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克邦文学作品重点推介(5)

┌2013-09-26┐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生活褶皱中的一汪深情

  --刘克邦《清晨的感动》读后
  聂茂

  几天前的一个清晨,大约才七点钟的样子,我突然收到一条短信,一看是克邦兄的。他说,他的第二本散文集《清晨的感动》即将付梓,想请我作序。我没有犹豫,欣然应允。但答应下来后,便感到自己有些莽撞,克邦兄与文坛上的诸多名家如谭谈、唐浩明、龚政文、水运宪、蔡测海等交往颇深,我岂能在此班门弄斧?转念一想,克邦兄大约希望我作为一个专业性读者谈谈自己对他作品的真切感受吧。既如此,也就不再顾忌什么了。
  之前,我读过克邦兄的另一本散文集《金秋的礼物》,很惊叹于他对生活有那么细腻真切的心理感受,对于过去,对于自己周围的人和事,他总能怀着一种坦然淡定的心态去面对、去追忆,对于生活中普通的一草一木总能发现其中的闪光点,这样的温润心态支配着他写出了一篇又一篇的散文佳作。
  当然,我宁愿把克邦兄的散文作品当作这种人生态度的附属品,人生的宽度和厚度决定了文字的境界。克邦兄的文字是纯净而凝练的,这种纯净经过了时间的洗礼,经过了苦难的磨练,当然也打下了深深的时代烙印。他的青少年时代从文革开始,时代风雨的变幻无常和残酷际遇的刷洗使他的人生路程经历了巨大的潮起潮落,同学、好友、亲人的命运大多在这段时间里都有了跌宕起伏的变化。
  克邦兄文字带来的感动也有一些好像与时代无关,完全是一种人性的礼赞。例如,少年同学廖传丰在克邦不慎落水时挺身相救,后又在水库工地为挽救别人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这种人性的壮美深深地印记在他的脑海,震撼着他的心灵,在那段如诗如画的岁月里,廖传丰曾经是他奔跑中的标尺,后来又结下了纯真无暇的友谊,而今,面对差一点吞没他身体的堤岸,流水还在,斯人已去,怎不令人鼻酸泣下?
  值得一提的是,读克邦兄的散文,我们既看不到狂风暴雨的时代背影,也有没有情绪上的大起大落,这种在节制感上恰到好处的把握显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繁华褪尽的深沉,百花竟放之后,落英满地,化成了这本《清晨的感动》,灾难的残忍和时代的无情并没有在回忆中成为主色调,生命中的遗憾、美丽、无奈和宽容在克邦兄的散文中若隐若现地散发出来。这就好比不同人生阶段的人穿衣服,年轻人的衣服上经常会有很多的饰品和花样,或者做出不同于常人的所谓个性化点缀,但是,成熟之后,衣服常常会中规中矩、趋于平淡,不会在穿着上追赶新潮以吸引别人的眼球,但是西装和衬衣的美感不会因为少了别出心裁而削弱,相反会因为成熟、庄重、自信而飘逸、洒脱。
  读克邦兄的散文,适合在窗明几净的房间里,选择一个无风雨也无晴丽的下午,慢慢品读。就我个人的阅读经验来说,当一天的喧嚣沉静下来,平坐床榻之上,开启温馨灯光,伴随着轻轻翻动书页的声音,进入那个在文字中轻轻流淌出的世界。这样说是因为,年少时的轻狂完全淡去的时候,才意识到,克邦兄散文开启的是一个洗尽铅华的人生空间,这并不是一种崭新的审美范式。但是,在我们当下的散文创作中,却是一个相对稀少的品类,毕竟,年少的单纯难免幼稚,天命之年的平淡必然啰嗦,克邦兄的散文填补了两者之间的空白地带,契合了散文写作的审美原则:从生活的肌理走进灵魂的旷野。
