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克邦文学作品重点推介

┌2013-09-26┐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刘克邦简介
  刘克邦,湖南湘乡人,1955年9月出生于湖南洪江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作家协会理事,长沙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学作品发表于《中国财政》《财政大学》《散文选刊》《安徽文学》《创作与评论》《文学界》《芙蓉》《中国散文家》《华夏散文》《作家天地》《文艺报》《中国财经报》《湖南日报》《湖南工人报》《长沙晚报》等报刊。出版散文集《金秋的礼物》《清晨的感动》。曾获湖南省第五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优秀奖,湖南省第四届毛泽东文学奖,财政部“薪火相传、开拓创新”征文一等奖、“庆祝建党90周年”征文一等奖,中国作家杂志社“我与财税改革30周年”征文一等奖,中国散文年会“十佳散文奖”湖南省民族团结进步行动委员会“锦绣潇湘民族情”征文一等奖。

 

  作品推介
  刘克邦先生是一位以散文写作见长的作家。
  继《金秋的礼物》《清晨的感动》之后,2013年1月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自然抵达》又呈现在了读者面前。这本厚厚的散文集由“怀揣温馨”、“心灵标杆”、“人生品味”、“真情咏叹”及“西域感怀”五个小辑组成,都是刘克邦先生个人生命履痕的见证。其中收录的61篇散文,作者用充满激情的语言,将自我始终贯穿其中。
  通过这一篇篇亲切自然,而又情感丰富的散文,在读者的眼前展现了一个农村少年的成长之路,伴随着这个少年成长的有慈祥伟大的母爱、相濡以沫的夫妻情;有他对乡亲、对机遇、对组织和对友情的感恩之情,有他对在文革中曾迫于无奈“揭发”有恩于自己老师的愧疚;有他高考的幸运;也有参加工作进入财经系统后的勤奋、及功成名就后为官的严谨自律;有他对西域感怀的慨叹等等,在“与母亲夜行山路” 、“飘香的鱼汤”、“疤痕” 、“下乡记”、“考试”、“ 谈话”、“ 一段友情的波折” 、“吴老师” 、“一篇日记的蝴蝶效应” 、“夏威夷的游子情怀” 、“天堂与地狱” 中都有叙述。 作者是在湘西黔阳度过了他的童年,又从这个僻远的山村来到湘乡农村,再到省城长沙,对长年生活过的这些地方有着浓郁的情结。所以各地方言俗语在他的创作中得以大量地运用。
  打开《自然抵达》细细读来,读者从这部散文集里可以品味出诸如“活泛事”、“死猪子不怕开水烫”、“像喝了蜜糖一样甜沁了”、“傻里巴几”、“蠢宝”、“碰哒鬼”、“你这人好结筋”、“急得要死”、 “手脚麻利得惊人”、“好遭孽的冒娘崽”、“麻起胆子”、“上肚皮贴着下肚皮”、“少调点硕皮”、“下雨天里背稻草越背越沉”之类诙谐有趣的地方语言,并让我们从中读到了一丝丝的亲切和暖暖的乡情。湖南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唐浩明先生如是说:克邦是一个质朴、实在且带有几分憨厚的人。他出生于书香之家,成长在苦难岁月。乡村教师的母亲给了他善良的天性,异于常人的苦难激励他奋发向上的志气。克邦的为文一如他的为人。他用质朴得如同泥土般的文字,撰写了一篇篇实在得如同瓜果稻粮般的文章,展现的是一片憨厚的湘中汉子的精神境界。克邦借助文学升华自我,我们借助克邦的文章滋养心灵。我喜欢与克邦这样的人做朋友,也喜欢克邦写的这种散文。
  刘克邦先生的散文集《自然抵达》让我们在阅读以后有一种强烈地让人心灵震撼的艺术魅力,大家不妨去读读,或许会让你体验到自然与生命融合为一体的率真情感,感受到作者爱心与坚强透出的博大胸襟。也许随着他流畅灵动的语言文字,我们同样可以自然抵达一种美好的精神境界中去。


 

  

