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少年阿山》中的救赎意识(许泽群)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救赎”意识在西方而言,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这一基督教文化当中的普世意识借由小说的形态,成为20世纪初世界文学的重要母题并影响深远。《少年阿山》作为一部儿童文学作品,讲述的是一个十三岁少年去陌生的省城寻找妈妈的故事,揭示了留守儿童生活艰难的社会现象,虽然并未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法,却让人看到了主人公阿山的自我成长,让人坚信他会有美好的明天。这部小说在可读性和教育性兼并的同时,也蕴含了深刻的救赎意识,不仅表现在主人公对自我的救赎,更有对社会、对人心的救赎,都能引起读者对于留守儿童个体命运的关注。

  一、寻找:对自我精神家园的救赎

  人类从来都不是单独的肉体存在,完整的个体必须包含一个丰富的精神世界,才能使得人自身全面化、有灵魂的厚度。阿山作为一个“小男子汉”,从小没有父母的陪伴和照顾,他的儿童时代是单薄的。十二岁时,相依为命的外婆去世,更是将他打入了精神的荒原。
  外婆去世留给阿山的不仅是生活的凄苦,更有精神的孤独,“仿佛那过好日子的梦想也随外婆而去了”。而此时,记忆中模糊的母亲形象逐渐浮现,成为他唯一的寄托。阿山对于妈妈的思念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烈,妈妈在阿山心目中的形象无比完美,“跟仙女的地位差不多”。少年阿山没有关于妈妈的具体记忆,于是只好在心目中将虚幻的妈妈“神化”,这种虚幻的影像无法给他任何安慰,因为这影像是不真实的、幻想中的,甚至连妈妈的长相,阿山都无法完整构图。关于母亲的长相,在没有见到照片前,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样”,她只是许多女性外貌的优点的一个组合体,随着阿山的长大和心情的变化,妈妈的形象也是不断变化着的。少年的精神寄托是悬浮的、不固定的,他希望有另外一个世界,“那里的大人们对小孩一视同仁,没有亲疏之分,妈妈们都像花儿一样美丽漂亮、温柔善良,爸爸们用大山般的臂膀保护着可爱活泼的孩子们……”。对这个世界的渴望在外婆去世后变得愈发强烈,他童年的记忆仿佛全部丢失,成了一片空荡的水域,但正是在这个时候,母亲的形象却在脑海中变得越来越清晰。
  对于亲情的渴望丰满了阿山的精神世界,他渴望摆脱“荒原”,找到心灵的归宿。于是,便牵扯出了贯穿全文的“寻找”主题。
  如果说主人公阿山对于另外一个世界的幻想是虚构的精神家园,那么对于母亲的寻找便是对这精神家园的积极主动构建。他的寻亲之路迷茫而未知,却是对自我的最好慰藉和救赎。开始寻亲之旅前,主人公面对一种渴求情感的艰难,他希望有亲戚收留他、供他读书,然而这希望在利欲熏心的世俗社会得不到满足,残酷的现实逼迫他重返自己曾编织过的梦,梦中小仙女的出现更多的是少年勇气的聚集,让他敢于沿着南水河一直去到县城、省城,去寻找离自己精神家园最近的地方。
  同时,阿山的寻找也是带有别的意义的。他肩上不仅背负着寻找自己母亲的任务,更承担着帮小月头传话、帮阿云捎信、帮陈奶奶带口信的重担,这些都是由于父母或子女外出务工而被“留守”在乡下的儿童和老人,沉重的社会问题现实且残酷,精神家园的缺失不仅出现在个体中,更是清晰地在群体中显现,不同的是有人能实现自我拯救,而有人却只能靠他人的精神强大来给予自己安慰和信心。
  “寻找”的过程是艰辛却又幸运的。《少年阿山》作为一部儿童文学,透露出了适当的教育意义,对复杂冷漠社会的描写并不那么深入,更多的是体现其中的温情和善良。阿山寻找母亲的过程中救过被流氓调戏的小女生、被违法组织逼迫当过乞丐、见过老乞婆的悲惨遭遇、经历过朋友的离去和死亡,但他也遇见过好心的阿贵嫂、善良的老奶奶、真诚的阿黄,以及帮助他走出生活困境的宠物店女老板和家乡学校的校长。不管是好是坏,阿山始终是善良的,在社会的大染缸中保持着原始的淳朴与人性。“一颗真诚的爱心能证明自身的合理性,因为他会产生无法抗拒的魅力,并引起所期待的反应。”(罗素语)阿山的善良是对自身人格的一个提高和完善,同时也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许多人都“想帮助阿山找到妈妈,那样,阿山就会有依靠,好人应该有好报才是”。电视台播出的寻人启事更是让阿山感动得差点哭出来。可以看到,在“寻找”的同时,阿山的质朴也感染了许多人,成为社会的楷模和榜样,从人性的角度给处于繁华世界的城市人上了一课,使他们会对到心灵最深处,审视自己内心的最后一块净土。在这个意义上,阿山的“救赎”便无意中由个体上升为整体,具有一种超然的意味了。

  二、死亡:在绝境中轮回与重生

  “死亡”是中国人的一个禁忌话题,往往很难被人完全接受。中国文学中“死亡”的出现往往意味着幸福的终结和悲剧的开始,“中国文化缺乏彼岸意识,死就意味着一切的终结。……作为词语的死亡已经被约定俗成地排斥于显在文化话语之外”。正因如此,中国人存在着普遍的对于死亡的畏惧。然而作为儿童文学,《少年阿山》非但没有排斥死亡,反而安排了多场死亡,直接或间接地将成人都不敢轻易碰触的话题置于儿童世界中,通过一个少年的眼睛和经历阐述死亡的客观和不可避免,同时又通过“死亡”这一事件,将各种人物、情绪、事件连接成一个整体,彼此不可分割。
  最先离阿山远去的是外婆,此时的阿山还只是生活在农村的尚未走出稚气的孩子,他的童年简单而单纯,外婆的陪伴使没有父母的他并不那么孤单和可怜,他也没有接触过关于“死亡”的话题。当外婆在雨天过世时,阿山只是呆呆的,神情茫然。与逝去亲人的悲伤相比,阿山更多的是对妈妈的思念,但此时的思念或许正是悲伤的转移。忙碌的葬礼中阿山始终一言不发,直到外婆下葬的瞬间,“看着第一铲泥土浇上去,一阵无以言状的悲哀顿时侵袭了阿山,他像野狼似的哀嚎起来,坐在棺材上不肯下来”,他过去的精神世界轰然坍塌,陷入了极度的恐惧和绝望当中。但是涅■之后是重生,生活的困境逼迫阿山重新寻回精神世界,开始了寻找妈妈的旅程。可以说,外婆的死亡是促使阿山重建自己精神家园的直接动因,他在痛苦中挣扎,然后决心自我拯救。

(作者:许泽群

____
  • 邓曦
    邓曦
  • 何宇波
    何宇波
  • 程玥琪
    程玥琪
  • 殷佳钰
    殷佳钰
  • 李远芳
    李远芳
  • 蒋莹
    蒋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