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叔贷款发“牛财”

┌2014-11-12┐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满叔是我的远房堂叔,住在县里偏远的苗乡,那里群山簇拥,放眼是一圈一圈的大山,一山更比一山高,渐远渐淡。近山巍然、高耸、苍翠,多松杉,翠竹,杂木,均挺拔、高大、茁壮,装点得大山繁茂葳蕤,苍苍莽莽。那里山高雾大,每日晨雾飘荡,笼罩群山,宛如仙界。那雾时浓时淡,时聚时散,白幕一般缠在山腰、山脖、山顶。一会儿,浓雾涌来,大山、小村吞进云雾肚里。一会儿,云雾渐淡,大山、小村又被云雾吐了出来。飘荡的晨雾,变幻莫测,飘渺神秘。
  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在外人看来应该是神仙过的日子。但满叔不这样认为。他说,青山白雾好看是好看,但好看饱不得肚子。肚子涨起来,腰包鼓起来,才算好日子。这村子原本不大,只有七八户人家,后来迁的迁,走的走,最后只剩下二三家,二三家里,只有满叔住的还是那栋百年老木屋,在砖瓦房的比衬下,满叔家的木房子,像大树上冬天树叶落尽了的鸟巢,孤零零地格外显眼。
  满叔不懒,是个勤快人,这从他沧桑的脸,粗糙的手和布满青筋的小腿肚子就可以看出来。满叔一生没做过别的,一辈子就只做农活,地里的样样活计都稔熟于心,是出名的庄稼好把式,犁田打耙,栽秧种菜,样样里手。每天,天麻麻亮就起床做事,一直到太阳落山,回家的山路模糊了,才肯荷锄回家,锄把上不是担捆柴就是挂把草。水田旱地,到处总有他辛勤忙碌的身影,但家境却并不宽裕,日子过得清汤寡水,口袋里总剩不了几个余钱。眼看着儿子将上高中,三年的学费对满叔这样的家境来说,不算个小数目,要是能考上大学,那开支就更不得了。满叔就盘算着来钱的办法--光种田是不行的,一年忙到头,刨去种子肥料人工的开支,所得不多。满叔也喂过猪,放过黑山羊,还养过鹅,都是小打小闹,成不了大气候,顶坎能赚三五千也就到头了。最近,乡里施行科技致富项目,鼓励农户大力养殖肉牛,说是有许多优惠政策,是帮助农民快速致富的一个捷径。满叔开始不太相信,怕钱投下去打了水漂,满叔是个摸着石头过河的稳靠人,担风险的事不做。后来听说乡里有人养牛真的赚了大钱,才有些心动,他从柜子里仔细翻出用旧报纸包着的一把钱,颤颤抖抖地揭开一层又一层报纸,将最里面的大票小票一五一十,一千一叠数了好几遍,终于数出五叠来,攥着这五千多块钱,试着到肉牛养殖基地买了一头五六百斤的杂交良种肉牛,牵回家来喂养。养了快一年,牛养得膘肥体壮,约莫有一千来斤,卖给了肉牛加工公司,公司按每斤12元的价格进行收购,结算时,公司给了满叔将近一万二千块钱,算下来,毛赚六七千块。满叔觉得这生意还划得来,是一个很赚钱的门路,就准备扩大养殖规模,谋划养十多头肉牛,但本钱却成了问题。
  满叔对借钱贷款心有余悸。十多年前,满婆生了一场重病,满叔到农行营业所贷了三千元给老娘治病,为这三千元,满叔一家整整还了三年才把贷款还清。为此,满叔轻易不敢再开口借钱了。一天到乡场里赶场,听乡政府的人说,县里为了当地黄牛产业发展,政府与农行、企业联合,开展了“公司+农户”的担保模式,可以解决农户贷款担保难、融资难的问题。满叔觉得这是好事,不容错过,就由公司担保向农行申请了五万元的农户小额贷款。满叔与县肉牛公司签订了购销合同,花去四万八千元,买回了十二头西门塔尔三元杂交良种肉牛。满叔还买回了一堆科学养牛的资料,扩建了牛棚,还从山上用塑料管引来了山泉水,日夜不停地直接流到牛棚的水泥牛饮槽里,牛们渴了,起身凑近低头俯饮。满叔还种植了四亩田的牧草,一亩栽种了“桂牧一号”、一亩栽种了甜高粱,还有两亩栽种的是“墨西哥玉米”。催肥的牛喜欢吃酒糟,于是满叔的院坝一角,堆了千多褐色的飘着烧酒味道的酒糟,用塑料布罩着。满叔对牛十分上心,人家笑他比侍奉满婆还上心。他说,那是当然,牛是他致富的希望嘛。满叔还有一个希望,就是他的儿子。满叔因为穷,婚结得迟,四十多岁上才得了个儿子,自然就把全家的希望寄托在了儿子的身上,从小宠爱得很。满叔最大的愿望就是儿子能当上县长。也许,在满叔的经历中,世上最大的官就是县长,再大的官,满叔就没概念了。满叔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见得最多的是村书记和乡长,真正见到县长的机会怕也是在电视里,现实中见到的机会不多。不过,满叔有一个堂侄女婿在邻县当县长,每年挂青的时候,会到老家去上坟祭祖。或许,这就是满叔对儿子想当县长的最初想法和动力所在吧。平日里,人家都把满叔的儿子称作“县长”,倒把真名给忘了。满叔听人家喊他儿子为“县长”,他也不恼,嘿嘿地笑着,心里倒有几分高兴和自豪。
  眼看着牛越养越肥,满叔的信心和希望也就越大。满叔盘算着等这一批牛出栏了,少说也能卖个十三四万,除去成本,也能有六七万的赚头,照这样的的势头,若能再坚持三五年,再扩大下养殖规模,儿子将来上高中、读大学的学费就全挣齐了,儿子当县长的机会也越来越大了。
  晚饭后,给牛添上草料,满叔喜欢静静坐在院子里抽着旱烟袋,听牛棚里牛们反刍。对面竹林里,晚蝉在长声赛歌,婉转好听。

  

 

(作者:彭艺锋


相关阅读:

____
  • 程玥琪
    程玥琪
  • 彭静
    彭静
  • 张维雅
    张维雅
  • 殷佳钰
    殷佳钰
  • 符  实
    符 实
  • 张圆梦
    张圆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