰难地张大嘴吞咽着。
  毒蛇吞噬灰斑鸠的过程太过漫长了,毒蛇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吞噬上,假如此时遇到袭击,哪里还会有还击的能力。
  其实这条毒蛇也是有一些担心的,但他看到在树林飞舞的大都是一些飞蛾,或者是一些小鸟在树梢上飞翔或者戏耍。毒蛇提着的心刚放下来,只觉得头顶上方的光线一暗,就像有一片乌云飘过似的,接着就有强劲的风挟带着草屑和沙尘迎面扑来。这条毒蛇鼓着角质的眼睛,身体就地一个翻滚,堵塞在口腔中的灰斑鸠也像受到了惊吓,一下子滑落进这条毒蛇的腹部,然后蛇头向下一低,就向草丛中钻去。
  而山鹰爸爸速度更快,下落的爪子就像梳子顺草丛由后向前一梳,毒蛇就被从草丛里抓了出来。山鹰向前鼓动的翅膀随之平伸,然后像沿着一条三角形中的高线在飞似的,向空中冲去。
  山鹰爸爸一边飞,一边“啾啾”地叫着,两只小山鹰听到山鹰爸爸的呼叫,一前一后地飞了过来。山鹰爸爸见两只小山鹰渐渐飞近了,脚下的爪子一松,那条仍不停扭动的毒蛇,便像一条绳子,弯曲着向地面坠去。
  对付蛇这一类型猎物,山鹰常常采用高空抛下的方法杀死他们,而对野兔或者飞鸟,山鹰则用那强有力的爪子前后一划,就能把这些猎物的皮肉撕碎。
  那条毒蛇越坠落越快,刚刚玩过抛树枝游戏的山鹰兄弟,显然把这条毒蛇也当作一根下落的树枝了,或者唯恐被另一只山鹰抢了去,翅膀紧紧地收拢身体旋转着,向着下落的那条毒蛇追了上去,在接近那条毒蛇的瞬间,翅膀也不打开,只是爪子向下一伸,然后向上一勾,山鹰哥哥就把这条毒蛇的腹部紧紧抓住,而山鹰弟弟则伸出双爪,攥住了这条毒蛇的尾巴。
  下落的毒蛇,突然又被抓住,而且抓住的位置不是七寸部位,这条毒蛇就知道这是一只缺乏捕猎经验的小山鹰,再说,现在离地面已经很近了,只有反击,才有逃脱的机会。所以,这条毒蛇的蛇头像箭镞一样,冲着山鹰哥哥的腹部就咬了过去。
  山鹰爸爸惊叫一声,想过来相救,哪里还来得及。
  也许山鹰哥哥和山鹰弟弟都想把这条毒蛇据为己有吧。抓住毒蛇后翅膀并没打开,这样借着强大的惯性,就更利于在空中转弯并向前俯冲,果不其然,这两只小鹰在捉住毒蛇的同时,身体便转向了相反的方向。
  山鹰弟弟是两只爪子同时攥住了蛇的尾巴,就比山鹰哥哥一只爪子攥住蛇的腹部显然要牢的多,山鹰哥哥的爪子便顺着蛇身向蛇头方向捋了过去,这条蛇怎么会想到这样,随着蛇身在铁环一样的山鹰爪下捋过,别说再向山鹰哥哥反咬一口了,就连刚吞噬进腹内的那只灰斑鸠也被硬生生挤了出来,并向地面掉去。
  随着山鹰哥哥的爪子被蛇头卡住,这条毒蛇的身子顿时也被绷紧了,顷刻间,一条毒蛇就被山鹰兄弟拔成了二段。
  山鹰爸爸在高空中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那只死灰斑鸠的影子。地上的茅草像被狂风吹过似的,不停地倒来倒去。
  山鹰爸爸知道这是两只动物在那儿正在激烈搏斗,但是什么动物打斗得这么激烈呢?
