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老长沙(节选)唐樱

┌2012-12-0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仿佛是色彩斑斓中的一角青阳,在记忆中出现的总是那些幽深古朴的小巷,既没有行人也没有喧嚣。樱沿着历史的墙亘走,墙亘虽然斑剥,仍很厚重,掉落的小块历史,掷地有声,她绕着道儿走,怕掉落的小块历史砸痛了脚或什么的……
  樱不相信,这就是美丽而古老的长沙城。
  从小巷深处,传来急促的辟哩啪啦、啪啦噼哩,没有固定的节奏,更谈不上节奏的美感了,一听是顽童们追追打打发出来的。这种硬木质的木履,城里的每个小孩都有本事穿着它飞跑,摔跤是不曾有的事,顶多也就是跑急了滑掉一只,回头转身捡起套回脚上,继续他们的追追打打。
  那被细雨朦朦点缀的小巷,幽远极了。这时,传来木履声,象美妙音乐弹发的节奏由远而近。轻轻地音乐般节奏踩在小巷的键盘上。樱知道一定是从豪宅深院里走出来的千金小姐,一把红红的油纸伞,在小巷的细雨中晃动,美妙动听的木履声就是她散发出来的。这让操劳辛苦的市井女人羡慕死了。到了深深的夜晚,市井女人的爱美心不死,见没有外人时,便在自家门口的小巷里东施效颦,学着千金小姐的样儿,在小巷里来回走动,怎么走,也走不出千金小姐的韵味来,还怪累人的,叹一口气,只好作罢。
  古长沙城的人们穿着从化龙池买来的木履,丈量着面积只有45平方公里,大约7公里长的城墙,城墙设9座城门,150多条大街纵横交错的长沙古城。
  樱不知道自己能否数落出这9座城门的名字,穿着木履分别从这9座城门入城又是怎样的一番感觉。
  首先樱觉得自己应该站在某个计高点来俯瞰一下这个古城的轮廓。樱很有学问地来到定王台。
  长沙定王刘发,他的身材十分硕长,似乎是某一个时期突然长高的,也许某事的刺激猛窜起来的。轩昂的头耸立在身体顶端,从那里可以饱览古城长沙的一切景色。但无法望远,更无法望见远在长安的母亲。于是刘发派人运米去长安,再从长安运土回长沙,选择城东高筑台,希望登台北望依稀中看到母亲。
  樱同定王刘发见面的场地不是滔滔地湘江边,也不是皇家大院。而是被后人称作定王台的地方。定王刘发惦起脚尖向北眺望,樱觉得定王的腰膀特别挺拨,好象云雾中一棵挺拨的松、南方多雾,而且雾气很重,樱有些看不真切,只觉得定王不是立在飒飒风口中肩负重任的人柱子。周围一方纷纭,他记得一句话:混乱本身就要求展开和随之而来的澄清,在嘈杂声中去伪存真。
  樱记得很清楚,当时定王刘发说起自己的身世有些伤感和忧闷。他站在这块名叫定王台的地方,所发生的故事是在汉朝。刘发是汉景帝刘启的儿子。母亲名叫唐姬,本是宫中的侍婢。景帝不是太子的时候,有一天,刘启喝醉了,召宠幸的程姬来侍夜,程姬身上不便,只好叫这个姓唐的侍婢去代替,结果怀孕生了刘发。景帝登基以后,刘发和唐姬都不受宠。景帝前元二年,也就是公元前155年。刘发被封为定王,封地在长沙。刘发离开繁华的长安,来到被称为“南蛮之地”的长沙为王,心情很不痛快。其实,刘发心中最大的不愉快,是远离了生身母亲。唐姬本是侍婢,既不受宠,必然被贱视。儿子是母亲惟一的支柱,远在千里的儿子自然有所感应,也非常思念母亲,但又不能常去长安,便专门派人从长沙运米到长安去,再从长安运土回长沙来,用长安的土在城东筑起高台,每天登台遥望长安,思念母亲。
  听完刘发的叙说,樱的眼睛润湿了,通过泪眼看沐浴在阳光里刘发的身形,前进的姿态和坚定的信心似乎在波浪中行进,踏在从长安运来的土上,昂然耸立,母爱的力量是那样的不可估量。孤独、忧伤、痛苦已不再。刘发挥动着手臂,喃喃自语。由于时空的关系,她听不清刘发说些什么,却读懂了刘发的手势。在残阳低沉的节奏中刘发高举的手臂像似指点着“南蛮之地”这方山河,山河也在不可思议地舒放着它的希望。
  樱仿佛知道自己现在俯瞰的古长沙,是明初修缮后长沙古城。巍峨的城墙,紧紧地护卫着古城,蔚蓝的天空中飘悠着几朵白云,白云下的城池是那样的古色古香。那坚如岩石的9座城门,是古城与外面惟一联系的通道。东有2门,即浏阳门、小吴门;西有4门,即德润门(小西门)、驿步门(大西门)、潮宗门(草场门)、通泰门(通货门);北有2门,即湘春门、新开门;南仅1门,即正南门(后改黄道门)。城门的深广都是一丈九尺。城内都有正街通向各城门,各城门都设有门楼、钟楼、鼓楼。
  樱突然觉得眼前这座长沙古城似曾相识,仿佛在哪里见过。对,想起来了,它与北京的故宫紫禁城多么相似。座北朝南,以南门为正门。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南边只有一门了。
  难怪清朝文人骆化麟曾来长沙时,作《过长沙故宫》一诗,诗曰:
  
