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肖丽娴)

┌2013-01-24┐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时近清明,外面下着毛毛的细雨,早几天还阳光明媚的暖春,被这飘来的风雨给人增加些许寒意。
  我的思绪又引伸到了三十多年前的那个早春乍寒的日子,我当时从外地出差到长沙,看望我在“五七干校”的一位忘年之交,原中国人民银行的行长张老,可是他没有等到春天的暖阳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悲凉的心和这早春乍寒的天气一样冷却到了冰点。
  往事一幕幕象影视一样在我脑际萦回,上世纪七十年代第一个元旦刚过的冬日,呼啸的北风席卷着漫天的雪花,树枝上挂着一串串冰棍,寒气逼人。在省城长沙数辆大卡车载着省直机关数百名干部朝湘南的公路上驶去,前进在一条亘古未有的“五七”道路上。尽管那如火如荼的革命烈焰在燃烧,那沸腾的热血在奔流,那激昂的情绪在步步升级,却仍然驱赶不了狂风袭击肉体带来的寒彻。坐在车上的人嘴青皮紫,他们按物理学上的摩擦生电的原理,加速度地摩擦着双手,也没带来些许暖气。
  汽车行程数小时后,停在一处低矮的平房前,这里原来是中央直属机关的“五七干校”,现在移交给湖南省直机关。这些干部的身份,大至省级、厅局级干部,下至处级、科级及一般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到了这里,这些过去的等级称谓已打入另册,取之以代的是“五七战士”,及按军队的编制的班、排、连。我所在的班以养牛喂猪为主要工作,还种上大批的菜土,作为猪的饲料用。
  分到我班的一位年近六十的张老,他瘦而矮小的身材,头发已近花白,因患有慢性支气管哮喘病,一遇风寒就气喘吁吁,长年累月的咳喘头总是朝前,身子也不能挺直,致背显得微驼。来干校前与他相依为命的老伴,因病撒手人寰,还留下了一个上中学的小儿子在长沙。极度的悲痛、天气的寒冷,致使张老的哮喘病频频发作。但滚滚的革命洪流锐不可挡,他也和大家一样顺应革命潮流,高举红旗,高唱战歌,拖着沉疴之躯前进在“五七”大道上。
  张老为人谦虚和善,平易近人,与大家相处融恰。他平日不多言辞,只是默默地完成那份分给他的那份劳作。看着他年老体弱之身,还要干体力劳动,对他萌发怜悯之情。我们年轻人总想多帮帮他,在劳动中我们尽量挑重活干,照顾他象征性地让他坐着干剁猪草之活,并叮嘱他累了就去宿舍躺躺。
  张老的哮喘病来干校后频频发作,而连队及附近又没有卫生所。我就地取材,将带来的银针给他针炙,其实我也并不是中医科的针炙医师,只是当时在“6·26”方针的指示下,要求医务人员下到基层,面向农村必须学会全科的技能。为了形势的需要,我也自学了针炙。有时也能解决一些小问题。干校繁重的劳动,伙食开的是集体餐。当时我们这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身强力壮还能适应,可对一个极度虚弱的患病老者所需要的能量及营养是远远不够。每逢休息日赶集时,张老要我们给他买上一只老母鸡炖汤,可他却很少吃鸡肉,每次只喝一点鸡汤。这些鸡肉成了我们青壮年的“牙祭”了。
  在干校生活虽是艰苦,劳动亦是繁重,但这里没有权力之争,没有等级悬殊,大家互相帮助,互相关爱,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晚上例行“晚汇报”后,稍有一点空隙时间,可以互相交流、谈心,有时我们要张老讲他过去的革命故事。这是他最开心的时刻,特别讲到他在延安管理金库时,坐在钱柜子上,保管着出出进进的钱币,却分毫不差,纤尘不染。此刻,他混浊的眼睛变得明亮了,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延安的“战地银行”。那时他年青,热血沸腾,意气风发,为了追求革命的理想,他投笔从戎,奔向延安。由于他的工作尽职尽责,多次受一上级的奖励,随着工作的需要,他的职位步步升迁。当他说到受命担任中国银行行长的任职书,是国务院周总理亲自签发的时,他的脸上洋溢着前所未有的笑容。他说作为一名投身革命的共产党员,他的信念是永远相信党,相信群众的大多数,他对今天的处境无怨无艾,泰然处之。
  张老的这种高尚的情操,深深感染了我们,对他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在生活上我们照顾他,病了给他熬米粥,在劳动中我们帮助他,患难见真情,张老与我们年轻人结成了忘年之交。我们班有谁回长沙都一定会去张老家看看他的小儿子,或许从长沙带点他能吃的点心。
  在干校劳动了一年后,我接到通知,分配去湘西一县人民医院工作。我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别我的战友,回长沙时,我去了张老及其他几位战友的家里探望他们的亲属。
  又过了一年,张老他们仍然在干校等待分配。我从湘西出差来长沙,听说张老病了,住在省人民医院,我即刻赶到医院看望他。他见到我挣扎着要坐起来。当时他说话已很吃力了,那无采的眼神滴下了几滴泪水。我的眼睛也湿润了,我强忍住泪安慰他:“你住到医院就好,病慢慢会好的。”临别时我说:“以后我到长沙出差一定会来看你。”可想不到我的承诺成了一句空话,这次的见面竟成了我们最后的诀别。我内心的遗憾、悲凉不溢言表。
  今天历史已穿越了一个新的时空,三十多年的很多往事,就象过眼烟云似的从我的记忆中消失。可张老的影子却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尤其目睹着一些贪官象硕鼠般贪婪地侵吞国家钱财,吸吮人们的血汗,与张老当年守着金库,坐怀不乱,一尘不染的作风,真有天壤之别。
  而今每当我经过蔡锷路人民银行时,我会情不自禁地驻足向张老原来的住处张望。追索张老的踪迹,我遐思张老如果活着,他会官复原职,他会享受到党和国家给他的待遇和荣誉。可是他体弱之躯难已经受严寒的袭击,他没有等到洒满阳光的春天,在严冬的摧残下倒下了,我不尽的悲哀和眼泪化作一句话,告慰张老的亡灵,“人民不会忘记你。你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你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作者:肖丽娴


相关阅读:

____
  • 何宇波
    何宇波
  • 钟楚彦
    钟楚彦
  • 易汝珊
    易汝珊
  • 林卓宇
    林卓宇
  • 陈翔凤
    陈翔凤
  • 蒋心怡
    蒋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