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寓居湖湘文人寻踪系列

┌2013-11-1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万事祗空台

  每每到定王台书市购书,我的视线总会穿越解放路立交桥,朝路北面的那个两千多年前的著名土堆眺望,想扑捉一丝汉代一位著名的孝子登高思母的身影。而两千多年的时空,足够摧毁古城的一切坚固城垣屋宇,何况只是一个土筑的台子呢?
  这个著名的土台,与西汉一位皇子、一位诸侯、一位长沙王有关,与一段大孝的故事联系在一起。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刘发,是汉景帝的儿子,孝景乾元二年(前155年),被分封长沙王。但是,刘发只是汉景帝14个儿子中最卑微的一个,他是因一场美丽的误会而降临皇宫的,他的生母唐姬,只是汉景帝之妾程姬的“侍者”,程姬某夜轮到被皇上临幸,却身体不适,就让贴身侍女唐姬顶替,景帝酒醉不知,也就给了刘发一个降临人世的机会,此后演绎出一个定王孝母的故事。
  因母卑微,轮到庶子刘发被封,当然就被派分到“卑湿贫国”的长沙郡。湖南在汉初尚未开发,是流徙、充军、发配之地,就在刘发封王长沙之前的二十年,贾谊被贬长沙,担任第五代长沙异姓王吴著的太傅近四年(前175~前172年),贾谊是因在汉中央为“将相权臣所不容”,而被贬谪到边远小诸侯国长沙的。
  二十年后南下的第一代刘姓长沙王刘发,是不得志的。他被赐封为长沙王,是在吴姓王五世绝后三年之后,景帝遵照先祖分封子弟为侯王以为藩辅的遗训。位于荆楚中心的长沙国,南部与南越属国邻接,战略位置很重要,刘发被封为长沙王,景帝当然是希望他来加强军事防卫,牵制属国南越国,责任不小,但是分封给他的辖地只是前任异性吴王的五分之一,封邑仅长沙一郡,且权力大大削弱。
  《史记五宗世家》曾载有刘发的一则史料:景帝后二年,诸王来朝,有诏更前称寿歌舞。定王但张袖小举手。左右笑其拙,上怪问之,对曰:“臣国小地狭,不足回旋”。帝以武陵、零陵、桂阳属焉。从这则史料可见,刘发并非甘心以出身论英雄,还是有胆有谋的,在祝寿舞上略施小计,便巧妙地为自己挣得了大量封地,辖地就增加到包括湖南大部分地区了。
  与定王刘发相关的还有一个传说,这与孝道有关,让后人感念两千年。刘发做长沙王27年,他一直日夜思念远在三千里之外的长安的两个母亲程姬和唐姬。汉代洞庭湖区水稻种植普遍,长沙已是产稻的主要诸侯国之一。当新谷收割时,定王就派人驱车运米远赴长安,请母亲品尝长沙的新鲜大米,再嘱使者运故土返回,在城东高地上夯土筑台,他便常登台遥望长安,念恩亲,寄思情。定王日夜念想宫中的母亲,并不因母位卑微致使自己分封偏远之地而有怨言。
  不得志的刘发,在长沙为王27年,却并没因此自弃。适逢文景之治,他在长沙也有良好政绩,经济发展大有起色,按时履行向西汉中央朝聘,先后向天子述职8次,陈述封国内施政情况,为稳定长沙国和保护属国南越国做出了努力,刘发死后谥为“定王”,也许与安定西汉边境有关吧。
  《旧志拾遗》说,长沙定王刘发墓在东门外,及其母唐姬墓,各高十三丈,其间相去三丈。定王台早已倾废,又称做定王冈,冈前曾建有定王庙,曾香火不绝。宋代时庙也废圮,建起了长沙学宫。朱熹在长沙时,曾作《定王台》诗:
  寂寞番君后,光华帝子来。
  千年馀故国,万事祗空台。
  日月东西见,湖山表里开。
  从知爽鸠乐,莫作雍门哀。
  从宋代到明清,定王台已然成了古长沙踏青秋游胜地,留下不少文人骚客的诗词。南宋词人姜夔于宗淳熙十三年(1186)流寓长沙,与诗人、长沙别驾萧德藻成为莫逆,还促成了一段姻缘,他迎娶萧的侄女为妻。当年两位同好登定王台,姜夔即兴赋词《一萼红》:
  古城阴,有宫梅几许,红萼未宜簪。池面冰胶,墙腰雪老,云意还又沉沉。翠藤共闲穿径竹,渐笑语惊起卧沙禽。野老林泉,古王台榭,呼唤登临。
  南去北来何事荡湘云楚水,目极伤心。朱户黏鸡,金盘簇燕,空叹时序侵寻。记曾共西楼雅集,想垂柳还袅万丝金。待得归鞍到时,只怕春深。
  那些见证过定王刘发登台为母祈福,遭遇过朱熹、张(木式)、姜夔、萧德藻等踏青行吟的宫梅红萼、翠藤径竹、野老林泉,早已被时空化成泥,那些古王台榭、朱户西楼,也只空余一些台基。定王台如今只为街名,北起曲径水月林,南止幽巷浏正街,今长沙市图书馆所在地为古定王台旧址,只能从那些台基的沧桑里寻觅着一些旧迹。
  2000多年的风雨侵蚀与朝代更迭,再坚固的台,也将荡然无存。至于当年定王是否用长安的故土筑起此台,今天有台还是无台,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长沙人的心中,代代都竖起一方永不塌陷的心台和善台,这台以定王的身份命名,这就够了。

