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克邦文学作品重点推介(6)

┌2013-09-26┐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自然抵达“黄金岸”

 ——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财政厅总会计师刘克邦
 

  怀化日报记者  陈甘乐

  “克邦的散文写得朴实、明朗、深邃且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和炽热的亲情、乡情、友情……”
  “刘克邦有过很多的人生不幸,但对于工作对于人生,他付出了极大的热情,他把一腔一腔的心语渲泻到了纸上……”
  “克邦是一个质朴、实在且带有几分憨厚的人。他出生于书香之家,成长在苦难岁月。乡村教师的母亲给了他善良的天性,异于常人的苦难激励他奋发图强的志气……”
  “以温暖而机敏的目光梳理生命的亲历,以简朴而不失理性的书写雕刻心灵深处的感悟……”
  “他的散文多在庸常与平实的生活中发现美,擅以本色天然的文笔表现美……”
  透过谭仲池、谭谈、唐浩明、彭见明、王跃文等大作家对官员作家刘克邦的评价,不难看出刘克邦的别样人生和写作态度。
  人朴文简谓真美。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为刘克邦散文集《自然抵达》撰写的序题,道出了对官员作家刘克邦人如其文、文如其人的赞美。站在大作家和湖南省财政厅总会计师这个令人称羡的位置上,刘克邦确实到达了人生的黄金时期,用数字和文字演绎出了他的精彩人生。
  6月7日上午,刘克邦在省财政厅办公室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怀化是我启蒙和成长的地方”

  记者:你出生在山清水秀的黔阳古城,对那片熟悉的土地有哪些难以忘怀的记忆?
  刘克邦:五十年代,我出生在舞水河畔的一个教师家庭。新中国成立后,我的父亲响应政府支援湘西的号召,放弃了在湘中地区优越条件的工作,来到当时的黔阳三中任教,不幸的是,1958年被打成“右派”,遣送原籍务农。母亲是黔阳一名土生土长的小学教师,父亲被开除后,带着幼小的我,承受着生活与精神的双重压力,坚持着将知识传授给山区孩子,但终因劳累过度,积忧成疾,倒在讲台上再也没有起来。可以说,我的童年,有欢乐,也有悲伤,有甜蜜,也有苦涩,是在幸福与痛苦的交织中度过的。在那时,父亲“落难”,我与母亲相依为命,政治地位低下,在人面前抬不起头,说不起话,成了名副其实的社会“边缘人”,尤其是母亲早早离世,我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几乎到了绝望的地步。庆幸的是,在我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乡亲们、老师、同学伸出了援助的手,给予我莫大的关心和帮助,安慰我坚强起来战胜困难,安排好我的生活、学习,使我感受到了什么叫人间真爱,体验到了什么是人情温暖,懂得了要怎么做人、待人的道理,领悟到了该如何面对生活、面对社会。
  怀化,山美,水美,人也美,是孕育、启蒙我成长的地方,是我的第一故乡,它注入我智慧,也给了我坚强,我爱这里的一草一木,也爱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更爱这里勤劳、朴实、善良、热情的父老乡亲,他们对我儿时的关心、关爱和帮助,我历历在目,永生难忘。

  “母亲给我读大量的名著名作”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文学创作的?至今创作出版了哪些文学作品和专著?
  刘克邦:从小时候,受母亲的影响,我就十分喜爱文学,经常不断地在煤油灯下听母亲给我读大量的名著名作,甚至包括那些生涩难懂的古汉语散文和诗歌。母亲去世后,我失学了,被迫到父亲所在的湘乡农村生活,但痴迷文学的热情丝毫未减,相反地愈为强烈,尽管时值“文革”的特殊年代,文化、文学已成为众人口诛笔伐的“垃圾”、“毒草”,但我不仅在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且劳动强度大的条件下坚持写日记、短文不断,还千方百计找书来读,四处寻觅苦苦求借乡里民间偷藏的《封神演义》《青楼梦》《施公案》《彭公案》等线装古书,省吃俭用到书店购买《艳阳天》《金光大道》《沸腾的群山》《渔岛怒潮》之类的时代小说,接触了不少的文学作品 汲取了大量的文学营养。参加工作后,我主要的精力放在专业实践与理论研究上,出版的4部财经专著和发表财经论文125篇,共145万字,虽然陆陆续续也写过一些文学作品,但总认为不太成熟,拿不出手,仅作自我欣赏而已。直到2007年,一次偶然机会,一位朋友看过我的文稿后,大加赞赏,极力鼓励我送出版社出版,就这样我的第一本散文集《金秋的礼物》问世了,没想到还拿了个“毛泽东文学奖”。而后,竟一发不收拾,又出版散文集《清晨的感动》《自然抵达》,共59万字,相继在文学刊物和报纸副刊发表文学作品122篇,共38万字,着实收获了一份文学创作的喜悦。

