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春风过菜园(张放蓓)

┌2013-02-16┐《湖南工人报》(2013年02月08日】┌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春天是一年当中最美丽的季节。而大漠的春天,来得干脆,来得热烈。那一年,春天就这么轰轰烈烈地来到了盐山口这个叫做吐孜阿瓦提的地方。吐孜是维吾尔语:盐。对,这里除了石头就是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一定无法想象,站在吐孜阿瓦提山口极目远望,茫茫戈壁一望无边,没有人烟、没有歌声、鸟儿不飞、草儿也不长。
  政府利用这里的资源建设了一个盐场,为周边地区的百姓提供食用盐。沿盐山口有一条玉尔滚河,河水在吐孜阿瓦提拐个弯,洗净了盐山下的一片土地,盐场的职工便在这片洗净的土地上开垦出一个小小的菜园,年年春天,紫色的苜蓿花和金色的野菊在这里竞相开放。
  我到大漠插队后不久,就进了盐场工作,有一天,我和往常一样来到春意盎然的菜园,副场长艾岱忽然来找我说:有一位尊贵的客人要来盐场,你去准备一下。
  从城里到盐山口有近百公里路,客人到达已近正午。越野吉普车停靠在简陋的办公室前,从车里走下来风尘仆仆一群人,只看一眼,我便呆了。
  眼镜下那一张儒雅的脸让人多么熟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广播和报纸都在对他做长篇报道。在那个崇尚科学、崇尚精神的时代,他是我们心中的明星,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是与癌症搏斗不言放弃的勇士,他是优秀的共产党员、是一位与新疆有不解之缘的上海人,他就是彭加木先生。
  彭加木先生带着他的研究生,来我们盐场进行考察。从见到彭加木先生的那一刻,我的目光便一直聚焦在他身上。先生特别提到盐碱地上那个小小菜园,我便把他带到小菜园,看着满园的绿色,他显得异常兴奋,蹲在草丛中仔细研究那些生长在盐碱地上的植物,采摘了许多植物标本。
  从菜园出来,先生不顾旅途疲劳,深入被称为“盐溶喀斯特地貌”的溶洞,考察洞壁上由盐晶体形成的盐钟乳。吐孜阿瓦提的盐山形成于三千万年之前,它是塔里木的一部分,远古时代的海洋,被称之为古地中海,在地质造山运动中沉积了厚达四百米的盐层,山崖上布满暗河和盐溶洞,那些地方处处充满危险。先生以一种严谨的科学态度,不顾危险,攀上高高的山岩,穿行在那些暗河和溶洞间,亲自采集盐晶体标本。
  整整一天我都陪伴在彭加木先生身边,他和我们一起吃简单的家常饭菜;与我们聊天,殷切地鼓励我们这些年轻人努力学习、增长才干,将荒漠建设成美丽的家园。
  先生傍晚时分离开了盐场,他说:我还会再来你们的小小菜园的!但是,彭加木先生爽约了,他没有再来,而且永远都不会再来了!
  彭加木先生离开吐孜阿瓦提不久,我们就从广播和报纸滚动式的追踪报道中获悉:彭加木先生带领的考察队到罗布泊进行第三次考察。在车上所带的汽油和水都几乎耗尽的情况下,留下一张写着“我往东去找水”的纸条,独自冒着高温往东面去找水,从此消失在茫茫沙海之中。
  “昂藏七尺志常多,改造戈壁竟若何。虎出山林威失恃,岂甘俯首让沉疴!”这是彭加木先生在癌病缠身时写下的诗作,他胸怀祖国,第一次来到新疆,便立下了改造戈壁、要给荒漠带来美丽的春天的志向。彭加木先生数次深入大漠进行考察,甚至不远万里来到盐山脚下那小小的菜园……
  我们急切地关注着彭加木先生失踪的后续报道:国家先后四次派出飞机、汽车,发动部队和专业人员在沙海进行拉网式的搜寻,遗憾的是人们没有找到先生留下的蛛丝马迹。
  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化作了罗布泊之魂!

(作者:张放蓓


相关阅读:

____
  • 彭宇程
    彭宇程
  • 林卓宇
    林卓宇
  • 殷佳钰
    殷佳钰
  • 刘佳音
    刘佳音
  • 李星靓
    李星靓
  • 唐纯镁
    唐纯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