  本色的魅力

  ——评刘克邦《自然抵达》
 

  湖南警察学院副教授  罗维

  与刘克邦先生素未谋面。
  拿到他寄赠的大作时,首先看到了书作者的照片,朴实亲和的笑容,真诚温暖的眼神,给人的感觉既有如溪流般一览无余的清朗,又有着大地般历经沧桑的厚重。扉页上有他的题赠签名,只觉得字如其人。再翻看他的文章,这种感觉更强烈了,原来文亦如其人。在我的眼前展开的是一个长在红旗下的农村少年的成长之路,虽然写的是作为个体的他坎坷而奋斗的命运,但那好比是浮雕,也能让人感受到个体后面时代的起伏脉络。伴随着少年成长的有慈爱伟大的母爱,有他对在文革中曾迫于无奈“揭发”有恩于自己的老师的愧疚,有他高考的幸运,参加工作进入财经系统后的勤奋,功成名就成为一名官员后的严谨自律……是个人生命的见证,也是时代前行的乐章。
  灯下读着刘克邦先生的散文,便如和他本人面对面坐着,听他拉家常,听他谈人生,听他讲工作点滴,游历见闻,感悟生死,鉴往知来。散文本是一种直抒性情的文体,贵乎自然。刘克邦的散文则恰恰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亲切,自然,而又情感丰厚。
  他的文字谈不上精致,他的行文布局谈不上技巧的运用,也许这恰恰是他的特色,因为当他以一颗赤子之心、仁爱之情体验人生,体验社会,体验自然,其实是不需要精致与技巧的。生活给予他的,无论是苦难还是幸福,他都照单全收,将之视为馈赠并感恩,他的感悟都是从实践中来,从生活中来,不矫情,不刻意,让人在阅读的轻松中感到作者的平易亲和的智慧和情怀。
  关于作者,似乎不能绕开他的身份,他是一位财政系统的厅级干部。一个搞财政出身的官员,每天与数字打交道,却能写出这么优秀的文章,是颇让人感到好奇的事情。因为官员的身份会让我们常常联想起当下社会中各类耳闻目睹的形形色色的官员形象,如此热爱文字的官员似乎不多见,如此用文字传递情怀和正能量的官员尤其少见,也尤其让我在读完全书后暗暗生出期望,如果有更多的官员都能如刘克邦先生一样充满对真、善、美的热爱而不是对权力、财色的热爱多好啊!而数字是理性的,成天和数字打交道的人却没有因此而失去对感性的文字的稔熟,能够写出如此动人的文章,确实是难得。
  我想本色可以用来形容我对于这位未曾谋面的作者及其作品的感受。活出本色,写出本色,这样的境界让人钦佩,更让人向往!

 

 

  用野性语言抒写“自我”