  “以质朴率真的笔墨还原生活”

  记者:在散文写作中,你是怎样“见素抱朴”、歌颂“真、善、美”的?
  刘克邦:了解我的人都说,我的散文特别真实。是的,我每一篇散文,都是我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平凡人经常事,都是发自于我内心深处的感慨和赞叹,因而很多人读起来都感到亲近、自然、朴实和真切,容易拉近作者与读者的情感距离,受到读者的普遍欢迎。我写散文,有一个原则和底线,就是决不凭空虚构、肆意编造人物、情景和故事,不触动、打动我的内容和情节决不去写,尤为注重撷取、采摘平常人日常事中那些闪光、透亮的细微之处和点点滴滴,将那些富有生活灵性和人文价值的原生素材,进行筛选、加工、酿造和提炼,将自己的感悟、情思、心声融入其中,体现丰富、灵动、光亮的思想内涵。我的散文,有写自己经历的,也有写他人叙说的;有写熟悉了解的亲友和同事的,也有写素昧平生邂逅路遇的;有写家喻户晓名人大家的,也有写不为人知平民百姓的;有写英雄模范人物光辉形象的,也有社会底层小人物默默言行的;有写对家乡本土的眷恋,也有写对异国他乡的感佩。总之,我通过写人、写景、写事,力求以最质朴率真的笔墨,还原日常生活的丰厚质地,发掘平凡生活中温暖诗意,仰敬寻常人物心灵中的真诚、善良、美好,抒发和表达自己对美好和温暖的执著

  “谱写人生最美妙动听的乐章”

  记者:2011年4月,你的散文集《金秋的礼物》获得湖南第四届毛泽东文学奖散文奖项,当时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刘克邦:毛泽东文学奖是湖南省最高文学作品奖,每两年评选一届,分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文学评论、儿童文学等7个门类评奖,每个门类每届只评一部作品,作为湖南本土的每一位作家,不想被评上奖那是假的,被评上了奖不高兴无比那也是假的。当时,有朋友们鼓励我去参评,我很犹豫,知道自己作品的几斤几两,与省内许多优秀作家的作品来说,还有很大的差距,弄不好会出洋相。朋友们给我打气,说我的作品天然本色,具有真情实感,能打动人,要有自信,退一万步来说,评不上也没关系,也算是对自己的作品进行一次检验。经不起大家的一再劝说,我诚惶诚恐地填了参评表,忐忑不安地把《金秋的礼物》交了上去。没想到,经过初评、终评两轮不同评委认真、严肃的评审,通过最后一轮的无记名投票,《金秋的礼物》竟能从众多优秀散文中脱颖而出,荣登榜首,夺取了本届毛泽东文学奖散文奖的唯一奖项。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和痴迷者,能够获得毛泽东文学奖,是一次幸福的收获,更是一次莫大鞭策,我将十分珍惜这份荣誉,倍加努力,以心提笔,用情蘸墨,拿生命做纸,在文学的沃土上默默耕耘,收摘创作的累累硕果,谱写人生历程美妙动听的乐章。

  “作文与做人需要用心和用情”

