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咸鸭蛋

┌2013-11-15┐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记得,端午节,湖南老家是吃咸鸭蛋和皮蛋来过节的。现在流行的粽子倒还不怎么吃。但咸鸭蛋和皮蛋一定是在这一个梅雨季节里,端午节气里的必备品。
  那些年里,商品不发达,一切用在节日,又需要用原料加工而成的物品,都是由自己家里制作的。比如面食一类的糍粑,汤圆,还有咸鸭蛋也是。鸭蛋,自己家的,配料是农家人自己的谷子糠,泥巴,这些天然自然的物料与聪慧的人们结合在一起,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这个天然绿色无污染,是真正的食物。
  要有鸭蛋先得从养小鸭开始。小鸭子很可爱,母亲养护的鸡鸭都很特别,吃食也很特别,除了家里剩饭菜,母亲会不辞辛苦地去池塘捞取浮萍一类的藻类植物喂养小鸭,还会到水稻田里捉小蝌蚪。那时的蝌蚪在浅浅的水田里黑乎乎的好多,随便用什么小勺小碗一舀就能舀到好多。还有土里的蚯蚓也是小鸭们最爱吃的。
  大概小鸭都是在春天开始孵化出来吧,那种暖暖的黄色的小东西一定是春天的产物。它们啾啾地叫,瘪瘪的嘴巴东措措西措措,小屁股一崴一崴的,颤巍巍地晃着肥嘟嘟的小屁股,只要学着他们的样嘎嘎叫两声,他们就会一群一群地从远处奔跑过来。母亲把捞到的绿萍撒在坪里,鸭子们就嘎嘎嘎地围拢过来,大鸭子小鸭子好不热闹,一群鸭子,打打闹闹,有灵活的一嘴一个准,扬着脖子咕咚就下去了,又接着下一嘴,吃得安分到位,有些笨拙的,会被大公鸭欺负到边上,半天也夹不到一口,只会嘎嘎地乱叫乱跑,从这头到那头寻食,好不可怜。吃小蝌蚪或小蚯蚓的时候才是最可爱最逗乐的时候。小东西们在地上蹦蹦跳跳的,很多小鸭子根本追逐不上,屁股踽踽而动,摇摇摆摆,逗趣的很。实在碰上一口也咬不上的小鸭子,妈妈会单独捉了它来,一手一手地往它嘴里送。在一日一日吆喝追逐喂食的过程中,慢慢小鸭就长大了。
  咸鸭蛋的制作今天看来是很诗意的制作,先从地里,或者院子,随意的土地上挖来一些黄泥,用水打湿和好,成软泥状,再从厨房里的柴灶里取出燃烧过的草灰,拌好盐巴。然后把鸭蛋洗干净,擦干,放到刚刚拌好盐巴的黄泥草灰里,一个一个排好放到小陶罐里,25天后取出,即可食用。
  蒸熟的好咸蛋是蛋白咸,蛋黄紧实密匝,还有一种剔透的油脂,口感香。白水一煮,放在凉水里,拿起一个,举起,高过额头,透过蛋壳,看,那一层内质与蛋壳的阴影形成的一圈空白影层,看那层像浅水滩灰色印迹是否足够低,一般越低矮的咸鸭蛋,里面的蛋黄越好吃。这个记忆太久远了,连回忆都让我绞尽脑汁,才能回想出它原来的味道,因为现在的蛋黄全然不是那种味道,现在的蛋黄松散,没有半点油味,不过也跟蛋白一样有点咸而已,最缺少那时蛋黄的那种油质,和紧实。也许是化学试剂的催化,没有那个慢慢腌制的过程和时间上的酝酿等待,就捂不出鸭蛋的蛋清润湿,也就少了那种黄橙橙的油脂感。
  穿梭岁月间,咸鸭蛋在我们不知情的时候,就有了。在该上座的时候就上桌子了。成了美味,成了佳肴,成了异乡人梦中的回忆,成了一个时代已给时代的划痕刻印,留在有心人的心上留在有情人的思想里。相距十几年的岁月,我回味起来的事,童年的那些,母亲在腌制咸鸭蛋的过程里走过。我们走过童年,母亲走过青春。两代人交替而过的那些如风一样的岁月在咸鸭蛋的蛋黄和蛋清的精致压缩和草灰黄泥的裹挟中偷偷换了颜色换了季节。
  取出的咸鸭蛋成黑色,罐子中上层的鸭蛋会比较干燥,下面的鸭蛋会比较湿润些。一般这些腌制的鸭蛋和咸菜类都在屋子的墙根上,那时房屋都是土砖屋,在房子的偏房,放杂物的地方。屋子黑暗潮湿,是小孩子最不爱去的地方,偶尔被父母吼着去一次,心里会高度紧张,总认为那里会藏着什么小精灵小鬼怪一样,咬紧牙关麻着胆子进去,在一排坛坛罐罐里,一边祷告一边着急地寻找。最有气氛的是那些下着绵绵小雨的日子,淅淅沥沥的雨声,黑湿湿潮乎乎地,一进去就要吓得大叫跑出来。难免会遭到大人的一顿斥责,但还是倔强的不肯再去。
  如果是和妈妈一起去,那这些地方就像藏着宝藏一样,让人充满了探险和新奇感。妈妈弯着腰,孩子也猫着身子跟着,这时天就是明亮的,小人儿撑着伞或者站在走廊上看妈妈拿出那些坛子,揭开压在坛盖上的砖块瓦石,那些砖块有些还长了一层滑溜溜的苔藓绿釉,或是集结了黑色透亮的泥水灰尘,有着浓重的乡下风情,透着很深的闲置静逸时光,很像法国巴黎乡村泥土芬芳的雨季一样充满了弥漫的雨气,浪漫的乡情。在那时却是一种朴素自然的生活味道,也是物质匮乏珍稀的难得的闲时光,到了现在,一切都显得珍贵难得。现在这些朴素的生活场景都逐渐随我们远去,留下一堆追忆和感叹,即便我们已饕餮满腹,也无法满足不了我们,因为那种时光已不再,如何追寻都是徒劳。而好味道的流失并不是真的味道的流逝,而是那种朴素自然的生活味道的缺失,那种自然生活体验的流逝。这,这些才是我们真正痛心和值得痛哭的原因。
  关于味道的记忆其实就是一场人们关于幼年生活的记忆。而这一切都是家这个空间给我们的,期间含有自然的环境,亲人的养护,邻里的关系,形成一个记忆的空间,这些零碎的记忆就是我们的生命。好像小草曾认识的雨露一样,是一种痕迹。母亲给的记忆,那些乡村生活的气息,与现在对比,乡村生活也显得粗劣庸俗起来,田园气息的消失是我们真正的诗意生活的消亡。

(作者:何 花何 花


相关阅读:

____
  • 邓京
    邓京
  • 周子云
    周子云
  • 李远芳
    李远芳
  • 杨依
    杨依
  • 程玥琪
    程玥琪
  • 林卓宇
    林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