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

┌2013-11-1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很难说。
  其实只是抹不开说。
  人,无非两部分构成,肉体和思想。
  一个完美的匹配,肉体应该符合我性幻想与安全感的期待,思想要可以和我契合交流,还必须具有忠诚专一的美德让我坚持值得付出自己的信任。
  我当然也知道这短短两行,想在一个人身上找全,并且他还愿意与我为伍,不仅是小概率事件,简直是奇迹!
  可是谁舍得放弃这人间极乐的憧憬?
  仿佛窗外刺骨的风雪肆虐,小小的屋内却温暖如春,团坐在火炕上的被子里,小小的双手捧着甜甜的热橙汁,那杯冒着香气的闻着比喝着更诱惑的橘黄色,就是这冷酷尘世的爱,眼望着凛冽喝下去滚烫,五脏六腑都幸福得入木三分。
  如果深刻知道这种幸福的当量,我们就会懂得,实际上我们从未遇到这样的人,还有,很惭愧地说,我们也并不是他们想找的人。
  但即使没有达标,我们还是宽容地习惯把我们之间名不副实的亲密叫做爱,我们可以一下叫出那个人的名字,只是无法阻挡心底有个声音在对自己说:“他不是我要的那样的人”;尽管当他直接提出这个问题,我们还是会第一时间斩钉截铁地否认,然后莫名地变得心神不宁。
  人生是一出蹩脚的连续剧,剧本写得过于文学化,前期制作筹备了很久仍然有疏漏,实拍的过程中出现了太多的意外,后期制作因为时间原因剪辑掉的往往是完美。恰如心底根深蒂固的憧憬,热橙汁临时换成了白开水,大火炕最后变成了小小的瓦斯炉,却还要我们做出那么幸福的模样,实在是件耻辱至极的事。更让人绝望的是,表情不到位还会引起后续的链式恶果。两个在一起的人,犯错的往往是真诚的那个,而不是演技好的那个。事实上,当我们千真万确的失望受到涕泪横飞的指责的时候,我们很难心甘情愿地承认我们是应该被埋怨的,因为我们已经受到了最严厉的惩罚,自和那个人开始的一瞬起。
  或者,放弃初始的憧憬吧,不要再去寻找,催眠自己,去相信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对,尽情地享受那本来没什么好享受的幸福吧。
  可是谁舍得放弃那人间极乐的憧憬?
  谁又真正放弃了?
  也许唯有的不同,是有人在积极寻找,有人在消极等待罢了。
  不知不觉,我们就成熟了,这同时也是不断提高自身演技精益求精的过程——我们慢慢懂得,人生如果不能追加背景预算,至少可以反复操练自己的表情,若还有个旗鼓相当的演对手戏的同行,这出戏甚至可堪称上乘之作了。
  我们就这样,自年轻始,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之后再没有惊喜。也许是因为我们妥协得太早,演技提高得太快了吧,彼此丧失斗志后,即使遇到对的人,也因为对方脸上厚厚的油彩没有认得,恪守规矩的走过场,心力疲惫而故作振奋的摆完造型就分开了,眼神都未曾交汇过。
  要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虽然人生只走过三分之一,这几个字还是让我险些泪如雨下。如果注定这只能是个憧憬,为什么慷慨地赐予每个人?却只能人海中特定的两个人遇到且相惜才能实现?广大的定义域,苛刻至极的法则,几乎为空的值域,爱的函数居然如此荒谬,而无人能在它的诅咒中全身而退。
  那个那样的人不会有,我们都心知肚明。不同的是,有些人终于学会了幸福的表情,有些人终于没有学会。那些没有学会的人,我们以为他们比学会的人不幸福,更有趣的是,他们往往自己也那么认为。
  要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

(作者: 刘 颖


相关阅读:

____
  • 夏楚惟
    夏楚惟
  • 张维雅
    张维雅
  • 殷佳钰
    殷佳钰
  • 钟楚彦
    钟楚彦
  • 李星靓
    李星靓
  • 宋薇
    宋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