  克邦兄是学会计出身,每天和各种各样的数据、表格打交道,在我认识他之前,认为他肯定是一个严谨得近于刻板的人,因为职业是能够影响一个人的,如果有足够的人生经验和社会阅历,就能从一个人的性格中窥测出他的职业,同样也能从职业中推断出性格的大致轮廓。所以,当我看到《清晨的感动》时,心生疑惑,为什么克邦兄会有如此迥然不同的两幅笔墨?一面是严谨科学,不容许有一丝一毫、一分一厘的偏差;另一面是文字中的诗意人生,富于创新的质感和审美的弹性张力,从”五彩人生“至”旅美日记“,再到”有感而发“,直到最后一页书稿翻过,我的这种疑惑也终于悄然释解。
  原因在于,生活以不同的形式体现在各个领域中,数字是对生活的一种解读,文字也是对生活的一种解读,散文就是克邦兄解读生活的一个通道,一种精神表达,一种心灵的追寻,但是很多作家刻意地忽略了生活与散文的距离尺度。
  散文与生活的距离保持一个什么样的尺度才是合适的?有时,我们的散文离生活太远,口号的罗列在喧嚣过后迅速离开时代的文学中心,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之中,甚至没有”边缘化的趋势“这样一个常见的发展过程;被称为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散文三大家的杨朔、秦牧和刘白羽创造了散文写作的模块,关键之时峰回路转,然后柳暗花明;想要赞扬就先厌恶,然后虚晃一枪,是所谓欲扬先抑。这些套路曾经盛极一时,夸张、煽情的语势把读者卷进滚滚洪流,在语流裹挟下完成阅读的暂时快感后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就像跟着上街游行的队伍走了一圈一样,情绪高昂却不知所以。
  有时散文离生活又太近,近得与生活没有了距离,零距离的接触被作为原生态的生活加以渲染,似乎生活中的一切都和浴缸结下了不解之缘,浴缸中的感觉被写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作协的性质是亦官亦民,这样,以写作为业的作家们常常在写作的套模中来回游走,与生活的关系变得很尴尬,生活不再是身边的一切,而是采风和戏讽的对象,生活与写作不再是水乳交融的一体,而是真正的”表现对象“,是写作的”他者“。
  克邦兄的散文把目光放在身边的生活中,不去讲述那些与哲学已经难分难解的深奥道理,不在遥远的历史纸堆中低首徘徊,也不沉迷于历史遗迹的凭吊,他无需刻意地去挖掘什么写作资源,写作只是一种惬意的人生表达,这从他的《我的生活不能没有她》、《老处长》中都可以看出。正如冯伟林在《温润的素描》中所说,”对他来说,写作不是职业,更不是谋生的手段,所以就少了一份限制,多了一份洒脱;少了一些功利,多了几分从容。“身边的生活就是一座富矿,其实,写作并不是作家的专利,很多时候,经典的作品是那些文学票友写出来的。
  当散文走向名山大川,走进闺房阁楼,走进历史的纸堆,就是不能走近我们身边的生活,不能触摸生命中的灵魂,我们散文的写作现状经常不是离我们的生活太远,远得没有了人间烟火的味道,就是离得太近,近得超越了文学的表现限度。这个时候,票友散文写作似一股清风吹皱了文坛的一池春水。国外没有我们国家类似作协这类的组织,也没有专业的作家,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的专业水准要高过其它国家,我们的文学所体现出的力度和深度与西方文学对比就有优势。事实情况是,在诺贝尔文学奖这个平台上,我们的记录仍然是一片空白(2000年高行键意外获奖,中国政府不承认,而且他是流亡过程中获奖的,代表法兰西民族,似乎与真正意义上汉语作家的获奖挂不上边)。也许我们会说,诺贝尔文学奖怎么能作为评判一个国家文学成就的尺度呢?这个奖的清单上难道就没有次品?所有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都可以进入世界文学史的序列?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我们新时期文学的发展现状和取得的成绩就连我们自己都不能满意,作品经典化的问题虽然屡次的被提出来,但是哪些作品去挑起经典化的重任?哪些作品众望所归地构建一个当代文学的殿堂,一直没有!我们讨论的问题是,票友写作是否是我们散文创作中的一种有益补充或者改变格局的力量呢?
