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巷弄(张星波)

┌2012-12-01┐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一条古巷,往往积淀着一座城市的一些历史文化。
  浏阳巷弄知多少?据明嘉靖辛酉《浏阳县志》记载,古县城原有14条巷子,名叫桐木巷、姑苏巷(后改名猪市巷)、关王巷、牛路巷、平政巷、浦梓巷、沧浯巷、柴家巷、硝皮巷、漆家巷、施家巷、仁和巷、魏家巷、梅花巷。
  明嘉靖以后又出现一些新的巷子,如:胡家巷、蛟龙巷、营盘巷、石板巷,等等。
  新中国诞生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浏阳的城市建设日新月异,有的巷弄已不复存在,有的已重新命名,有的则新增出来,如:八角亭巷、太保巷、界寿塘巷、龚家塘巷、兴仁巷、周家巷,等等。
  1962年,在城区地名普查中,共登记有24巷、6弄,共30条巷弄。这些巷弄,历史悠久,声名远播,变化最大的要数梅花巷和柴家巷。
  梅花巷南起皇仓街(今人民路),北至圭斋路,全长206米,最宽处约4米,最窄处约2米多,为石板路面。原以巷内宋家大屋种有多株名贵梅花而命名。谭宋两家名门望族的大屋均建于巷内左右两侧,为祠宇式砖木结构建筑,翘角飞檐,墙垛高耸。青砖围墙高达5米,槽门厚度达20公分。内分几进几厅,庭院过道,天井花坛,错落有致,气派大方。清末,随着谭宋两大家庭的没落,梅花巷开始衰败,颓垣断壁随处可见,到解放时已破烂不堪。建国后曾进行过多次维修,直至1996年,浏阳市委、市政府斥资将梅花巷与毗连的胡家巷一并拆除,兴建梅花居民小区。古巷逢春,重新焕发出一派勃勃生机。
  柴家巷东起北正街(今北正南路),南至衙背街(今人民路与新文路相交十字路口),居中铺就约1.5米宽的麻石条块。两边为清一色一楼一底的木架子房屋,店铺门面有的是纺纱织布,更多的是经营棺材业务。一般都在店内搭设粗大的木架,摆着4至6副不同规格的红漆棺材。装殓夭亡婴幼儿和少年儿童的则不叫棺材,称“衔子”,大都用松、杉木板钉制而成,也不抹红色的油漆,仅揩上木红。
  解放以后,县人民政府先后在柴家巷建起了政府招待所(今浏阳河大酒店前身)、电影院、文化馆等,使这条古老的巷子掀开了一页新的历史。1968年,县政府斥资将柴家巷拓宽,修成柏油路面,并将柴家巷与正大街合并,改名为新文路。2001年初,市委、市政府将新文路改建为步行街,全长570米,路宽达16米。一路花树掩映,风情依然,街灯闪烁,游人如织。
  昔日的古老巷弄,如今大都成了繁华热闹的商业街衢或高雅幽静的居民小区。正如一位楹联朋友所描绘的那样:“小巷危房,眨眼变成新闹市;晕头转向,出门迷失老浏阳。”
  因幼丧父母,从小起,我就跟老祖母相依为命,先后在柴家巷、周家巷和梅花巷等街巷居住过。对古县城的巷弄,自然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眷恋情愫。尽管很多人会把巷弄当成“贫民窟”,因为里面的色彩一点也不明快,灰色的电线杆,灰色的石板路,灰色的房屋,好像住在里面的人也灰暗起来。我却不以为然。我是个喜欢缓慢与宁静的人,特别是上了年纪之后,对城市的灯红酒绿、光华璀璨,反倒有些不适应了。
  往事都成记忆。我永远都难以忘怀巷弄生活中那从容、淡定、安宁、鲜活的一幕又一幕——
  走进巷弄,就好似时钟调慢了。夏天里,你时常可以看见平日里打扮得风姿绰约的姑娘赤脚穿着拖鞋,在水龙头下洗脸洗脚;你时常可以看见总是行色匆匆、仪表堂堂的大男人打着赤膊,躺在竹睡椅上,摇着大蒲扇;而你看见得更多的是几位老人围坐在一起下象棋、打扑克或摸麻将,而围观者是里三屋外三屋。奇怪的是,即使这么多的人,巷子里却仍是安静得很。
  一起上学的孩子大多也是住在同一条巷子里,嬉闹着走回来,也不急着写作业。孩子的疯闹是没有时间概念的,等到想起该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分了。家家户户厨房飘来的菜香和“哗啦哗啦”炒菜的声音,其实很好分辨,这家今天烧什么菜,那家炖了什么汤。
  巷弄大多数时候是没有什么声响的,偶尔会有骑单车的人摇着车铃穿过,或者是收废品、卖豆腐、甜酒的人在高声吆喝着。但在下雨的那一刻,总会有个清脆、急促的声音划破巷弄的寂静:“落雨啦!”这个声音并不固定,谁先发现谁先喊。然后,每家每户的窗子里就伸出手来,将晾晒在窗外的衣服收进去。
  巷弄被林立的高楼大厦挤压着,许多贪图新式小区干净与方便的人便搬了出去,连我也不例外,便不再坚守巷弄。
  只是得到什么,也就会失去什么。我将悠悠巷弄称作我少儿时代“精神文化的家园”,个中原因,不外乎那是个对于我来说,再也到不了的地方……

(作者:张星波


相关阅读:

____
  • 邓曦
    邓曦
  • 何宇波
    何宇波
  • 陶李园
    陶李园
  • 易汝珊
    易汝珊
  • 李鸽
    李鸽
  • 宋薇
    宋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