  独钓寒江雪

  柳宗元(773~819年)一生47年的岁月中,中青年最好的10年时光33岁到43岁,与永州血肉相连。写下柳宗元的名字,脑海里就会自动搜索出他的山水游记《永州八记》,散文名篇《捕蛇者说》《童区记传》,寓言《三戒》《■■传》,以及千古绝唱《江雪》。作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唐代古文运动倡导者的柳宗元,他的最具代表性的诗文均在被贬永州十年所作;作为一个思想家的柳宗元,他的“好佛究法”的宗教哲学思想,也是在永州之野日臻完备的。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我曾求学于永州之野西山脚下三载。于是,柳宗元这个名字是古典文学课本中我们记忆最深刻的作家。课余,常邀三五同好,仿照一千多年前的柳子,“施施而行,漫漫而游”,“上高山,入深林,穷■溪,幽泉怪溪,无远不到……”,去现实中寻觅柳子笔下《永州八记》中的山水胜景。
  秋日,我们曾发起登西山比赛。校园在西山东麓,较平缓的山坡已被学子踩出多条山路来,毋需像唐朝的柳子一般从河东渡江,沿蛮荒的北麓劳顿攀援,“过湘江,缘染溪,斫榛莽,焚茅■”。不过捷足先登者在西山巅的怪石上一齐击掌而呼时,才领略到柳子《始得西山宴游记》里描绘的西山之“怪特”:“其高下之势,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攒蹙累积,莫得遁隐。缭青缭白,外与天际,四望如一”。我们与柳子一样引觞满酌,暮色苍然时,犹不欲归。
  寄情于永州山水的柳宗元,此前参与王叔文的“永新改革”失败后,唐顺忠永贞元年(805),由从六品上的礼部员外郎贬黜偏远的永州做“司马”,只是个无职无权只领薪俸的闲员。33岁正值风华年代,他的内心并不“闲”,与他偕行的老母卢氏、堂弟柳宗直、表弟卢遵寄寓河东龙兴寺,次年年近古稀的老母因水土不服病故。嗣后,又有几位亲人相继离世。在那座凄清的庙宇里郁郁寓居了近五年,在郁闷不宁中,他只能与数位和尚谈禅论道、诗文唱和,或是出游览胜,聊度时日。悲怆、自责、抑郁,使得柳宗元疾患缠身,精神萎顿,竟至连读书作文都不能,“百病所集,痞结伏积,不食自饱,或时寒热,水火互至,内消肌骨《寄许京兆孟容书》”。
  直至唐宪宗元和五年(810),柳宗元已是38岁,才觉北归无望,决定在他钟情的西山北麓置地筑屋。西山东麓的潇水,西侧有小溪,原名染溪,柳宗元定居在溪之东南后改名为愚溪。愚溪自西山北麓蜿蜒东流,穿密林,越坻石,水流峻急,幽邃浅狭。柳宗元最初几年常渡江寻幽,《始得西山宴游记》《钴鉧潭记》《钴鉧潭西小丘记》《至小丘西小石潭记》《小石城山记》《袁家渴记》《石渠记》和《石涧记》等八篇游记,就详尽记录了他的游踪。正因他将此当做了自己避世读书的世外桃源,他才选中西山脚下、愚溪尽头吕家冲这块静谧之地,“把锄荷锸”,错置嘉木异石,芍药、荷花、秋菊、冬梅四季竞秀,红了石榴绿了芭蕉,甜了柑橘香了柚子。丘、泉、沟、池、亭、岛,与愚溪、草堂相映成八景,他即兴作《八愚诗》,记录自己安居后“喜笑眷慕,乐而不能去也”的心境。
  迁居愚溪后,柳宗元才开始过上真正意义的家庭生活。他的妻子杨氏婚后三年就在长安病亡,他在长安和永州先后纳妾数位,但皆因非出自士人之家,加上后来颠沛流离,不能正式婚娶。但是在愚溪草堂里有了永州妾的操持,先后添了几个绕膝嬉闹的儿女之后,这田园居的生活才有了生趣。柳宗元也进入了他潜心读书、思考和著述的最佳时期。他一生中留下了六百多篇作品,大部分是在永州所作。他是个文体全能型文学家,论说、传记、寓言、山水游记占据主导地位,诗歌也留下164首,还有大量的碑志、表、启、书、序等二十多种,其中不少作品的思想艺术达到了很高的高度。
  不能跨出永州一步的柳宗元,只能靠书信联络一些故交同道刘禹锡、吕温、韩愈等。他与同时被贬湖南朗州(今常德)的刘禹锡的通信最为密切,这些信笺成了他孤绝中的精神慰藉。柳、刘的手足之情绵延一生,在他们同被召回长安旋即又被改放远州时,柳宗元上疏朝廷以自己的柳州任职与刘禹锡被贬更艰险的播州(贵州遵义)对换。刘禹锡后被改换为连州刺史,他们偕行南下至衡阳,分别之际,柳子写下《衡阳与梦得分路赠别》,刘对答《再授连州至衡阳酬赠别》。两位至友垂泪惜别、相望长吟的怆痛,千百年来在回雁峰下萦绕。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首藏头诗《江雪》,像一幅被冰雪凝冻了的水墨淡画,“千万孤独”的孤绝感,从诗行里浸透人的骨髓。是永州的绮丽山水成就了柳宗元,还是柳宗元的山水佳文成全了永州山水的美名?无论如何,在我的眼里,柳宗元谪居永州十年间,无论压抑愤懑、病衰孤绝,还是纵情山水、读书著述,都浓缩成一个古代士人傲岸独钓的标志性画面,一千多年来伫立在西山脚下的潇水河畔,让中国的文学史里再添一根顶天的脊梁。

