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湖宁静,远在香格里拉(彭晓玲)

┌2012-12-01┐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詹姆斯·希尔顿在其长篇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叙述了远在东方群山峻岭中的永恒、和平、宁静之地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在藏语中意为“心中的日月”,其超凡脱俗的境界,实乃人间所无。
  在初春的风雨里,我终于踏上了寻梦的旅程,来到了香格里拉,第一站便是属都湖。之前,曾见过属都湖的照片,蓝天之下,云杉林畔,微微的夏阳里,清澈静谧的湖水令人心动。湖畔水草丰茂,绿意盎然,成群的牛羊散落在草丛,悠然自得地吃着草。
  而属都湖,在藏语中是“乳酪”的意思,可以想见,这里应是水美草丰人畜兴旺的圣地。当地有如此传说,古代有一位高僧云游到属都岗,牧民热情供奉奶酪给他。他见属都岗牧场的奶酪很结实,如同石头一样,大喜,乃祈愿道:“愿这里的奶酪永远如同石头一样结实!”因此,有人说属都湖因属都岗而得名,当地人也将此湖叫属都岗湖。另外,藏语“属”为喇嘛帽,“都”为石,“岗”为山梁,意即形似喇嘛帽子的石头山岗。虽然解释不同,倒各有各的意味。
  可我们来时,天有些阴沉,出奇地冷。下得车来,雪花漫天漫地,飘飘而来,便有意外的惊喜。远远地看去,四周青山郁郁,其上笼着渺渺烟云。湖水迷蒙,云雾好似仙女裙裾上的那层纱,在水上飘来荡去。此刻,山水相依,天也混沌水也混沌,全笼在灰灰的颜色里。潮湿而又清洌的水汽弥漫过来,令人精神为之一震,走在湖边洁净的游道之上,仿佛来到了一个空灵的世界。我忍不住四处张望,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视线始终在青山与湖水之上流连。时间流淌得很慢很慢,侧耳倾听,似有悠扬而迷茫的萨克斯,在湖水之上缓缓升起,缓缓旋转,缓缓铺展。
  栈道悠然地延伸至湖畔,不经意的一笔,就把所有景致连贯起来了。游道之左,为宁静的湖水,汪汪的湖水躺在茂密的云杉树林之间。灰灰的湖水,缓缓地铺向前方,从容而又淡定。雪悄然声息地飘落在湖水之上,灰灰的湖水透着隐隐的绿意,漾着微微的波澜。倘再走近湖水,湖水又好似没有颜色,清晰得叫人惊讶。游道之右,则为密密的树林,一棵棵高大挺拔的云杉和冷杉,显得极为沉静,树枝上薄薄的白雪又让绿色透彻起来。树枝上还飘挂着丛丛浅绿的“树胡子”,我真是意外,这是我第一次见识“树胡子”。“树胡子”又名松萝,不是哪里都能生长,只有在洁净的环境下才能存活。属都湖,一个充满宁静的真实世界,其梦幻洁净之美,不正是我一直在追寻的境界吗?
  继续往前走,四周一片寂静。走在如此浩大苍茫的宁静境界里,谁都不忍高声喧哗,只缓缓地走着看着,心绪也渐渐柔软。雪越飘越大,四周却越来越亮。站在湖水之畔眺望,由近及远,湖水深深浅浅的灰,执着地铺往前方。突然,就在前方不远处,一片浅浅的水域之下,透过清亮的湖水,很清楚地看见,参差地躺着几棵或大或小的枯树。枯树浑身上下都是光溜溜的银白,就那么率性地躺在水里。我静静地看着,树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竟能躺在如此干净的湖水里,应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而湖畔棵棵云杉树高大挺拔,直立向上,褐色的树干饱满而又爽朗。偶或有一二棵躺倒在地上,浑身都是白雪,也是一副坦然的模样。或生或死,于远离尘世的树来说,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湖水如此洁净,鱼在哪里呢?据说,属都湖盛产一种味道鲜美的裂腹鱼,因腹部有像裂纹一样的花纹而得名。但湖水深沉无语,静静地站在湖边守候,依然不见鱼的踪影。也许是太冷了,鱼藏起来了吧。也许是太静了吧,鱼也不愿随意游走。我侧耳倾听,真是静呀,静到没有任何声响,一时间,红尘的一切与我无关。我无法言语,只呆呆望着微微荡漾的湖水。
  继续往前走,雪好似小了,天空也亮了起来。云杉树上垂挂的树胡子越来越多,黄黄细细软软地垂着,偶尔也会随风波动。我记得我曾看过一个纪录片,说松萝是金丝猴的口粮,要是能见到金丝猴该多好呀。就在这时,走在前面的同伴突然惊叫起来,我赶上前一瞧,就在路边的松树干上,爬着一只小小的松鼠,眼睛正滴溜溜地转,身子活活地在原地打圈圈。这是怎样一只松鼠呀,与我们平常所见的大尾巴黄松鼠不同,小巧玲珑的模样,浑身黄绿的毛,点缀着麻麻点,尾巴有些长,就随意地拖在身后。它警惕地看着树下的我们,也许是我们闪闪的眼光吓着它,它快速地往上爬,藏在了密密的树枝间。同伴们怅然地朝前走,我却依然愣愣地瞧着,它又猛地窜到了树蔸下,倒吓了我一跳。它没有停留,又窜上了另一棵松树,倒是在半路上停了下来,眼睛亮亮地瞧着我,还吱吱地叫。我自是喜出望外,但摸了摸口袋,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小松鼠好似也很失望,看了看我,快速地窜到地面,又窜至了前面的树上。一眨眼就不见了,我久久地张望着小松鼠消失的方向。
  不知不觉,我们已走到了湖尾,再次站在湖畔,回望刚才走过的路。湖水依然笼着淡淡的雾,天空依然为淡淡的灰,灰里透着亮透着纯净。我倘是一只鸟,便可飞越湖水,再次感悟湖水的清彻。我倘是一条鱼,便可真正触摸湖水的灵魂。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游人,只能站在湖畔,尝试用思索的触角,去辗转找寻湖水的内核。我飞越千山万水而来,并不仅仅为了好景致,应是为了心灵的慰藉。就在湖畔,对着宁静的湖水参悟,任思想自由自地在飞翔,静静地思考如何拥有内心的安宁与平和。地上枯枝落叶层层叠叠,其上却郁郁葱葱,这就是轮回的生命。我无法参透更多,便坐下来静静地聆听湖水,静静地观看宁静的湖水。
  也许,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别人无法触及的伤痕。人们需要独自思索,独自安静,也许香格里拉就是人们的精神家园。现在,我就在属都湖畔,我问自己,眼前的属都湖就是你的香格里拉吗?我却无法回答,属都湖静若处子,自是能冲淡岁月对我的敲击,也可洗涤我心灵的尘埃。可又不仅仅如此。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香格里拉,我想香格里拉的内蕴应更为丰蕴,就如同属都湖,仅仅一天两天,人们无法真正认识它摸透它。
  无法认识也好,就保留着一份永恒的牵挂。也许就在某个未知的夜晚,我能随梦再次回到宁静的属都湖畔。就在湖边静静地站着,月色很好,天上一轮明月,湖里一轮明月。于是,我在某年某日某时某刻,豁然开朗,心境澄明。
  一湖宁静,远在香格里拉

(作者:彭晓玲


相关阅读:

____
  • 李远芳
    李远芳
  • 易汝珊
    易汝珊
  • 陈翔凤
    陈翔凤
  • 夏楚惟
    夏楚惟
  • 殷佳钰
    殷佳钰
  • 李鸽
    李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