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话吧(第283期)

┌2012-12-26┐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我和文学期刊的故事,文艺人士座谈会


  主持人语
  文学期刊曾像一个百花园,丰富着人们的精神世界,滋养着一代人的心灵。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互联网的普及,多数文学期刊日渐落寞--发行量下降,有的停刊,有的改为迎合大众口味的时尚杂志,有的尽管还在坚守“纯文学”的阵地,但举步维艰。“文学死了”的慨叹,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对此,你有什么看法?一些文学期刊刊登媚俗的内容,能不能迎来生机?文学和文学期刊的出路在哪里?12月6日上午,长沙本土文学期刊《创作》杂志创刊30周年之际开通网络版,本报第283期《你说话吧》邀请20多位市民代表走进《创作》杂志编辑部,与部分作家、文艺界知名人士一道,共同探讨文学和文学期刊的今昔与未来。本期讨论主要形成以下观点。

话友感受:我和文学期刊的故事
  感受1
  30年前曾现文学热潮
  刘弘冰(湖南千行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我小时候酷爱文学期刊。记得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看文学杂志往往是睡觉前看一遍,第二天起床又看一遍。后来工作了,订了很多期刊,比如《湖南文学》、《人民文学》等,觉得文学期刊就像精神食粮。再后来,我就看得少了,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生活、工作压力大,没时间去看。第二,很多的文学作品说是在创新,但我看不到。第三,影视、网络等媒体普及,我稍微有点空闲就被新媒体吸引了。
  罗正坤(华夏纪实杂志社副总编):我是搞收藏的,文学期刊我也收藏了不少。30年前,写一篇文章就可以红遍中国,而现在网络文学冲击了期刊市场,但真正办得好的文学期刊,还是有人看。比如《长沙晚报》的文学副刊,我就经常剪下一些文章,进行收藏。
  彭国梁(长沙市文联专职作家、市作协副主席、原《创作》主编):1982年,我来《创作》杂志社工作。那时候我们对文学的狂热是现在的人很难想象的,《创作》的发行量也非常大,最多时达到了20多万份。现在因为电视、网络、手机等传播媒介增多了,纯文学杂志在全国销售特别好的极少。
  杨里昂(长沙市文联原副主席、原《创作》主编):以前湖南省的社科期刊有80多种,文学期刊有20多种,其中每一个市州的文联都有刊物。现在能够坚持下来的很少,全省14个市州,其他市州的文学期刊都变成了其他性质的刊物。而《创作》杂志作为长沙市唯一的文学刊物,能坚守30年很不容易。
  感受2
  文学期刊指引了人生道路
  李娟(市文联干部):我阅读的第一部文学期刊,指引我进入了文学这条道路,它叫《百家作文指导》,当时是学校统一订阅的。我觉得好的文学期刊,对于少年儿童的文学指引是非常重要的,从小培养的阅读经验,对一生的成长非常重要。
  南宫浩(市作协理事、省作协会员):文学刊物对于一个创作者,特别是对小孩子、小学生的鼓励是非常大的。在14岁之前,我投了差不多两百次稿,14岁那年终于在《湖南工人报》发表了第一篇诗歌,后来又发表了一篇小说,当年那种心情啊,估计中了百万元大奖都没有那么激动!这对我以后的创作起了很大的鼓励作用!
  奉荣梅(市作协副主席、长沙晚报副刊编辑):我也是上世纪80年代受文学期刊影响很深。记得我当时上初中的时候,把唯一的零花钱买了《少年文艺》、《儿童文学》,到后来买《当代》、《十月》期刊,这对我有一辈子的影响。
  唐樱(长沙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创作》杂志社社长、主编):我本人是搞创作的,写的作品有13部,包括5个长篇,办《创作》杂志占据了我大量的时间。那为什么还要办呢?因为杂志改变人的命运。记得我16岁时,还没走出县城,突然看到一本杂志,觉得自己也能写,就投了稿。当时我们家的年收入只有20元钱,但是我的稿费就有60元钱。我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发表在1988年,得了稿费3000元,当时我的学费和生活费都靠这笔稿费支撑。现在办《创作》杂志,就是想让更多的人挖掘自己的潜能。
  感受3
  写一首歌献给坚守者
  危大苏(湖南电视台作曲家):在文学期刊很艰难的年代,坚守就是一种奉献。 在我的歌词里找到一首《写给安静的书海》,向这些坚守者致敬。内容我朗诵一遍:跟他们在一起,心就不慌/真的,跟他们在一起,心就不会慌/就觉得活得有意义/就总是阳光灿烂/哪怕外面的雨水像无数瀑布一样狂飞/是的,他们让人沉着/让人坚定自己的信念/让人觉得理想每时每刻都在自己身旁/总听见他的歌吟,甚至他的呼吸/他们不语,只静静地望着你/那是一种面世/你回答也好,不回答也好/总让你觉得有一张试卷在不停地展开,展开!
  
话友热议:文学期刊会不会消亡
  观点1
  有人在,文学就在
  谢胜文(长沙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上世纪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优秀的文学作品,基本上是在文学期刊上刊登,表达了人生的理想,提高了人们的素质。那时候我在学校当班主任,每年都从上百种文学杂志中筛选出读物给学生阅读,比如《十月》、《芙蓉》等,这些期刊对学生提高语文水平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我带的三届文科班都出了一些人才,出了一些高级干部,这些都得益于文学的滋养。所以对于文学,我们不要悲观,也许某些文学载体会消亡,但是文学不会消亡。文学期刊的形式会变化,但是文学的根本足印是不会变化的。
  奉荣梅:我相信,有人在,文学就在,文学在,文学的阵地就在。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文学的梦。文学杂志的阵地可能是比较小众的,但文学是提升人的品位的,我们不能低估读者的欣赏水平,文学期刊的阵地看起来比以前小了,但是这个小众我们还是要坚守的。
  张闻骥(湖南女子学院教师): 文学没有死,也不会死,死的只是文学存在的形式和载体。越来越多的文学由原来单一陈旧的形式向多元新颖的形式转变,越来越多的文学由传统的纸质载体向电子载体过渡和发展。
  刘伟明(市作协副主席):中国是一个文学大国,文学是鼓舞和提高人们民族气节的一个重要手段。我相信文学的春天会到来,希望作家承担起文学复兴的神圣使命,能够继续守望我们的精神家园。

(作者:《创作》杂志社


相关阅读:

____
  • 彭宇程
    彭宇程
  • 程玥琪
    程玥琪
  • 张维雅
    张维雅
  • 邓曦
    邓曦
  • 刘依清
    刘依清
  • 李鸽
    李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