  ——评刘克邦散文集《自然抵达》
 

  湖南理工学院教授  徐小立 任先大

  刘克邦是湖南文学界近年来涌现出的一位以写作散文见长的作家。继《金秋的礼物》、《清晨的感动》之后,又将一本厚厚的散文集《自然抵达》(湖南文艺出版社2013年1月出版)呈现在读者面前。这部作品由“怀揣温馨”、“心灵标杆”、“人生品味”、“真情咏叹”及“西域感怀”五个片段组成,收录散文61篇,是作者在散文创作的崎岖山路上以一种“虚静”心态快乐攀登所获得的又一成果。这部作品有两个鲜明特点:一是语言充满野性,二是自我的弥漫和无处不在,如一根红线贯穿始终。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 高尔基语),是文学的文学性、文学的魅力之所在。好的文学语言应该烙上作者的鲜明个性,成为只属于作者本人的唯一的言语,正如当代著名作家汪曾祺所说:“一个作家能不能算是一个作家,能不能在作家之林中立足,首先决定于他有没有自己的语言,能不能找到一种只属于他自己,和别人迥然不相同的语言”(《年关六赋序》)。刘克邦散文所使用的语言,透露出一股旷野清风扑面的特别的味道,其特征是充满野性。野性语言是一种返璞归真的语言,是指没有羁绊、约束和规范的、自自然然的、原生态的语言,借用宋代文学家苏轼的话,就是“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自评文》)。这种语言特质在《自然抵达》中有丰富的表现,具体如下:
  一是不讲究修饰,不追求技巧。中国文学在语言的运用上有两个传统,一是道法自然的传统,另一是讲究修饰、追求技巧的传统。后一传统的典型代表当推唐代诗人杜甫。杜甫在《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一诗中说:“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他的许多诗歌体现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理念。如“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秋兴八首》)二句,将主谓宾的语法顺序加以打破、颠倒,极尽修饰之能事。从传统的角度看,刘克邦散文的语言是反杜甫的,他继承了另外一个传统。在《自然抵达》这部作品中,几乎找不到类似杜甫诗句的颠倒语法顺序的句子,他的言说跟普通人说话没有两样,用普普通通的话,人人都能说的话。对此,作者自己也有清醒的认识。他在一篇文章中说:“我的散文都是来自自己真实的生活和心灵的感受,正如我夫人所说:‘你的文字太真实了,没有一点加工,很多细节都没有修饰,都是原生态的反映。’的确,很多时候我写作,都是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感受,不讲究修饰,也不追求技巧,所以文字看起来很直白”。( 《自然抵达》第444页)可见,作者是在有意追求这种语言风格,这和他做人的风格相一致。
  二是句式上大量运用生活化的短句。句式的使用,刘克邦的散文以短句见长,不喜欢使用长长的、欧化的句子。他喜欢用二字句、三字句、四字句,尤其对四字句情有独钟。如《漫漫风雪路》一文对父亲一生的总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往事如烟,不堪回首。父亲,从少年,青年,再到中年,直至老年,求学、经商、做工、教书、务农、复职、退休,天真过,帅气过,激昂过,沮丧过,荣耀过,心酸过,如今已是满头银丝,一脸皱褶,身躯佝偻,步履蹒跚。他的命运,可谓多舛终幸,印刻着太多太深的时代痕迹。”《车祸现场》对窗外景物的描写:“车窗外,群山耸立,连绵起伏,云雾缭绕,林菁葳蕤;涓涓山泉,清澈透亮,汇流入溪,流淌不息;农屋稀落,菜畦连片,鸡鸣狗欢,炊烟袅袅,梯田坡地,层层叠叠,阡陌纵横,错落有致,真可谓似锦似绣、如诗如画,好一派田园风光,好一股龙脉神韵!我不由得心中暗叹,被这美的山、美的水、美的村庄、美的田野痴迷、倾倒、陶醉、感染……”《一篇日记的“蝴蝶效应”》中对人生的感悟:“如果你常思常想,长说长做,始终如一,坚持不懈,一次微笑,一次善举,一次尝试,一次努力,一次拼搏,则有可能产生更大更广的影响、更深更远的效应,从而改变你的命运,壮丽你的人生”。等等。
  刘克邦的散文从生活出发,“源于生活的馈赠”,遵循的是生活的逻辑,在语言的运用上也是如此。他是一位善于运用日常生活语言来写真人、真事、真情的散文作家。现实生活中,人与人之间都是用短句来进行交流和对话,绝少运用很长的句子,他的散文体现了日常语言在句式上的这一特点,以短句来言说,来建构自己的艺术世界。