  不以物喜与己悲

  “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是可以打满分的想象作文,因为老师说,他根本没去过岳阳楼!”初冬,读高二的儿子,随学校组织去岳阳楼冬游,回来后他如是评点说。他和语文老师、同学一起登上岳阳楼,眺望“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洞庭湖,一起引颈吟诵千古名篇《岳阳楼记》:“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而对于篇中名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些青葱年华的学子缺乏深刻体悟的人生历练和胸襟,只能是跑马观花地到此一游900多年前范仲淹写作的背景图,给他们以后写游记作文留下一些素材罢。
  《岳阳楼记》,是范仲淹给岳阳楼写的最强势广告词,岳阳楼因范仲淹的这篇300余字的“命题想象作文”而成为中国四大名楼。这篇古老的“广告软文”,还得感谢一个策划者,即范仲淹的同年好友滕宗谅(字子京)。滕宗谅于大中祥符八年(1015)与范仲淹同科进士,曾官刑部员外郎、任泾州(今甘肃州泾川北)知州、庆州知州等职,因被告发滥用钱财,于庆历四年春(公元1044)贬谪岳州巴陵郡任太守(今湖南岳阳一带)。滕子京到任巴陵后,为民生办了几件好事,比如扩建学校、修筑防洪长堤和重修岳阳楼等,两年间就“政通人和,百废俱兴”,“治为天下第一”。岳阳楼重修后,楼台规模宏大,极为壮丽,滕宗谅想为楼写篇“广告词”,首先想到的自然是与其十分投契的同好范仲淹了,便修书一封范仲淹,请他作记,共襄这“一时盛事”。据说,史书上并无范仲淹到过岳州的记载,滕宗谅也考虑周全地随信寄了一幅《洞庭秋晚图》,说是“涉毫之际,或有所助”,供范仲淹作参考。
  其时,范仲淹因“庆历新政”遭当朝保守派大臣的攻讦,已于庆历五年由参知政事被贬谪为邓州(今河南南阳市)知州。庆历六年(1046)九月十五日,范仲淹在细致端详《洞庭秋晚图》后,写下了这篇“看图作文”《岳阳楼记》。滕宗谅因范仲淹的这篇为其歌功颂德的美文,重新获得宋仁宗好感,于当年秋调到有小汴京之称的徽州任知府。在岳阳楼的双公祠中立有范仲淹与滕子京的雕像,纪念这对同年至交成就千古名楼的一段人生插曲。
  但是范仲淹与湖南的情缘不仅仅止于这篇《岳阳楼记》,范仲淹儿时曾客寓洞庭湖北岸的安乡读书,数个初秋朝夕相对于洞庭湖的风雨晴晦种种风情:时《宋史卷四五九·隐逸·刘愚本传》有记载,刘愚任安乡知县时“邑有范仲淹读书地,为绘画立祠修学”;《范仲淹年谱》也说,范仲淹儿时曾在澧州安乡读书。范仲淹于宋太宗端拱二年(989)生于父亲范墉任职的武宁军(治所徐州)节度掌书记官舍,2岁父亲病卒于任所,4岁母亲谢氏改嫁苏州为官的朱文翰。朱文翰先后在江苏苏州、湖南安乡、安徽青阳、山东淄洲等地为官,范仲淹便与母随行,在各地就学受教。北京大学学者方健经详尽考证后指出,约在至道、咸平年间(995~1003),少年范仲淹约在七至十五岁的时候,其继父朱文翰任安乡知县,仲淹就从母随朱氏生活于“县三面皆大湖”的安乡,拜兴国观司马道士发蒙读书。