  燕子何须问画梁,故宫瓦尽散鸳鸯。
  万春池上花俱殁,三洞山头石自僵。
  永巷无人吹玉笛,短墙有鬼注香囊。
  许多歌舞承恩宠,输与芄狐作战场。
  原来整个长沙古城,就是一座王城。虽说不复存在,也没有必要写得这么凄厉悲凉啊!
  进古城门游古城,是明天的事了。今天天色已晚,已掌握古城大概轮角的樱,有些心满意足,决定到湘江边吹吹河风。
  月光下,樱拥着一个体贴而随和的影子来到湘江边,习习的河风有些凉意。她有些感慨:湘江、湘江/没有人陪你缓缓流去/没有人伫立倾听/你永恒的流水章句……
  清脆的掌声从江边的树林里传出。樱先是一惊,然后用警惕的月光(管它叫诗人的目光也无妨。)搜寻着。她如果凑近一点,她会看到一个仙风道骨的人。
  后来,樱才知道,他遇到了唐朝的一位叫高昱的隐士。也知道了高昱这个隐士在湘江边经历的奇遇。  唐代开元年间,桔子洲住进了一位叫高昱的隐士。
  高隐士惊讶桔子洲满地绿,恍入了一座枝叶亭亭如盖的大森林。夕阳的光透过绿叶的缝隙斜射下来,映衬出绿的梦幻之感。
  高隐士来到江边,看着滔滔北去的湘江,遥想起当年周昭王南下巡游,溺死在这湘江之中,一代君王,转瞬寂如尘土,如今又有多少人还能忆起?辉煌也好,寂寞也罢,一概付诸这滔滔江水。人生短暂,又如何才算不虚度年华。太阳怎么落下去,月亮又怎么升上来。高隐士全然不知。他见江边有一小舟,就泛舟江中,觉得有些累,就放倒身子,斜躺在舟中,仿佛一叶无人摇泛的小舟,静静地落在江面上。

(作者:唐樱


相关阅读:

____
  • 易汝珊
    易汝珊
  • 殷佳钰
    殷佳钰
  • 杨依
    杨依
  • 彭宇程
    彭宇程
  • 刘依清
    刘依清
  • 周子云
    周子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