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30周年专辑]后报刊改革时代文学期刊的困境与突围

┌2012-12-17┐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报刊体制改革经2012年上半年全国一盘棋落实后告一段落。各个刊物因历史背景与地方执行报刊体制改革政策不同,改革后的全国文学期刊境遇也有了不同,整个文学期刊界就像经过重新洗牌有了新的格局。我们看到,一些刊物因此释放出了活力,大量文学刊物因体制的局限造成的先天不足依然没有改观,在文联作协系统内的文学期刊因改企变得越发边缘化,改革后文学期刊共同面临的阅读电子化、传统文学读物边缘化的威胁并没有解除反而加剧,许多新的问题也伴随着出现。为表述方便起见,我姑且称改革后的文学期刊所面临的时代为后报刊改革时代。下面我就将我对这一时代文学期刊特点的一些观察和不成熟的思考整理成文给大家做一个汇报,请方家指正。
  一、后报刊改革时代文学期刊的几个特征
  (一)文学期刊境遇进一步两极分化
  我们看到,在全国报刊体制改革中并不是所有文学期刊都变型为企业,有一些省份从保护本省文化资源、优化本省文化资源配置出发,由当地文学报刊主管主办单位申请,经宣传部门与新闻出版部门同意,参考党报党刊做法,将本省文联作协所属部分文学报刊性质变身份为公益事业单位,由省财政直接拨办刊经费。因政策支持,那些省份的文学刊物品牌价值得到了重视,功能得到了极大提升,地位进一步巩固。而另一方面,一些省份完全顺应报刊体制改革进程安排和相关规定,将该省所属文学期刊与其他报刊一起打包进行转企改制,期刊自然变为企业单位,财务人事制度等都按照企业进行管理。整个文学期刊界各省市期刊之间的距离进一步拉开。它们之间的命运,将呈现出两种完全不同的方向。
  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随着转企改制的改革完成,一些早已适应市场变化、具有市场能量的文学杂志,随着管理机制的进一步松绑,正在释放出较大的活力。
  (二)文学期刊界金字塔结构进一步稳固
  后报刊体制改革时代,文学期刊经过重新洗牌,原本形成的金字塔结构将会更加稳固。
  (1)读者市场和广告资源将集中在中央级大品牌文学刊物。《人民文学》《十月》《收获》《当代》等被称为中央级的文学期刊自然成为各地图书馆馆配杂志,和文学读者首选杂志。这些杂志也成为了文学征文企业冠名活动、评奖活动、采风创作活动或者是单纯的广告的合作首选单位。这些杂志也很容易与地方文化形象塑造、旅游景区宣传等需要挂起勾来,从而找到更大的发展空间。
  (2)选刊类、单项类文学期刊前景更好。《小说月报》《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等选刊类,因为集中了全国文学期刊的精品之作,得到读者的追捧,《散文》《诗刊》等单项类文学期刊,因为办刊宗旨契合了文学阅读市场细分的原则,也早就形成了稳定的读者群。数十年来,它们基本固定不变的办刊路线形成了不可超越的品牌资源,将会在这次改革后有更好的前景。
  (3)大量的地方文学期刊将更加边缘化,并且成为整个文学期刊界的塔基部分。除了被地方政府列为公益事业单位、办刊经费等获得了充足的保证的文学期刊,其他已经企业化的文学期刊将更加边缘化,办刊经费、职工待遇等实质性问题与大量地方性文学期刊的生存能力之间的矛盾,将逐渐炙烤着办刊者的心。
  (三)新媒体背景下文学期刊的颓势日显
  即使转企改制解放了一些品牌资源相对优厚的文学期刊的生产力,一些中央级大品牌文学刊物介入市场化程度将越来越高,一些刊物经营能力将会得到改观,但是毋庸讳言,一是文学整体边缘化已成必然,不管评论家们怎么叫喊,但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人为生存奔波,文学读者会越来越少。而且整个文学市场已经逐步被新媒体所蚕食,手机阅读、网络阅读将越来越多,网络文学越来越挤压着传统文学的发展空间,传统期刊的阅读量正急剧萎缩。这一背景下探讨文学期刊的未来,其实是一件无比凄凉的事情。
  二、制约文学期刊发展的几个因素
  (一)体制。必须看到,当下文学期刊,是带有浓重计划经济时代烙印的。建国之初,全国各省市文联作协成立,同时纷纷申请创办文学期刊,目的是为了培养本地文学新人,作为全国文学创作交流的工具和手段。刊物内容都是小说,散文,诗歌,评论四大类,栏目形式大同小异。随后,各省文艺出版社也主管主办文学期刊,作为出版社形象的重要展示平台。这些文学期刊,为培养中国文学人才,承载中国文学成就,引导中国文学健康发展,起过非常重大的作用。但脱胎于计划经济体制的文学期刊格局,在市场面前,自然存在先天不足的缺陷。如果以市场来衡量文学期刊的存在价值,那我们这个国家,是否需要那么多的文学期刊?每个省市作协文联有没有必要存在这么多投入大于产出的文学期刊?文学期刊转企改制,无疑是需要打破这种传统格局,需要有一些文学期刊自动出局,在市场的调节下文学期刊结构得到优化。
