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人文精神百年回顾的经典文本(许艳文)(2)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三、形形色色,林林总总,塑造了一大批性格鲜明、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

  人物形象的塑造是小说最重要的元素之一。作为叙事性文体,小说世界是由一个个人物形象、一个个情节事件、一个个环境景物有机有序地组合而成的。而小说的故事情节实际上是由小说人物的性格、言行与行动组合的。
  综观中外艺术宝库中浩如烟海的文学作品,凡是成功的人物形象,无不具有鲜明而独特的个性,同时又具有丰富而广泛的社会概括性。正是因为集个性与共性的高度统一于一身,才使得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具有不朽的艺术生命力。清代的金人瑞评点《水浒》时说:“《水浒》所叙,叙一百八人,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气质,人有其形状,人有其声口”。③《湖南骡子》这部小说里有一大批气吞山河的英雄,这是他们的共性,但每一个英雄又各有其特性。另外,有的人物在作品中鲜明地表现出某一个性格侧面的特征,而有的人物却表现出多个性格侧面的特征,即为矛盾的性格元素。《湖南骡子》塑造了一大批性格鲜明、有血有肉、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并且概括出生活中复杂的性格系统,大多体现出了湖南人的“骡子”脾性,包括男人和女人——全篇男女比例适正,阴阳相调,刚柔相济。
  小说中的男人,大多有着英雄的遗传基因,豪爽仗义、勇敢顽强。他们身处乱世,慨然以天下为己任;百折不挠,多方为国事奔走,这是湖湘文化中爱国主义养成的血性男儿的性格。
  “我爷爷”何湘汉是小说中第一个出场的英雄。顾名思义,从名字看有着象征意义,意即湖南的男子汉。何湘汉一亮相就是武松式的打虎英雄。最为勇武的是,奶奶被土匪头子掳走后,何湘汉凭一身虎胆和一身功夫,只身制服了匪首何世荣,带回了奶奶。从这里可以看出,“我爷爷”何湘汉的骨子里有着一股湖南人的血性和倔强、勇猛和刚烈。祖辈遗留给后代的基因依然带有“骡子”的特性,何湘汉的后代中很多人的性格发展都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小说虽然是以第一人称写的,但里面的“我爹”何金山无疑是主要人物。何金山幼时“在爷爷眼里是弱智,常看着人傻笑,快六岁了还尿床”,说话也结结巴巴的。始料未及的是,后来,“那颗木鱼脑袋被老虎吓醒了”,能够读书写字学文化,在学校里还接受了革命者肖先生灌输的新思想,不仅勇敢地带头抵制日货,而且认清了中国落后的原因,立下了当兵打仗救中国的决心。小说中写道:“肖先生使用过的大刀有十多斤重,爹背在身上突然就有了使命感,如着了魔,觉得自己是条好汉。”小小年纪,竟然与肖先生说:“肖先生留步,我们就此永别了。”他背着肖先生赠送的大刀,径直朝前迈去,嘴里吟着这句给了他百倍勇气的诗:“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何等的义无反顾,何等的豪迈悲壮!——马革裹尸,战死沙场,从来就是英雄豪杰的志向和选择。
  “我爹”何金山带兵练兵,情形与美国作家理查德.耶茨的《十一种孤独》中的“乔迪撞大运”一篇描写的瑞斯军士有异曲同工之妙:作品中的瑞斯军士正直严厉、不近人情,他希望通过严格的训练把新兵们变成“军人”,但就连世俗之外的军队里也容不下他。最终被人挤走,训练结束后,新兵们都成了兵油子;何金山后来投军到国民党部队做了连长时,凌晨四点就叫号兵吹起床号,像阎王一样训练和惩治士兵,由于过于严厉和苛刻,因此招来士兵的不满和副连长的嫉恨,但他依然我行我素,严于律己,终于镇住了全连官兵。以后的事实证明,何金山是一个难得的将帅之才。
  唐正强最初是一个书生,一个热血青年,在他的眼里,“这个世界太烂了,纯粹是以强欺弱”,他痛心疾首,心里装着中华民族的命运,抱着爱国理想投笔从戎。然而,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唐正强的理想被现实击破了,他深感失望,最后惨死在军中。这个人物的经历揭示了社会的黑暗和人物命运的无奈,令人为之扼腕痛惜。
  何陕北和何白玉叔侄两人的身体内雄性荷尔蒙多,他们的经历和悲剧性命运很相似,都有着双重人格。何陕北文革中为了报复成了造反派头头,他“是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野心家,这野心是他父亲给的,血液里带着”;何白玉,也是靠造反起家,“叔侄俩共同享受文化大革命给他们带来的胜利果实”,他们为了出人头地,向权力扫描,与权力结合,从被人歧视到成为省、厅级高官,再从位居高位掉入地上,命运之神与他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然而他们本人是这个玩笑的制造者。尽管如此,他们骨子里的那种与生俱来的东西改变不了,“何陕北说了句很地道的长沙痞话,可见他骨子里蓄着一股湖南人的狠劲,就像树林里藏着一只老虎。”何陕北最后死得那样不堪,而何白玉死后却成为一名烈士,说起来都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有些人物的性格复杂多元,社会因素和个人因素杂糅使然。如最初革命、后来怯弱的“我岳父”李雁城,曾经加入过新民学会,当时像他那样的热血青年都是革命的柴火,一点就燃,他们骨子里都是血性的人。但到了后来,他却“一看到当官的人就敬畏,看见着中山装的干部模样的人就谦让。我有时候觉得我岳父活得很自卑,不像一个男人而像一条遭人嫌弃的老狗”、“其实,我岳父骨子里是个机会主义者,他后悔不是因为自己没坚持革命的理想,而是因为自己没把握住机会。”人物性格有这么大的变化,不能不让人深思了。
  何五一这个人物也是很有特色的,作为新时期青年人的代表,他一方面秉承了何氏家族的性格,另一方面,又兼具当代青年的特点。他是个洁身自好的孤独者,颓废、慵懒、傲慢,对艺术十分执着,对爱情和女人却很淡漠。但命运最后还是垂青于他,是音乐天赋与才能成全了他,让他终于爱上了一个女人,过上了安定富足的生活。
  小说中女人,几乎都是精灵、狐仙和妖精,一个个那样美丽、灵秀。然而,却有各自不同的经历和命运。湖湘人的勤劳善良、忍辱负重、重情守信、一诺千金在她们身上均有体现。
  众多的女性中,我“奶奶”杨桂花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最深的,感觉作者对她着墨最多、用情最深。年轻时的杨桂花“是何家山出了名的美人”,她开朗、热情,贤德、善良,勇敢、顽强。书里有许多关于她的描述,如奶奶要去上海给儿子送棉袄和棉被,“我奶奶是个身体力行的女人,她穿上套鞋,打把油布伞,踏着厚厚的雪……”、“奶奶是那种目标明确的女人,一有目标就直朝目标奔去……”巡捕房的要赶她走,她毫不畏惧地尖叫道:“你们把我儿子给我,我就走。”可以说,《湖南骡子》中的女性,都以杨桂花为轴心,为源头,贯穿始终,是百花中的花魁,是可爱的一位“老妖精”。

(作者:许艳文


相关阅读:

____
  • 杨依
    杨依
  • 刘依清
    刘依清
  • 蒋心怡
    蒋心怡
  • 何宇波
    何宇波
  • 蒋莹
    蒋莹
  • 宋薇
    宋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