  山鹰爸爸又降低了一些飞行高度,现在他终于看清了,那儿有两条蛇在地上翻滚着。前面的一条遍体是嫩绿色,蛇嘴里有刚刚吞噬进一半的灰斑鸠,后面的一条通体灰色,只有脖子和腹部是鲜艳的棕色,而后面这条蛇,趁大绿蛇吞噬灰斑鸠毫无反击之力的时机,竟然从后面吞噬前面的蛇,并且已经吞咽下小半截身子。
  前面的绿蛇想吐出嘴里的灰斑鸠回头反击,但灰斑鸠随着大绿蛇收紧的肌肉,就像卡在那儿一样,哪里还吐得出来。
  大绿蛇不停地在地上滚来滚去,上半身蛇身还向后面的大灰蛇缠去,但这些好像对后面的蛇不起任何作用一样,反而更加快了大灰蛇的吞咽速度。
  山鹰爸爸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景,当时他也有一些被吓懵了,就在这两条蛇上方盘旋着,不知道如何是好。
  在动物世界就是这样,谁力气大,谁凶猛,谁就能最先吃到食物,谁才能很好地生活下去。而弱者终究逃不过被吃掉的命运。
  山鹰爸爸不停地尖叫着,大绿蛇和大灰蛇听到山鹰爸爸的尖叫声,不由大惊失色,身子一挺,就像是死去了一般,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更奇怪的是,这两条蛇身上还发出腐烂变质的气味。
  原来,这也是两条蛇逃生的技巧,在遇到强敌,又无法逃脱时,便用装死来迷惑对方。许多动物是不吃尸体的,自然会对他们的尸体失去兴趣,等强敌走远了,再逃之夭夭。
  如今这两条蛇想用装死的方法蒙蔽山鹰,显然是打错了算盘。
  山鹰爸爸哪里知道他们是装死呢,还以为他们是真的死了呢。
  死了的动物是没有危险的。山鹰爸爸从刚才的惊恐中恢复过来,飞扑下去,抓起两条蛇,就向高空飞去。
  两条蛇被山鹰爸爸攥在爪子里,再想反抗,哪里还有机会,山鹰爸爸飞到一片乱石堆的上方,一松爪子,两条蛇便翻着筋斗摔了下去,当场摔得七窍流血,一命呜呼了。
  山鹰爸爸追随着摔向地面的蛇飞下来,爪子就势一抄,又向上飞去,一直飞回巢穴才落下来。
  山鹰弟弟看到山鹰爸爸,伸着脖子悲泣地尖叫了一声,山鹰爸爸听小山鹰的叫声异样,扔下猎物,才发现山鹰哥哥没有回来。山鹰爸爸知道情况不妙,随即飞上天空鸣叫着,山鹰弟弟也紧紧跟随在山鹰爸爸身后,像山鹰爸爸一样鸣叫着。那是他们在呼唤山鹰哥哥呢,但直到天黑,山鹰哥哥也没有回来。
  山鹰爸爸和山鹰弟弟知道山鹰哥哥不会再回来了,虽然他们不知道山鹰哥哥是怎么死的,但他们还是期盼着山鹰哥哥能够回来。前不久,他们才失去了山鹰妈妈,如今又没了山鹰哥哥,一家鹰在一起的幸福就再也不会有了。
  有一只狐狸目睹了山鹰哥哥的死亡过程。
  当那条毒蛇的身体从中间一分为二后,山鹰哥哥便携带着那条毒蛇的上半身,飞到了这座山体的后面,正在寻找鸟蛋的一只银灰色的狐狸突然见一只山鹰飞过来,吓了一跳,身子马上紧紧贴伏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就像一块石头。
  山鹰哥哥果然没发现银灰狐狸的存在。很多动物都会用自己的智慧保护自己,逃跑常是最愚蠢的办法。虽然狐狸能极快地奔跑,但等于把自己的位置告诉山鹰,还是会被山鹰追上,然后被山鹰那锋利的爪子把皮肉剥开。
  狐狸虽然没有狼和狮子的凶猛,但他却拥有其他动物不曾有的智慧,所以,狐狸能很好地生活下去。
  山鹰哥哥松开爪子,钩子似的喙就像握在医生手中的手术刀一样,低下头,就向那条毒蛇的身上划去。谁知道,这条被断为两截的毒蛇并没有死,只是昏迷了过去。当山鹰哥哥的喙刺破那条毒蛇的腹部时,他一下子苏醒过来,并条件反射似地抬起头,向上咬了一口。
