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30周年专辑]也说新媒体时代文学期刊的生存与发展

┌2012-12-17┐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文学期刊的生存与发展,既与一个时代的精神状况相关联,比如阅读风尚和审美趣味;也与相关的文化、经济体制、政策相关,比如对期刊的经费投入、期刊的编制以及编辑机构的性质、编辑方针、传播对象等;当然,新媒体时代传播的开放性、便捷性、传播过程的互动性,无疑也对文学期刊的生存与发展产生强烈的冲击,并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因此,当我们说“新媒体时代文学期刊的生存与发展”时,很自然地是偏重于以“新媒体”为特征的传播业的新形势,我们强调的是,一个新的传播时代对传统的以纸质为特点的文学传播方式的冲击,而实际情形远远不是如此,不仅限于此。显然,寻找当下文学期刊的生存和发展之路,不能仅仅着眼于“传播”和媒体,而应从文学创作、阅读、传播整个文学生态系统来思考和应对新媒体时代提出的挑战。
  毫无疑问,当下的文学格局,从文学创作到文学消费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文学的读者群发生了很大的分化。一方面,这是时代精神生活发展变化的必然结果和正常状态,新媒体的出现和繁荣,使得创作和表达不再是少数人的精神创造和劳动,从理论上说,用语言反映生活、表达痛苦和理想,可以成为每个人的文化生活,在理论上(在某种现实上)消费语言文字作品也已成为每个人的日常精神文化生活。多数人的创作,多数人的阅读、多种文字产品的消费、多种方式的传播,是文学期刊的生存和发展面临的挑战的实质。
  就《芳草》文学杂志的办刊体会,我们首先着眼于从“创作”、从“生产”入手,我们认为解决文学期刊与文学创作之间的互动在新形势下十分必要。文学期刊面对的一个通常的现象是读者不关注、读者对刊发的作品没有强烈的阅读欲望,这一现象的实质是作品的世界与当下读者的生活之间有隔膜、有距离。作为文学作品的载体,我们鼓励文学创作关注当下的火热的生活,贴近读者的心理世界、情感世界、精神世界,拉近作品聚焦点与读者关切点之间的距离。比如,写城乡之间的矛盾冲突,特别是城市人和打工者、农民之间的矛盾,这样的作品过去也有,但写当下的很少。《芳草》2011年6期刊发的东紫的长篇《好日子就要来了》就不同以往的类似题材的创作。它叙述的是当下的城市化进程中的都市人与乡村人之间的矛盾。作品中的农村女孩王小丫为了做一个真正的城市人,先是买了三个假文凭,从端盘子、打小工、到自己开店,经济上一步一步摆脱贫困,在都市找到立足之地,然后通过征婚,与一个地道的都市青年知识分子结婚。但随着制造假文凭窝点被端,王小丫的真实背景暴露,她的都市梦面临着坍塌的危机,因为她的公婆是一个自命不凡、清高独断、说话刻薄的老知识分子。王小丫不是没有能力,不是不能胜任工作,事实证明她有极大的创造力,不是她需要文凭,是都市社会需要文凭,是她的瞧不起农村的婆婆需要文凭。作品触及了城市化中一个焦点问题:农村人如何融入城市社会的问题。尽管中国城市化的速度异乎寻常,但农民真正被城市接纳还有很多阻力,有体制的、也有文化和心理的。这样的作品离时代生活是贴近的,与读者的关切点也是很近的。这样的作品我们还发了很多。比如反腐题材是作家们少写而读者和社会都关注的,而这一题材作家一般都很难把握,阿满的2012年第3期《陈黎竺的两场麦子》在如何反映纪检干部生活和反复题材上就有突破。在整篇小说中,我们没有纪检部门调查案件的过程,没有看到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情节与被捕细节,没有看到官场的错综复杂较量。作者用诗意的语言,从另一个角度写出了青年纪检干部从寻找证人、保护证人到爱上证人的过程,写出了年轻的纪检干部陈黎竺的成长历程,并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反腐斗争的激烈程度,感受到了纪检委调查案件的复杂与艰难情况。还有张庆国反映当下警察生活的《如风》,也是有重大突破的作品,它真实反映了当下警察普通而职业的一面。这些与现实生活零距离的作品,就是缩小刊物与读者之间、刊物与社会之间距离的最好载体。这些作品让读者鲜明地感受到刊物的价值和文学的价值。
  当然,当下的题材和生活很难把握,这也是对作家及其创作提出的挑战,但我们主张作家多写这样的作品,相信作家能够从火热的时代吸取经验,并写出这样的作品。在选稿上,我们密切注意从艺术上选取语言风格、叙事节奏上与时代生活脉搏合拍的作品,鼓励作家在艺术上探索,特别是在如何表现当下生活上大胆探索。当代人的日常生活、当代人的生活语言,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生活纷繁、复杂和快捷,比如日常生活语言融进了科技、网络、英语、拼音、缩写等多种成分。只要不影响汉语文学艺术上的品格和神韵,我们鼓励创作尽可能地反映时代生活的变化,并从艺术表现上尽可能准确反映时代风貌。我们发表的魏姣的《二十四小时约会》,题材反映的是当下青年的网上交友生活,作品在艺术上使用的是当下年轻人喜欢的简洁、明快的叙述节奏。这样的与传统小说区别很大的作品,我们同样鼓励。这个作品发表后,《小说选刊》就选载了。说明它在艺术质量上也是站得住的,但它更贴近时代生活的变化和读者阅读的变化。
  《芳草》这样的刊物,我们不主张去跟青春刊物比如《最小说》争阅读群体。我们坚持汉语文学的纯粹性和品格,但我们也正视时代生活带来的挑战,因此,我们鼓励文学创作贴近时代、贴近生活、贴近读者,我们支持作家在表现当代生活上的严肃的艺术探索(包括为适应读者和阅读作出的探索),但我们不放弃我们一贯的宗旨。文学事业不是一家刊物的事业,应该是社会的事业,在促进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形势下,我们呼吁加大对文学刊物的支持力度,也呼吁作家们在表现当代生活上彰显出艺术勇气和实力。
  当然,我们并不反对文学刊物在新媒介时代,吸取、利用其它媒介的优势,广泛传播文学作品;也不反对有的文学刊物根据读者阅读趣味,面向特定的读者、培养特定的作者、细分特定的传播市场。这都是应对挑战的合理策略,是繁荣文学传播的丰富措施中的一部分。

(作者:李鲁平

____
  • 陶李园
    陶李园
  • 何宇波
    何宇波
  • 程玥琪
    程玥琪
  • 易汝珊
    易汝珊
  • 陈翔凤
    陈翔凤
  • 刘佳音
    刘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