  安乡县城北鹳港(今书院洲)兴国观至今尚有相传为范仲淹苦读诗书的读书台,还有与他相关的“揭榜行医”、“断齑划粥”、“重修兴国观”之类传说故事。读书台究竟始建于何年,已难稽考,有记载的是南宋庆元二年(1196),知县刘愚在兴国观旧址重建读书堂,号“范文正公祠”,澧州学教授王仁撰了《重建范文正公读书台记》,激励读书为学者以范文正公为师,奉劝为官者以御史公为法。清乾隆十年(1745),知县张绰和邑士胡世琦等又在原地垒石台、建楼阁,环植柳树数百株,设义学,命名为“深柳书院”。范仲淹学余应该是在兴国观四周眺望过当时的洞庭胜景的。“书台夜雨”后成为安乡八景之首,古人的题咏甚多,著名的有:“山椒瑞气霭氤氲,道在虚无不可闻。玉女乍悬罗绮幔,上仙初看翠霞裙。但经秋色还春色,抛却青云与白云。花缕黄山绣作范,酒杯诗卷缀新文。”
  庆历六年(1046)九月十五日,也是秋风乍起时,范仲淹面对滕子京送来的《洞庭秋晚图》,勾起了四十多年前的回忆。宋时位于八百里洞庭北边的安乡,也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的,元代诗人许宗鲁有《中秋不见月》写当年中秋夜景:“浦市依渔火,江城傍蜃楼”。范仲淹当年就读的兴国观就位于鲸湖古渡旁,可俯瞰澧水,“鲸港秋月”是“安乡八景”之一,“竹绕琴堂水绕城,鼓喧时为骇长鲸。湖铺碧翠秋光远,云静高空月彩明。入座半瓯轻泛绿,舍虚皎镜有余清。莫辞达曙殷勤望,诗伴吟诗月里行。”范仲淹一定怀想起鲸湖古渡的白鹤横江、苍鲸喷水,落霞渔火、海市蜃楼,浮现出兰蒲渔舟唱晚图画。他会遥想春雨霏霏洞庭春涨的情景:“洞庭淼淼杳无边,野水春来更接连。青草浪高三月渡,落霞红衬贾人船。联行鸿雁翻云去,万顷波涛在目前。温道巴陵湖水阔,东来西去尽悠然。”于是有了《岳阳楼记》中的佳句:“淫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啸猿啼”。当然,他的脑海里还会涌现春和景明渔歌互答的胜景,笔下流出美妙的春景图:“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最后,联想到自己的变革挫败,与同好分别被贬各地,发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概叹,与滕子京共勉。
  对于范仲淹是否在安乡生活过,一直存在着很多争议。但是范仲淹因为《岳阳楼记》与湖南、与古城岳阳结下的情缘近千年,毋庸置疑。他在这篇记里,将洞庭湖、将岳阳楼,将先忧后乐的思想和仁人志士的节操,镌刻在文学史的重要章节上,更是铭刻在千百年来的文人志士的灵魂深处。

 

(作者:奉荣梅


相关阅读:

____
  • 周子云
    周子云
  • 符  实
    符 实
  • 钟楚彦
    钟楚彦
  • 程玥琪
    程玥琪
  • 李鸽
    李鸽
  • 宋薇
    宋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