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声破晓沐惠风

┌2014-11-1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金秋十月,可谓果硕飘香的季节。
  一天,正华告诉我,“千叶草”发来一份电子邮件,请玉明兄帮着看看,并请作序。随即告诉,一定学习,作序不敢当,写点读后感可以。
  尔后,打开邮箱,一份“千叶草著《小公鸡诗歌散文选集》”的稿件印入眼帘。作者原来就是多年同仁杨正华。
  作者在自序中说,写这些小小的豆腐文章,是在近几年经儿子方舟指点,搞懂了手机微信后,利用这个新的功能,利用休息时间,在手机屏上一笔一画写就的。日积月累,熟悉的人群中,间或还有评点,自然激活作者的写作热情。用他自己的话讲,有时为了一个典故,一个历史事例,甚至一个名词的准确意义,还要翻看好多的参考书,一一核实。深感“做学问不能马虎”。
  读了“千叶草”的这些文字,真的令人感动、沉醉。
  让人爱不释手的是,充满泥土味的篇章。《父亲的菜园子》是作者的开篇之作。他写小时候那个还不时兴资本主义的时代,凭着父亲的勤劳,把那么几块小小的土块,利用到了极致。如今,儿女们都陆续离开了家乡,到城里找生活了。父亲的菜园子还是那么兴旺。周末了,时常到父亲的菜园子看去。父亲说,“我老了,干不了别的了,还能种点菜。你们就带点自己家里的菜去吃,农药少,味道正。”
  就是这些文字、文化背景,牵引着读者,引起共鸣。当下,我一口气就读了20多个页码。
  正华有文字功底,有写作爱好,不是偶然。我们有缘相识,是在2004年春节前。当时,他在新成立的中国银监会宁乡监管办事处工作。我受湖南银监局党委委托,前往宁乡监管办事处慰问。期间,记得正华拿过一份文稿予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于文学的爱好更早,“千叶草”的笔名,是在中学时代就使用至今的。
  随着年龄增长、社会阅历的丰富,特别是信息社会、现代媒介载体的发展,“千叶草”的文学之心,重新燃点。
  文学有魂,文学有情,文学有心,自然以文化人。

  ——借雾藏情有魂灵

  读“千叶草”的诗歌,自然就可管窥作者的灵性和境界。抑或还有沩仰宗风的文脉,千年密印文化的影响。宁乡人才鼎盛,文蕴深,文气绵延,花开自然。“千叶草”说,中学时代就有诗句偏好,喜吟唱,令老师刮目相看。其爱人李医生说,她父亲当年在宁乡麻田中学任校长,就蛮喜欢这个学生的。难怪作者要把诗歌归于“人生有韵篇”。
  余以为,除了作者与文朋好友的吟咏之外,作者对星月风云、雷雨闪电、山川河流、林中鸟儿、田园果蔬、生态旅游、乃至各类小吃、佳肴、佳酿,都有抒怀。诚如诗人所言:如果你不想挥霍青春,“不要去触碰诗人的神经/这根经异常灵敏/瞬间可以变换时空/……”。“不要去拥抱诗人的灵魂/这个灵魂非常孤寂/人生旷野常会独守孤零/漫漫人生长路/生长了许多阴雨般的柔情。”
  诗人敏感,善于情思。作者把“昔日的深情相依”;“愿千年都迷醉在花枝叶底”。或许有难忘的初恋,深情回望,“瞬间总是会刻出很深的记忆”,“人生总是这么怪异/深深的伤痛总会时常触及”,“只想记住你甜美清秀的脸”;“北方的风沙更加猛了/我要给你寄一块家乡的手帕/你在得闲之时/擦一擦脸上粘上的尘埃。”诚如言,“可能是碰巧撞上了累积/人生的沉重会擦出一些火花/或许有一两次震撼了你的灵魂。”
  读着诗人这些叩人心房的句子,余在奔向北京的高速列车上,手不释卷。有如《月夜》言:“借雾藏情字,恨见又无言。” 特别是“洼水映天色,陋室隐鸿儒。”隐于《山林》之中,其灵性和境界跃然纸上。
  据“千叶草”爱人说,先生喜欢阅读。在湖南银行学校读书时,因家境贫寒,曾在图书馆亦工亦学。期间,除学习专业知识外,还阅读了大量文学作品。在作者的作品中,尤其受戏剧和元曲的影响大,语言富有特色和个性。