  记者:站在“为文”的角度,你怎样表达自己的心境,抒发社会生活中的情感?
  刘克邦:我的理解,作文与做人一样,需要用心、用情,在文字中记叙自己真切的感受,抒发自己的真实的情感,守真,崇善,追美,倡导和弘扬正确、积极的人生价值和处世哲学,真正做到“文以载道”、“文如其人”。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这个社会,都是社会的一份子,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与整个社会息息相关密不可分,都有责任和义务关心、维护和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与进步。文学作品既是作者的一种心语倾诉,又是作者是一种思想表达,它主张、倡导和宣扬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在一定的程度上和范围内对读者对社会有着一定的影响。一部优秀的作品能启迪人、激励人、鞭策人净化心灵,陶冶情操,崇尚美德,积极向上;一部劣质的作品能迷弄人、鼓惑人、贻误人思想混乱,精神颓废,品行败坏,道德沦丧。《馄饨店里的感动》中,我被调皮小孩的父母礼待他人和以礼教子的言行深深折服和感动,领悟出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的意义和金贵;《诚者庆军君》,让我看到了诚信的所在,在心中升腾起共举社会信任的希望;《出差途中》《六娭毑》《擦皮鞋的女人》散文,与其说是在赞美人的宽厚、仁慈和善良,还不如说是发自心底地呼唤在这个物欲横流追逐名利的社会,我们还是要多一份相互间的宽容、关爱和帮助;当然,《飘香的鱼汤》《一对金戒指》《与母亲夜行山路》篇什,通过对温馨亲情的追忆和倾诉,提醒人们不要忽略家庭这个社会细胞单元的安乐与幸福。

  “正确使用权力干实事做好事”

  记者:站在“为官”的角度,你怎样看待习以为常的“数字符号”,切实履行政务之职?
  刘克邦:说句实在话,从参加工作开始,我从没有想过要当什么“官”。今天,我走上了省财政厅的领导岗位,完全是组织的信任、领导的帮助、同志们的支持的结果。当然,这里面也有自己的一份勤奋努力和艰苦奋斗。我是一个吃过苦,受过累,经历过艰难困苦和曲折坎坷的人,知道知足,明白珍惜,更懂得感恩。我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更不能“喝水忘了挖井人”,加倍努力,扎实工作,切实履行自己职责,正确使用手中的权力,多干实事,多做好事,以实际行动来报答社会的恩赐、国家的重托和人民的信赖。我从事财政工作,每天都与金钱和数字打交道,每一项政策的拟定,每一个项目的审核,每一张账表的核算,每一笔资金的拨付,关系到国家政策的贯彻落实、社会的和谐安定、经济的运行发展和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来不得半点马虎,也出不得丝毫差错,我深感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几十年如一日,严格要求自己,坚持原则,力求把每项工作做得更细致一点,更稳靠一分,更有成效一些。我的认真和努力,得到了各方面的好评,领导肯定,同事赞赏,各种荣誉收获不少,成长进步明显,这也算是应了那句“有付出,就有回报”的常理吧。

  “走符合自身实际的发展之路”

