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唐梦婷)

┌2013-08-16┐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湘潭市三中  唐梦婷

  与安的相识,是在二年级的夏天。她坐在课桌上,摇晃着双腿。当我走到教室门口习惯性回头时,安身上的光芒几乎不可逼视,然后,她跳下桌,再然后,我就被她理所当然的归纳到“朋友”一类。至于为什么没拒绝……现在想起来,估计是当时看傻了。
  在孩子们中间,安总是被簇拥的那一个,安就是王。安并不喜欢和他人接触,却几乎天天拉着我的手,孩子们自然不会答应偶像被人夺走,于是:
  “小安,为什么你总是拉着她的手啊?”
  “她是我的朋友啊。”
  “那我们呢?”
  “伙伴。”
  可怜的孩子们。安很认真地告诉我,“朋友”是比“伙伴”更为重要的东西。我不想拆安的台,但是实际上,我们那时候学这个词才两个星期。
  安8岁的时候,扎起了碎发。第一次扎好的时候有些乱糟糟的。那是傍晚,她跑过来敲敲我家的窗户玻璃,比了比嘴型,意思是好不好看,我放下正在做的习题,点了点头,安笑着做了个“v”的手型,然后走开。我回过身,取出攒了很久的零花钱,跑出去给安买了一条红色发带,安笑得很开心。当然我的后果是严重的。那天晚上,我做题一直做到看见了星星。
  后来安的父母要离婚。安静静的,像一个大人,冷冷旁观着他们两个人的战争。
  没过几天,安整理好自己的东西搬到我家里,街坊四邻便都说安很懂事。安听到这些却没有丝毫表情。后来安说,我不想打扰他们,然后无谓地笑笑。
  可是,我知道安在哭,安的心里在下雨。
  因为重感冒我只能呆在家里,院子里很多人都在讨论离婚的话,安家的孩子会跟谁。我立马冲出去找安,可推开门看见安站在院口,阳光从安的脚下刻出一道长长的影子,小小的身躯却沉默而倔强。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如此喜欢过“忽略”这个词,如果能够忽略掉刚才那段邻居的谈话,我宁愿发高烧死掉。
  邻居们尴尬得想回退,安却走了进来。
  “我会呆在这里。”
  安说完这句话后就不再说话。
  妈妈回来后告诉我,安今天去了法院,安的父母离婚了,还有安提出她想住在院子里,不跟任何一方离去。
  “小安是个倔强的好孩子啊。”妈妈说。
  我不知道安用什么方法留下了,但是“安家的那个孩子又通人情,又大方,是个成大事的料子”“你看看小安多好”之类的赞美声从此之后便不绝于耳。
  长大了一点之后,安喜欢上一首童谣:
  “吹笛人汤姆有一个儿子,
  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吹笛子。
  但是他会吹的只有一首曲子
  那就是‘翻过高山向远方’……”
  这是一本书的序言,我和安一起看完的。安说,她要去旅行,如果一辈子在同一个地方,她不能保证老的时候不后悔。
  一种即将失去重要东西的感觉在心里油然而生,我怕失去,我怕跟不上安的脚步,我哭得稀里哗啦的。
  安看见我哭了,立马安慰:“我要出去的话绝对带着你。”
  我点点头。这是我和安最大的分歧。安的心里,有整个世界,她希望能路过很多地方,认识很多人,我却迷恋于安定的生活,只想偶尔做一个梦,一个小小的城市就足以把我的心填满。但是,既然安给予我承诺,就很好了。
  只是,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少年时的诺言,不堪一击,甚至只需成长就可以让它破碎。
  安的妈妈在安五年级的时候回来了。
  她的气质很优雅,和安很像,不仅仅是面貌,还有那颗不甘被平庸束缚的心。很多时候我想,是不是因为这样,她才会跟安的爸爸离婚,毁了自己的幸福,也毁了安的。
  晚上,安和她妈妈出去吃晚餐。回来后,安的脸是肿的。安的妈妈买了很多东西,分给邻里,我没有要,如果拿了的话,就必须要劝安离开吧,我不希望安离开。安坐在我窗前的桌子上,看着窗外的一切。
  “安,你是不是要走了?”我倚着桌子,背向窗外,也背向安。
  “是。”安依旧看着窗外。
  我多么希望安说不是。
  “我听她说,她这么多年来如何如何不易,如何如何受排挤。我说她辛苦跟我有什么关系,她扇了我一巴掌,说这些都是为了我,可是,你觉得我会信么?”
  “可是不管她是为了什么,她是我妈妈,如果我不陪她,就真的没人陪她了。”安说完转过身,走了出去。
  所有故事都有结局,从不例外。
  我不知道安怎么样了,只是,我家搬离了那个院子;再之后,搬离了那个城市。
  该停笔了,刚下过雨,但夕阳依旧,云朵是火红色的,很像我送给安的那条发带,积水的坑里映出金色的苍穹,很漂亮。


  指导老师:李映红

(作者:唐梦婷


相关阅读:

____
  • 陶李园
    陶李园
  • 殷佳钰
    殷佳钰
  • 蒋莹
    蒋莹
  • 何宇波
    何宇波
  • 刘佳音
    刘佳音
  • 钟楚彦
    钟楚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