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的故事(欧阳白)

┌2012-12-01┐www.hnchuangzuo.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华尔街故事

  是亚当斯密午梦时做的三D动画
  到下午,已经混入了
  速溶的咖啡和速朽的爱情

  华尔街,连它的自来水管里
  流的都是经济学
  那些身穿欲望牌西装的家伙
  把这些水管导入了身体
  替代血管
  他们用满脑子的灵感制造概念
  输进大海,溅起翻腾而美丽的浪花

  白色的浪花
  并且以此换回全世界的营养
  把他们都吸进
  那些粗大而锃亮的通道

  只是慢慢地消化不了啊

  多余的脂肪堆砌在管道壁上
  凸起红色的小丘
  这些表征身份的小丘
  越积越厚
  那里的站立物慢慢得了
  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
  这些象征身份的“高”字
  与身份名片上那个高级分析师的“高”字
  是同一个写法
  渐渐到了绝症的晚期
  这个“晚”字
  与可以得到尊重的晚期的“晚”字
  与悔之已晚的“晚”字
  是同一个读法

  某天,我们这些嗷嗷待哺者
  成了孝子或贤孙
  被迫跪着
  听他的遗言:这个世界
  依旧是我们的

  这句话沿着他的下巴掉下来
  砸在水泥地上
  那地喊了一句:好痛

 

  犬儒主义与刍狗

  犬儒主义不能为一种
  流芳百世的生活
  他们的可怜之处
  在于不知道骑在青牛背上
  就可以找到青草
  可以找到夕阳降落的地方
  他们成为丐帮
  却没有洪七公的潇洒
  橄榄树干做成的手杖
  在中国一般被命名为打狗棒
  而打狗,显然无异于自戕
  他们企图控制
  穿艳丽衣服的欲望
  却无法阻挡自己
  穿褴褛衣衫的习惯
  他们在古老的雅典大街上闲荡、乞讨
  却无法不蜷缩在木桶里睡觉
  他们企图变成苦修的行者
  却不幸被命名为犬儒

  或许,他们更企图成为
  没有灵魂的刍狗
  可以随着春天生长出毛发
  可以在有风的秋季被扎成
  摇尾乞怜的形象
  然而,他们怕冬日的山火
  怕被烧成灰
  被雨水搅成稀泥
  变成一团没有纹路的粥状物

 

  姑 苏 月

  月色在一场酒宴后变得明亮
  落向运河朦胧的流动里
  乌蓬船黝黑的眼睛刚好瞅见了她

  啼了半晌的秋雁,眉头蒙了一层
  霜。还有一句没唱完,而夜莺已经出场
  满含着对白日的愤懑,张口大叫一声:
  天!我专属于暗夜,你专属于南方

  江畔的树假装无心地浏览了一切
  枫叶做的衣裳被风吹得愈发红晕
  渔人上了码头,而诗人正好下水

  火光忽明忽暗,如烟在阁楼中
  对着窗外扔下一张纸,纸上只有一个字:
  愁。有月的夜晚,字被照得更白
  眠与不眠,只有嫦娥知道

  姑且再点一枝红红的烛吧
  苏州的天亮得比较晚啊

  城里的更夫喝高了,时间变得没有节奏
  外来的少年,从没有家的念头
  寒也好,暑也好,四季失去故乡的意义

  山上刚做了一场法事
  寺僧正忙着拾掇物什
  夜色渐渐被收捡得纯净,月亮的
  半边脸已藏到云里。另一半藏到灯光里

  钟被那个年轻人用狼毫点了一下
  声音不大,但颜色很深,很艺术

  到底是诗人啊,虽则来自异乡,但
  客居的身份不妨碍他拥有绮丽的梦
  船上、楼上,都披着一片明灭的月光

 

  洞 庭 石

  庞蕴在月夜摇橹,摇得洞庭
  心旌猎猎。他抛下万贯家财
  做定水的神针,洞庭啊,你就
  别再翻滚啦,还是轻轻地
  提着羊毫,在水面画细细的格子
  一格一格,一级一级
  把那八指的头陀
  画过来

  让他沿途抛洒下
  一串串沾满水珠的文字
  或扬到半空,在月光里
  映出这黑夜的华彩
  和华彩背后的黑夜
  或沉到湖底,那不真切的底
  底是泥,是土,是石头
  金银财宝变成了泥、土
  变成石头。诗被拆散成了
  文字、笔画、声音。也变成
  泥、土和石头。变成
  虽死犹生的石头
  日夜摇晃的动力
  就源于这石头呀
  洞庭,并不只是一座湖泊
  或许也是一块好大的石头

  如此,范仲淹就很痴了

  如此,那家国情仇,动人的眼泪
  那桑田沧海,那庙堂江湖,纸上的风景
  那忧,那乐,眉间一簇或淡或浓的墨
  那笑,那哭,与表情和分贝无关的脸
  那无法命名的真实,蒜头,一层层剥下的
  是皮肤还是肉体?那无法鉴证
  好坏、良莠的典籍,一枝悬腕的毛笔
  在纸上舞蹈,亿万人吃喝拉撒,一个人
  录着起居,被忽略的细节
  或许就在波涛下面
  在被叫做碑刻的没有碑文的
  可以不被波涛摇动的
  石头上,所有的故事啊,估计
  都被曹雪芹看透了
  他仅仅抽了几个细节
  就写成一本千古奇书
  名之曰:石头记

  这块叫洞庭的石头
  什么都看到了
  什么都知道
  什么都不说

  只是不停地摇着它的扇子
  水做的扇子,摇出滔天的波浪

(作者:欧阳白


相关阅读:

____
  • 陶李园
    陶李园
  • 李远芳
    李远芳
  • 邓曦
    邓曦
  • 易汝珊
    易汝珊
  • 殷佳钰
    殷佳钰
  • 杨依
    杨依