  读克邦兄的散文有时会有直刺内心的力量。《少年同学廖传禄》,让我想起卢梭的《忏悔录》,每个人在群体中展现出来的只是一些点的组合,都会以光鲜的面貌出现,当然这也是一种美德,体现了对别人的尊重。但是,作为本能,很多人对于过去的一切会有一个筛选,选取那些值得回忆的东西在脑海当中反复再现,言谈中也会得意于那些辉煌荣耀的往昔岁月,甚至点点滴滴都能准确地出现在该出现的场合、该出现的位置。
  实际上,那些不堪回首的伤疤在记忆中才有更深的刻痕,灵魂深处的内心世界并不是一个单纯的透明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灵禁区,这个禁区不容许任何人去触碰,包括自己,多数人在提及自己的那一片心理禁区时会刻意的回避,纵然如此,我们也会表示理解,毕竟这是人性使然,自我解剖的精神和勇气少之又少,在《忏悔录》中,卢梭对少年时代因为无知和狂妄而犯下的错误做了毫无顾忌的坦白,我们感受到了一种新型人格之美。后来读到巴金的《随想录》,对于在文革中自己没有勇气站出来捍卫正义和真理而感到深深的遗憾,甚至是歉疚和惭愧,巴金没有找任何的理由为自己辩解。在克邦兄这里,首先是强烈的自我解剖精神,这是一个真正有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表现出来的精神,在细微之处,通过儿时的一段往事,回到生活的深处,作者没用任何华丽的词语和句式,文本中的”我“(实实在在的作者本人)和廖传禄因为交往中的普通小事,罗盘的丢失导致我们之间产生了摩擦和矛盾,后来,时代的大潮把每一个人卷起,而后放置在了不同的海滩之上,”我“在长沙,他在湘西。多年以后,当”我“再次回到湘西,面对似曾相识却已经今非昔比的家乡,面对自己遇险而被廖传丰救起的那个堤岸,思绪随着罗盘回到那个遥远的从前……,无需宏词大调,无需煽情夸张,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真切,这种自我深情的回忆,我们不会感到丝毫做作和伪饰,还有一种童趣丧失之后的伤感之美。
  克邦兄尽管是一个政府部门的领导干部,但是,从骨子里讲,他仍然觉得自己是众多普通百姓当中的一个,没有觉得有什么特殊之处,这是一种朴实的平民情怀,作为一个政府官员,一个知识分子,克邦兄的心理基点从来都放在普通的百姓之上,像他这样级别的官员,完全可以利用一些便捷的资源来解决身边生活中的问题。《门诊遭遇记》中的克邦兄不再是那个在办公室中伏案沉思的领导,去掉了身份头衔,离开了自己的专业领域,到了医院里,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患者,这就如同将军和士兵脱了衣服,跳到澡堂子里边,大家都一样,肩章上的繁复图案所代表的身份符号被完全拆解。在医院排队、挂号,等护士叫,然后才能一睹医生真颜的过程是非常艰苦的,因为每一个在焦虑和无奈中等待的患者都抱着同样的期待,希望医生的一纸处方能够成为切除病痛的利剑,希望用那些白色的药片和倒挂的液体瓶去抚慰漫漫长夜中呻吟的灵魂。
  这种经历和心态如果不是亲身感受,很难在生活和工作中贯彻”以人为本“,所有的呐喊都只是口号。正因为此,我觉得克邦兄的散文虽然没有鸿篇巨制,但它的意义都有着别一样的重量,它的风景有着别一样的美丽。
  感谢克邦兄的信任,使我有幸成为这本散文集的第一个读者,对此,我深深感动,并向他祝福。

