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文学与人生》 (刘克邦)(3)

┌2013-09-11┐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980年,我从省财会学校毕业,到湘潭地区等工作分配。当时的分配政策是只要考上中专或大学,国家就都给毕业生包分配。在我们之前毕业的有77级,他们大都分配在省城和地区,到了78级的毕业生基本上都会分到县上去。高考试卷是随档案一起走的,湘潭地区财税局的领导在翻看毕业生档案时,就看到了我那篇高考文章,十分欣赏,于是要求地区人事局将我留用在地区财税局。一篇作文,使我再次成为幸运儿,被分配到湘潭地区财税局工作。
  我经常想一个问题:每一个人在生活中都有可能面临机遇,但是能不能抓住机遇,成为幸运之人,还要看你有没有准备?是不是勤奋、执着?是否具备了抓住机遇领受机遇化机遇为幸运的条件和本领?一篇日记能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和命运,引领我走向一条平坦宽阔的人生之路。在那个艰苦的年代,如果我没有坚持不断写日记的习惯,就不会记下那个感人的场景;如果没有那一篇很有生活画面感的日记,就不会在补习班写出那篇较好的作文,更不会得到老师的欣赏和指导,使这篇文章更上了一个层次;如果没有这篇范文做基础,我的高考作文就有可能降低水平,高考成绩就有可能下降档次,录取我的就可能是另外一所学校;如果没有那篇感人至深的高考作文,我就不会选用在湘潭地区财税局,为今后的成长进步得到了施展才干创造佳绩的好平台。这一连串的如果,是客观的必然,也是主观的结果,幸运注定是要留给有准备的人。
  在湘潭地区财税局工作后,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开始成立财政监察部门,各地财政机关都要恢复财政监察部门。湘潭财税局要成立一个财政监察科,但没有科长也没有科员,就我一个才从学校毕业的毛头小伙子。这成了我的又一个良好机遇。新成立的科里就我一人,直接归局长领导,具体工作自己做主,自己安排。那个时候,我初生牛犊不怕虎,满怀工作激情,主动出击,去调查,去查帐,去揭露问题,去办理案件,取得了一项又一项的工作成绩。从1980年8月上岗,11月初我就在《湖南日报》发表了一篇揭露湘潭市跃进煤矿趁企业合并之机私分国家财产的文章,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使违纪者受到有关部门的严肃查处。当年,省财政厅召开财政监察工作会,全省15个地市财税局,有14地市财税局都是科长参加,只有湘潭地区由我这个年青小伙子参加。14个科长一个个发言都是牢骚满腹,怨声载道,纷纷埋怨财政监察工作得罪人,太难搞,不被人理解,费力不讨好,主持会议的处长听了极不高兴。唯有我是另一番态度,我讲到每当查出一个违纪问题,每查办一桩违纪案件,都在为党和人民的事业挽回了损失时,眉飞色舞,信心十足,高兴和自豪溢于言表,很有成就感。处长听了,充分肯定,高度评价。
  这位处长成为了我人生中的又一位贵人。
  在散文集《自然抵达》中,有一篇文章叫《老处长》,说的就是这位林宝谦处长。林处长是一位南下干部,在解放初期,才19岁的他就随着大军从大连来到湖南,在长沙安了家,一辈子从事财政工作。他对党无限忠诚,对事业兢兢业业,为人刚正不阿,一尘不染,工作格外认真。湘潭地区的财政监察工作做得好,总结做得好,加上我在会上的表现,都被林处长看在眼里,记在了心中,对我的印象极好。在参加工作后,我深感到自己中专文凭太低,知识不足,必须加强学习,进一步提高学识水平,增强适应工作的能力。1983年中南财经大学到湖南办函授大学,从全省财税系统择优招收函授生,我认真准备,报名参加了考试,有幸被录取进了函授大学。中南财经大学函授大学的组织完善,教学规范,每门学科的考试严肃认真,一点都不亚于在校生,只要有一门成绩不及格就别想拿到毕业证。在那漫长的5年当中,每个月都集中3天上课,其余全靠自己在业余时间自学,对于在职人员来说,这还是有一定困难的。我虽然没上过中学,但在省财会学校学习过两年,垫定了一定的基础,加上多年锻炼出来的自学能力,还是有信心完成全部学习任务。28门课程,我唯独最怕是英语,其次是高等数学,只好笨鸟多飞、勤飞,花数倍于他人的时间和精力来弥补自己的“先天不足”,去攻坚克难。我早起晚睡,常常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中,钻进书眼里,一章一章地熟读默记,一门一门地考试过关。别人下班后和周休日都是打牌、聊天、逛街、看电视电影,这些都与我无缘。有一年省财政厅在安化县开会,我每天清晨都在招待所的花园里读英语,也不知道处长就住在花园旁边的楼上,每天清早起来他就在窗口看见我在花园里学习,对我的学习态度和精神由衷欣赏,喜爱有加。后来有人告诉我说,林处长对别人讲湘潭的小刘一定会是个有出息的人,可能想把我调进长沙来。当时,我听听就一笑而过,也没有把它当真。可回去后不久,单位领导说省财政厅人事处派了两个人来考察我。我这才有了些相信,我可能真要从“糠箩里”跳到“米箩里”了。