  三是大量运用方言俗语。一方水土养一方作家。刘克邦的人生从湘西黔阳一个僻远的山村出发,到湘乡农村,再到省城长沙,一路走来,一直生活在三湘大地,他无比热爱这片土地,对这片土地有一种特殊的情结。这种“情结”在语言上的表现是以本地方言俗语来言说并在创作中加以大量运用。打开《自然抵达》这部散文集,诸如“活泛事”、“死猪子不怕开水烫”、“像喝了蜜糖一样甜沁了”、“傻里巴几”、“蠢宝”、“碰哒鬼”、“你这人好结筋”、“急得要死”、“赶鸭子上架为难她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手脚麻利得惊人”、“乡里鳖,晓得啵”、“好遭孽的冒娘崽”、“麻起胆子”、“上肚皮贴着下肚皮”、“少调点硕皮”、“下雨天里背稻草越背越沉”之类的方言俗语随处可见,作者往往信手拈来,准确、生动、传神地表达他想要表达的情感。
  四是不装饰、回避和堵塞,让情感自然流出。波兰现象学美学家英伽登(1893-1970)认为文学作品的语言并非单纯的存在,而是“携带意义”;汪曾祺在《中国文学的语言问题》一文中也认为:文学作品的语言是“浸透了内容的,浸透了作者的思想的……语言的粗糙就是内容的粗糙”。刘克邦散文的语言承载着各种各样的情感,有肯定性的情感,也有否定性的情感,有自我情感,也有他者的情感,对“人禀七情”的敢于表达和表白,不刻意装饰、回避、隐瞒和堵塞,该出手时就出手,任其“在平地滔滔汩汩”,或“与山石曲折,随物赋行”(苏轼《自评文》),是其作品的语言充满野性的又一表现。如《与母亲夜行山路》、《疤痕》两文就是如此。在作者眼中,“作为教师,她兢兢业业;作为母亲,她含辛茹苦;这样一位保持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善良品性的女性,我敬重她、爱戴她、怀念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与她生活的点点滴滴,所受的影响和教育也永远无法在我的人生中抹去,太刻骨铭心了”( 《自然抵达》第444页)。这种刻骨铭心的爱随着文字符号的流动不断奔涌向前,甚至推着文字向前,止于不可不止,“没有太多的修饰,更没有肆意夸张与造作”(作者自语,同上)。在一些篇什中,作者还敢于自我表白和剖析,将内心深处的“真我”呈现出来,如“我这个人,生性倔强,在别人面前从不服输,也不畏任何困难”(《家长座谈会》);“我天生性格倔强,也从不愿意在别人面前屈膝奴颜厚皮赖脸地求饶说情”(《送礼》)等等。这些没有经过过滤的文字,是野性语言的另一呈现。
  我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认为:文学创作就是要写“自我”,“找到自我也就找到了文学”(见莫言著《碎语文学》,作家出版社2012年出版,第230页)。所谓“自我”,主要指作者个人的亲身经历、感受及亲见亲闻的人事。刘克邦在湘江之滨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了莫言的文学理念。他的散文的题材非常广泛,观今朝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但都是紧紧围绕“自我”取材,自己的一段经历、一丝感触、一撮悲欢、一星冥想,往日的惶悚,今朝的欢快,都移于纸上,贡献读者。“自我”如一根红线贯穿始终,这是《自然抵达》这部作品的又一鲜明特征。
  对“自我”的抒写,既是文学自身的要求,更是他的人生经历期待、呼喊的结果。刘克邦出生在黔阳一个偏僻的山村,年幼之时,父亲在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中被打成了右派,被开除公职遣送回湘乡农村老家务农;祸不单行,母亲不久又因操劳过度、积劳成疾离开了人世。十岁的他成了当地的“孤儿”,后被父亲接到湘乡农村一起生活。在那里,他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做牛倌,当铁匠,插秧、扮禾、除草、翻地、砍柴、挑粪,尝尽了生活的辛酸。1978年以后,他才凭着自己的努力走出农村,跨进了大学,步入了机关,调到了省城,一步步走上了领导岗位。坎坷的人生经历,丰富的人生阅历,使他的“自我”不断积淀、不断充实,成为一座饱满的富矿。这座“富矿”一直频频向他招手,期待、召唤他的开采,直到新的世纪来临,他才满足它的要求,在艺术世界里尽情挥洒起来。
  与其人生经历相联系,作者笔下的“自我”也可以由三个不同地域和时期的“自我”组成:一是黔阳时期的自我,二是湘乡时期的自我,三是省城长沙的自我。从数量上看,以写省城“自我”的散文居多,占去了三分之二,而抒写黔阳、湘乡时期“自我”的散文相对较少。从艺术上看,写黔阳、湘乡时期“自我”的散文更感人,更具有艺术魅力,因为“那时的我真的很痛苦,不知道在背地里掉过多少眼泪”(作者语)。作者对痛苦的“自我”感触更深,故写出来的文字更加情真意切,这印证了文学理论中的一句名言:“文学乃痛苦使然”。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如老子所言: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野性语言如果加上适当的修饰,就会锦上添花;“自我”如果与“他我”相结合,艺术世界就会更加丰富多彩。

