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甜,白沙古井缘

┌2013-01-14┐┌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千年古井悠悠,往事岁月回眸。我和白沙古井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应该追溯到50年代末,那时候我在湖南长沙织机街小学读书,一天下午没有课,我们十几个同学相邀一起去东风广场(现在的贺龙体育馆)踢足球,说是足球,其实只是一个小皮球而已,由于我个子相对比较高,大家提议我当守门员,一脚皮球飞来,打得我心口痛,眼中泪水直流,死活我不肯再当守门员了,后来怎样了,是否继续踢,又由谁来当守门员都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不知是谁说下面井水很甜,当时是夏天,天气很热,我们个个汗流夹背,口干舌燥,正好想解渴,大家急忙从北边翻过山坡来到白沙古井旁,只见参天的大树郁郁葱葱,幽静的环境,一阵凉风吹来,身上感到阵阵凉意,汗马上干了。来古井打水的人三三两两,不象现在那么多的人来打水还需要排队,在我印象中井边好象有人在洗菜,不知是否记错。四口古井排成一排,水透明清澈,水井很浅,阵阵凉意袭人,我们去找打水人借来木瓢舀水,一口下去,甜,沁甜的,比白糖水还甜,真舒服,真过瘾。急不可耐、你争我夺、打打闹闹、笑声不断大家吃了个饱,真过瘾、真舒服,真惬意。回家后第二天我拿起家中的水桶和扁担就要出门去挑白沙井水,老爸说你还小挑不动,我说挑得动,家门口的井水深十几米我还不是天天把水扯上来,我有的是劲,老爸说扯水和挑水不是一回事,劲使的方法不同,我不听,一路唱着不成调的歌,兴冲冲地出发了。水取好后,一上肩,妈呀!怎么这样重,二步一歪,三步一斜,走几步歇下气,一路天女散花水洒一地,到家后一担水只剰下大半桶的成果,肩膀上的皮肤都红肿了,邻居汪大嫂夸我:“罗伢子不错,可以去挑白沙井水了”,我劲头更足了,不上学的时候我就去挑白沙井水吃,但好景不长,年轻人做事很难坚持到底,兴趣转移也很快,后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去了,但家中的挑自来水的活我是死活躲不脱了,这是后话。哦!值得一提的是,当年一起玩球的小伙伴,郭松文同学后来在湘瓷兰球队可是一员主力虎将,要知道湘瓷兰球队和商业局兰球队、邮电局兰球队八、九十年代在长沙可是赫赫有名的几支队伍。更值得一提的是:李子仲同学后来是湖南省足球队队员,听说还出国当过教练。我,唉不说了,什么都不是,我后来所做的事和体育风牛马完全不相干。
  第二次和白沙古井的亲密接触是2000年内退后,当时我还没有上网,在家中无所事事,烦闷极了,白天真难打发。一天,看到满是灰尘的自行车,主意来了,从头收拾旧山河,到白沙古井取水去,来到老地方,井还是那几口古井,水依然是那么清澈透明,但环境变化太大了,此处已修成了一个市民休闲的小公园,取水的人真多,在小公园鍛炼的人也不少,旁边还开了用白沙井水泡茶的茶馆,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此水已不能生喝了,井旁有温馨提示:为了你的健康,请煮沸吃。回到家中儿子知道我去取水,死活不同意,说我年纪大了又有高血压怕我路上出事,改由他晚上下班后去取。吃到儿子的孝心水,水依然是那么清澈透明,水也还是十分沁甜,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也吃不出当年的那种味道,那种淋漓尽致的感觉,难道真的是回忆永远是美好的,复制很难成功吗?真是咄咄怪事,这也是人生的无奈吗?第二次和白沙古井的亲密接触就这样被儿子的孝心打断了,白沙井水照样有吃,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因工作原因儿子去了广州中山,不能奉献孝心水了,但我吃了这么多年的白沙水,现在改吃自来水还真的很不习惯,怎么办?,年纪大了现在骑自行车似乎不太安全,老伴说我们用买菜的小拖车去取水不就行了,权当散步鍛炼身体,是啊,我们俩老口高兴的出发了。晨曦中,风显得那么的温柔凉爽,取水的人很多,各种工具都有,象我们这样白头发的老头老太太也有不少,成为了城市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是我和白沙古井的第三次亲密接触,在我有生之年在儿子没有回长沙之前,只要我能走动和白沙古井的亲密接触就会一直走下去。
  幸福、快乐、健康、长寿是我们老年人追求的目标,好社会!好日子!人生越活越来越有盼头,真想留在红尘永不走。

 

(作者:余英


相关阅读:

____
  • 刘依清
    刘依清
  • 刘佳音
    刘佳音
  • 程玥琪
    程玥琪
  • 陶李园
    陶李园
  • 杨依
    杨依
  • 夏楚惟
    夏楚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