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30周年专辑]文学需要人帮助她走在正路上

┌2012-12-17┐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文学期刊正处在因境中,故有秩序被冲击和制约,失去了以往从容、稳定的生存保障;支撑文学期刊生存的各方面力量,也在发生改变,资金支持不似从前那样自觉和坚定,拿出钱来支持文学事业变得暧昧模糊、很不情愿,能减就减,能拖就拖,少而又少,若无其事,见不到那本期刊好像没有问题。另一个麻烦来自办刊人自身,新媒体时代已经来临,正形成巨力冲破常规,但文学期刊从业者的观念,还落在新媒体时代之后,面对新的期刊的艰难处境和紧迫状况,显得有些被动和仓促。
  所以,我以为两个问题比较严重,一是上级组织对文学事业的认识存在某种偏失,文学不是可有可无,文学艺术教育是人的素质教育工程中极为重要的部分,文明世界里,没有一个地方,文学不在,文学不重,即使是贫瘠之处,文学与土地、文学与生命也密切地连接着,艰难匍匐,成为艰难时日里不可代替的心智和精神的支撑。文学与哲学,以形象和抽象的方式,分别对于社会形态、政治、历史、文化,对于人自身,进行分析思考,共同担负着人类社会对于精神与物质的深度探索研究。而文学则是以形象的方式进行的哲学思考,它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意识形态。只要看看我们的文学仍然在一种规矩中前行,就知道它是被要求的,不完全能够放弃责任、随心所欲,这方面写作的人们自有体会,我不多讲。我想说的是它的大众性。文学的形式是每一个人都容易接近和触碰的,文学的效应是它能够直通人心,它所能达到的效力,是别的理性的方式不易拥有的,它是映照灵魂、觉悟心性最有力的形式之一。它成为人的思想、心智、道德、品性等等素质的高度标识。文学也是文明、智慧的象征,一个民族拥有怎样的文学认知和表现程度,无论如何将显示出这个民族跟文明的正负极关系。文学发展至今,挫折重重,但时至中华文化复兴的机遇和挑战时期,文学不仅不可以“休”,而是应加大重视程度,并给予实质性的支持和推动。
  常见到一些行业和个人表现出这样的形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为什么还要把文学改造成商业工具?学生已经被改造成应对考试的机器,可能帮助学生知好歹、有人性,有德行,有长进心,有感觉,有信心,有审美趣味,有做事分寸,有艺术涵养,有思想,有理想和信念,有责任感,并能准确表达自我;明白做什么,不做什么;要什么,不要什么……如此重要的文学,也要随着学生的偏向成长而一味向钱,沉落下去,此种景象,让人感觉到不安。
  我以为,文学期刊上市场,现在的条件还不完全成熟,还不能完全地按市场规则办事,主观和客观都不完全具备条件。面对实际情况,该寻找出真正落脚的地方。蒙古谚语说:苦难使女人变成金子。我常觉得,好的文学如同一个好的女子。好的文学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代又一代人,是潜移默化、影响深远的。如同好的女子,对她的家庭至关重要一样。在一个家庭里,如果有女孩子,没有多少家长不愿意尽力养育好她,其中包括让她对钱有恰当的认识,具体讲,起码在她见到钱时,人不会变形,出门以后,不会被人用一些钱领走,不见踪影了。管理这个家的人们,或许会让小女孩早早出去挣钱,就像现实中的某些情况,许多女孩走在可惜可怜的路上。她怎么挣钱?这个问题不应该回避。
  只在乎钱的国家,失去的不会比没有那么多钱的国家更少。
  文学是帮助人的,而文学现在需要人帮助。
  文学需要人帮助它走在应该走的路上。
  文学在正路上,人们才可以对它原本具有的品质怀抱希望。
  再者,是文学期刊从业者的学习和长进问题。忧患意识,和切实的探求研究方略,让我们站在理性的角度,寻找自身的出路。
  首先是争取政府的资金支持;即使有了来自政府的办刊费用,也要谋求改革。不改革,便是放弃继续生存的权利,也是放弃应有的责任。什么方式是老百姓需要的,对老、中、青、少年、儿童来说,我们能做什么?我看《创作》已找到一些可行的路径,比如面对青少年,开办网络通道……我想,还可以作整体的考虑,给出什么样质量的东西,对孩子们能更多帮助;如何利用以往成人文学的积累,把优秀作家的好东西调度到孩子们的世界,给予孩子们切实的借鉴、点拨、提携,让优秀作家与孩子们建立良性互动;选取适于孩子阅读的部分中外优秀文学作品,培养孩子们阅读兴趣、阅读品质,启导孩子们的心智,让孩子们之间,孩子与作家之间,孩子与文学之间,建立良好的依赖关系,而客观上增加订阅数量。再比如选择连载,可以是成年人写的好的青少年生活的长篇或中篇作品。这又涉及到资金,没有钱的投入,不容易组织来、发展来创造性的好作品。还是要给出资金,才可锻造于国于民有益的精品。
  党和政府承担着帮助人民大众提高精神生活质量的责任。
  文学期刊是落实者,是创造性地开辟新的进入人心、打动人心、再造人心的工作的劳动者。党和政府和文学期刊的任务目标是高度一致的。
  再说,灵魂的促进工作耽误下了,是用什么东西、多少钱都无法弥补的。
  我还是觉得,出版社走一些市场是可以的,但文学期刊一概去走市场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总觉得如果硬要文学期刊都走市场,迟早有一天,还得往回返。人力、物力和时间,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若重复浪费,也是犯罪。
  而我们的时间,人的时间,去了再不回来。
  人走了样,魔鬼都会害怕的。


  2012年12月10日

(作者:冯秋子

____
  • 宋薇
    宋薇
  • 李鸽
    李鸽
  • 程玥琪
    程玥琪
  • 陶李园
    陶李园
  • 刘佳音
    刘佳音
  • 钟楚彦
    钟楚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