  记者:作为文坛作家和政府官员,你今后都有哪些打算?对家乡的发展有哪些期待和建议?
  刘克邦:我从省财校毕业参加工作至今,已在财政部门奋斗了33个年头。在这三十多年中,可以说,我问心无愧,为了财政事业,倾注了毕生的精力和心血,也取得了令自己满意的成绩。我现在离退休时间不远了,但我决心站好最后一班岗,守住人生的清白,以积极乐观的良好心态和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履行职责,坚持原则,勤政廉洁,为民办事,为财政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作为一名在政府机关里工作的文爱好学者,我清楚地知道,干好份内工作,完成好上各项工作任务,是我的职责所在,不可动摇。在此前提下,利用业余时间,多读点书,写点文学作品,即丰富精神文化生活,又提高写作水平和思辨能力,还通过文学兴趣、爱好和创作成就,激励工作斗志,激发工作热情,提高工作质量和效率,实现两促进,两受益,两丰收,又何乐而不为呢?
  怀化是一个美丽而神奇的地方,改革开放30多年来,家乡人民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团结一致,脚踏实地,放眼长远,开拓创新,奋力拼搏,取得令人振奋的骄人成绩。作为一个在省城工作对家乡有着深厚情节的怀化人,看到家乡日新月异,起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无不感到由衷地高兴和无比地自豪。我离乡已久,家乡变化太大,不敢妄谈家乡的发展大略,但对家乡新的时期的发展进步还是十分关注的。如果硬要提建议的话,我想,深厚的人文底蕴、丰富的自然资源、优越的地理位置、发达的交通枢纽应该是家乡发展的独特优势和有利条件,我们不能“东施效颦”和“邯郸学步”,机械地照搬照抄发达地区和平原地带的发展模式和路径,而要扬已所长,避已所短,走符合自身实际的建设与发展之路,打好基础,创造条件,突出重点,稳步推进,做足、做好有力保护、综合利用、有效开发人文、自然资源这篇文章。在人文资源方面,保护好、利用好、开发好文物古迹、民族文化,优化环境,改造提质,扩大宣传,吸引外来投资,打造文化产业,促进旅游兴旺,带动经济发展;在自然资源方面,充分利用山区丘陵地形地貌,大力发展农、林、果产业经济,实行城乡对接和产、销、加一体化经营,改良品种,精细管理,提高技术含量,增加附加值,打造特色品牌,拓宽境内外市场,形成规模效益。
  我相信,有中央和省委、省政府改革开放和武陵片区区域发展和扶贫攻坚的好政策,有怀化市各级党委、政府英明决策和正确领导,有500多万怀化人民齐心合力和奋力拼搏,怀化的发展一定蒸蒸日上、突飞猛进,怀化的明天一定繁荣昌盛、灿烂辉煌!

  (本文载于《怀化日报》2013年6月17日第3版

 

 

 

  文字醰醰真性情


 

  《文史博览·人物》杂志记者  卢海英

  30年里,刘克邦共撰写了100多万字的调查报告和文字材料,在省级以上财经报刊上发表专业性理论文章80多篇、近40万字,出版财经专著4部、70多万字。这在机关单位,对于一个非职业文字工作者来说,实属凤毛麟角。
  ——题记

