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路人

┌2016-01-21┐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作者:刘咏夏
  学校:浏阳市一中
 
  我在窗前画速写,窗外是重重叠叠如城墙般的大楼,惟一的道路也逐渐消失在楼盘间。有路人在之中经过。老师常说:画也好,不画也罢,随心决定吧。
  你就是如此,在我的人生中,在也好,不在也罢,随心情定吧。
  上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半年前到北京参加电视节目录制的时候。我被规定了不准出酒店,和你在网络上这么说,你便爽快地说,那我来看你吧。当时北京下着雪,你住的和我呆的不是一个区,最初并没有什么概念的我心血来潮百度了一下,发现你打的过来的话,得要将近二百来块钱。被京城之大吓到的我重新登录上去,旁敲侧击叫你不要来了。“离得怪远的,挺麻烦,我又没什么值得你来看的,将来又不是没有机会,怪不好意思的。”我这么与你说。结果你回答说:“哪能呢?你大老远的跑北京来,放心好了,我可以乘地铁,到时候带零食给你。”
  你说得蛮有把握的,我也是想见你的,便发了手机号过去说:“我们通个电话吧。”
  你是正宗京腔,与你开始说话时我也不自觉像国旗下演讲一般说话,但丝毫压力也没有,十分爽朗地笑。你说:“你比我想像中要活泼那么一点点儿。”
  我是在你高考那年认识你的,熟了之后很聊得来,常常讲话,但是后来才听说你常是在“上课讲试卷时”、“躺床上时”、“在地铁上困得几近晕过去时”与我聊天的。知道的时候你已经去澳洲念大学了。我也没有再问有没有影响你。只是偶尔暗自感慨,你实在是太奇妙了。
  虽然一直是在街头遇见也只能擦肩而过、在人生里连半秒记忆都占据不了的路人,但老师也在画画时教过我们:“一个路人会改变整幅画的布局,甚至影响整幅画的水平。”
  我是这样相信着。
  你是一个很阳光向上的人。你对很多事都看得开,并能以最积极的状态去面对,你对每个人都友善。你说过,你喜欢每一个人。我可以想像你后悔的样子、疲倦的样子、害羞的样子,可我全然无法想见你消极堕落的样子。或许正因为如此,我始终不愿和你见面。
  你在我心中,是月光。明亮的,温柔的月光。
  虽然我很想和你有一张合影,想和月光站在一起。但我并不那么希望与你见面。就像你是一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征,在画面里只有那一面的路人。假如你忽然跳出画框来,假如你成为一个真实的、靠近的主角,我不得不了解你。那时,若我发现你不再是月光。
  正和“人生若只如初见”一个道理。你在我的画里只有那个侧脸,你与我对上那一瞬间的目光,那真好呀。
  只是路人,真好呀。
  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永远喜欢你了。相信你也可以永远喜欢我了。
  正如初中毕业那个暑假,大家相约去北京见面,我借故没去。后来看见你们的照片,都笑得很幸福。——就是那时觉得见一下也无所谓的吧。然后在半年前时,我再临北京,便鬼使神差答应让漂洋过海回国过年的你从帝都的一个地方,挤那么多趟地铁到遥远的另一个地方来见我。
  我们约定的是四点到五点间匆匆见一面,一起在酒店大厅坐一会。下过雪,外边天色很亮,远处工厂冒出的白烟如飘浮的云,穿着特别整理过的衣服的我心里有些紧张。单是坐在那里,都觉得害怕。
  因为你将不再是个路人。我们相见之后,总会有很多事情会改变。
  纵使世界因改变而生活,我却十分恐惧改变。你将走出画框来。大概五点过十分钟,一起来北京的朋友们打算去餐厅就餐,我仍旧坐在那里。忽然有你的短讯,内容是:“我到了。”
  我终是按捺不住,主动跑出去。外面还在下雪,因小看北京的冬天而只穿了两件衣服一条裤子的我此刻心中却毫无寒冷的概念。我冲到雪中,四处张望,听见身后传来“嗨”的一声,转过身便看见你站在雪中,拎着购物袋和包,穿了如约定中一样有些奇怪的西装,鼻尖被冻红了,笑着露出牙齿叫我名字。
  你的影子在雪地上如同写着我对你的所有念想。你和我在下着雪的道路上相遇,我不再是你的路人,你也不再是我的路人。……以上相遇的场景是我杜撰的。真相是,我当天结束会议四点下来坐在大厅里,手机没了流量也不敢去问前台wifi密码,发了一条又一条客套的短信给你,你却没有回音。回去以后打开电脑才收到你的消息,说你上午突然发烧,所以没法来见我。我没有不满,忙嘘寒问暖,完全陷入担心中,同时,还有庆幸。“还做路人吧。”这是我末尾对你说的话,却也是你对我来说重要的证明,是我能想到的最诚挚的告白。请让我们活在彼此未知的空间,活在对方的陌路上。或许你是故意爽约——我未尝没有揣测过。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令我非常满意。快离开北京那日,我们一伙朋友去颐和园玩,在颐和园的长廊里说“在一起真好”。但是,如我与你,这样也并非不好。
  回去的地铁上,我坐在位子上带着耳塞听《寿限梦》。恍惚中看见与照片中的你相仿的男生站在站台上。因为照片也像带着几分不真实的气息,但姑且当成是你。我久久地凝视着你。
  忽然,你也回过头来看我,眼神如同落寞明亮的月光。你我不说话,只是那般漠然地对视,仿佛你我只是路人。然而事实上似乎又确实如此。后来你告诉我说你要去国外和你母亲一起生活,我明白此后相见的机会等同没有了,但是也并不后悔。你我对视着,在北京的冬天里。大家一起做一世路人,大家一起相亲相爱。然后,地铁开动了。亲爱的路人,愿岁月在你身上开出平安的花,愿我的祝福能传达到世界上所有你存在的地方,愿月光常驻,愿情谊不老。
 

(作者:刘咏夏


相关阅读:

  • 以人为镜 2016-01-21 16:29:49
  • 我淡然故我在 2016-01-21 16:26:44
  • 打铁还需自身硬 2016-01-21 16:26:06
  • 打铁还需自身硬 2016-01-21 16:26:06
  • 美丽的疯狂 2016-01-21 16:25:27
  • ____
    • 陶李园
      陶李园
    • 唐纯镁
      唐纯镁
    • 欧阳一漪
      欧阳一漪
    • 刘佳音
      刘佳音
    • 周子云
      周子云
    • 李妙言
      李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