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故乡河(欧阳文邦)

┌2012-11-30┐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告别故乡河是在一个夏日的黄昏。远远的天边,金色的晚霞洒在古朴的村庄,洒在乡间的田野;放牛的孩子们沐浴着夕阳的余晖,赶着牛儿走在归家的路上;故乡河,像一位俏丽的村姑,在习习晚风的抚摸下,温柔地浅吟低唱。眼前这幅迷人的画卷,让我突然间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依偎在她怀中久久不愿离去,直到沉沉的暮霭映衬出小河闪闪的泪花,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怀抱,哼唱着那曲《家乡的小河》,一步三回头地走回家。
  家门口的小河,又名七水江,是哺乳我长大的母亲河,也是童年里带给我最多快乐的一个伙伴。从我家出来,大概200米左右就可以走到河边。踩在绿油油的河堤上,松软软的感觉让人神清气爽。一眼望去,开阔的河面铺着金黄的细沙,清澈的河水唱着欢快的歌流向远方。走进河中,够到膝盖的河水凉意沁人,一个夏天的闷热仿佛都能被它融化;颜色各异的鹅卵石在脚底俏皮地游动,舒服得让你想就此跌倒在河中。
  故乡河最让我难忘的风景有两处:一处是河心岛,一处是和尚石头。说起河心岛,那只是横贯在河面上一个面积不足百平米的小洲,岛上有沙子,有鹅卵石,还长了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野草。由于过往的人常常从这里路过,岛上逐渐形成了一条小路,方便了从十里山往来金山村的人们。河心岛见证了我童年时的淘气撒野。有一年,我们在岛上挖了个陷阱,等待有人掉进去以便看场好戏。突然,有伙伴来报,十里山方向有人朝河边走来。我们登上河堤一看,金山村一个汉子挑着一担米走来。“是个好机会,各就各位!”我一声令下,伙伴们立马在河堤后躲了起来。只见那汉子趟过河水,一步步接近新挖的陷阱,我们的心禁不住提到了嗓子眼上。最终,汉子一脚踩下去绊倒了,米也倒掉了半箩筐,我们几个则躲在河堤后开怀坏笑。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那汉子爬起来之后,环顾四周时愤怒而无奈的眼神。
  河心岛往上游五十米左右,有一块石头很突兀地长在河沙之中,石头露出的部分是一个直径大约为两米左右的球体,就像一个和尚的光头,所以称之为和尚石头。和尚石头是我们洗澡最喜欢去的地方,别的地方水不深,和尚石头处的水相对会比较深。那也是一个打水仗的好地方,在石头的这边向对手发起攻击,对手还击时则可以在石头后面躲避进攻。打完水仗后,如果耳朵里不幸灌了水进去,只要把耳朵贴在热得发烫的和尚石头上,耳朵里的水就会很快流出来。每当这时,我都会全神贯注地把耳朵贴在石头上,希望能够听到内部的一些秘密。和尚石头多少让人觉得有点神秘色彩,因为当地乡亲偶尔会来这里拜菩萨,朝拜结束后,香客们一定不会忘记赏我们几个斋粑。蓝天为帐,金沙为床,一边洗澡一边吃粑,对于年少的我们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呢?
  暑假期间,只要不下雨,不管是中午还是下午,扑通扑通,我们都愿意把自己浸泡在水里,那是一种无以伦比的美妙享受。躺在小河里,仰望蓝天白云只能说是一份无以言说的洒意,伙伴们在一起打水仗才是最快乐的事情。一到下午三四点钟,河两岸的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往水里跳,大家有时分组打,有时多人欺负一个;有时上演抓特务,有时组织水中赛跑;浪花搞突袭,黄沙做武器。活动形式多样,活动内容丰富,这些已经成为我童年时期最难忘记的精彩画面。有段时间,我们非常迷恋《恐龙特技克塞号》这部动画片,里面的武器离子炮让大家觉得非常新颖,于是规定了打水仗的某个动作是发射离子炮。一到短兵相接的时候就使用离子炮向对手发起攻击,但由于操作不熟练,常常在发射时扑空摔了个四脚朝天,反被对手按在水中喝了几口水。