  山鹰哥哥觉得脖子一麻,毒蛇的毒液就注入了山鹰哥哥的身体。没多久,山鹰哥哥就觉得身体僵硬,哪里还站的住,一头栽在地上,翅膀拍打了几下,就死去了。
  银色狐狸见山鹰哥哥死了,从地上一跃而起,上去只一口就咬碎了那条毒蛇的脑袋,然后把他们拖回洞,饱餐了一顿蛇肉,而把山鹰哥哥的尸体掩埋了起来,留到以后再来享用。
  山鹰哥哥死去了,只留下山鹰爸爸和山鹰弟弟在一起生活。山鹰爸爸更不敢大意,除了外出捕猎,就是陪在山鹰弟弟身边,并教会了他许多生存本领。
  几个月后,山鹰弟弟成为一名出色的猎手。
  长大后的山鹰一般都会离开自己原来的家庭,独自开始新的生活。但山鹰弟弟从来没有想到离开过,重要的是,山鹰爸爸也舍不得山鹰弟弟离开呢。
  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山鹰弟弟自己也做了山鹰爸爸,山鹰爷爷,而他的山鹰爸爸却慢慢地变老了,老得不能外出捕猎,甚至连飞行也快不会了。
  山鹰弟弟仍像以前那样守护在山鹰爸爸身边,为他捕食,喂食。
  开始,山鹰爸爸还能用喙撕裂野兔或者蛇类的身体,但渐渐的,他就连撕裂蛇皮的力气也没有了。
  山鹰爸爸每变化一种食物,山鹰弟弟就要变换一种捕猎技巧,虽然同为捕猎,但其中的变化却非常大。
  比如捕捉野兔时,就要从后面快速飞扑上去,等身体接近野兔时,翅膀猛地由后向前扇去,正向前奔跑的野兔,哪里还站的住,身体一下子翻了个四肢朝天,而随后伸过来的鹰爪子,只是在野兔柔软的腹部一击,便能把野兔的身体捣了一个窟窿。
  只有那些没有捕猎野兔经验的老鹰才会直接捕捉野兔的脊背。
  最重要的捕捉技巧是捕鱼。
  阿曼普率山下的小溪里有不少大鳟鱼,这种鱼也异常凶狠,他们常常把边飞边贴近水面饮水的鸟儿当猎物,每年,被大鳟鱼吃掉的鸟儿,比山鹰爸爸一家还要多。
  因为小溪的水流特别清澈,加之这一段的山势比较平缓,从上面飞过的鸟儿,能一眼就看到水里的大鳟鱼,自然就会远远地躲避开。
  大鳟鱼为了不让鸟看清自己所在的位置,有的就隐藏在水里的石头旁,而因水流冲击到石头上就会激起涟漪,这就影响了鸟的观察。更叫绝的是,有的大鳟鱼会自己用尾巴制造涟漪,而鸟们还以为这涟漪是蛾子掉落在那儿荡起的呢,等鸟儿接近水面时,大鳟鱼就会从水中跃起,把飞鸟拖入水中。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山鹰弟弟发现了这个秘密,看到平静的水面突然涟漪不断,他便“嗖”地一声飞过去,爪子对准涟漪中心,就像瞄准了靶子的十环位置,进去一捉,就有一条大鳟鱼被带出了水面。
  大鳟鱼离开水面后,身体仍强劲有力地扭动着,山鹰弟弟边飞,边用爪子调整大鳟鱼的方向,由横握在脚下,改为竖握在脚下,远远看去,不像是山鹰弟弟带着大鳟鱼在飞,倒像是大鳟鱼变成了飞鱼,带着踩在他脊背上的山鹰在飞呢。
  山鹰弟弟高超的技术,也引起了其它山鹰的注意,并纷纷效仿,且一学就会,不能不说这些动物都很聪明。
  人们有时也会驯化这些动物,但动物们总是记不住,而同类只是不经意地做一次动作,其它的动物就能牢牢地记在心里,这大概就是驯和学的区别吧。
  其它鹰也学会了山鹰弟弟的捕猎方法,常常来这片山林捕食,山林的动物和小溪里的大鳟鱼的数量下降很快。
  山鹰弟弟第一次意识到领空领地的重要,可那些外来的鹰已经习惯到这片山林猎食了,要想驱赶他们走,哪里容易呀。
  山鹰弟弟不停地驱赶着,但来这里猎食的山鹰有好几只,往往是刚赶走了这只,那只又来了,遇到厉害的对手,还会和山鹰弟弟打上一架。
