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纸里的时光(杨邹雨薇)

┌2013-03-19┐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糖纸里的时光

  长沙外国语学校   杨邹雨薇

  盛开的阳光是记忆之花,一朵朵撑起蔚蓝的空旷,时光的溪流从上面潺潺流过,却未留下丝毫痕迹,宛如我那渐行渐远的童年。
  前两天,舅爷爷七十大寿,我们前往祝寿。他在离我们家不远的一个新开张的酒家设宴,搞得很风光。他说,人老了,生日要办得热闹一些。
  大厅里挤满了宾客,大家谈笑风生。五岁的妹妹很不客气,到这桌抓瓜子,那桌抓糖果,不停地往嘴里塞。吃完糖之后,她拿着扎糖用的镀金铝条要妈妈给她做戒指。妈妈正在跟姨奶奶聊天,她挥手道:“去去去,一边玩去,不要吵妈妈!”
  妹妹撇了撇嘴,低下头,手指一直弄着那几根金丝条,眼泪一直在眼眶里转动,似乎马上就要掉下来,怪让人心疼的。
  “来,岚岚,姐姐帮你做。”我走到她跟前,蹲下,从她小小的手里接过金丝条。金丝条只有面条般宽,还有镶嵌的边,在灯光的映衬下熠熠生辉。我忽然觉得这样的画面十分熟悉,它似乎在我的生活片段中也出现过……
  上学前班到一年级的这段时间,我基本上是在舅爷爷家度过的。也许因为当时爸妈在外打工,还有爷爷奶奶种地很忙,也许因为表姑表叔两人婚后均未立即生孩子,两个老人在家觉得寂寞,也许因为舅爷爷家在城区中心,离几所学校都很近,方便接送小孩……总之,我这个生于城郊的农村孩子通过舅爷爷的帮助,进到了当时最好的第二小学。
  舅爷爷家的客厅里有张大桌子,上面经常堆满了水果和糖果。每每看见那种颜色很炫用金丝条扎口包装的糖果时,我就很高兴。我喜欢把糖果拆开,吃掉里面的糖,然后用五彩的糖纸折小纸鹤。
  记忆里,舅奶奶总是很忙,几乎忙得没有停歇过,我不明白哪来那么多的家务琐事。刚从单位领导位子上退休的舅爷爷却不同,老是戴着他那宽大的眼镜坐在沙发上读报。偶尔看完一版,他会低下头,眼光越过眼镜上方,问蹲在身边折纸鹤的我:“雨薇,舅奶奶在干什么?快去  看一下,叫她休息一会。”
  “噢,”我抬头看见舅爷爷的眼镜只架在鼻尖上,就一个劲地笑:“舅爷爷,您的老花眼跌下来了!”
  这时候,舅爷爷会丢掉报纸来扶眼镜,动作有些滑稽。他一边扶眼镜,一边神秘地说:“哎呀!你这个小鬼螺蛳,不知道舅爷爷戴的这个叫眼镜,而不是老花眼吗?是斯文人戴的,你懂不懂?”
  “您骗人。”我起身穿着表姑的拖鞋,吧唧吧唧地去厨房里找舅奶奶。舅奶奶在洗锅子。我不管她干什么,拉着她就往客厅跑。舅奶奶说:“那么急干吗?让我把事情做完啊!”
  桌上有一堆诱人的糖,我心里特兴奋。赶紧把椅子安排好,拉舅奶奶坐下,然后抢过舅爷爷手中的报纸,对他们说:“来,我们分糖。”我抓起糖果,说:“舅爷爷一个我一个,舅奶奶一个我一个……”这样分完,我面前有很多糖,而他们那里却少了一半。
  分完糖,我们就吃。吃完糖,舅爷爷舅奶奶陪我折纸鹤,一个一个地排在桌上很好看。折完纸鹤,舅奶奶又去忙家务,舅爷爷却拿起扎糖果的金丝条,绕我的手指一圈,两头交接,一拧,就成了一个金戒指。这样多次,桌上也就有了许多戒指。
  舅爷爷指着我手指上的戒指,问:“好看吗?”我使劲点头。舅爷爷说:“那好,以后舅爷爷经常为你做戒指。”
  舅爷爷说到做到。从那以后,每当我哭泣时,舅爷爷就会从他的口袋里变魔术似的变出金丝条来,并帮我做戒指。当他把金丝条在我的手指上绕成戒指,并问我好不好看时,就算再难过,我也会破涕为笑……
  小小的金丝条,炫炫的糖纸,记载着舅爷爷舅奶奶对我的关爱,也藏着我欢乐的童年时光。现在,我长大了,他们却老了。我想,我和两位老人之间的感情,不会随着时间的变迁而老化的。
  “姐姐,干什么啊?还不给我做戒指?”妹妹的呼喊,将我从回忆中拉回到现实。我赶紧用金丝条绕她的手指做了一个戒指,并用糖纸为她做了几只纸鹤。妹妹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惊奇,她挥着纸鹤说:“真好看!我拿给他们看看。”说完,就跑开了。
  坐到椅子上,望着跑远的妹妹,再望望桌上的糖果和不远处的老寿星,我仿佛又看见了那个整天跟在舅爷爷身后转悠的自己,手指上似乎也有了一枚金丝条做的戒指,手中还有炫丽的纸鹤……

(作者:杨邹雨薇


相关阅读:

____
  • 周子云
    周子云
  • 宋薇
    宋薇
  • 杨依
    杨依
  • 蒋心怡
    蒋心怡
  • 陈翔凤
    陈翔凤
  • 陶李园
    陶李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