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凤山的传说

┌2013-09-18┐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湖南省桃江县桃江一中   刘心雨  

  所谓故事,便是那些故去的,不会再发生的事儿吧。而在这里,我要讲一个故事,荒诞无稽,却又仿佛存在过。
  我看见青黑色的石子路,阳光透过稀薄的空气直射大地,道路被炙烤得像一块铁板煎饼。从幽深地底冒出的水汽缓缓上升又快速消失。火红的大鸟从路端飞来,掠过碧蓝深邃的晴空,啪啪地拍动着翅膀,一头扎进阴凉的森林。森林里有无数茂密的树,有一棵树实在太大,主枝上有无数的分支,分支又垂到地面,没入泥土生出芽和树叶,或许这是一棵榕树,没有人知道它多少岁了,时间久远得连它自己都忘记了,总之是很久很久。
  地面上长着许多不知名的草儿,像一张鲜艳又厚重的波斯地毯,紧密地编织着,张牙舞爪地编着奇怪的图案,也许是某种图腾。森林中心,藤蔓盘根错节成一张巨大的网,虬劲的枝干之间分布着或大或小的菱形的洞与空隙。大红鸟说,从天空中看,这里看起来就像是一艘行船,于是我们叫它藤蔓船。后来又有人给每个树洞编上门牌,用厚重的树叶遮挡着,里面又成了某个动物温暖的小家。阿鹿住在顶楼,没有雾的天气,从那里探出头能看见整个森林,还有远方的黄土与青黑的石子路。我与阿鹿是邻居,常掀开树叶同望着远方,可惜没雾的日子太少。
  阿鹿是一只有着橙黄色毛皮的鹿,长着长长的如同树枝一样分叉的角,那是阿鹿的骄傲——完美的形状,坚硬的质地,会有尖嘴巴的小鸟或是各色的蝴蝶飞累了停在上面。阿鹿并不擅长奔跑与跳跃,更多的时候,他更像一只棕熊,懒懒地窝在树洞里。
  阿鹿最近总是和我谈论一条河,有传说:“森林里是有一条河的,顺着河水走,便能走出这个森林。”这类话更无稽了,打我出生起,从未见过森林里有这么一条河。
  这个森林有点奇怪,这里的动物生来便属于这里,也从未离开过。事实上,在这个森林中,我并未见过另一只头上长角的橙黄色的鹿,还有像我一样的有各色羽毛的凤。能穿进穿出的大概只有那只红色的大鸟,为我们带来森林外的讯息。
  “溪水从哪里来呢?又会流向哪里?”
  “这些青黑色的石子出了森林还会是烤栗子味儿吗?”
  “老天会不会生气呢?你看他时常一会儿打雷一会儿扯闪的。”
  阿鹿靠着树洞口,望着星空,掀开树叶的一角,絮絮地说。
  “真想出去看看呀,森林外面就是那条路了吧?”阿鹿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闪着光,我们曾看见森林外的小路上走过鹿,还有狮子。他们彼此追逐,撕咬。“狮子大概是吃鹿的。”我如是想。可我是一只凤,以清甜的莓果与清露为食,偶尔也吃点栗子和松仁。阿鹿是我最好的朋友,烤栗子正中我的下怀。
  事实上,阿鹿并不喜欢安逸,自从得知那个关于河流的传说后,他的心就变得勇敢和不安分了。他开始抱怨他那曾引以为自豪的美丽鹿角——森林里的树木实在致密,以致于总是被挂到。他渴望像森林外小路上的那只鹿一样奔跑。我了解他。
  今年的雨季来得格外的迟,仿佛积蓄了整整一个夏天的力量,终于在夏季的最后一天爆发。阿鹿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兴奋而惊喜,他反复地祈祷着河流的出现。大雨整整下了三天三夜,三天后,真的出现了一条河流。阿鹿俯身看见向远处流淌的河水,忽然就笑了。
  动物们议论着河流的出现,却没有一个想过离开。森林里温暖湿润,有充足的食物和他们温馨的小家。外面的世界没有可比性。除了阿鹿。
  我从没见过阿鹿如此释然,他张罗着永远离开这里。他涨红了脸朝我叫喊,甚至,他狠心锯掉了美丽的角——为了离开这片森林。
  离别时,我看见阿鹿毅然地顺着河水,没入了光影中。
  这个森林大概永远失去了一只没有角的橙黄色鹿了。
  我变成了一只孤单的凤,舞蹈,是我的本能。我扇扇翅膀,飞了起来,边飞边跳着霓裳羽衣舞。我的耳边突然想起了音乐,伴着天籁般的吟唱:“宴桃源深洞,一曲舞鸾歌凤,长记欲别时,残月落花烟重,如梦,和泪出门相送……”
  我的彩色羽毛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动物们都停下吃食或撕咬,仰望着我。我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森林,像小鹿一般,头也不回地朝河水哗哗流淌的远方飞去……

  指导老师:邱畅怀

(作者:刘心雨


相关阅读:

____
  • 宋薇
    宋薇
  • 何宇波
    何宇波
  • 易汝珊
    易汝珊
  • 彭宇程
    彭宇程
  • 夏楚惟
    夏楚惟
  • 林卓宇
    林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