 

  大道至简 返璞归真

  ——读刘克邦散文集《自然抵达》
 

  中共邵阳市委党校副校长  邓政

  近日,蒙克邦先生厚爱,获其散文新集《自然抵达》,始知其历经坎坷成长之路,而后闻其散文集《金秋的礼物》、《清晨的感动》荣膺第四届毛泽东文学奖殊荣,顷刻,崇敬之情、敬佩之意不禁油然而生。今手捧翰墨,品名家力作,贪婪研读,其文秀外慧中,让你喜、同你悲、与你乐,情恸之处,不禁潸然泪下。从怀揣温馨,始终以“自然抵达”的姿态,表达对人生、对社会、对情感、对历史和文化的领悟,从品味人生诸事到心灵丰碑的树立,及对西域感怀的慨叹,无不真情弥漫,处处闪烁着人间大爱,其语言之简约、文字之质朴、内涵之丰富、寓意之深刻,无不彰显其蕴含的深刻哲理,使人感触于人性的至真、至诚、至理、至信,让人沉醉于情文并茂的精神食粮中留连往返。正如龚曙光先生序文中所言:“克邦清平、宁静的文字,恰如一掬温润的泉水,清澈而又蕴藉。简洁到无饰,但风姿绰约;质朴到无伪,却生命充盈;真挚到无间,而哲思深远。”

  一、质朴语言蕴含温馨的真情表达

  通览克邦散文,“他用质朴得同泥土般的文字,撰写一篇篇实在得如同瓜果稻粱般的文章,展现的是一片憨厚的湘中汉子的精神境界。”(唐浩明)使原汁原味的生活描述映入眼帘,自然抵达于你的心灵深处,其言简、文朴,却意深、思远,让人爱不释手,难以释怀。克邦说:“我的每一篇散文,都是我所见所闻的真实记录和所感受的真情表达,家人、朋友、同事、平民、模范、英雄,凡是触动我情感的,都被我写进文中。”即使是父母、妻儿、六娭毑、吴老师、罗盘的主人等也让他用质朴真切的语言,以悠闲细腻温馨的笔调,向世人倾诉着其温馨的真情表达。
  《自然抵达》是克邦扎根于生活,用真情去写作、用心灵去感悟的情感体验,这也是他的散文获得影响力和生命力的重要鉴证。在《飘香的鱼汤》中,妻子一碗充满浓情的鱼汤让他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起,迅速传遍全身,我似乎这才发现,妻子“如冬天里的一把火,在我心中熊熊燃烧!她爱孩子,爱丈夫,爱生活,更以一颗善良、宽厚、仁爱的心对待生活周边所有的人。她的品行和气度让我钦佩,潜移默化深深影响了我,使我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长进了许多。”质朴的字行间,温馨的言语里充满着对妻的赞誉,流淌着对妻子的感激、怜爱与愧疚。
  《一对金戒子》叙说了儿子在庆祝父母结婚二十周年,为了更富感情、更富特色地表达对父母的爱,煞费苦心、精心筹划、巧妙安排,设置了这个意想不到的别样请客,出现了让他们既惊喜又感动的温馨场境,既是儿子对父母的感恩,也是父母对儿子自豪的真情流露。《与母亲夜行山路》、《疤痕》从儿时小事件中,挖掘出饱经风霜、呕心沥血、潜心事业的母亲高大形象,让母亲的大爱大德,不屈不挠的高贵品质,经过作者饱蘸激情的渲染,简直达到了椎心泣血的效果,谁读之都会潸然泪下,心潮难平。没有真情实感,没有化绚丽于平实的表达技巧,难以创造出如此生动的意境和血肉饱满的形象,也难以让作品如此清新自然、使读者浮想联翩。
  《老处长》他用质朴语言,用心叙说着老处长的谦虚谨慎,关爱同志,待人待事玉洁冰清,傲骨铮铮,朴实无华却又非同异常,赐予了他终生受益的宝贵财富。还有那位住在“筒子楼”里,年过半百,怀有金子般心的六娭抬着临产的妻子走了三里多路的意志和力量,让人无限敬佩,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位纯朴、善良、助人为乐、极富爱心的老人。还有《罗盘的主人》一个极其普通、平凡的山里孩子,经作者欲擒故纵、先抑后扬的情感描写,让他的形象,如高山,从容挺拔;似溪水,清澈见底。而《吴老师》的故事却让他一直无法从心中抹去,像一块巨石沉重地压在灵魂深处。从中我们依稀感到作者让亲情、乡情、友情在质朴的言语中交相融合,倾情描述,将作者的真情尽情泼洒。
  有人说语言就象X光,能透过皮肤、肌肉和体液,清清楚楚地看到骨架,到达那一层后,大量本原性的东西全充斥在自身周围,有温馨、激情的,有晦涩、黑暗的,但用华丽的词藻,文过饰非即无法看清其本质。而“克邦以温暖而机敏的目光梳理生命的亲历,以简朴而不失理性的书写雕刻心灵深处的感悟。”(彭见明)让我们可以看到他内心灵魂深处所表达的对人类美好与温暖的永恒追求,也印证了“文品出于人品”的这句至理名言。

