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诊所(何宇红)(3)

┌2012-12-01┐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因为在同一个村,后来从父母长辈那儿听到一些她的消息。我进初三的时候,她与上队一个小个子男人结婚了。其实那男人五官长得挺俊的,只是个子矮,家境是整个队上最穷的。嫁过去几年没生小孩。后来,也是唯一的一次,我碰着她挺着个大肚子,不久在家生了一个女儿,四年后又生个女儿。因为没生个男孩,婆家特别不喜欢,从没拿正眼瞧过她和孩子,更别说帮忙带小孩了。接生婆把毛毛安顿好,摇摇头就走了。然而小女儿没满五岁,丈夫肚子痛,在县人民医院呆了三个晚上,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票子,连什么毛病都没查出就去阎王那儿了。这便是我所知道的爱花的全部。
  那天,母亲带着爱花到医院来的时候,我正忙得团团转。长沙作为基层医疗改革的试点运作效果非常好,在全国推广。新的医改政策年前已在市政府召开了动员大会,年后必须全面启动铺开,先期工作很繁琐,必须落实到位。而国家几年来对基本医疗的巨大投入,审计署也将下到各地审查。
  “忽如一夜春风来,医疗保险进万家”。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城市居民医保性质一样)和其他惠农政策一样,使千家万户的农民受益。村民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和国家单位职工一样享受了医疗保险(以及前年开始的养老保险),并且个人参保缴费低,报销的比例还在逐年增高。原来不堪医疗费用自付只是等待死亡的许多患者都选择到医院接受治疗,健康地生活下去。所以,医院每天都是求医者成堆,门庭若市。能够面对病人健康回家留下感激笑容的时候,还是欣慰。比起前些年为人治病好似是抢患者的口袋,不信任的敌对关系,一天工作下来总感觉打仗一般,形神俱疲。特别是实行基本药物的医疗单位,更不存在任何利润与赚钱的关系。住院费用在医院直接报销,农民得到真正的实惠,作为医务人员只管按规定看病用药,都感觉舒畅很多。
  十多年没见过的爱花,穿戴也还整齐干净,非常结实的农妇形象,矮矮墩墩的,黝黑的脸庞透出一丝红晕,说话声音有些粗重。她用个旧的金龙鱼5升的油壶装满了菜油送给我做见面礼,说这是自家打的菜籽油,放心吃就是。我道谢之际,心想她也该种了多少的油菜呢?现在又快到了花开烂漫的时候了吧?这些年的生活经历彻底地改变了她的一切。
  爱花说道:“过年后卫生院组织体检,医生说我的肚子里有团可疑阴影,要到大医院做个确切检查再治疗。跟你母亲说起这事,就麻烦她一起来找你了。”
  “无论是什么病,你必须帮她治好。”母亲作为乡下典型的热心肠并没有因为年龄衰老而消减,她比爱花本人更着急地说:“这些年,她太不容易了,一个人把两个女儿盘大。眼看着日子好过了,身体又得个病。”
  “爱花,别紧张,我看了你的检查单,估计应该没有多大问题。但医生对每个生命都是高度关心的,希望得到最确切的诊断,不延误治疗,这是医生的心理。你们先休息一下,我马上联系人做详细检查。”我放下手中的活,联系看病的事情。
  “彬彬,该花的钱,我还是带了的。”爱花赶忙解释,怕我不好办。
  母亲说道:“现在,屋里大部分女人一不种菜二不喂猪,就是爱打牌。可爱花一天到晚就只晓得做事,养很多猪、鸡。地里没闲过,种红薯花生种油菜,只要能够变钱的活儿都在弄,精打细算,家里也砌了楼房。大妹子在城里打工,很懂事。小妹子在一中读高中,成绩非常好。你必须帮帮她,不能由她又让病痛给毁了。”
  “放心好了,我会的。每个医生都会尽最大的能力治疗患者,没有保留的。”我尽量安慰她,说的也是事实,叫她别担心。
  经过两天,从医生的初步检查到影像检查、体液化验、病理切片一系列的结果出来,爱花肚子里的阴影不过是盆腔里普通炎性肿块而已。诊断明白后,我建议她还是回本地卫生院治疗,住院起付钱只要一百元,报销比率80%,基本药物是零利润销售,自己不要出多少费用。因为她很少用药,没有产生耐药性,一般的消炎药治疗一个疗程,就完全可以治愈的。终于,爱花放心的回家了,拿着检查结果回到镇卫生院住院治疗。
  十多天后,接到母亲电话,说爱花的病全好了,只花费了自己三百多块钱。她非常感激,出院后马上来看望母亲。希望我回老家后,一定要去她家玩!
  爱花,终于好了!我长长地松了口气,又开始想象出她生龙活虎般出现在田土中劳作的身影。一直以来,那些活泼健康的劳动者姿态,和我的父母一样,连着故乡的每一道风景,深深地印在心海里,流淌在血脉中,保持着最原始的感动与质朴的乡情。
  晚上在家,吃着爱花送来的菜籽油炒的菜,香味特别纯正。老公说,下个周末要回乡下去钓鱼;而我呢,定要好好品味油菜花中的春天气息!
 

(作者:何宇红


相关阅读:

____
  • 刘依清
    刘依清
  • 钟楚彦
    钟楚彦
  • 陈翔凤
    陈翔凤
  • 何宇波
    何宇波
  • 程玥琪
    程玥琪
  • 李星靓
    李星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