  由于河水很浅,里面的鱼虾也很少,比较常见的是一种被称之为“泡麟古”的长长的小鱼。那种鱼在河里极其灵活,速度飞快,凭我们空手去追赶打捞是几乎不可能的。即便如此,偶尔出现的“泡麟古”常常是我们生活的调味品,大家在河里竞相追逐,围沙成坝,不断缩小包围圈,少年的成长和智慧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在乐趣中累积。
  故乡河的物产并不富足,但她在童年时期带给我的快乐却是无法是物质来衡量的。尤其是在家乡遭受两次重大灾害期间,故乡河每次都带给了我意外的惊喜,让我对她又多了一份说不出的感激。
  有一年仲夏,家乡发生了旱灾,小河里几乎干涸殆尽。正担忧无处洗澡的时候,有伙伴来报:和尚石头往下游走300米左右,对岸天然形成了一个深水潭,水可以漫到肩膀上。我们大喜过望,冲过去果然看见树林下边有个不易被发现的深水潭,水的深度正好适合学游泳,水的温度非常适合消暑。那年暑假,就是这个深水潭伴我们度过了整个夏天。后来,一场大雨从天而降,缓解了紧张的旱情,却也把水潭冲得不见踪影。我呆呆地站在河堤上,望着对岸的水潭处伫立了好几分钟,心中怅然若失。
  1996年夏天,隆回发生了特大洪水。我正在备战高考,站在校园里看到资江水暴涨的情景,禁不住想:家门口的那条小河会不会一如从前般温顺?高考结束回到家中,左邻右舍就告诉我:家门口的河破天荒地发威了,河水沿走田垄漫过来,漫过你家门口的三口鱼塘,差一点就要淹到你家里去了。看到辛苦照料的那口鱼塘被河水淹没,你父亲当场昏死过去,害得大家忙活了好一阵。望着62岁高龄的父亲佝偻着背扯鱼草的情景,我打心底里有点怪罪这条淘气的小河了。不过年底干塘的时候,我们竟然发现鱼塘的收成远远超出老爸的投入,看着活蹦乱跳的鱼被打捞上来,老爸高兴得合不拢嘴。而这个惊喜,只能归功于家门口这条默默的小河。
  ……
  成长的代价,就是童趣的远去。自从离开家乡去外地上学的那个暑假,我就再也没有投入过小河的怀抱。无数次回到故乡,我都会来到七水江边,站在河堤上默默地待上几分钟,而心中的那条故乡河,也在岁月长河的流淌中,经历着沧海桑田的巨大变化。
  如今的故乡河,河心岛早已和河岸连成一片巨大的荒地了,灌木丛生的荒地向对岸扩张,大大改变了水流的走向,昔日大约40米宽的河面如今被挤压得只剩下5米宽。河水是深蓝的水,仅及膝盖的水竟然看不到底,让人匪夷所思。不过,看看河里漂浮的塑料泡沫和荒岛上遗弃的废弃物,就不难知道河水变蓝的原因了。和尚石头孤零零地瘫在荒岛上,一汪死水和垃圾废品环绕在它的周围,令人恶心乏味。放眼望去,河里已经看不到一粒沙子,只有远处挖沙的机器在轰鸣,一担担沙子被挑上马路,运往四面八方的工地上。河的两岸,现代化的住宅拔地而起,一户户农民的住房旧貌换新颜,不少楼前都停着广东或者长沙开回来的小汽车。家乡的父老乡亲,在快速积累物质财富的同时,也把污染和掠夺带给了这条无辜的小河。
  七水江边家犹在,不见当初人和物。每次来到河边,我都不忍久立,因为我仿佛看见腥臭恶心的成堆垃圾里,故乡河像一个濒临灭绝的物种,痛苦无奈地默默流泪。我想,和我一摊长大的那群少年,如果他们面对这条面目全非、支离破碎的故乡河,恐怕再也不会有“脱个精光泡一把”的冲动了。失落的故乡河,失去的是她清秀的面孔和优美的身躯,是家乡父老赖以生存的命脉水源,是两岸孩子们消夏避暑的天堂;失落的是故园绝美的风景,是贪婪和自私的人性,是我们对于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好期盼。

(作者:欧阳文邦


相关阅读:

____
  • 陶李园
    陶李园
  • 李星靓
    李星靓
  • 殷佳钰
    殷佳钰
  • 林卓宇
    林卓宇
  • 易汝珊
    易汝珊
  • 夏楚惟
    夏楚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