  二、点滴平凡事树起心灵的标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潜能,都有胜出他人的潜质,我们之所以沦为普通大众,是没有给自己一个清醒的认识,没有给自己树立一根心灵的标杆,更没有朝这根心灵的标杆迅疾奔跑。而在克邦的笔下,普通人的故事,平凡人的情感,却也弥足珍贵。生活中那些琐事、细事、卑微事都能进入他的视野,嵌于他的心中,有些还可能会点燃其心灵的灯塔,成为其永恒的标杆。
  品读《自然抵达》是心灵的慰藉、是一种享受。从笔者“将生活中耳闻目见、所感所受的普通人、寻常事记录下来,将亲情、友情、乡情写入心灵之中,将真诚、善良、美好收录情感深处。”让“真、善、美”在一些所谓的小人物、小事情上流淌感动,彰显正气,于平凡中发现闪光点,在卑微中蕴含高尚情操。《芙蓉路上的邂逅》叙说了一位命运多舛、带着孩子擦皮鞋的女人,丈夫因意外事故,抛下了她和儿子及年迈多病的老父,但她没有向命运低头,对施舍让步,为小利所动,在克邦钱包忘拿,女人为之保管,直至“完璧归赵”。文章通过对女人的语言对白、细节刻画、心里描写,将她的高大形象栩栩如生、有血有肉的在你面前尽情展现,让你为其心地善良、心灵圣洁和心境高尚而真心折服和赞叹。
  克邦流着热泪写下的《寻访英雄足迹散记》,整篇用温暖、感动、真情的笔调对唐飞等六位乡干部在特大山洪面前挺身而出、舍生忘死的精神进行了热情讴歌,站在英雄牺牲的地方,心潮起伏,欲语无声。我们沉思着,回味着,远望着,想象着……那高山为英雄精神伟大、高尚、厚重去印证,那河流为英雄胸怀无私、清纯、舒畅所展现,让梯田为英雄心境朴实、真诚、淡定来表达。可以说,克邦在灵魂的感召下,在其行云流水的真情书写中剖析内涵,发现其真谛、真情、真义,在人性的温情中,让英雄的精神成为我们在未来人生旅途上立人、立功、立德、立言的重要支撑。
  在《出差途中》我钱包丢失,无钱买票的尴尬中,一位面目清秀、衣着朴素出手帮忙买车票的姑娘让他钦佩不巳,多年后仍记着她的情、她的义;《平江行》热土上的英雄们,财政战线上的卫士们的英雄事迹让他感动落泪;甚至是《青年作家和一把手》里一位清高、倔强、傲气的青年作家也成了他的“心灵标杆”。克邦就是这样的人,点滴平凡事也能在他心灵深处泛起涟漪。他将柔情、自信、悲喜和情感结合在一起,表达了对基层民众点滴琐事的深切关注,展现了一种阔大的精神境界和人性情怀,也透着他对人生、自然、文化风情、现实波澜、影像的敏锐感悟、深沉思考和灵魂关照。