  1983年机构改革,湘潭地区和湘潭市要合并,财政和税务要分开设立,还要成立一个审计部门。这之前,我所在科的科长到位了,他是一位部队转业干部,转业后虽然分配在地区财税局,但一直被抽调在地区落实政策办搞中心工作。新科长是性情之人,说话爽快,敢做敢为。我们相处的时间虽然还不长,但他对我印象很好,与我相处平等相待,无话不说,毫无顾忌。在机构改革中,我与科长一起被安排到了新成立的湘潭市审计局。这时候,省财政厅的商调函早已来过了,地区财税局也复过函了,只是正式的调令还没到,是否能调省厅还是很难说,我心里着急纠结。调不调去去审计局成了我的一块心病。科长看出了我的心事,他一方面安慰我,开导我,要我服从组织安排,安心到审计局工作,那里也很需要我,而我也可以在那里大有作为;另一方面再找新单位的领导说明下情况,争取领导作出“省财政厅调令来了放小刘走”的承诺。就这样,我随科长去了审计局。忙筹备,装修办公房,购置桌椅,培训人员,订立制度,实施全省的第一例审计,我们搞得热火朝天,颇有成效。五个月后,财政厅调令到了。但市审计局领导却以新成立的单位缺人手为由,不同意放我走。我找领导,申述理由,表达意愿,一个个领导闪烁其词,把矛盾往上面推。找局领导讲不进油盐,转而找上一级组织市工交财贸政治部,工交财贸政治部负责人的口气与审计局领导一样,说机构改革正需要人才,我年轻有为,在审计局一定大有前途。跟省财政厅去个函说明情况,请他们收回调令就行了。好说呆说,最后终于被我磨得没法了,才丢下一句:只要审计局同意,我们就同意。眼看着调动之事要泡汤了。
  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时候,我的贵人出现了。他就是我原来的科长,调到审计局后,他上任办公室主任的张九如。在我最需要得到帮助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令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举措来。见我为调动的事奔波上火,他已主动找局领导替我说过情,局领导曾经给他许诺我到审计局来工作,只要调令来了就一定会让我走,现在却自食其言。哪有这样的道理?他一怒之下,也不再管领导同意与否,直接就利用他当办公室主任管公章的权力,在我那张调令表上签署了“同意调出”,并盖上公章。要知道,他这样做是违反了组织原则的,后果不能想像,但他实事求是,毫不顾忌。我佩服张九如的为人,更感谢他的相助!
  张科长为什么这样器重我?在同事眼里,我吃得苦、耐得劳、讲诚信、肯帮忙,谁家有个什么事,无论大小重轻,我都不计条件热心相助。有同事因病住院,我会24个小时通宵达旦地去守护;有同事父亲去世,我主动上门帮忙操办丧事;每周星期六机关搞卫生、运垃圾,我抢着干最累最脏的活;单位搞基建,运木材的汽车在深更半夜来了,我不怕寒风冷雨抢先爬上汽车卸材料……,在单位,我获得许多好评。但应该说,张科长是最喜欢我的一个。那时候,家家烧藕煤,但藕煤要人工做。先拖部板车从煤店里买回煤来,掺上挑来的黄泥土,和上水,拌匀成煤泥,再用铁模具一个一个的将煤饼打成型,搁在空坪里晒干了再收进屋子,“码”在床底下或者墙角上备用。一吨煤泥做成藕煤需要用整整一天,道道工序都是拼的力气活。张科长年纪那么大,家里没有别的劳动力,他还是住在六楼,经常为烧煤的事伤脑筋。我知道这情况后,主动提出帮他做煤,星期天不休息,就顶着烈日干从清早干到半晚,最后还会把晒好的煤球一担担挑到他的宿舍里。即使年青气盛,一天下来也是累得身筋疲力尽了。
  凡是在事业上有所成就的人,一定总有贵人在相助他。在中华民族这个优秀群体中,这种贵人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只要你执著、勤奋、为人真诚,与人为善,他就会在关键时突然出现,使你时来运转,终生受益。
  我的经历与文学有关,与我的阅读有关,与我的写作有关。阅读,丰富了我的人生;写作,改变了我的命运。细心的读者都会发现,我书写的东西,都是来自于我人生中真实的人、事,都是真实的体会、感悟,是我几十年人生历程的积累和释放。所以,我第一部分讲的,文学是人生的写照。



(作者:长沙市作家协会


相关阅读:

____
  • 欧阳一漪
    欧阳一漪
  • 夏楚惟
    夏楚惟
  • 林卓宇
    林卓宇
  • 符  实
    符 实
  • 张圆梦
    张圆梦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