  (作者系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新闻传播研究所所长、硕士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评委、湖南省委宣传部文艺阅评员)

 

  自然抵达与抵达自然

  ---- 读刘克邦的散文《自然抵达》

  涂  昊

  散文家刘克邦1955年9月出生于湖南洪江,2008年出版散文集《金秋的礼物》获得第四届毛泽东文学奖,2013年出版散文集《自然抵达》。刘克邦是一个自由的业余的散文家,在散文中,用自然、真心、散漫和松弛的话语风度,始终以”抵达“的姿态,”在美丽、神奇的故乡山水间跋涉求索“,将告别、悲喜、柔情、自信和思考组合在一起,表达对人生、对历史、对社会、对文化的领悟。他以一种非常自然的抵达方式抵达自然,展现了一种阔大的精神境界和人性情怀,这是扎根于湖湘大地的自然的舞蹈,在当下”以审丑和故作晦涩为时髦的散文文风“背景下显得非常珍贵。

  自然抵达
  任何艺术,如果不是遵命之作的话,往往都是艺术家自身生命的注脚,是他处世状态及其可能的证明。刘克邦的思想,服务于他生命因时因地的需要,是从他生命深处自然生发出来的。正如黄宗羲所谓”道本自然,人不可以智力与,才欲自然,便不自然“。(《明儒学案师说陈白沙案语》)散文是最自由的文体,它是知识分子精神与情感最为自由与朴素的存在方式。自由的散文家刘克邦紧贴大地,以悠闲细腻深情的笔调,观察世界,理解生命,走着一条生命自由释放的散文之旅。
  刘克邦的散文首先是一种贴近现实,富有人间烟火味的写作。他在和夏义生的谈话中,讲到”我的每一篇散文,都是我所见所闻的真实记录和所感所受的真情表达,家人、朋友、邻居、同事、平民、模范、英雄、熟人、生人,凡是触动我的情感的,都被我写进文中。我的朋友说,看了我的散文,就一眼见底,完全了解我这个人。“妻儿、父母、老处长、六娭毑、吴老师、罗盘的主人、庆军君等让他”怀揣温馨“。芙蓉路上一个司空见惯微不足道带着孩子擦皮鞋的女人,尴尬中出手帮忙买车票的无名女青年,平江热土上的英雄们,财经战线默默奉献的卫士们,清高倔强傲气的青年作家,甚至一位天真活泼通情达理的孩童,都成了他的”心灵标杆“。
  刘克邦是一个”看见者“,一个感觉丰富的人,他相信内心的真实和具体的世界,用心灵去细腻感受世界,和生活的现场、作家的记忆、逼真的细节建立了血肉的、紧密的联系。妻子一碗飘逸清香溢满浓情的鱼汤的温馨回忆,夜行山路、伤疤事件中母亲对儿子痴心和博大的爱,母亲去世后自己的迷茫与无助,做牛倌时的沉重与坚定,年过半百的六娭毑抬着临产的妻子走了三华里的意志和力量,老处长的真诚朴素、对年轻人的关心和爱护,重感情、重情义的史家桥村老百姓,与小学同学廖传禄之间的恩恩怨怨,渴望精神尊严的落寞的文哥,生活中那些具体、细小、卑微的事都能进入刘克邦的视野。刘克邦的散文情深意长,诗意盎然,尤其是对魂牵梦绕的童年,因为他们源于亲历的生活,源于对情感的细腻体验。
  刘克邦是位虔诚的观察者和谛听者,他没有沦陷于世界的喧嚣之中,没有沉于苦难的感伤之中,而是坚守沉静的内心世界,”一只脚拍着诗的节奏,一只脚顺着大地的脉络“(彭见明评语),诗意地接近自然,将充满声色、味道、光影的大自然连接起来,倾听自然微弱的声音,他和他最欣赏的当代作家迟子建一起,试图以一种水灵的笔调保持人与自然的微妙和谐:
  古镇中,青砖灰泥垒砌的古城墙高高耸立雄伟壮观,纵横交错的青石板街道光滑平直蜿蜒曲折,精工细作龙飞凤舞的雕梁牌楼随处可见目不暇接,桐油漆就的杉木板民宅商铺古香古色鳞次栉比,还有那流传千古名扬四海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芙蓉楼……(《与母亲夜行山路》)
  驶入雅安村,县道、乡道、村道、柏油路、水泥路,一条接一条,一段接一段,四通八达,连绵起伏,平坦整洁,清新亮爽,一直蜿蜒到村村户户、家家门口。(《再进雅安村》)
  坚韧虬曲的枳木、婀娜柔情的杜鹃、刚烈艳丽的月季也毫不示弱,……对比之间,还嫌不够,一时兴起,竟抖动着身躯,肆意地吐放出一朵朵或大或小,或素或艳热烈奔放,耀眼夺目红的、黄的、白的花儿来,令人驻足观奇,目不暇接,心旷神怡,如痴如醉。(《芙蓉路上的邂逅》)
  刘克邦散文中,所描绘的不管是乡村,还是现代都市,总是宁静而和谐,充满了生命的温情和水灵。刘克邦的心灵在散文中不是抽象的,而是在具体的活生生的世界中植根的;他不相信理念对生活的解释,也不相信惯性对生活的支配,而是在细节和亲身体验中建立人和大地、人和人、人与自己内心之间的精神之桥。
  尤为可贵的是,刘克邦写了自己的苦难记忆,写了基层老百姓的生存困境和精神困境,但他不是为了写苦难而写苦难,不是为了写困境而写困境。刘克邦既没把乡村当作天堂,也没把乡村当作地狱;既没把现代城市当作乐土,也没把现代城市当作城堡,刘克邦热情、理解、包容甚至是享受生活中的一切。因此,在他的笔下,既写了”小镇景致迷人,美不胜收,如人间仙境,令人赞叹、陶醉与神往“,也写了荒山野岭黑灯瞎火,”偶尔不远处传来几声猫头鹰怪异的叫声,似哭,似嚎,阴森、冷飕飕的“;既有苦难时的迷茫与挣扎,又平和纯美;既有狡黠和欺诈,又有同情和温暖;家庭工作生活的”人生品味“,幸福生活的”真情咏叹“,在既是”天堂“,又是”地狱“的”西域感怀“……刘克邦用他的思想探索和敏锐的感觉,将知识、理性、情感、智慧与审美融为一炉,站在天地之宽和宇宙之大,来思考世道与人心,由此刘克邦笔下的现实不是局部的、个别的、偶然的、表层的现实,而是有一种整体感,既”以温暖而机敏的目光梳理生命的亲历“(彭见明评语),写出了一个人艰难的成长历程,解释出了被日常生活所掩蔽的生活真相,揭示出了人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和精神状态,也读出了我们民族几十年来的苦难记忆。