  三、品味人生道出一颗感恩之心

  人生的境遇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别,境由心造,相由心生,就看你如何去品味、编织和创造。若你一味埋怨、甚至放弃追求,那么人生可能就会给你一杯苦酒,让你在昏醉中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而一事无成。只有那些懂得自性的清明、智慧和感恩者,才有机缘深入到人生的一切意愿的本原。克邦先生说:“一个人,在一生中,有如愿以偿,也有烦恼忧愁;有一帆风顺,也有坎坷曲折;有春暖花开,也有严寒冰冻;有阳光灿烂,也有乌云密布。”就看你如何把握、去面对。
  人有了感恩之情,生命就会得到滋润,并时时闪烁着纯净的光芒。克邦一生都有着深厚的感恩情结,对父母、妻儿、老师、同学、组织、生活,他都心存感恩,其人如此,其文如是。《自然抵达》读来浓浓的感恩之情扑面而来,逼真的情节感染着你,也影响着我。《漫漫风雪路》叙述的是克邦父亲苦难而坚强的一生。在父亲弥留之际,在回老家探望父亲的途中,真情回忆了父亲从“右派分子”、“反革命分子”到开除公职,判刑服役及后来的平反。读来未免沉重心酸,然克邦认为父亲的路“无论是风霜雨雪,还是阳光灿烂,他都走得踏实,迈得坚定!”,“他走路的方向、态度和姿势,是值得我们学习,效仿的!”。这是他对感恩的领悟,也是对“爱”的守望和呼唤,他也照此方向实践着,奔跑着。
  在《车祸现场》,克邦现场指挥抢救:“衣服弄脏了,鞋子踢破了,全身力气消耗殆尽,但我都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自豪,因为我又一次以实际行动实践了自己一直以来坚守的‘受社会恩泽,必尽全力回报社会’的心愿和诺言,无愧于党的培养,无愧于我的人生”。同时也对视人生命危急而不救,临阵溜之大吉,发出了难道就不怕一辈子受到道德良心的谴责吗?把克邦灵魂深处的爱憎和感恩情怀表现得淋漓尽致,更是他全力回报社会真情的自然流淌。
  《生死之间》让他在三十年后,一想起那事,就一阵阵害怕,让他对生与死的意义和内涵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也让他心灵受到净化,人格得到提升,精神达到升华,让他对生命有了新的诠释和向往。《一篇日记的“蝴蝶效应”》使他品味到人生幸运和机遇是决不会降临到不勤奋努力,不艰苦奋斗的人的头上的。在《下乡记》、《考试》、《谈话》、《一段友情的波折》等散文中,他将对乡亲、对机遇、对组织和对友情揉合在一起抒发自己的感恩之情,尽管有《遭受冤屈的故事》和《门诊遭遇记》,但他仍然以良好的心境、宽阔的胸怀、乐观的态度、积极的行动去面对生活、面对社会、面对未来,这就是他在品味人生中对人性与自然的真切感悟和感恩。

  四、率真性情蕴含豁达宽厚的胸襟

  《自然抵达》带给我们的首先是克邦先生的率真质朴、胸怀坦荡和未染世俗纤尘的透明,无论是讴歌乡土,还是怀念故友亲朋;无论是表达真情与欢乐,还是倾诉忧伤与寂寞,都是他率真性情的自然流露和心灵的直抒或折射。其作品更没有人为刻意的理念,没有标新立异的词藻的堆集,也没有惊天动地的题材,但读后都让人心灵强烈地震憾,让你体验到自然与生命融合为一体的率真情感,感受到爱心与坚强透出的博大胸襟。
  《馄饨店里的感动》写的是在馄饨店里一位坐在凳子上的小孩子“一点也不安分,又拍又踢,一只脚竟踹到我的膝盖上来了。我微微笑了笑,下意识拍了拍裤上的灰尘。”然当小孩一声稚气、怯生生的“伯伯,对不起!”的道歉,让克邦“一股热流一下子从我脚底直冲头顶,暖遍了全身。”也让他“品味到了、体会到了人与人之间,不论男人与女人、大人与孩子、生人与熟人,要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尊重,多一份真诚,多一份爱心。”正因为克邦率真的性情、豁达的胸襟,宽容待人,收到意想不到的结果,正如为别人开启一扇窗户,也就让自己看到更完整的天空。
  《星期六的早餐》是很少干家务的克邦,主动请缨为妻做早餐,却把味精放入甜酒中,以致“我一阵反胃,恶心得很,飞快地跑到卫生间,呕吐不止……”。让人叹服克邦真性情之人。《送礼》是二十年前克邦为妻子的工作调动,使自己“一直以来想保持‘正人君子’的准则不攻自破”的送礼,然由于商店女老板的疏忽,“忙中出错,把两条假烟给了你们,真要是坏了你们的大事,我可要后悔一辈子!”克邦听罢“与妻子愕然,面面相觑,冒出一身冷汗来…..”把作者一喜一惊的心情表现得惟妙惟肖,也把读者的心绪从起伏中带到极至,让你眼随书转,心随意动,欲罢不能。
  刘克邦的《自然抵达》对人物细节的描写、心理的刻画、性格的把握上有入木三分之功效,在于他善于捕捉那些看似平淡却极富人物内心刻画韵味的场景。《罚款风波》、《遭受冤屈的故事》、《相聚在湘西》和《大树、熔炉、方舟》等作品均是其人物性格描绘的典范,也是其率真性情所体现出宽厚胸襟的代表。他引导我们默默凝视静穆的自然,用心灵触摸生命的质感,让你强烈地感受到大气磅礴中的宁静,充满人性中的柔和,率真不经意间的精到,以及对大自然赋予人类博大胸怀的眷恋。涂浩先生说:“刘克邦散文气质的生成,得益于其内外兼修的素养,背后有精神的大爱,宽阔的胸怀和自性美好世界的情怀,总是用颗善良纯朴的心呵护、守望,即使写人生历程中的冰冷和黑暗,也总是用阳光普照着,充满一种温馨的暖暖的色调。”