  大雪初过,空气中残留些许凛冽寒意。
  刘克邦自腰间掏出一串钥匙,低头,凑近,旋开门上旧迹斑驳的锁。
  顺着对面大窗逆过来的强烈光线,这屋子似有些“寒碜”:写字台上横七竖八地摆着几本书,一套旧得发黑的沙发孤零地与之相对,旁边报刊架上插着几本新出的文学杂志,而底下报纸则落了尘灰,唯一稍有气势的是一面墙上挂着的别人赠送的遒劲有力的书法《长征》。
  这是湖南省财政厅总会计师刘克邦的办公室,白天、晚上,思考、批文、写书、见客,皆在此。
  “屋子有点乱,没收拾。”刘克邦一脸歉然。但就是这不刻意的摆设,淡化政府机关的严肃、刻板的面孔,却恰是他看重的“人情味”。
  寒暄过后,聊起自己的书,刘克邦来了兴致,拉开架势,提笔,翻开,每一本都恭敬地写上题赠的字样,字迹隽永。“有此‘雅癖’者,文人者众。”他一笑。
  海归作家聂茂曾赞叹,尽管学会计出身,每天和数据打交道,但刘克邦并不只有严谨科学的一面,更有着“生活褶皱中的一汪深情”。
  他写人生360°--坚强善良的母亲、忍气吞声的吴老师等,让人一眼瞥见那个阴暗诡谲的文革时代残存的人性美;《生死之间》、《难忘的一次经历》、《一封震撼心灵的来信》等作品,勾勒出官员和百姓之间存系的一缕真情,激荡人心;他纵谈湖湘文化,品唐宋明清,不经意间,士与儒的气质跃然纸上。
  刘克邦惯于用文字刻画自己,用记忆锁住深埋于心的苦难岁月:
  三岁,在中学教书的父亲被莫名打成“右派”,批斗后,被遣送农村老家,他与母亲相依为命;五岁,提前入学,是班上的“小不点”,成绩却遥遥领先,一年级没读完,直接跳到二年级;十岁,母亲撒手而去,生前一句“好孩子,勇敢点!自己爬起来!”,伴他度过无数孤独时刻;后被父亲接回,失学,看牛、拾粪、割草,吃不饱、穿不暖,干最脏的活,被人“用眼睛钉在地上”,如此十年;刚满二十,受大队革委会青睐,做抡铁锤打铁之类的“活泛事”;二十三岁,高考恢复的次年,钻山打洞,几经周折,才换取夜校两个月日以继夜的读书时间,奠定“跃农门”的基础……上得一所中专学校,是班上有名“特困生”:没吃过零食,不敢在食堂加菜;朋友邀约吃面,借故谢绝,怕回请不起;假日散心,河西到河东,3分钱车票舍不得,只好当“苦行僧”,量步而至……
  1980年,25岁的刘克邦从省财校毕业,“懵懂”入得湘潭地区财税局监察科,不甘平庸,苦干几年,被一位“伯乐”识得,一跃进入省级机关,千锤百炼,逐步成为一名“响当当”的理财能手。地位攀升了,手头活络了,却依旧坚持固有的生活方式,除偶尔杀两盘棋外,远离打牌、搓麻将、钓鱼、进歌舞厅,甚至除了知识性、益智性节目外,他不看电视。看书、写作、求知,始终是他生活中的重头戏。
  30多年里,刘克邦共撰写了100多万字的调查报告和文字材料,在省级以上财经报刊上发表专业性理论文章80多篇、近40万字,出版财经专著4部、70多万字。这在机关单位,对于一个非职业文字工作者来说,实属凤毛麟角。2010年,刘克邦的散文集《金秋的礼物》被湖南作协推荐提名“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并于2011年初获得“第四届毛泽东文学奖”。此前,他的创作欲望和激情早已迸发,周末埋首书房,“心情文字”一发不可收拾,每每发至网络,不想好评如潮,刘克邦更觉“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问他,如何爱上文字?刘克邦只道,“从小喜欢文学,爱记日记,常得旧书、烂书,却如获至宝”。
  他说,文字,算是他梳理记忆,反思人生,安抚灵魂的一面镜子,“借以平衡内心那杆不平的秤”:文革中,学校“造反派”给他施压,他上台揭发有恩于自己的老师,以至于愧疚终身,他写下来;“看不起拉关系、走后门”,却在多年以前,为让疲惫不堪的妻子调出“倒三班”岗位照顾幼儿,他硬着头皮给当时厂里的科长送了两条假烟,莫名尴尬状,他写下来;多年前与一名交警“碰撞”,举报他,害人家丢了饭碗,自己却至今后悔,他写下来;被别人冤枉“拿了”陈科长家的手表,几十年耿耿于怀的心结,他也写下来……
  文字于他,不仅仅是记录,“而成了呼吸”,他说。与他“共呼吸”的朋友中,不乏名家,谭谈、唐浩明、龚政文、水运宪、蔡测海等常是他的座上客,跟他们一起谈“鲁郭茅,巴老曹”,是他莫大的愉悦。
  采访过后,笔者于窗明几净的空间里,一杯茶,一本书,读刘克邦,跟着他“从生活的肌理走入灵魂的旷野”,方觉“铅华洗尽始安然”。回想已过天命之年的刘克邦,在总结他之前的人生时,悠然一句“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去晴。”让我不禁感慨万千,是的,于他,生活似乎有种宿命的味道,有些事,努力后,改变,然后,注定。

  对话刘克邦:

  记者:78年的高考,是你人生最大的转折点?还记得接到录取通知书时的心情吗?
  刘克邦:是的,我对此记忆犹新,终身不忘。有一段插曲,记得在湘乡一中高考时,考数学,最后的论证题,我用半个小时想出了结果,但铃声响了,鬼使神差,竟在卷子上写了“可惜!时间不够了!”几个大字。后来,好多人都说我的考试会作废,急得我一个多月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担心这个事。还好,老天开恩,没废我的试卷。后来通知书来了,大喜一场,真是太幸运了!