  山鹰弟弟虽然捕猎技术高,可从没和同类打过架,他也想带着山鹰爸爸迁移到别的地方,等他飞了一圈回来之后,才发现每一块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主人,别的山鹰哪里肯容忍外鹰入侵呀。
  山鹰弟弟毫无办法,他那些远走高飞的子女们也从没回来过。此时,他多想让他们回来帮帮自己呀,他总是想,“哪怕有一两只飞来帮一下,也许我还能重新把领空夺回来……”但是没有谁来帮助他。山鹰弟弟无奈地瞅着那些在自己领空飞来飞去的山鹰,有时也安慰自己,也许这些山鹰里有自己的子孙呢,那他们到这儿捕猎就是应该的。或者这样安慰自己,我的捕猎技术高,自己和山鹰爸爸不会饿着肚子就行了。
  有一天,山鹰弟弟的目光锁定了一只野兔,在这片山林里,很久没见到野兔出现了。山鹰弟弟很是兴奋,他强抑制住“扑嗵扑嗵”狂跳的心,身体的重量就像突然减轻了一样,像一层薄纸,隐入林中,无声无息地跟踪着。
  野兔并没有发现身后尾随而来的山鹰弟弟,他在林下跑跑停停,有时还会用后腿站在地上,瞪大眼睛,观察着什么。
  但野兔所在的位置树太密了,如果贸然出击,野兔只需转身就会逃掉,而急速追赶的山鹰,则有可能擦伤了翅膀。
  在山林里捕捉野兔比的就是耐心,只要野兔无意之中离开浓密的树林,那么他的危险也就来了。
  这只野兔能长期生活下来,说明他善于利用地形躲藏自己。山鹰弟弟观察了一阵,这只野兔就是不肯离开山林,遇到树木稀疏的地方,这只野兔也会选择贴近茂盛的植物行走。
  有些植物身上长满了刺,如果遇到敌人追赶时,野兔就能钻进去,而山鹰和狐狸则不能。
  野兔机警的一抬头,看到了山鹰弟弟已经盯上自己,跳起来就开始逃,山鹰弟弟在后面追赶着,跑着跑着,这只野兔就有些灰心了,无论怎么奔跑,无论怎么躲闪,都没办法摆脱山鹰弟弟,看来今天是难逃一死了。
  而山鹰弟弟却不急于出击,他是想耗尽野兔的体力,再捕捉时遇到的反抗就会小了许多。
  野兔越跑越慢,东倒西歪的,连方向感也没有了。
  山鹰弟弟见时机成熟,展开翅膀就落在了野兔的身上,野兔哪里有过这样的经历呀,挣扎着,带着后背上的山鹰弟弟,在原地转来转去。
  山鹰弟弟腾起一只爪子,照准野兔脖颈就抓了下去,然后另一只爪子向下一蹬,正好蹬在野兔的臀部。
  被击中脖颈的野兔自然要把脖颈向后仰,而山鹰弟弟的另一爪子在飞起时又向下蹬了一下,整个动作就像设计好的一样,野兔的身体就在空中翻转过来,露出最柔软的腹部。山鹰弟弟身体向下一落,爪子也向着野兔的腹部抓了过去,野兔瞪着惊恐万状的眼睛。
  另外一只山鹰看到山鹰弟弟捕获了一只野兔,哪里肯让山鹰弟弟独自享用呀,马上从高空俯冲下来,用翅膀拍击山鹰弟弟。
  毫无防备的山鹰弟弟一下子被打翻在地,翅膀上的羽毛也被折断了好几根。
  山鹰弟弟眼睛死死盯着这只外来的山鹰,他知道这一仗是无法避免的了。
  外来的山鹰用爪子紧紧抓住野兔的脊椎,想要离去呢,山鹰弟弟向上一跳,就用尖利的喙向外来的山鹰后背上啄去,立刻就有几根羽毛被拔了下来。
  外来的山鹰丢下兔子,就和山鹰弟弟打起来,他们从地上一直打到空中,也不知道打了多久,只见一只山鹰从高空栽落下来,重重地摔在山脚下的岩石上。
  从这一天起,山鹰弟弟的身影在这片山谷上空再也没出现过,大约又过了三四天,山鹰爸爸也从这个山谷消失了。

 

(作者:雨 街


相关阅读:

____
  • 邓曦
    邓曦
  • 李鸽
    李鸽
  • 蒋莹
    蒋莹
  • 符  实
    符 实
  • 殷佳钰
    殷佳钰
  • 彭宇程
    彭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