  抵达自然
  “抵达”是个艰辛的历程,如果说在《遭受冤屈的故事》中可看到颇有性气的刘克邦还有点内心的“忿忿然”与焦虑,而到了“我沿着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的楼房商铺,踏着方格彩砖铺就的人行道,尽情地吸吮着路旁玉兰树上飘送的花香,上城南路,经天心阁,到南门口,顺着步行街,折入太平街,转入三王街,径直来到著名百年老店--双燕楼”中,不止是心理的惬意,而是精神的解脱与超越,思维上畅通无阻,精神上海阔天空,价值上圆融通达,意味着身内身外的世界走向自在、自足、自由而安宁。在位居一定权势之位的刘克邦这里,社会的热情,世俗的纷扰,知识的累赘,理论的迷障哗然崩解,生命通过诉诸内心的修为和解构,获得了自由与超越。我们从散文中看到一种温暖、宽厚、充满希望的写作,这与其说是一种文风,还不如说是一种修养和通过修养达到的可以意会而难以言传的自然境界。
  温暖写作,意味着有盏大爱的心灯。夏义生在一次谈话中问刘克邦如何面对苦难,如何书写苦难时,刘克邦认为,“用‘苦难’一词有点过重。相对于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来说,近半个世纪以来中国所经历的一切算不了什么,最多也不过称其为波折、曲折或阵痛而已。至于个人的经历和命运,则更微不足道了。……我把过去的坎坷和磨难当做一次历练、一种资本,以良好的心境、宽阔的胸怀、乐观的态度、积极的行动去面对生活、面对社会、面对未来。”①言说之中洋溢着明朗健康的人生态度和积极乐观的生命哲学。刘克邦散文气质的生成,得益于其内外兼修的素养,背后有精神的大爱、宽阔的胸怀和向往美好世界的情怀,总是用颗善良纯朴的心呵护、守望,即使写人生历程中的冰冷和黑暗,也总是用阳光普照着,充满一种温馨的暖暖的色调。
  “在我的散文中,有一根红线串连,那就是‘爱’字,有对父母感恩的‘尊爱’,有对妻儿温馨的‘怜爱’,有对友人纯朴的‘珍爱’,有对英雄崇敬的‘热爱’,有对事业钟情的‘笃爱’,有对祖国忠诚的‘挚爱’,就是批评不良针砭时弊时,也是怀揣一个‘爱’字,带着希望、期待的心理去书写的。”②刘克邦渴望“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个世界由此爱意浓浓,大爱满园。这是历经苦难的刘克邦对“爱”的领悟、理解,也是对“爱”的守望、呼唤。而且情感沉淀的刘克邦对“爱”又“注意分寸,掌握火候,有收有放,有抑有扬”。这就是刘克邦散文中爱的现实:高于生活的质感和苦痛,又平和、温润,始终有一种温暖的阳光照耀着。
  宽厚写作,意味着博爱宽容的胸怀,一种高远的境界。刘克邦出身于书香之家,成长于苦难岁月。“我每每触摸到头顶那块凹下去的伤疤,我记得的却不是自己当年的痛,而是母亲对儿子痴心的爱,对他人的无限宽容和大度。”父亲的路“无论是风霜雨雪,还是阳光灿烂,他都走得踏实,迈得坚定!”乡村教师的母亲给了他宽厚、善良的天性,苦难的父亲给了他走路的方向、态度和姿势。伟大的母爱和父爱赐与了他一种宽阔的胸怀:“人嘛,要有积极的心态,宽阔的胸怀,站得高,看得远,向前看,与人为善,与社会为善。”③这种胸怀自然地浸润在散文中。
  写自己的妻子:“她象冬天里的一把火,在我心中熊熊燃烧!她爱孩子,爱丈夫,爱生活,更以一颗善良、宽厚、仁爱的心对待生活周边所有的人。在我记忆中,二十多年来,她从未与人红过脸、吵过架,计较别人的差错得失,在人前背后说三道四、搬弄是非。她的品行和气度让我钦佩,潜移默化深深地影响我,使我从中学到不少的东西,长进了许多。”(《飘香的鱼汤》)