  ——忽悟舌尖兴味长

  读完“千叶草”所著《小公鸡诗歌散文选集》,我们一起交流了作品的标题。作者说,认真想了几个晚上,标题准备改为《清声破晓》。在场的杨方舟、李兴乡医生、罗丽女士、胡曾、朱海秋女士等众人,都说这个标题好。作者又说,这个书名是不是“有点自狂”了些。大家说,“一唱雄鸡天下白”,鸡鸣破晓,自然而然。
  在“人生有品篇”中,作者写舌尖文化,可谓淋漓尽致。他从“野史”入手,写宁乡花猪肉、宁乡口味蛇、绝味田螺、蟹美鱼香,口水粉丝、红烧茄子、小藕嫩嫩尖、奇香炒饭,荞麦粑粑、糖油粑粑,各地特色品味和素菜小吃,把果真“味在厨房”,描述得让人口舌生津。特别于鱼香之品味,写了多种类、各色口味,有如其诗:“慢慢的吮吸你的身心/直到每一个细胞胀得满满”。
  筵席有乾坤。在作者的笔下,不仅有吃的兴味,还有厚重的文化底蕴。如“坐席之间”,就把“小餐桌大学问”,与植根民族心底、蒂固根深的孔孟文化紧密联系起来了。可谓“盛情数盆碟,醉深藏浓情。”
  又如一根菜,抒怀非常生动,充满怜悯之情。把“鲜嫩遭虫咬,黄老给猪栏。”“白天阳光晒,夜来晓风寒。雨积水中泡,风强枝叶残。”“根生低层土,菜脸望天蓝。小若一根菜,其实亦艰难。”
  再如一根葱,不仅在佐料中时有描写,而且有五首吟咏,充满志趣情韵和辩证思维。“婀娜一根葱,亭亭立园中。”“雨绵挂珠露,久旱亦显英。心空含傲气,菜里第一人。”“芸芸众生中,均属一根葱。”“葱纤身翠绿,姿艳腹中空。满园娇欲滴,不及葱厚诚。”“婀娜身段美,口舌顿生津。”有道是一花一叶一世界,作者于一蔸一叶之间,何尝不是其乐无穷矣。
  特别是写“石灰泥鳅”,耐人寻味的历史背景文化,令人沉思。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乡间美食--石灰泥鳅”。在那个特别的时代,(是)我们这一代人种田时,往地里田间撒石灰,作为积肥改土运动的一项常态化农事。石灰呛人,也呛水生动植物。泥鳅成为这批受害者的典型代表,贡献了生命。作田人没什么吃的,难得见荤腥,一门心思想着吃。“队上的死鱼、死猪、死牛,通通按人头分享。”千叶草的家乡更典型,泥鳅也不能例外,凡公家出土出产的,都归公。“泥鳅分成若干份,每家领走自家的。”如今回眸,不是说白话。
  可是,当年的农村,几乎完全处在靠天吃饭的时候,与刀耕火种可以同日而语。乡下的家庭仍然是冷兵器时代的同伴……家无新出物,三家共电筒。手电筒是唯一可以拥有的新时代产品。如遇非晚上出去不可的事情,便可以向家里女主人申请使用一次……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手电筒里的电池取出,用布包好,放到箱子底下,一般小孩子看看都少有机会了……。
  这些沉淀下来的历史,民间自有口口相传,人们不会忘记。但是若干年后,又还有谁记得那些酸楚酸痛呢?
  时代虽然进步了、发展了,有的故事用文字记录在案,可予后人研究文化、文学所用。但决不是天方夜谈,那可是真实的故事。
  管窥作者的舌尖文化,触动了笔者的遐思。即赋:
  秋阳秋果满庭香,《清声破晓》露芬芳。
  忽悟舌尖诗魂在,一口生津好文章。