  (二)人才。因为多数文学期刊由各级文联、作协主办,并且脱胎于计划经济时代,所以办刊人员多为作家,特点是文人办刊,缺点是重文字编辑轻经营,经营型人才严重缺乏,策划、广告、发行、财务环节薄弱,人员配置上不够合理。
  (三)观念。长期以来,文人办刊,办刊理念就容易趋于保守,众多文学期刊抱着小说散文诗歌评论四大块不放,传统文学观念根深蒂固,对网络文学、期刊电子化认识不足,对文学期刊的发展形势判断不够,办刊观念上无法做到及时更新,与市场化的对接能力就相对欠缺。
  (四)地位。文学期刊由各省市文联作协主管主办,但文学期刊由于本身的独特性,在各省市文联作协的工作格局中常常处于边缘地位。文联作协负责期刊的办刊经费和人员配置,可文学期刊不能给文联作协提供实际的有即时效应的回报难免被晾在一边;文联作协出于世俗利益需要文学期刊配合工作宣传,可文学期刊往往从捍卫杂志文学品格出发拒绝合作,结果往往造成文学期刊与主管主办单位的关系紧张,文学期刊在文联作协工作格局中的边缘化早已成为事实。如此事实对文学期刊发展是不利的。
  三、文学期刊突围可能
  报刊体制改革,加重了文学期刊生存的危机感,促使文学期刊全面思考与市场对接的新课题。如何借助报刊体制改革的形势,转变观念,摆脱危机,找到文学期刊的新的发展之路?
  我以为,有以下几种路子可以仅作参考:
  1、与有文化情怀的企业合作,走精英小众文学道路。
  文学期刊可以求包养,像西方许多文学杂志一样,由企业出资办刊,不追求发行量、广告与利润,只追求期刊个性和品位。办一本这样的杂志,花不了多少钱。相信有很多企业愿意养足球,也会愿意养一本已经办了很多年、有一定品牌效应和影响力的期刊。
  2、向市场突围。
  上世纪九十年代,许多文学期刊受到市场的蛊惑,纷纷下水改刊,一时成为风尚,但因为资金不足,市场经验不足,下水后几乎都被水呛到,又洗脚上岸,改回原样。当然也许有成功者。这一次,在新媒体迅猛发展背景下的今天,在形势远比九十年代要严峻的今天,我们是否准备好?我们的策划能力、资金准备是否足够?我们的市场经验是否足够?我只说,一切皆有可能。
  向市场突围无外乎这几种方式:一是改刊。将期刊改成与市场对接的杂志。这涉及到办刊宗旨的改变,涉及到与国家新闻出版政策。当然还涉及到资金,市场调查、前期宣传、市场铺货等程序是需要大量银子的,文联作协主办的文学刊物,是否有这样的财力去做?二是合作。合作无外乎有一号多刊,将刊物一分为二为三暗地里卖给商人或相关机构做经营,收取管理费,这是一个并不安全的办法,《大家》的教训就是明鉴;还有与学术机构合作,机构注资支持,期刊交割一定版面报答。这适合极少数的文学评论理论刊物。但这样合作的后遗症是,杂志很容易沦为机构的附庸,沦为半学报性质的刊物。其结果是刊物的品牌资源逐步减弱,直至耗尽。
  3、期刊电子化。
  期刊电子化是必然的发展之路。我们是否可以适当做改变,让期刊适应新媒体语境,适应手机等终端阅读?新媒体与文学期刊之间的互通在哪里?有没有可能有一天纸质期刊已经不复存在,而期刊以电子化的形式得以长存?这是需要我们研究的。
  4、继续现在的办刊路子。
  我们许多文学期刊的创办初衷,是作为文学交流的窗口,培养本
  地文学创作人才的阵地。
  正是这么多年一代代文学期刊对这一责任的坚守,我国文学事业才会有今天的成就,才会培育出莫言这样的诺奖得主,文学期刊的长城,承载了中国文学的发展,呵护了中国文学的成长。而做出如此重大贡献的中国全部文学期刊,每年所需成本,甚至不比几台戏、一部电视剧的制作成本更多。
  让文学期刊走市场赚钱的想法是虚妄的,就拿中国文学重镇《收获》来说,这样一本影响力巨大的刊物,每年的利润,不过数百万元,扣除人力和房子租金,其实利润微薄,如果从经营来看,在上海这样的码头,这么多人一年才赚这么点钱,比一个小型工厂还不如。《收获》尚且如此,而各省市文联作协主办的文学期刊,将会更加不堪。那是否可以在争取当地政府、文联作协领导同情的情况下,在办刊经费得到保证的情况下,继续坚守初衷,培养本省文学创作人才,以刊物为媒介开展文学交流?
  当然,我们的文学期刊还是需要与时俱进,在栏目设置、编辑观念上及时做到更新调整,做到及时对文学审美变迁等方面进行跟踪研究,让文学期刊越办越好。

(作者:江西星火文学杂志社

____
  • 李鸽
    李鸽
  • 刘依清
    刘依清
  • 彭宇程
    彭宇程
  • 宋薇
    宋薇
  • 李远芳
    李远芳
  • 陈翔凤
    陈翔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