  一段莫逆之交的友谊经历一番波折后:“两人肩并肩,漫步在花团锦簇、华灯映照羊城街头,推心置腹,谈笑风生,天南海北,无话不说,一直谈到夜深人静、凉意袭身……”(《一段友情的波折》)
  写自己遭受不白之冤的反思:“对领导,对同事,对下级,对亲朋,对家人,遇上矛盾,碰到问题,多问几个为什么,多设身处地想想对方,没有确凿证据,不亲身验证事实,千万不能胡乱猜测、轻易结论,以免错待人家、冤枉好人。若如此,就能将自己置身一个睿智、清明、公正、宽容、大度的境地。”(《遭受冤屈的故事》)
  写羽毛球拍子的故事:“我不打羽毛球,或者说不专心羽毛球,仅一点业余爱好而已,这拍子如果真有所价值,放我手中,岂不浪费了它的作用?假如真为他所握,不正是枪归战士,物尽其用了吗?若如此,我为何还要去追回它呢?”(《羽毛球拍子》)
  还有《门诊遭遇记》、《一次维权行动》、《罚款风波》、《擦皮鞋的女人》、《送礼》等散文,以一种宽厚健康积极的心态,寄托了对社会向善的期待,滋润着人的心灵。
  正因刘克邦宽厚和温暖色调的写作,可以看到刘克邦的灵魂视野是非常健全的,他始终坚定和勇敢,也始终明白和洞彻,始终以平和公正的眼光看待人,看待历史,在宽广的理解中对美好世界充满希望,“表达了人类对美好与温暖的永恒追求”(毛泽东文学奖颁奖辞),这是一种充满希望的写作。
  “多么美丽的神话!多么动听的故事!只要是爱真、向善、崇美,我宁可相信它是真的,爱听!”(《德夯小溪》)
  “问题是,你能不能坦然面对,率性而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笃实豁达,淡定从容。我想,你如果做到了这一点,认定你的目标,坚定你的信心,走你自己的路,就没有迈不过的坎,趟不过的河!”(《西域感怀》)
  “想来想去,我还是喜欢我的生活的平实、淡然,我还是炽热地爱恋孕育、滋润我成长、发展的故土和家园!
  别了,‘天堂’!别了,‘地狱’!”(《“天堂”与“地狱”》)
  刘克邦以一种温暖、宽厚、充满希望的写作,表达对生活和世界的挚爱,这是他的散文获得生命力和影响力的重要途径。同时在他的散文中还沐浴着深厚的历史文化气息。刘克邦谈到“五四”文学对其散文创作的深刻影响,认为“五四”时期倡导一种平民化的“为人生”的文学,提倡“普遍”和“真挚”两种文学精神,尤其是鲁迅的《一件小事》和朱自清的《背影》,深刻影响他的文学态度、思想和精神。刘克邦还非常推崇文学理论家泓峻所说“一个真诚而有良知的作家,一方面要通过写作活动满足自己的精神探索与自我表达的需要,另一方面又要使自己的表达与他人的存在具有相关性,并帮助他人更好地生存,文学事业因此对他们变得加倍沉重”。从中可以看到“感时忧国”、“经世致用”湖湘文化精神对“湖湘平民”刘克邦的深刻影响。
  刘克邦散文的精神基础是感官的、自由的、温暖的、富有人间烟火的,是一种思想的言说,是一种人生的真实践行,也是一种让人心仪的人格风度。它的自然抵达之旅还在不断延伸。

  注释:
  ①②③夏义生,刘克邦.记忆·情感·思想·审美--刘克邦访谈录.文学界(专辑版),2003,(2)

  作者简介:涂昊(1973-),男,湖南岳阳人,教授,文学博士,湖南省普通高校学科带头人,湖南省写作学会副会长

 



(作者:长沙市作家协会

____
  • 李鸽
    李鸽
  • 钟楚彦
    钟楚彦
  • 易汝珊
    易汝珊
  • 何宇波
    何宇波
  • 张圆梦
    张圆梦
  • 杨依
    杨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