  ——挥汗唯愿留聪慧

  读《清声破晓》,如同赏月。笔者是在长沙至北京的往返(参加金融文学第二届颁奖座谈会)旅途中看完全书的。如果说感受,但愿赏月者,皆是有缘人。
  余以年奔花甲之老花眼,硬是细嚼慢咽的把《清声破晓》藏于腹中。有如作者《我想》:“你若酒/应把你放在唇齿之间回味/直到醉眼朦胧/也不松一松盛放你的金樽。”
  “你若清溪/把我寂寞的灵魂荡涤/你若朝霞/让我的起始五彩缤纷。”
  认识作者,余已十年多。平时,我们虽然在一个机关工作,但各忙各的。偶尔相聚,知君有些许“海量”。读完“千叶草”即将结集的作品,采撷作者的诗句,可谓“独饮一壶酒,品高质自妙”。
  作者于舌尖文化的理念,自然腹有乾坤。他家住沩水河畔,因在省城工作,浏阳河畔,也是常住的地方。因爱人在宁乡从事医务工作。千叶草或许多了一点空间,有如其言,“悟独慎思藏精妙,奇境美景时有闻。闲暇独坐除孤寂,白雾蒙蒙独编文。有字有诗飨诸君,愿胜陈年美酒醇。”
  作者好学,有写作的“活力”。有如所述,“一壶清水煮香茶”,“闭目可思亲与朋”。“独坐椅中翻书页,圣言字字似千金。告诉天下识书者,可否悟得深意明。”“夜来灯成景,势雄壮山河。”正如其好友评点:“歌停音绕梁,杯空暗涌香。趣雅无需道,品上守清凉。”
  作者是有秉性的,灵性的种子根植心田。他在《种子》中言,“用喜欢的种子/播在你肥沃的心田/百般呵护/倾注了全部的热情/寄托了无尽的希望/……”“那些尘世的灵魂/不息的在播散自己的喜欢/……种子/或许会随意吐露新芽/长长的根须稳稳长在/狂跳的心房。”看得出,灵慧之种,蕴含了青春躁动的希望。如今回眸,用《清声破晓》,“轻轻的拉开你的身体,品味着沁甜的人生”,的确令人沉醉。
  作者于《红月亮》言,“畅快淋漓月尽兴,一腔热血洒山河。”诗是言志的,腹有心声,自然不吐不快。在《人生有看篇》之中,他结合自己所从事的金融监管工作,时有感悟。例如写金融经济方面,“总理降准”,即对县域农商(合)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我看房产税”;“关于养老金来源的思考”,“养老院养老”;“城市的思考”;“银行发展带来的话说”,“利率市场化的先锋--大额可转让存款单(CD)”,“银行是奶店?”;“会哭的小孩,别闹,先讲规矩再吃奶”;“市府经济”,“蛛丝马迹看房市”等等,都有一定专业视野和法理思维。他于基层员工的情怀,以诗歌咏之。如《银行小妹真的好》,《银行妹妹靓瞎色眼》、《最传神的长沙话--提篮子》、《让你穷逼你勤》等,具有浓郁的地方文化解读特色。
  作者以《懂你》,“记录一些生活的片断,仅有一些零碎的片断,”努力的拼接,“找出你靓丽的模样,找到了解你心灵的窗口”,值得钦佩。
  人生有悟,作者归集了专门篇章。他于观光旅游的所见所闻,亲情、友情,家庭国事、地方特色文化的感慨,皆有言论。例如对文化的理解,他就写了专题《文化也有金字牌》。特别推崇姜老福成先生。11月2日,笔者有缘与这位宁乡文化人,宁乡历史活字典相识。期间,相赠《帮闲随意录》、《沩江夜话》。有缘拜读部分作品,特别是其结集于“夜话”之中的数篇文章,如“最后的禅意”、“日常称谓的误区”、“领导不是老板”、“高调张扬的背后是底气不足”等等,深感先生学识底蕴厚实,确有道骨仙风,字字珠矶,堪称文化界的高人之一。当即,建议正华恭请姜老为《清声破晓》作序。在场的还有杨长生、杨旭先生等人,一致赞同。
  “精煤藏着终身黑,着火犹可一时红”。这是千叶草写于《梦醒偶感》的诗句。他自序“写了这么些小小的豆腐文章,没有想到送去发表,更没有想结集出版”。
  有道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还是用作者的诗,“当你踏出的每一步/都显现你不断的成长/菩萨的眼睛是那么透亮/天庭雨露/时刻会滋润你宽阔的胸膛/坚持你的信念/上天会帮你迈向希望”。
  千叶草啊,一枚鲜活的青果。
  又,有如《渡口》,人,“在短暂的人生旅途/到处有一望无边的渡口/你渡他人过去/他人亦驮你过河。”
  佛祖不是说么,“迷时师渡,悟是自度。”
  你有书么?有即无啊。更丰富的你是一本无字的书。
  读你,真的需要钻进你的心灵,读一读你丰富的思想。
  心有灵犀一点通。
  诚心的向往,不是么,千叶草自由自在的在那儿枝繁叶茂。
  这是内心里描述我的篇章。
  诚如言之,仅仅只是轻轻的将部分“碎片”拼接。有感记之:
  沩水河畔宅第宏,园林滴翠紫气浓。
  沩仰宗风连广宇,毓秀钟灵瑞霭中。
  千年密印辉日月,万佛续弈醒时空。
  伫立秋阳人陶醉,《清声破晓》沐仙风。

 

(作者:胡玉明


相关阅读:

____
  • 林卓宇
    林卓宇
  • 符  实
    符 实
  • 刘依清
    刘依清
  • 陈翔凤
    陈翔凤
  • 邓曦
    邓曦
  • 唐纯镁
    唐纯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