  记者:读书对你的人生影响如何?
  刘克邦:没有读书,就没有我的现在。
  我的童年,不堪回首,父亲被歧视,母亲离世,从十岁起,就失学了。每天眼巴巴地望着三五成群的同龄人,说说笑笑,背着书包兴高采烈地去上学,而我却要为了生计,扛锄头,挑箢箕,咬着牙去干与自己年龄不相称的粗活、重活和脏活,从生产队里挣点工分分点口粮填充肚皮糊口度日,那股滋味真让人难受。我不知道,老天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有时候,太想读书了,克制不了自己,撂下农活,跑到几里外的一所学校,像个小偷似地,悄悄地从围墙上爬过去,躲在教室外面的窗台边,听老师清脆悦耳的讲课声,看学生聚精会神地做作业,真是羡慕死了。
  所以,条件好些后,我几乎没什么娱乐活动,都在读书学习中度过。

  记者:平常最爱读谁的作品?你的作品有没受他们的影响?
  刘克邦:鲁迅、茅盾、巴金、沈从文、朱自清等作家我是十分崇拜的。
  有人说我的文字朴素、亲近、自然、情感炽热,我不知道,我的散文是否潜移默化受了文学大师的影响,但我感觉,我与他们和他们的为文产生一种无声的呼应和强烈的共鸣。
  记者:除了将身边真诚、朴实、善良、平凡的人性美付诸笔端之外,听说你还经常参加一些爱心奉献活动?
  刘克邦:2007年3月的一天,我偶然在湘乡网站发现《爱心之窗》栏目,被其中的求助对象的遭遇所震撼,也被众多网友的爱心所感染,心中一动,想做点什么。
  在整理书架时,我看到一套线装本《曾国藩》,这是省作协主席唐浩民老师在2005年送给我的,是限量发行的,上面还有他的亲笔签名,十分珍贵,但我想拿到网站进行拍卖,用来资助贫困学生,想到唐主席应该会理解我,便心一横,牙一咬,发了拍卖《曾国藩》的帖子。
  想不到,应拍的人真不少,从800元底价开始,你加100,我加100,气氛相当热烈,最后竟加到了2400元,被一位爱心人士拍得。这在网上掀起一股热潮,做了一次行义举献爱心的宣传,别提我有多高兴了。尝到拍卖的“甜头”后,我又动员民营企业家捐款,联系著名书画艺术家捐献画作进行拍卖,在湘乡一家超市门口签售《金秋的礼物》,将书款全部用于资助贫困学生,每年定时给2位家境窘迫的学生汇寄学费生活费,这些事做起来也就顺理成章了。
  其实,我做的这些,与社会上众多爱心人士相比,实在微不足道。但我自己的经济条件有限,每年资助学生2000元虽数目不大,这对我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笔开支,我还没有更大的能力去帮助更多学生,惟一能做的是尽可能地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动动口,跑跑路,牵个线,搭个桥,让更多人加入到爱心行列中来。

  记者:作为一位厅级领导,却处处一袭平民情怀,有人说,你与平民一样去挂号就医,去排队购买书,而且还在文学论坛以“湘楚平民”自称,你是怎样看待这种平民形象的?
  刘克邦:在任何社会,人与人之间,没有贵贱高低之分。哪个领导,其生活、成长不与平民密切相关,没有亲情、友情和乡情?哪个平民,不都与领导一样,有人格尊严、理想信念和人生追求?在同等条件下,你当上了领导,只不过说你的运气好,碰上了好的机会。
  我曾经在社会最低层生活过,深谙平民百姓的善良、纯朴和与世无争,体察基层群众的辛劳、艰难和生活不易,与平民有着一股割舍不断的感情。
  我现在有幸进入省直机关工作,也有了一定的身份和地位,但诚惶诚恐,如履薄冰,不敢忘记自己的过去,更不敢丢弃自己的一份责任。

  (本文载于《文史博览·人物》2011年3月第3期)
 

(作者:长沙市作家协会

____
  • 李鸽
    李鸽
  • 钟楚彦
    钟楚彦
  • 易汝珊
    易汝珊
  • 何宇波
    何宇波
  • 张圆梦
    张圆梦
  • 杨依
    杨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