  五、西域胜景牵动赤子情怀

  有一种幸福,金钱买不来;有一种感情世间最美,除至善之母爱,那就是赤子情怀。赤子情道不清、理还乱,除纯洁、真诚、善良、自然外,还表达为对世间万物之求索,对真理之不渝追求,对祖国的至诚忠爱。而品读《自然抵达》,总为其文情似海,真情扑面而倾倒,尤其沁人心脾之赤子情怀更动人心魂。
  《夏威夷游子情怀》从“这里碧水清澈、空气新鲜、阳光灿烂、林木葱郁、鸟语花声。……惊叹这‘火山之城’的神奇奥秘,仿佛置身于人间仙境,忘记了一切。”对夏威夷神奇的自然美,泼墨挥洒,铺张夸赞,让你情不自禁对这人间天堂的神往。而后笔锋一转,由景入情,以情感人,将李女士的爱国情怀淋漓展示,让我对她陡生敬意,由此及日本人“慷慨、豪气、无私、真诚,让人顿生几分敬畏。”对比我们应在继承和发扬中,还需借鉴吸收,由此让“我在此品赏到了景的大美,更在此体悟到了人的大真!”闭目静思,一幕幕场景铭刻于心,一片片真情浮于脑海,一股股暖流贯通全身,细细品味,明白晓畅,耐人咀嚼,回味无穷。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孟子·离娄下》)。克邦赤子心乃其开阔、温暖、宽容、真诚和欲求的自然表露。西域《圣地亚哥的航母》让他敬慕、叹服之外,发出了“我由衷地希望,也充分相信,我们13亿人的泱泱大国,我们有能力有技术制造出我们自己的航母。”的真情至诚呼唤。《好莱坞的“星形奖章”》中“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得不佩服……,我们没有理由不向人家学习,取人之长,补己之短,改革创新,开拓进取,不断提高自己的发展水平。”其赤子之情展露无遗,还有他赞美《西海岸的“骆驼刺”》吃苦耐劳的作风和坚贞不屈的意志,《火树银花不夜城》、《万里长空览北美》、《别样风光华盛顿》、《费城的钟声》等,除对西域风光的由衷盛赞,尤对其“是真实,还是虚假?是唯美,抑或伪善?”发出了强烈的质疑,对钟的主人“正人君子”形象和“崇尚民主、追求自由”言行大打问号。
  《天堂与地狱》是作者篇末之章,更是点睛之笔,精华所在。“如果你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去,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去,因为那里是地狱。”将纽约的城市特点,制度特色和人情冷暖精准描摹,铺陈其事,简洁有力,句内有意,句外有味。尤其在临别之际对儿子的谆谆叮嘱和浓情感悟“想来想去,我还是喜欢我生活的平实、淡然,我还是炽热地爱恋孕育、滋润我们成长、发展的故土和家园!”别了“天堂”!别了“地狱”!正如“世间浮华喧嚣,而克邦先生的质朴清新给我们别样的审美感受。”(彭见明)虽然作者返璞归真,自然抵达,但它又是新的起点,新的开始,路还在延伸。

(作者:长沙市作家协会

____
  • 李鸽
    李鸽
  • 钟楚彦
    钟楚彦
  • 易汝珊
    易汝珊
  • 何宇波
    何宇波
  • 张圆梦
    张圆梦
  • 杨依
    杨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